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51/


七律一首 恁人一个

少年爱唱大江东, 乔把青锋扮放翁。为有豪情多纵酒, 曾怀远志敢临风。

消磨岁岁花常谢, 纷扰年年梦始空。窃喜此身唯老病, 也无芥蒂也无穷。

司命

回眸年事已江东,岁暮凭窗寻塞翁。断续琴缠深院竹,参差影乱曲廊风。

每求无相梦难处,偏做劳形身总空。几度沉浮终得悟,青山妩媚怎言穷。

fjlw2004评:

“少年爱唱大江东,乔把青锋扮放翁。为有豪情多纵酒,曾怀远志敢临风。

消磨岁岁花常谢,纷扰年年梦始空。窃喜此身唯老病,也无芥蒂也无穷。”

---人生如此,总是少年激扬,为老消磨耳!能得“也无芥蒂也无穷”的襟怀,

就也不虚。因为作为过来人再回头看过来事,在高度上就上了一层!

此诗极佳!俺极认同!

“回眸年事已江东,岁暮凭窗寻塞翁。断续琴缠深院竹,参差影乱曲廊风。

每求无相梦难处,偏做劳形身总空。几度沉浮终得悟,青山妩媚怎言穷。”

---此诗也和的好!人生坎坷谁不遇?福兮祸矣,祸兮福矣,难得说清。欲求

无相,偏做老形是绝大多数人的无奈,说来众生平等,都是凡俗之人。难得

的是历经际遇方始悟,悟出的是“青山妩媚怎言穷”。好诗!

fjlw2004

七律 次韵一首

闲情催得水流东,驻裂杖头寻鹤翁。犹有灵犀拟求悟,曾吞狂气莽随风。

三春洲渚莫耽事,两袖龙钟何怕空?檀板一声歌不尽,道穷未必也心穷!

七律 再次韵一首

锦茵照水总朝东,莫把归程问钓翁。岭表平添无限绿,窗前未许及时风。

已持闲趣来唤鹤,偏惑俗情能悟空?还好微躯浑不病,半生求得理通穷。

恁人一个评:

闲情催得水流东,驻裂杖头寻鹤翁。—孔老夫子说:逝者如斯夫。浩水东流,真是一番“闲”情催得么?或恐未然。为寻鹤翁连杖头都驻裂了,可谓苦谋良久,苦待良久,那催水而去的只不过是这一“苦”字,而以“苦”为“闲”,又需要何等的阅历才能领悟?

犹有灵犀拟求悟,曾吞狂气莽随风。—此联为了照顾格律,采用了倒装的手法,年少轻狂,莽撞随风,到得现今,却发现还有很多未悟的灵犀已经错过,也许是一件事,也许是一个人,也许......

三春洲渚莫耽事,两袖龙钟何怕空?—由心头事转言眼下情,已是三春景色,洲渚返青,天意代谢,一点事情都不耽误,也从不为谁停留,面对此景虽已经两袖龙钟,但是,又有什么得与失可怕的呢?此句大妙,用两种相反的意象来产生强烈的对比,新春景对老迈人,却道出“何怕空”三个字,不得不令我自己也小小得意一下,正如我曾经所言,04兄放开了,必有好诗。

檀板一声歌不尽,道穷未必也心穷!—结句点睛,此时心态只因已经悟得“道穷未必也心穷!”

04兄这首诗好就好在其中的境界,起得深远,结得疏放,不过,其中有些字词用得晦了一些,象“鹤翁”二字,我琢磨了半天,一直在猜测是不是用了典,是说笙鹤翁—乔吉呢?还是单纯的鹤发之翁?“耽事”一词到了现在我也没有拿的准,是说“耽误事”呢,还是“耽待事”呢?只有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想了。

但写诗本就是一种艺术创作,一百个人也许会有一百种想法,但是只要能够给人感悟的,谁又能说不是好的呢?


锦茵照水总朝东,莫把归程问钓翁。—花自成团水自流,归人钓叟两无求。行得自行了,钓得自钓了,这一联起得好,还是那句话,怀抱放开了,境界也自然高。

岭表平添无限绿,窗前未许及时风。—春风到处叠叠绿,早燕来时阵阵羞。还是对比,却更加清晰,也更加透彻,世间繁华锦绣,人生从善如流。

已持闲趣来唤鹤,偏惑俗情能悟空?—欲弃折腰五斗米,难抛凌烟一座楼。呵呵,此联转得真实,本已是此心淡定,抱持闲趣,但总是有些俗情所惑,又怎能真正得悟一个“空”字呢?“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说的容易,做的难啊。这联有一处拗救,“能”字应仄改平,一则救上句“趣”字,二则救本句“俗”字(入声),能说出这番话来,岂不也是一种得悟么?

还好微躯浑不病,半生求得理通穷。—此身窃喜筋骨尚,也少新悲也少愁。

比较起来,我更加喜欢这首,原因很简单,没有我看不懂的字眼儿,全是我能够领悟到的意思,多谢04兄的两首和诗,恁人无才,只能凑一个勉强算做打油的东西以表感激咯。

花自成团水自流,归人钓叟两无求。春风到处叠叠绿,早燕来时阵阵羞。

欲弃折腰五斗米,难抛凌烟一座楼。此身窃喜筋骨尚,也少新悲也少愁。


碧漪仙子

和恁人大哥诗 七律 思家国

白首常忆大江东, 年少狂放亦英雄。提剑抚琴戍家国,闲听铁马啸西风.

纵卧沙场亦无悔,但求天下乐融融。四海升平归故里,愿为青海一钓翁.






螃蟹楼唱和

fjlw2004:七律 螃蟹

举钳亦是假狰狞,偏恨阳澄巴解名。我以深藏归泽隙,君如美腹搅波清。

谁知遍地皆竖子,何惜此生多伪情。要过眼前人世界,只能强足做横行。


云大风轻和诗:

张螯举足只横行,懒作餐尸居寄营。满腹脂膏藏不住,王孙助酒识鲜腥。


午夜独酌和诗:

横行一世腹有黄,欺男霸女为脐伤。一朝脱尽铁甲去,满身珍馐为人尝


a战血a和诗:

横行介士遇秋天,野渡阳澄浪底鲜。潜水浮游寻惬意,伸拳撩腿任爽癫。

谁知蟹会藏毒计,又见红楼露醉涎。皮里春秋犹不晓,五花大绑上贼船。


司命和诗:

横行湖底我称王,铁甲披青美玉镶。刨地挥螯惊墨客,鼓珠吐沫动钱塘。

忽来水漫金山寺,便有僧遗小肚肠。岁岁难安为底事?世人恼恨腹中郎。


青湖钓徒和诗:

卧海眠江老愤青,长螯冷眼未消停。凡人处事须达练,特立我偏横脚行。


冷箭突击队和诗:

今朝假泰平,随处见横行。地僻养螃蟹,尽当马屁精。




七律一首.与诗友 恁人一个

独卧灵台未许悲, 秋风莫道总相违。菊香透过三分雨, 林静听得几阵雷。

案有诗书常做伴, 胸无块垒俱成灰。劝君酹酒除鞋袜, 足赤心清揽月回。


恁人新作,步韵一和:云大风轻

披荆赤足怎言悲? 带雨青山亦不违。揽月绝颠真寂寞, 横刀狂梦有惊雷。

沉沙未必结珠魄, 举火原知作炬灰。难得知音聊过隙, 红尘无枉一来回。





寒学:和诗十二首

和停云僧人第一

落花任自逐西东,无欲拈来枫叶红。一别离人难寄字,从今窗下怎听风?

登高望断青山外,举酒聊倾夜色中。未解当时缘或劫,偏愁乱絮入帘笼。

a战血a评:首联下句佳。起句“任自”不合口,且“任自”与“西东”不符。俺把颌联化成“离情别绪油然起,万般无奈付秋风”来解(原创哦)。这个“字”跟在“寄”后面别口了些,但意思不错。窗下听风的意境写的很欣赏。颈联跨度很大,意象铺的也很开。现在“聊倾”的用法不常见了,在古时却被喜欢入词,如孔平仲之句“随处聊倾盖。情暂遣,心何在”。尾联结的不错,尤喜结句。“缘或劫”中的“或”建议再考虑一下,“缘”“劫”无常,二者不一定是并列关系。本诗写离绪,文笔比较美,但并不完美,可再雕琢。

和停云僧人第二

虑作前程几万重,附庸风雅混鱼龙。当年渡梦青春远,眼底思笺痴意浓。

寂寞醒时怀阮籍,徘徊旧地问临邛。花开陌上谁遭遇,泛梗何如一老农。

a战血a评:首联大开,仅示少年当自负的自然流露。欲出污泥而不染,却颇有无可奈何之感。写的境遇,或者说是背景。颌联起思,写少年情怀,念鸿信传意。本联很美,在首联大铺之下转为温婉之境。“思笺”用的很新鲜,对仗之余有余味。本联重在一个“思”。颈联一转,是颌“思”的必然,却走的更远。阮籍好酒弄玄而不羁,其形性看来很符合作者此时的心境。“问临邛”是取自蜀地民诗吧,“不恨归来迟,莫向临邛去。”引典是为了达意,这里引的好,也承接了上联之思的意境。结句转而为漠了。漠然中隐含着浪拍涛涌般的情感旋流,可向田间泛梗去,难如老农一闲情。

和停云僧人第三

说道愁怀愁似江,生平落托负家邦。吟游愿得一壶酒,阅卷题词半雅窗。

涸鲋求生哀斗水,鲁连入海自轻舡。浑然世态归尘土,恶虎当街安可降?

a战血a评:起句“愁似江”是个比喻,而这个比喻后面必然应该有个接应的。这两个“愁”的叠加似乎没有起到强调和加重的效果倒有重复的嫌疑。“落托”应该是“落拓”的误笔。首联点题---不得志。颌联引酒入诗是为了一个闲雅的气氛,也有避世的涵义。颌联对仗不好,“愿得”不对“题词”,此联虽然可宽,但是对上还是考究锻炼功底的,也带来美感。“一”字出律了,使得“壶”孤平了。颈联引典,鲁连,有“鲁连辞赏”一说,言其高风亮节。自轻舡,泛舟湖上淡泊名利哦。上下句是对应,表达的是面临不同境遇时,一种人生态度吧。上下句的对比稍不适。尾联老成气重。恶虎当街,不学武松自然就做虎食了,呵。

和停云僧人第四

芳菲节后剩花枝,杨柳池塘雨落陂。惯看阴晴无意兴,解谙离别不空悲。

依然桎梏何言志?不似轻狂愧说诗。怅怅断魂吩咐去,巫山云下影参差。

a战血a评:起句写景,用笔平平略显白,下句杨柳景没有照应住上句的秃枝。首联即透出消极黯然之态势。颌联低调又低调,有故做世故之嫌,呵呵。颈联的“桎梏”一词点出了原委。是感到压抑了。下句“不似轻狂愧说诗”这句不错,不错在道出了诗意的根本。尾联愈加暗,这全诗是一黯到底啊!虽然遣词造句属于熟笔练达,但是本诗的格调我个人却不欣赏。就诗意本身来说,也属于单调乏味了些。情绪好坏都是诗,但是应该有个起伏或者回旋或者比照,才是艺术的写法。一味的低调没有音乐般的诗之美感。这里唯一的亮点(仅指句本身)是颈联下句。

和停云僧人第五

无病呻吟赋渐微,匆匆生计误芳菲。寄身常念楼中燕,负手徘徊采石矶。

尘织苍茫成野马,风吹慵色遍云衣。如今省记斜阳后,憔悴非关带瘦肥。

a战血a评:翻及此诗,目光霍然就落到了颈联上!俺认为:“好联!”这气势,这想象,这构思,喜不自胜!就从它开始吧。尘埃与野马沾边吗?风马牛不相及啊,可是却在这里浑然一体而令人不觉。云被拟人化,成了娇色佳人般的耐看(俺就爱看佳人,哈)。本联不可细解了,意会为佳。在本诗中,唯推此联。转头看去,颌联也美,仪态隐然显,佳境真入画。有此中二联为骨,前襟后带皆可观了。起句点于题,尾联收于境。不多言,欣赏了.

和停云僧人第六

留累痴情意不舒,红尘聊赖落闲居。难胜杯酒渐渐醉,应觉清谈碌碌余。

豪气消磨歌折剑,青天未揽意当车。思量明日黄花逐,放性田园挥铁锄。

a战血a评:与第四首比较,这首诗情调悠然,洒脱轻松。诗意情趣大不相同,自然抒发的惬意,使读者也倍感愉悦。起句之“留累”稍有涩感,却有其用途,可容。颌联沾酒是小寒的习惯了哦,呵,有趣。本联平铺,却为下面的开阖埋下了伏笔。我喜欢以音乐感品诗,所以这联算是低旋之音吧,清淡而不失悠然。颈联铺的开阔的很,起落也比较明显,是本诗的高潮部分。消磨和未揽,不是悲叹而是一种转折/磨合/炼。炼的结果就是一种升华。升华的意境在哪呢?怎么表现的呢?看尾联就体会到了。俺也推崇这首诗,值得欣赏。

和停云僧人第七

千百吟情一纸枯,离骚读就效名儒。水中幻月缘非浅,窗外听风影正孤。

但有逸思牵梦渚,且怀长志摘金乌。凭才脱颖追唐宋,掩卷沉沉念古都。

a战血a评:笔调愈加流畅,诗意一泻千里。这首诗给人的感觉毫无涩感,而且非常有旋律感。神思收放自如,妙句叠出。首联就把意境铺开了,还不铺老了。首联写书生意气,境远而言赅。颌联回婉,清风明月,又是一景心情的衬托。颈联写意,飘逸幻然,怀中揣月,竟又去摘太阳,看来是舞及阴阳太极玄,妙思横生醉外酣,如画如梦,是大写意的笔法。尾联厚重凝练,收的好!几无可挑剔,佳作众人赏!

和停云僧人第八

常思三径草萋萋,独坐花间落日西。无客孤身倾酒醉,有诗得意读书迷。

十年来去烟尘遇,一事无成梦欲携。却道春风人面旧,当初误了浣花溪。

a战血a评:首联写景也写心情。独坐就是一种意境。“三径”之句,陶潜有云“三径就荒,松菊犹存”,赵歧也曾言及,属于引典之句了。颌联又是酒(我在笑),酒就是心情的晴雨表,俺会意:)诗与酒联姻当出珍品。不信,去看看李白,呵。插科笑下。“读书迷”意为二分,一为写实是爱读书,二为悔叹,怨自己只看圣贤书不闻窗外事了,此意为下面留出伏笔。所以,颈联就转为抒怀之叹了。本联虚叹时间老,兼叹果不实,三叹红尘错,四叹枉凝痴。尾联道出了一个小秘密,在思那西施般的梦中佳人呢。本诗属于闲情小诗,赏心悦目,心情之作。

步停云僧人韵第九

源同一发在江淮,于世谁甘姓字埋。相庆隐居弹破帽,云游被笑毁芒鞋。

悠然向梦还催意,悲慨留诗只寄怀。旧事当初零落尽,萧条枫叶渡无涯。

a战血a评:先注意到这个“鞋”了,想起了川话的“孩子”,呵。起句明志,这里的明志是作为一个引,是为了铺垫下面的感叹。颌联之“弹破帽”“毁芒鞋”是一种自嘲。状如鲁迅“破帽遮颜过闹市”之句。颈联也为叹,慨然而歌,属于文人的那种“自怜”“自恋”情节,这个比喻重了点,呵。尾联上句佳“旧事当初零落尽”,一个“零落尽”,道出了无限的萧条落寞。本诗比喻手法用的比较好,大体平常,诗意属于低调之作。不多评。

次韵停云僧人第十

思心一欲纸间催,窗外阴阴雨湿苔。感词无聊叹少酒,对花有意抚空杯。

约从依旧凭生悔,执手难堪别去哀。雁过衡阳啼又解,明朝君子梦应回。

a战血a评:起句的“思心”与“欲”有重复的意思,“湿”字也可再炼,商榷也。这个酒又出现在颌联里了。酒不可多饮哦。酒是诗人的助兴料,但不是必备品。真实生活中,喝酒之后有好诗的反而少,酒后胡说者多,某在此闲言几句,作者勿怪。颈联稍绕口,可以再理顺一下。尾联雁鸣空,期盼故人归。诗为思念之作,酒为慰愁之水,花若有期唯对君,雁啼撕空无力追。本诗读着流畅感不强,也许是心情压抑所致吧。把郁闷的心情用不郁闷的笔法写出来,更佳。

次韵停云僧人第十一

期年恍惚赣江滨,有愧家亲说苦辛。每读经书讥坏德,始知事理笑修身。

之君见欲牵怀动,于我忧心绕指频,自诩风流逃俗世,高标雅趣奈随尘。

a战血a评:知书识理明义之作。赣江是个好地方,羡慕人杰地灵之遇。本篇用词遣句通俗达意。前三联看,对仗工整,诗风不乱,也属于一佳作。尾联偏于老成世故,似影响了前面的立意。回到了作者习惯上的思路上了。我要说句不太中听的话了,以上诸多作平中,佳作不少,但是情绪低落者多了点。如果人有不解之怀,笔端自然会流露出来的哦。上面有几首蛮大气蛮激怀的好诗,我都被感动了,那样的作品多一点多好啊。

和停云僧人韵第十二

非甘潦倒系围裙,应喜阴晴雨后雯,狼籍田间锄乱草,悠然柳下乜从云。

殷勤莫作萧骚语,沦落休停高处闻,一笑无端酒和泪,当年愁绝共思君。

a战血a评:首联,系围裙可不是潦倒的标志哦,呵。雨后雯,这个“雯”其实是很美的一字,指那形成花纹般的云彩。就首联的这一起句,就给人一种愉悦感。颌联写的蛮美的,柳下云,用做女孩子的名也不错哈。锄乱草,这个动作很可爱,呵。“乜”字是个动词,是个很妙的动词,似乎代表着一个眼神,呵。颈联高论,以高曲而抬高志,理论悟言之语。尾句不错。“无端酒和泪”,写的是一个境,一个心,一个故事。思君,尤其在忆及前美妙年华之时,隐痛也。本诗的特点是个趣,是个思,是个妙,不错!

天牢评:好诗、好评,学习了。也试学评一首,唐突勿怪。

落花任自逐西东,无欲拈来枫叶红。一别离人难寄字,从今窗下怎听风?

登高望断青山外,举酒聊倾夜色中。未解当时缘或劫,偏愁乱絮入帘笼。

落花任自逐西东,无欲拈来枫叶红---“花自飘零水自流”,花即不归,自去西东又与我何干,既已随波便也不想去强作挽留,便算是无欲吧,却还是无心拈得红叶,又待作甚呢?

一别离人难寄字,从今窗下怎听风---花焉?人焉?拈得红叶本欲题字,却不知题与谁、寄与谁,当真为难。想及从前一起窗下听风两情遣眷的岁月,又怎能够忘怀。

登高望断青山外,举酒聊倾夜色中---无由落笔,心却纠缠,登高及远,心事惘然。纵望断千山,伊人何在?莫是那落花罢,心事揣揣,唯举杯邀月一倾情怀。

未解当时缘或劫,偏愁乱絮入帘笼---总是当初未必知道是缘份呢是心劫吧,“如今尝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无他,如此而已。

本诗由一种矛盾的心理起情,回忆欢娱的场景,欲说还休欲去还留,首二联很成功。第三联试图排遣,用登楼邀月诉相思虽无不妥却落俗套,尾联总结自己为何如此而草草归入缘或劫,并意图挥洒心情,似力有不逮。感觉本诗前二联远胜后二联,一撼。妄评见谅。


超低空和诗集成

七律

(一)

忽然一电闪京南,寒魄飞花冷梦惭。野宿惊风难胜酒,香云暖雨便贪婪。

浮身闹市多杂戏,化境闲庐少乱谈。最怕陈年心事起,倦龙忍痛卧深潭。

(二)

铁马千年筋骨在,龙泉剑气驭狂风。青山难老谁先死,绿水长流事未终。

轻掸帛书经纬论,重识史记纵横公。余哀不复留痕迹,今古岂非也大同。

(三)

红尘游戏来扬善,化外点拨去恶刑。不念前缘磨苦难,但求后世保安宁。

曾思喜怒怨多累,枉叹风云恨带腥。古佛青灯非我愿,淡然心态破障屏。

(四)

夜半轻涛欲抚琴,围炉拾叶煮云针。熏香白鬓清平乐,寻味青茗醉花阴。

拂去愁思如得道,拈来韵雪便抛金。寒窗竹雨由他落,自在风流笑古今。

(四)

夜半临屏闷听琴,竹炉汤清浸银针。模糊把盏清平乐,依稀对影醉花阴

饮去涤烦难得道,缘尽三生叹如今。未若当初如花落,不曾流水引知音

(五)

闲时总恨太平凡,满腹文章口却缄。不记陈年曾病痛,每提旧事便呢喃。

风花雪月茹情苦,春夏秋冬忍泪咸。遥望西天思念路,千丝画影乱青衫。

(六)

忽闻腐儒欲成仙,一盏清茶泡雨烟。携犬升天因得道,令猫化子是随缘。

青檐古迹追千梦,紫竹新词遗半篇。未便死前休旧事,浮生只悟那方圆。

(七)

最爱秋霜浮桂树,偏生浅醉慢长箫。碧香剪碎心思乱,暗韵揉和俏影娇。

忽念蟾宫藏秘露,便将月色酿花雕。堂前紫燕熏风睡,冠下王孙伴梦飘。

(八)

回眸片叶秋风落,那日弦筝已蕴痴。抚卷无心读旧事,推窗有露挂新枝。

转眼玉壶冰心笑,翻看红尘热血知。流水轻弹谁解韵,浮云寂寞月下思。

(九)

潇潇冷雨云间透,落落弦音袖底痴。流水无聊翻旧事,高山有趣话新诗。

清风入梦冰心笑,义气盈怀热血知。我唱秋歌谁解韵,一篇寂寞赋闲思。

(十)

时逢九九抬头望,无处登高泪满襟。少小离家犹志满,忘年度日费精神。

轻情重利红尘困,愧眷衔恩旧梦沦。但借秋风吹我醒,乡音一曲念娘亲。


排律-济公

成仙得道为通灵,拜佛烧香遁有形。一座荒山浮野鬼,千篇传记写神冥。

身前孽债无人算,死后冤魂有志铭。原本济公涂幻影,却凭妙手话薇星。

红尘游戏来扬善,化外点拨去恶刑。不念前缘磨苦难,但求后世保安宁。

曾思喜怒怨多累,枉叹风云恨带腥。古佛青灯非我愿,淡然心态破障屏。

五律

饮恨难回首,题词鞭日狗。斑斑血泪书,种种凶顽丑。

历史不关情,民心岂止吼。天兵斩寇时,再碰和平酒。

七绝

(一)

依稀远客寒山泪,一卷残篇咏宋唐。惆怅千年今不散,孤杯冷月在他乡。

(二)

忽闻海客钓孤峰,横渡飞云大不同。回首红尘繁梦破,何如秀色蕴心中。

(三)

残香化梦随云去,秋水沾衣带雨怜。前日荷尖君占尽,今夕败叶对风眠。

(四)

与其费力劳心救,莫若当初正写词。灵笔纵横随意选,诗魂无处不奇思。

(五)

那年那刻心思动,从此情缘便入痴.天各一方随日暮,风花雪月不相知.

(六)

重阳露重染华霜,独坐黄昏对日长。谁借秋风捎远信,斯人回首渐迷茫。

五绝

(一)

风花猜雪月,诗酒伴蓑翁。野渡无人唱,孤舟引落鸿。

(二)

枯肠无好句,纸笔酒中寻。一字随香溢,眉开再静心。

(三)

张仙弓送子,孟昶相托风。故事随人说,田园一笑翁。

(四)

最爱碧螺春,含香醉倒人。江山抛脑后,只觅味中神。

(五)

香极碧螺春,明前极醉人。奈何三碗后,唯留微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