翮翰 第三期 精品精评:

翮翰 收藏 0 1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1/


七律.致友人 恁人一个

来时无影去无痕,略有迟疑已望尘。往事哭完皆入梦,今生叹罢又凝神。

圆缺习惯方识月,开谢平常始见春。大道直行宜放眼,拈花一笑是天真。

注:中华新韵,九文

云大风轻评:

圆缺习惯方识月,开谢平常始见春。

大道直行宜放眼,拈花一笑是天真。

好啊!恁人得此等境界当为之贺!凭此两联,当可流芳也!

读诗宜细,从字里行间细细品味作者的情感和想法,然后展开自己的想象。

来时无影去无痕,略有迟疑已望尘。 -----来是空言去绝踪,义山痕迹略重,略有迟疑已望尘也有失精练.

往事哭完皆入梦,今生叹罢又凝神。 -----颔联是诉说对友人的思念,因为思念往事而悲伤,作者和友人相聚时的光景都一一入梦,醒来后又因为思念而发痴凝神,读来令人回肠荡气。哭完二字稍嫌滞涩,皆入梦好,今生叹罢又凝神渐入佳境.

圆缺习惯方识月,开谢平常始见春。 -----转起波澜,脱胎换骨,好心境. 颈联是全诗精华所在,从个人遇合而叹世事无常,再悟到无常方是自然规律,内中百转千会,这种体悟却不是一时能得的,是经历人世沧桑后方才豁然的智慧。不过上下句意思微有重复,如能递进更好,始见春或许还能再推敲.

大道直行宜放眼,拈花一笑是天真。 -----尾联承颈联意思而出,拈花一笑是佛典,是一种智慧的觉悟。全诗从思念友人而悲伤到最后返朴归真大道觉悟,令读者身入其境而历沧桑,再至觉悟,不自觉涕泗满面,这就是一种感动,一种共鸣。虽然从文字的角度而言,尚不能达到李杜之高度,而立意上却已脱出前人藩篱而脱胎换骨,其对人生或世事的感悟也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尾联尚有前人痕迹,不过结合颈联还是很自然流畅,拈花一笑句至圆满.

好诗不厌读,亦不厌改,风轻吹毛求疵了.

青湖钓徒评:

圆缺习惯方识月,开谢平常始见春.

这才是真正的恁人!思得明,看得开。非经历而见悟者,写不出如此佳句。折服!



fjlw2004

一,七律 永州印记

(一)

九嶷泊迹近城壕,听得湘灵夜鼓郊。蛮草高荒留楚客,素娥玄默坐桐梢。

半残栀酒催人醉,满捧情怀作贱抛。薰燧可因香自好,此时雅蕙以为茅!

---注:首句“壕”借韵。

(二)

我到零陵如废黜,湘江汀芷暗犹寒。近邻帝舜本明哲,独怯高情唯抱残。

风信欲摧无意问,冯夷若舞有谁看?襟怀原是凭孤种,寄与身前冷水滩。

(三)

自抱雅怀犹沐猴,楚峰泊我小孤舟。南翔有障衡阳雁,老去未通湘水秋。

那曲豪歌终拍散,此间风月敢同酬?眼前不是邯郸道,也要仙家荐枕头。

---注:搬来前人句“我今落魄邯郸道,要问先生借枕头”,觉其用作结较好而已。

(四)

旧时儒服不窥园,敢把诗书谓楚原。君子囊中香艾草,潇湘影里老乾坤。

诚如寄意赋天问,聊以忘忧要紫萱。此去汨罗犹说远,何妨杯水做招魂。


龙城戍卒评:

胡解,04先生勿怪。

上阕:介绍永州名胜。九嶷是位于宁远县城南的九嶷山,也是葬舜帝的地方。因而,此等神奇而美丽的土地,虽然山高林密,远离俗尘,却让潇湘之地的文人骚客(楚客)流连忘返,连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曾留下了"九疑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的壮丽诗篇。 下阕:写04先生自个了吃饭的事了。栀酒,是补酒,对人体滋补效果极佳。可是再好的酒,多了,也是个醉,没辙,只能把多情的美酒偷偷倒掉了。想当初,我也曾经不胜酒力,偷偷到掉了一大口杯五粮液,事后心疼哪!后两句,还是酒后的心情,满桌的珍馐,却无力去品,好比点薰香为的是它的夺魄香气,吃大餐同样为的是它的勾魂美味,可是此时,满肚的酒精,那有心思去品尝啊,不管是珍馐玉馔,还是美酒佳肴,全放弃了,好比是,象兰蕙这样的花中极品,也只能象茅草一样抛弃了。

a战血a评:

评(一)龙城兄在7楼对诗后半部的解释,我不同意。这里的“抛”不应该是把好酒倒掉,而是酒后话多,情怀尽抛。不象平时那么矜持(按东北话讲,就是不装了)。“蕙”在这里不仅指蕙草,身在零陵,自然知道蕙是“零陵香豆”的古别称。还有一种含义,那就是“雅蕙”暗喻女子,思佳人也。这里的“茅“疑是指茅台酒,美人如美酒,哈。“茅”还有一种更可能的意思,就是茅草屋,这层意思对应了“蛮草高荒留楚客”这句。这时的“雅蕙”那就是蕙草了。前四句写景,后四句言情。

评(二) 先注意到“冯夷”了。“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我估计颈联下句之“冯夷”就是出自这里。冯夷,河神海神都是他(她),反正是弄水之神,也对应了上联的风信了。“零陵”肯定是一个地名了,属于湖南境内永州市。这个地名应该有历史渊源,有宋代欧阳修曾咏叹“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这个地名应该与颌联的“近邻帝舜……”照应起来。这首七律应该是感怀诗,结句表现的很清楚。好像有怀才不遇之意,怨气不小。颈颌两联无他意,直抒胸怀。

评(四) 我喜欢这首纪念屈子的。“君子囊中香艾草”,端午节所采集之艾蒿,此处写君子囊中此是喻指,这“香艾草”此时可化作浩然之气,常念屈子之义节可撑起正义人士的勇气。“潇湘影里老乾坤”,屈子殉江处,当时的情景是留在人们心里而散不去的。“老乾坤”这个“老”字写的有意思,呵。“紫萱”为萱草,萱草又名忘忧草。结句我喜欢,颌联我喜欢

诗解,解诗,见仁见智,不存在谁是绝对正确的解。诗写出来,每个人的视角不同,一千个人也许有一千种解读。所以,诗人本身的意思就不一定是唯一的解了。04先生这几首诗因为引典不少,又因为属于情绪低落时的写作,晦涩之处必然会有。这也构成了多种解读的客观因素。诗本身具有情绪载体的属性,诗词给人想象的空间很大,这也是诗词的魅力之一。通过品诗解诗,也获益匪浅。文字构成的风景线,使人乐在其中。

恁人一个评:

由山水而入理了,不过,我觉得第一用典是不是多了一些?第二某些生僻字建议还是少用。第三建议言志处宜层层叠进,否则布局略平。

云大风轻评:

九嶷泊迹近城壕,听得湘灵夜鼓郊。----首联平直,城壕:护城河。作者来到九嶷,泊迹于护城河边,晚上仿佛听到郊外湘灵在鼓瑟(传说湘灵善鼓瑟,诗曰: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

蛮草高荒留楚客,素娥玄默坐桐梢。----荒郊茅草长得茂密,似欲挽留听鼓瑟的楚客(可理解为作者),月亮也沉静地坐在桐树的树梢上(聆听)。颔联似写景而非写景,很成功地营造出一种哀怨凄苦的情境,作者以不堪听湘灵鼓瑟的楚客自比,暗指自己内心的不平,志不得展。

半残栀酒催人醉,满捧情怀作贱抛。----颈联转言自身境况:所谓闷酒易醉,作者心里凄苦,所以半盏栀酒就似乎醉了,而自己满怀的志向都只能作为一文不值的东西无奈地抛却。当然也可以理解成作者因为醉而把平时难以言表的满怀心事一股脑地倾吐出来。

薰燧可因香自好,此时雅蕙以为茅!----尾联感叹际遇,进一步说明:(薰燧:焚烧香草以取香。)薰燧是因为香草本身具有很好的香气,而此时我这雅蕙却因为才器无人赏识而成为不值钱的茅草,只能孤芳自赏而自怜。

诗歌的整体感觉稍稍有点颓废,但是从诗歌本身而言却是很美,技巧上也很纯熟到位,这本身也说明了作者的才学非凡,作者自比香草雅蕙,奈何不遇!



五绝:落叶 徐亦心

叶叶分高下,片片复沉沦。临风犹自唱,不肯谢黄昏。

惊天我是谁评:这个好

ps:亦心是这里不拘格律的代表人物

我是遵循格律派的

但糟糕的是亦心的诗做得够好

绝句:惊梦

好梦原来不自由,清痕月下未曾收。去年花开犹可忆,难减惊风处处秋。

fjlw2004评:

亦心的诗从来不管格律的,我早已经习惯了。

此诗惊梦而来,虽对梦没有描述,但从“去年花开犹可忆”的手法揣测,

莫非思人?我是这样想的,难减惊风处处秋,诗境对我很有同感,一叹。

也甚欣赏此结。



南麂听潮 云大风轻

月白霜盈地,涛翻雪拥崖. 潮声听愈远,孤屿一浮槎.

Jianman评:后面两联场景与这里结合的很自然

a战血a评:无从下手折腾.也先找这"霜雪"的问题吧.

1,似乎霜气太重,又加上雪,又有"白",一片银色世界哦.

2,这"地"是岛屿还是广阔些的地面?前者不足以"霜盈地",后者却与岛屿不相符.

3,如白雪的浪涛势必很近方能体会,这是临潮了而不仅是听潮了.这"听愈远"就应该是退潮或驶离雪拥之崖的运动了.作者还是身在岛上的

----说来归去,对这个"地"有点意见.

1,第一眼看去,便感觉形容亮色的词汇很多,且不是集中在“涛”上。月白风清很美,月光如霜铺满地也很美,惊涛拍岸,泛起浪花如雪更美。可是亮点多了,就不容易集中在“涛”之上了。没有月光照耀,当然也不会有涛如雪之状,本不可分。但月的作用在这里只是配角,如果“白”“霜”一类亮些的字太多,就争辉了。我上面回复的意思是这个“地”字把月的作用与涛分开了,而没有起到月色烘托涛色的作用。毕竟题目上写“听潮”而不是赏月。别无他意

2,“雪”的寓意不用多解释,很容易理解。第三句的意境写的很美,空明中回荡,回荡中空明,很欣赏。尾句理解是配合第三句,把视线投向远方了,身处孤岛如乘孤帆。

读诗需要品味,读好诗尤其需要多品味。五绝字少,很不易写。理解可以是多角度的,如有误解之处请鉴谅。

评帖初段评: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在沙滩上均匀地铺上了一层薄霜,远处的潮水涌过来,又退下去,依依不舍温柔地环抱着礁石,浮沫在月色下犹如雪色那么晶莹。我坐在沙滩一角,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孤岛在海面上就象小筏子一样随波荡漾,原本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如此。此刻,那潮起潮落的声音在耳边却是那么得空远,纵然是心中杂事纷涌,心情却也随之平静得那么无尘,这一刻,什么也不要想,睡去吧...睡一会儿吧,那潮声不正是催眠曲么。

恁人一个评:霜字已经把白字给表达出来了,那个白字就没有必要留了,建议改成月冷霜凝地,月亮是冷的,照在地上的月光仿佛一层凝在地上的霜。

不过,我还是喜欢“星疏月净沙”这样的句子。



七律 茂苑遗梦 a战血a

历游茂苑那年闲,泊客枫桥望虎山。买尽春风留墨迹,撩开秋水映红颜。

残宵钩月思情累,远梦浮香踩韵娴。莫说天堂晴色好,依稀惆怅在云间。

fjlw2004评:战血的又一首绝好七律,十分喜爱。

历游茂苑那年闲,泊客枫桥望虎山。买尽春风留墨迹,撩开秋水映红颜。

残宵钩月思情累,远梦浮香踩韵娴。莫说天堂晴色好,依稀惆怅在云间。

最好的就是颔联二句,买尽春风留墨迹---不但体现胸襟,更有儒雅风度。甚赏!

这种句子是需要灵气的。

云大风轻评:附议!买尽春风留墨迹,一句独好,买字尤其好!

超低空和:

笑我痴狂携笔醉,看它午夜韵纷飞。姑苏旧事沾风瘦,西子新衣借雨肥。

点点斑竹犹挂泪,滴滴绿水又思妃。前尘一梦随烟逝,只卧桃花伴翠微。

净坛和:

从来新月历圆缺,杯酒何曾云里飞。更起觉凉人立久,风徊懒意草添肥。

心因多窍梦归你,情本无凭花是妃。飘泊此身无寄处,天涯羁久亦尘微。



贺新郎 寒学

醉里黄昏住。问余情,花间载酒,归来何处?古道秋风人憔悴,依旧轻衫风露。欲说向,相逢陌路。仿佛疏狂东城饮,待沉酣弄影随风舞。今落拓,共谁去?

一般明月休孤语。可怜他,浮生细理,词间愁绪。总是经年千万恨,无事漫谈感遇。底事里,思怀几许。别样悠闲长惹笑,想分明,今古埋尘土。云雨梦,化丝缕。

fjlw2004评:词还是原来的风格,抒情寄意。一种落拓,一份孤思,一样情感。追求的路上

得与失都让人感慨。“一般明月休孤语”转的自然且体现孤独中的豁达,俺最

喜欢此句。

a战血a评:醉里黄昏起句,一缕金丝做结,挽成了一串相思扣。

寥落秋风风几许,落拓轻衫衫如絮。疏狂凭年少,沉酣赖故居。谁弄影,枉付春花流水去。金丝缕,金丝缕,由来离人离别曲。梦里翻云覆雨,醒来怅怀春绿。痴笑世间无人懂,那一番情结,那一段感遇。爱上层楼做罢,好一个秋凉,好一个天地,好一个悠闲惹笑闹剧。明月来,明月去,吹破西窗一层纱,何必,何必

恁人一个评:寒学的东西,得在一个字,失也在一个字,不过“情”字而已,人世间有很多种感受,儿女情,朋友情,也许很多事情我们都经历过,或者正在经历之中,但是,我相信,只要堪破了,也不过如此,而已。


贺新郎 谒昭君墓 寒学

可有三声雁?诉离愁,斜阳草木,琵琶弦乱。记得当时宫廷事,别去云烟成幻。恨难惜,红颜恩断。夜夜胡笳听细处,故园中,风物堪留恋。秋思泪,倩谁管?

秭归未料京城远。更休休,江南塞北,伤心一片。青冢如今松葱郁,早被诗人写惯。暗说与,流年偷换。望去高天乡音渡,阻千山,莫道归来晚。家国计,女儿怨。

评帖初段评:老树无枝空怅望,春山何处不知归.想那昭君的宫里岁月或许并不如塞外驰骋一般逍遥快活吧...岁月悠悠一瞬间,尘寰小梦俱云烟。

fjlw2004评:应该每个人都有自己对某个历史人物的理解。词的情感细腻深刻,读来叹息。“家国计,女儿怨”结的切题。

恁人一个评:青冢如今松葱郁,早被诗人写惯。暗说与,流年偷换。好,怎一个字了得,春风处处识宫苑,得失一笑间。


临江仙 司命

一树微黄残柬,一弯新月如钩。杯盘狼籍怎堪秋,一怀云梦泽,一叶不归舟。

昔有启期独乐,清风良友相酬。人生甘苦懒回眸,由来花易谢,自在豁心丘。

恁人一个评:这首词大妙啊。上片写境,如白描勾勒,清晰准确,虽有重字,但这四个一字的排比,更加烘托除了作者的孤独与向往之心,“一怀云梦泽,一叶不归舟。”处转片自然,衔接巧妙。下片言志,顺畅而不做作,“人生甘苦懒回眸,由来花易谢,自在豁心丘。”结得高妙。对此当浮一大白。曰:

一树微黄一月钩, 一怀云梦一怀秋。人生甘苦回眸懒, 易谢新花与旧愁。

寒学评:词意练达。词情通常。上片以一怀云梦泽,一叶不归舟作结,似有仙风道骨,流落红尘之感。大佳。下片洒脱。



仲尼之事 Jianman

序曰:余昨夜读论语,忽年今日维仲尼之诞,遂遍寻旧事,获向时残篇,发而为志.


吾尝问仲尼之事于虚设先生.

虚设先生曰:《考工记》云:“一器而工聚者车为多。”《通典》续云:“盖圆象天,舆方象地,二十八撩音老象列宿,三十輻象日月。前视则听銮和之响,傍观则睹四时之运。等威既辨,贵贱有序,故《书》曰:‘明试以功,车服以庸。’”仲尼修《诗》、《书》,定《礼》 、《乐》,序《易》,作《春秋》,是为工聚,及成有器,曰:仁,

自文王后,夏音式威.虽有子产之徒,却多接舆之隐.故凤阕不开,河不出图,至于礼乐崩坏,天子之政废弛,世人不重廉耻,不辩义利,仲尼续先王之道,发而为仁,播告四海,垂典后世,使君行其道,臣尽其忠,父用其严,子知其孝,纲常定,礼法一,续文武之道,启汉唐之盛.其生为世之木铎,殁为万世之师表.略考其行事,为歌曰:

大河之精,泰山之灵,诞维君姿,泽被众生.亦博亦史,既礼且恭,名垂万世,大成至圣.

少典苗裔,成汤之胄,微子其祖,防叔之后.宋墙有茨,维鲁而投,离邦去里,忍忧攘垢.

星坠尼丘,字曰仲尼,三岁丧考,身若芦荻.伶仃孤苦,至于阙里,十七丧慈,及冠得鲤.

十五好学,少贱行鄙,三十而立,献策予齐.祸起萧墙,临朝三季,昭公出奔,国难未已.

天子式威,王伯何为?齐桓晋文,一时兴颓.鲁牍韶乐,中人而醉,留连数月,不识肉味.

景公问政,复之以正,君喜臣妒,九死一生.既反故国,不为倚重,退而为学,整饬雅颂.

五十而仕,言知天命,克勤克简,载精载诚.中都大治,得为司空,却齐护主,垂帏制胜.

正道直行,获罪权贵,一十四年,山河梦碎.困与陈蔡,聘于楚卫,冉有得功,赦而无罪.

骐骥易得,伯乐难遇,太公相周,不得再辟.既退为学,诗书礼易,晚年丧子,哀凉其涕.

四月初阳,君子有恙,不愈而卒,悲哉凤凰.尼父未遗,君侯为泣,守墓百家,仁者勿敌.

吾谢曰:察其言,观其行,表里其德,先生甚是.

后乌有先生闻之,过我,问曰:子尝登于泰山乎?

曰:唯唯.

曰:子极目眦之能,可得多少?

曰:山间之晦明,四时之阴阳,松柏如翠,芳菲如醉,云海轩渺,脱尘海内,日出盈光,以散野马,凡此类者,难以胜数.

曰:此凡觉也,不识太岳之英,造化之博.仲尼者,类于泰山,高山仰止,驽钝之人,何敢妄议?

再拜谢曰:谨受教.


a战血a评:读之数遍,沉吟良久。修仲尼考,虽未精细,却近精华。青松辛苦了。

仲尼一生不得志,唯三千门徒七十二贤壮其门面也。吾观其种种学著,独钟其编撰之《易经》,释后人以大惑也。再喜其《中庸》,说破人间理,道透乾坤情。儒家为一宗,列道儒释其间,并为中华文化之底蕴,仲尼之功不可没也。仲尼为圣人,但非完人。儒学为大统,但非为大全。儒学之切入点乃是官民皆喜之妙,固得以千年不衰之本。谓之仁者亦非尽仁也,谓之智者亦非全智也。其为官所喜者为一礼,其为民所容者为一仁。仁义礼智信,道统之先河。典之于社稷,束之于民风。仲尼之考,即中华文化之考,也即国风人文之考。考之不尽,三思则悟。乌有之言:“仲尼者,类于泰山,高山仰止,驽钝之人,何敢妄议?”乃子虚也。哈哈!

宝玉评:痞子贴:为鼎也!

不可不顶,不顶不可。鼎盛之文,岂有不顶之礼乎?

远观痞书:

如竹虚蕴秀,曲直有节。堆砌落玉,耳目皆新。层层递进,条条中通。敲之乎键盘,诲人不倦,谓之高;书之乎子赋,教人不绝,谓之深。

近闻子曰:

“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为“礼”与“道”、“乐”与“仁”、“君子”之大境也。

粗看痞文:

如龙潜渊,厚积薄发。洪钟大吕,铿锵不绝。字字珠肌,句句攻玉。携美文出,傲然古版,谓之雅;书良品立,傲视俗凡,谓之秀。

曰:

小生常义气,

大志堪敬畏。

抚案不觉思,

老矣多安慰。

细品子道:

以德为尊,当正品行。“道之以政”,“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以儒为鉴,当反思过。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无惮改…

开卷皆益,发人深思。古有孔子,巡教四海。著《礼记》书,修《春秋》传。今有痞子,开篇一文。书‘仲尼’事,赞‘孔子’名。大家之笔,高山仰止,低回不已。四海注目,流芳千载。

曰:

后生文品沸,

前师精典贵。

砚磨一篇贴,

教化千种味。

当此美文,自应一顶。如此先德,正该二顶。顶过再顶,实为三顶是也!



定风波 惊天我是谁

榜挂横山拢玉纱,秋生定水起金霞。客子思乡情不尽,何忍,两行清泪醉年华。

浊酒残杯心更乱,珠断,一时痴望北窗花。户外晨光无意问,权信,金陵处处也人家。

横山挂榜(晨起之雾经久不散)、定水金秋为乡下老家八大景观之二

fjlw2004评:思乡情怀可见!好词!起句以回忆家乡入手,然后直接点明客子思乡情不尽,却又 能何为?只有两行清泪醉年华。给人一种居客的无奈。

下阙的“浊酒残杯心更乱,珠断。一时痴望北窗花”表明的是:欲借酒消愁,却是心更乱,涕更流。只能对窗花出神。因此,俺觉得还是用“更”好些,这样有层次感。结句以眼前美景无意取,姑且相信,金陵和家乡一样也应当处处有人家吧。结的意很好,唯觉以“户外晨光”指代眼前美景力度不足。词合律,次欧阳炯韵。



九张机-春无思 断雨


一张机,一江方暖有鸭嬉。清波弱柳春情记,游鱼逐闹,小舟涟漪,谈笑湿罗衣。

二张机,镜中轻理乱鬓丝。身姿曼妙心来喜,补枝花罢,新春借意,花说你花痴。

三张机,穿身素洁两相宜。流连最是阳春季,银涛足底,木楼风寨,哼曲蝶纷飞。

四张机,清香朵朵满新堤。斜瞄柳叶寻莺语,哪般雅调,解了春意,邀我赴花期。

五张机,春心懒懒勿相疑。留张素柬题春丽,轻舟无桨,漫随波漾,容我且寻词。

六张机,茫茫烟笼满湖诗,鸳鸯共浴清波戏,山山入眼,晚霞绕绿,堪比画中奇。

七张机,将将又是夕阳催。转头时已婆挲泪,春情最好,春光易老,安得两相知。

八张机,轻舟只影近还移。是谁惹得伤春意,前时此地,同君把臂,强笑说分离。

九张机,残春已惯忍相欺。去来总是殷勤礼,新颜如旧,无关镜破,风月补颓迷。

难为,有心借水照春晖,无心总把闲愁寄。桃花开尽,刘郎来赏,应算妙人儿。

当知,无缘对面不识伊,天涯梦断何需继。烦恼丝理,弦歌锦瑟,吟首九张机。

司命评:虽则说是无思,却有着那么多思..

花发无思时候,倦眼微开,冷涩眉弯。不念小庭凝伫,月正清寒。行去行来,心头荡荡,夜有鸣蝉。想树色渐老,风怀减却,莫若悠然。

何妨屈指,低歌清婉,对酒拟解连环。归寂静、一时形影,乱了华鬘。沉醉倾杯失色,争如木偶酡颜。片云飞卷,水天空阔,正尔蹒跚。

云大风轻评:九张机看似容易,实则极难,难在限韵而不能重韵,难在意思需层层递进而无论状物抒情都不能重复,难在题材限定(九张机应只适合儿女情事)难出新意。难得断雨举重若轻,字里行间,女儿家的情态心思跃然纸上。


侠 客 行 楚云飞

男儿生来当杀人,垂髫好吟《侠客行》;殷勤挑灯读书经,闲暇酷爱舞刀兵。

只为研习杀人技,孤帆直向吴越扬;踏遍莫干寻干将,铸就碧血三尺长;

再去南林觅越女,越女传师五更凉。起剑身神如处子,罢手涧泉流寒光;

素手搏猿三百合,惊落玉兔烟渚惶。艺成揖师绝尘去,慷慨狂歌走天涯;

辗转流落数千里,一朝投在乌龙下。乌龙山上雪莽莽,诗心剑胆少年狂;

轩前佳人花影旋,吟词作赋薛涛笺;陇上士子马蹄香,把酒品茶陆羽泉。

也曾铁掌把吴钩,一诺千金断狗头;事毕弹铗拂袖去,龙潭笑看半湖秋。

刚决爽朗辨是非,四海名士竞相随;运际豪杰鱼得水,指点江山待时飞。

忽闻蓟北鼓角动,胡笳喧喧窥中原;三千旌旄接天暗,十万干戈照江寒。

轻装劲束离乌龙,排云驭气至边关;碧血剑淬煞意重,柳叶衣挑牙旗翻。

倏忽金镝劈空鸣,骄虏弯弓如满月;轻舒两指接狼镞,回弰开裂昆仑山。

银瓶乍破水浆迸,匹练突击蛟龙悍;短兵森森相接处,斩骑洞甲如闪电;

积尸累累草木腥,流血汩汩川原染;斗间紫气分明后,一道血路中军贯;

帐中四座皆悚栗,五步裂破单于胆。霎时数围重铁壁,斧钺熠熠耀天地;

阴风凝绝鬼神哭,碧落惨淡昊灵泣。仰天长啸出帷帐,闲庭散步向辕门;

左手酋颅右手剑,首级瞠目心胆颤;三尺青锋龙虎吼,雄气堂堂贯霄汉;

胡儿踯躅不敢前,顷刻化作鸟兽散。幸有绝技挽乾坤,力举天河却狂澜。

呜呼!

专诸牺牲公子宴,聂屠纵横侠累府;朱亥锤击晋鄙首,豫让剑刺襄子服。

要离抱死奋长矛,湖心月碎影零散;风萧萧兮易水寒,荆轲图穷秦王殿;

更有博浪椎秦者,列缺无声撼九天。自古侠客多忠义,从容生死等闲视;

谈笑击楫立中流,而今能有几人比?

青湖钓徒评:运费的这首歌行内力充盈,一气贯注,谴词造句别见功夫.好作品!

感觉别扭的两处:习剑拜越女,挥毫铺薛涛,那两个可是老大姐呀...

萍踪出侠士,运费挺短兵.煞气杂电影,霹雳溅血腥.

水畔鬼影暗,灯前红袖清.莫谓仗孤胆,粉丝已满营.

云大风轻评:其实俺认为,既然是楚楚,即使是歌行体,最好还是不要孤韵,而且以楚楚的能力,转韵的地方应该更流畅.

而且作为现代人,大可不必为歌行而歌行.

如果能在转韵处起句做些铺垫,每到转韵时韵脚间平仄互换,更具有歌行的铿锵节奏,使得气息转换更加流畅自然.

a战血a评:读了又读,学了又学,体会蛮多的。要气势有气势,要典故有典故,要场面有场面,要恐怖有恐怖。读到“左手酋颅右手剑,首级瞠目心胆颤”时心惊不已。莫说“胡儿踯躅不敢前,顷刻化作鸟兽散”,即使历来自称大胆者如俺,也要冒冷汗了。专诸、聂屠、朱亥、豫让、荆轲、椎秦汉……。真晕,哪里收刮来这么多的刺客?可以组成了特务连了。叙事诗贵在流畅,本诗唯一感到别扭的地方,就是云大兄所提到的转韵的问题。这些韵角零落满天飞,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你耍大刀哪?哈哈。回头再追赞一个,俺有点被震撼了,晕也。


以诗读诗 恁人一个

影子 肖乡 2006/10/12

谁在谁的心里不是一道影子?

倏忽而过,短暂得仿佛不曾出现

但此刻影子也能融合光影

在暗夜中,它看起来是七彩的


是什么样的昨夜令你无法忘却?

为何每次夜雨滂沱时声音却不喑哑?

我只能说好罢好罢或许土地干旱已久

我知道你不曾留意那些芽儿是不会溺毙的。


时间停在哪分哪秒才能体现“拥有”?

怎样的阳光能够填平所有的罅隙?

逆水行舟,然而溯水之歌早已失传

我一睁眼,鸽子呼啦啦飞过了荒野


我本已抚平了六弦琴的弦

怎奈枫叶染山依旧令人心醉。


倏忽过往皆光影,乱雨嘈杂不敢听。

逆水行舟歌正远,枫山抱醉琴未停。

如花去者风般逝,似梦来兮海样平。

昨日依稀谁堪忆,群鸽起处早放晴。 [新韵]


七绝.独秀峰 青和钓徒

超迈插天独一峰,眼中云上放葱茏.人间起落浑如阅,笑纳春秋八面风.

云大风轻评:青湖的绝句越发的精练了,胸襟境界亦更上层楼,可喜可贺!风轻愚见,起首二句若能隐去些许火气锋芒,当得大成。

司命评:是钓兄一贯的风格,刘熙载云:“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树写之。故诗无气象,则精神亦无所寓矣。” 而钓兄诗中有一“阅”字气象俱出,何需烟云草木也。

a战血a和:

忽闻海客钓孤峰,横渡飞云大不同。回首红尘繁梦破,何如秀色蕴心中。

青和钓徒和:多承a战血a兄和诗!

自有豪情两翼生,扶摇直上引天风.谁云绝顶无人越?原来志向不低空!

迎风旗和:

踏遍青山不留痕,独怀远大作孤峰。妄忆残照风烟里,淡了寻常看枯荣。


七绝.秋日 青和钓徒

鸟移岭暗野云飞,独立层楼向翠微。破晚疾霆方入眼,满川风雨带秋回。

恁人一个评:青湖这首好,布局完整,思路清晰。只是建议改一个字,归改成回。因为阳平比阴平长,作为结尾更有韵味。

a战血a评:整体好,思路佳,但是仍然想"鸡蛋里面挑骨头":)1,首句"野"字不足以形容云,龙城兄的建议合理.但如"野"字在这里有拟的比喻作用,则须与后面照应. 2,次句"翠微"貌似山峦之意?登楼观山?(这里的景色与尾句有关系) 3,三句"雷霆"更多的作用是震撼的感觉(而不仅仅是闪电之意),"入眼"似不准确.4,川者河流也,或平原也.这里显然取后者.平原无界,"满"字可再斟酌.

青湖钓徒回战血评:1:此野一谓野外之云,也隐含心中狂野之思,合适否再请定夺.2:确是伫立塔楼面对峰岭,有不妥吗?:先用的是入耳,后想到雷霆过后对人的震撼力应表现在眼神上,故该之.4:哈哈,平原无界,雨脚亦无涯,玩笑啊.改为满天是不是更好些?谢战兄细读!

云大风轻评:入眼好,俺也想过如耳,不过与破晚二字来照应的话,入眼更佳。

龙城戍卒评:1:此野一谓野外之云,也隐含心中狂野之思,合适否再请定夺.------野字确有继续斟酌的余地 2:确是伫立塔楼面对峰岭,有不妥吗?-----登塔楼,观山景,雅事,山外层楼,楼外群山,合理。3:先用的是入耳,后想到雷霆过后对人的震撼力应表现在眼神上,故该之.--------如果是闪电,入眼是对的,符合常理,光速大于声速。雷霆乃疾雷,是声音,应该是入耳,如果是很震撼的响雷,对人而言,震撼力应表现对人的多个身体器官,比如:耳朵、心脏,就人的心理而言,会感到恐惧、兴奋,所以单纯眼神不够,似乎心理上的震撼更强烈些。雷霆乍起,动人心魄。4:哈哈,平原无界,雨脚亦无涯,玩笑啊.改为满天是不是更好些?----满天似乎不顺口,想改的话,改一川如何?

夜雨听荷评:“移”字可否换成“惊”字。理由是:“移”字平缓无状,不符合雷雨将至之态。个人意见“乱”字比“野”字好,理由是:有岭、有翠微(山),已经够“野”了。用“乱”字,风卷残云,如何不乱?此句中“鸟惊”、“岭暗”,追求的应该还是一个“态”字。 “满川风雨带秋回”---好句子。“青阳逼岁除”,说的不是一回事情,御意、神思之处相通。

北剑之锋评:当然有意思了,我(说这是破诗)这叫当头棒喝!呵呵,评诗一定不要离开了背景,现在有人写个[回乡偶书]和[静夜诗]之类的你认为是好诗吗?我认为这首诗是他半年前的水准,现在他不应该是这种水平了。你感觉他这首和“百六景中闲酿韵,一千峰里醉听泉。梦魂枕得流云惬,散尽尘思笑绝巅。”相比是不是要逊色不少?

yiyunxuan评:本诗谋篇布局是不错,也比较紧凑,颇有气势,中间有几处我认为略有不妥,先发表意见如下. 改第一句的原因是鸟相比云更具动灵,用移修饰云似乎更适合.而且有让岭暗的鸟群似乎也不多见. 雷霆入耳,我觉得更适合,从真体上看来,感官上的感受也全面,因为无论是一句的情景还是二句的描述,都是可以看到的,三句本身就用耳听,我想,让大家的眼睛也休息一下,改为耳,这样不影响音律,有能更生动,何乐不为?四句改为飞,我想这样大家的感受肯定不一样,秋本身天高气爽,时节也有变换,总归要流逝,就让它飞吧,呵呵,这样你觉得如何?飞也似乎更有气势哦.

字我就改了一个名词耳,和一个形容词倦(还可以用其他的词哦),其余的我都保留了你的字词,只是位置换了一下.你这首诗真不错,呵呵,优点前面已经说了, 最主要有个手法是近景远放,就是第二句,把读诗的人也放在了被观赏的画中,让人身临其境.

看到好的诗词,总是有点手痒,忍不住说一两句,不对之处,希望大家见谅,共同切磋,决无恶意.

天牢评:怎么说呢,yiyunxuan先生,在下对你的探讨执着及对文字的尊重之情深表佩服,不过建议能多欣赏一些唐诗宋词的赏析文字,加深对诗词的理解认识才能有利于更好地欣赏诗词作品。

鸟移岭暗野云飞(云移岭暗倦鸟回),首先,你改后鸟字处出律;其次,倦鸟?此时鸟飞是因为倦吗?楼主原诗中“鸟移、岭暗、野云飞”是有层次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雨前之景的推进,由近及远,由小及大地描绘,而不是象你那般不合视野逻辑地倒着来。再次,云移?晴天时云移描绘合理,而暴风雨前的云当然用个飞字更好,移就太缓了,没气势。此处个人觉得有暇之处为“野云”之一说值得商榷。当然可以理解为狂野的云,但不甚妥,用“乱云”是否会合理些当也是仁者见仁的事罢。

破晚雷霆方入眼(破晚雷霆方入耳),这个一字之改天壤之别判若云泥。首先我们来理解什么是“破晚雷霆”,闪电!这玩意儿能入耳吗?其次耳字是鼻音,在此处一用令全诗为之一滞,顿失流畅。再次“独立层楼向翠微”的楼主那是在干嘛?听打雷?笑话。一抹闪电劈空而至才震撼人心。此句在下觉得“雷霆”二字可商,虽也有形容闪电劈人为雷霆一击的,但毕竟包含佐雷声,建议用个“疾霆”,用以形容闪电当无异义。《淮南子》中有一句曰:疾雷不及塞耳,疾霆不暇掩目。

满川风雨带秋回(满川风雨带秋飞),这个有些莫名其妙了,完全是在为改而改,就不说什么了。

在下觉得楼主此诗中承句还可炼,主要为“层楼”这个地点,盖因结句中之感受“满川风雨带秋回”,如在室外当比在室内来得更直接潇洒一些。个人浅言,仅作文字探讨,语言得罪之处望海涵。

乘日公子评:"雷霆"词典意——雷暴、霹雳,因此当然还是用“入耳”好

“翠微”指青山,不过就我自己的经验,傍晚大雷雨(破晚雷霆)来临之前山色远远(“层楼”应该不会是建在山边吧,再说能看到“满川”呢)看起来都是黑压压一片的,看不出青绿色。也许青湖只是用“翠微”来借代山,我有点钻牛角尖了,青湖就姑且听之吧。

青湖钓徒回评:天牢兄真灼见也! 疾霆好,既无争议,又有所本.谢赐.野字屡有歧义,真没准是我迷惑了.登山腰层楼本是想立足更高,望的更远,也是当时实情,就不改了. 因有争议,在此说一下鸟移:伫足山上层楼放眼望去,视角上远处鸟的飞行与平地大不同,给人以渐移渐远很缓慢的感觉.也是我屡教不改的原因,呵呵.再次感谢!望天牢兄能留惠古文,我之愿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