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制造者”:前苏联K-19号核潜艇的灾难史

世界军事 收藏 2 3639
导读: “寡妇制造者”:前苏联K-19号核潜艇的灾难史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25_61077_6661077.jpg[/img] 发生事故后上浮到水面的K-19核潜艇。 由著名影星哈里森·福特主演的美国好莱坞大片(K-19号:寡妇制造者)讲述了冷战时期前苏联海军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旅馆”级(Hotel,简称H级)核潜艇K-19号首次出航执行战备巡逻任务时发生的灾难性事故。事实上,该片所描

“寡妇制造者”:前苏联K-19号核潜艇的灾难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生事故后上浮到水面的K-19核潜艇。



由著名影星哈里森·福特主演的美国好莱坞大片(K-19号:寡妇制造者)讲述了冷战时期前苏联海军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旅馆”级(Hotel,简称H级)核潜艇K-19号首次出航执行战备巡逻任务时发生的灾难性事故。事实上,该片所描述的这次事故只是K-19号核潜艇一生中众多灾难的缩影,在其30年的服役生涯中,K-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3次大洋蒙难,多次发生小事故,尽管紧急抢救后都死里逃生,但数十名艇员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其中两次还差点引起苏联和美国之间的核大战!



仓促上阵


1957年10月4日,苏联从里海北岸的火箭发射基地向太空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尽管这颗卫星仅重84公斤,但它的成功发射表明:苏联已经拥有或即将拥有足够大功率的导弹发动机和足够精确的导弹飞行制导系统,因此,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都已笼罩在苏联可携带核弹头的弹道导弹的攻击范围之内。就在当晚,美国五角大楼灯火通明,政府和军界领导人紧急商讨美国的防御能力问题,他们提出:必须立即建立起本国的战略核打击力量,其中美国海军重新审查了当时正在进行的“北极星”计划,决定将第一艘装备“北极星”潜射弹道导弹核潜艇的研制时间由5年缩短为2年,即从原计划1963年服役提前至1960年正式服役。


那时,苏联海军正在建造629号高尔夫级(Golf,简称G级)常规动力弹道导弹潜艇。该级潜艇水面排水量2800吨,水下排水量且3553吨,在指挥台围壳中安装了3个垂直导弹发射筒,装备了只能在水面状态发射的射程为150公里的P-11φM斯卡德近程弹道导弹。与此同时,鉴于常规潜艇难以完成战略威慑任务,苏联海军随即在高尔夫级弹道导弹常规潜艇基础上研制弹道导弹核潜艇,这就是658号“旅馆”级。如果“旅馆”级核潜艇能赶在美国海军同类导弹核潜艇之前建成服役,那么它所产生的轰动效应将与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一样。为赶时间,“旅馆”级核潜艇没有经过初步设计便直接进入施工阶段,其首制艇K-19号于1958年10月17日在北德文斯克造船厂开工建造。


正当苏联海军紧锣密鼓加速建造K-19号导弹核潜艇的时候,美国海军在“鲤鱼”级攻击型核潜艇基础上改建的首艘弹道导弹核潜艇乔治·华盛顿号(SSBN-598)于1959年12月30日正式服役。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出现,不仅是潜艇发展史上的一大突破,更是战略核力量的一次大转移。乔治·华盛顿号核潜艇水面排水量5900吨,水下排水量6880吨,装备16枚“北极星”-Al潜射弹道导弹。该艇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它的建成服役无论在军事上还是在政治上都压倒了苏联海军,这下可急坏了苏联军政领导人,于是他们三番五次下令加快K-19号导弹核潜艇的建造工作。


K-19号/“旅馆”级核潜艇由苏联红宝石设计局(当时的苏联第18中央设计局)负责设计,艇体外形和指挥台围壳形状等均与高尔夫级常规动力弹道导弹潜艇相似。艇长114米,宽9.2米,吃水7.31米,水面排水量4080吨,水下排水量5000吨,艇员编制104人。由两座功率为70兆瓦的VM-A压水反应堆驱动两台蒸汽轮机,单台功率17500轴马力,双轴推进,水面航速15节,水下航速26节,最大航速时的续航力35700海里,最大运行深度240米,最大下潜深度为300米,海上自持力50天。潜艇外形为传统的常规潜艇线型,采用双壳体结构,从艇首到艇尾共分10个舱室(水密舱)。主要武器是3枚潜对地弹道导弹、4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艇首)和4具406毫米鱼雷发射管(艇首和艇尾各2具)。其中3枚弹道导弹是打击武器,鱼雷则用于自卫,备弹20枚。



按照所装弹道导弹型号的不同,“旅馆”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前后共发展了3个型号,原型为“旅馆”-Ⅰ型(H-I型),装备D-2发射系统和SS-N-4萨克(P-13)弹道导弹。K-19号就属于“旅馆”-1型,其装备的SS-N-4导弹在潜艇处于水面状态时才能发射,携带单一核弹头,射程560公里。“旅馆”-Ⅱ型(658M号工程)装备D-4发射系统和单弹头的射程1420公里的SS-N-5(P-21)弹道导弹,这种导弹可水下发射。在“旅馆”-Ⅱ型核潜艇开始作战部署之后,苏联海军研制了更为先进的SS-N-8弹道导弹,于是对“旅馆”-Ⅱ型进行改装,出现了“旅馆”-Ⅲ型,艇体加长至127米,装备6枚SS-N-8(P-29)潜对地弹道导弹,水下排水量也增至6400吨。


在苏联军政最高领导人的直接干预和再三催促之下,K-19号导弹核潜艇终于在1960年11月12日匆忙完工下水。然而正当苏联为K-19核潜艇举国欢庆之时,美国海军的乔治·华盛顿号导弹核潜艇在艇长J·B ·奥兹本中校的率领下,满载16枚射程超过2000公里的“北极星”-Al潜射弹道导弹,于11月15日驶向北大西洋海域,开始执行它的第一次战备巡逻任务,目标直指苏联本士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中心。


冷战时期,在战略核威慑方面,最好的对抗措施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对乔治·华盛顿号核潜艇的举动,苏联最佳的反制手段就是把自己的弹道导弹核潜艇开到能够打击美国本士的海域巡逻。事实也正按照这种推断发生,当苏联领导人得知美国海军乔治·华盛顿号核潜艇就潜伏在苏联近海海域,随时可能发起进攻后,迫不急待地命令尚没有经过周密安全检查的K-19号导弹核潜艇在1961年夏天提前开始它的处女航,以此来对美国还以颜色。就这样,K-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从设计到建造都没有经过详细的技术论证,在还没有完全建造好之前又匆忙下水,且完工后又没有经过仔细的安全检查以及足够的海试,就仓促上阵,这为后来该艇接二连三发生灾难性事故埋下了祸根。



出师不利


1961年6月18日,天气晴朗,但风中仍有几分寒意,在苏联海军北方舰队的基地摩尔曼斯克,刚刚建成服役的K-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静静地躺在码头边,139名艇员早已上艇,做好了出航的准备(由于是首艇导弹核潜艇的首次出航,因此多载有30余名艇员以备不测)。保持警戒!出航!艇长尼克拉伊·扎特耶夫海军上校一声令下,K-19号核潜艇缓缓潜入水中,然后迅速驶出基地,秘密进入北冰洋海域。


K-19号核潜艇此行是赴大西洋格陵兰岛以南海域参加苏军举行的代号为“极圈”的军事演习。刚在北冰洋下水时,为了测试核潜艇的性能和艇上官兵的耐受极限,K-19号核潜艇载着官兵一次又一次潜到水下300深处——他们称之为“压碎深度”的地方,然后又上浮。出海前,K-19号核潜艇上装载了3枚SS-N-4”萨克“核导弹,其威力为420万吨TNT当量,相当于美国1945年投在广岛原子弹威力的70倍。苏军此次“极圈”演习意义非凡,它是苏联向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显示苏联强大的核力量,尤其是海基核打击力量的重要举措。


K-19号核潜艇在演习中成功地模拟试射了一枚核导弹后,突然接到了莫斯科最高指挥部发来的紧急电令:立刻向西航行,然后潜伏到北冰洋北约军事基地附近海域,执行巡逻监视任务!


作为前苏联海军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的首次巡航行动,K-19号核潜艇的艇长扎特耶夫深知他肩上所承载的历史责任,所以在航行中格外谨慎,然而噩运还是降临了。1961年7月4日,即美国国庆节那天的凌晨4时许,当K-19号核潜艇正在200米深的水下、距北约军事基地仅几公里的海域正常游弋时,核反应堆的冷却系统突然发生故障,反应堆温度持续上升,其中右反应堆的密封装置突然裂开。此时反应堆内部的压力达200个大气压,情况万分紧急!必须立即将反应堆内部的放射性水气挤压出来。


扎特耶夫艇长接到报告后,命令实施紧急抢险,且暂时保密,不通告全体艇员,同时潜艇保持原航向继续在200米水下潜航。因为他担心,一旦艇员知道潜艇出了此等事故可能会出现骚乱,使潜艇失去控制。但所采取的紧急抢救措施并未见效,情况继续恶化。右反应堆内主副两台离心泵已完全破损。反应堆隔离舱内的核放射剂量已近30伦琴,超过了正常标准。而且温度近900度的放射性水蒸气已开始向其它舱室蔓延。舱内开始起火,核燃料铀开始熔化,当温度超过1000摄氏度时,就会引起反应堆巨大的核爆炸。一旦发生爆炸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该艇上所携带的不仅仅有两座核反应堆,还有三枚威力巨大的SS-N-4核导弹。艇毁人亡自不必说,一旦K-19号核潜艇爆炸,那将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场核灾难。更为严重的是,K-19号的附近就是北约的军事基地,苏联核潜艇的爆炸很可能被认为是向北约发动的核袭击,美国会因此实施核报复,美、苏核大战一触即发!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核反应舱的士兵一遍又一遍地向扎特耶夫艇汇报着越来越高的最新温度。920℃、925℃、930℃……情况已是万分紧急!这时候他们还可以弃艇逃生,甚至浮出水面向附近的美军投降或请求帮助。是逃离即将爆炸的核潜艇,还是冒死修复?成了摆在K-19号核潜艇艇长和艇员面前的生死抉择。K-19号核潜艇的官兵们最终选择了后者。


扎特耶夫马上召集艇上所有的官兵,以最简短的语言把核潜艇所面临的灾难告诉给大家,并毅然做出决定:打开核反应堆舱盖,立即进行修理!当他问他的艇员:“你们还有其它意见吗?”原本紧张的潜艇里一时间鸦雀无声,几十双眼睛一起目光坚定地盯着扎特耶夫,他们完全知道那样做的严重后果。然而,面对这个可怕的选择,没有一个人反对。


K-19号核潜艇立即拉响一级战斗警报。首先是要灭火!在多种方法失败之后,一位老机械师科济列夫提出想办法冷却放射源。经过紧急研究,扎特耶夫艇长决定用水泵将储存罐里的冷水通过皮管压入右反应堆。科济列夫从鱼雷发射器上割下一段皮管,扎特耶夫冒着核辐射的威胁,将皮管连接到储水罐上,并迅速向核反应堆里注冷水,不久就扑灭了明火。火灭后,扎特耶夫艇长立即成立了一个由8人组成的志愿抢修小组,对反应堆冷却系统进行检修。当时,包括K-19号在内的苏联核潜艇上,防核辐射的安全预防措施和医疗设施都极其落后。出事后,扎特耶夫艇长让艇员每人喝下100克烈性伏特加酒,因为在麻醉状态下,人体细胞受核辐射的破坏程度要小些,但100克伏特加酒怎么也挡不住直接接触核反应堆所面临的高强度核辐射。


在进行了长达1个半小时的抢修后,冷却系统终于修好了,从而避免了核反应堆的爆炸,避免了“海洋中的切尔诺贝利”悲剧的发生,但K-19核潜艇的艇员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参加抢修工作的8名艇员因暴露在近1000伦琴的强烈核辐射下进行作业,在修理完后,即无法动弹,言语不清,数小时后即口吐白沫,面目浮肿,头脸流浓,当场数人死亡。两天后这8名艇员全部死亡,无一幸免。K-19号当时所载的139名艇员中,包括生化部门长在内的6名军官和水兵在其后短短的几年中也相继死去。扎特耶夫艇长上岸后在工科医院接受了长时期的治疗,出院后荣获“红星”勋章。K-19号核潜艇的其它艇员对外界来说都是一个谜,许多人都未能活到50岁。


屋漏偏逢连阴雨,由于当时核潜艇上的发报机也损坏严重,无法修复,所以K-19号在整个事故过程中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直到10多个小时后,浮在水面上的K-19号核潜艇被另一艘苏联潜艇发现,才被拖回基地。此后每年的7月4日,苏联/俄罗斯都要在莫斯科库兹明斯基公墓举行仪式,来纪念在这次事故中牺牲的烈士。



祸不单行


其实早在1961年2月,K-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反应堆的一个密封舱就发生过失压事故,好在没有人员伤亡,艇长和副艇长因为惧怕上司的震怒而隐瞒了此事。直到同年7月发生反应堆事故造成重大伤亡后才引起苏联海军当局的重视。在1962年到1964年间,苏海军为K-19号核潜艇更换了核反应堆。随后在1963年至1967年间又为其换装了SS-N-5塞尔布弹道导弹,将其升级到“旅馆”-Ⅱ型。尽管如此,K-19号核潜艇仍然走不出灾难的阴影。在重新复出不久,K-19号核潜艇又出事了!


1969年11月14日晚,弗拉基米尔·列别德卡艇长带领K-19号核潜艇在距离白海与巴伦支海汇合处不远的训练靶场按计划执行演练任务。15日凌晨7时10分,第一战斗小组正准备吃早餐,列别德卡艇长下令潜水深度从60米调为70米,声呐兵报告“地平线清晰”。但是仅在3分钟后,K-19号核潜艇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烈地撞击了一下,整个艇首从一侧歪向另一侧。艇长和艇员们立即意识到:出事了!这时核潜艇里的灯光全部熄灭了,那些没有被固定的东西,包括桌子上的餐具都稀里哗啦掉了下来……艇尾吃水差增大,K-19号核潜艇在急速下沉!



借助应急照明设备,列别德卡艇长果断下令排空中间水柜的海水,于是潜艇开始向艇稍下沉。在列别德卡的指挥下,K-19号最终成功起浮,同时赶紧向舰队的指挥中心报告所发生的情况,后按命令返回基地。K-19号核潜艇的艇首声呐系统被彻底撞坏,鱼雷发射管也被损坏变形。当时码头上的人员远远望见K-19号核潜艇的艇首有一个大坑,还把它当作是别国海军的潜艇。后来才知道,与K-19号相撞的是美国海军的“小鲨鱼”(SSN-615)号攻击型核潜艇。当时,美国海军“小鲨鱼”号核潜艇静静地躲在水下不动,正在密切监视苏联海军舰艇的活动,因此K-19号核潜艇的声呐系统没有听到它的声音,便以6节的速度一头撞了上去。


美国海军“小鲨鱼”号核潜艇的耐压艇体被苏联海军K-19号核潜艇撞裂了一个大洞,它沉入海底后,在那里挣扎了很长时间才艰难返回基地。艇长是劳伦斯·布尔哈德回国后被授予军人最高勋章。这次相撞又差点引起美苏之间的一场核大战,因为“小鲨鱼”号潜艇的水雷军官认为苏联“红军”艇员是不惜代价欲撞沉“小鲨鱼”号核潜艇,因此搭箭上弦,已准备发射一枚卡波洛克反潜鱼雷,然后再发射3枚携带核弹头的鱼雷。多亏艇长布尔哈德沉着老练,及时制止,才没有出手。如果“小鲨鱼”号核潜艇真的向苏联潜艇发射了核鱼雷,很难想象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与美国核潜艇相撞后,K-19号核潜艇经过修复后重新服役,然而再次出航的K-19号核潜艇又遇上了麻烦。真是祸不单行!


1972年2月24日上午10时23分,携带3枚SS-N-5型核导弹的K-19号核潜艇完成在百慕大海域的战备巡逻任务后返航,当驶到北大西洋纽芬兰岛东北约1300公里处、水下120米的深海时,突然,位于潜艇后部的第9舱——辅机舱由于泄出易燃物造成高压火焰,发生严重火灾。苏联海军立即出动了30多艘舰船以及飞机前往出事海域进行营救。美国等西方国家海军的舰艇和飞机也赶来看热闹。为防止火势漫延,K-19核潜艇的艇长下令关闭了第9舱,这使得第10舱——即尾舱里的12名艇员被完全隔离。直到3月18日,也就是火灾发生24天后他们才被救出来。经过40天的努力,K-19号核潜艇上浮成功。4月4日,K-19号核潜艇被拖回北方舰队的潜艇基地,但28名艇员在这次火灾中被活活烧死。


虽然当时苏联政府和军方极力封锁K-19号核潜艇出事的消息,但知道K-19号出事的人并不少。因为当时苏联海军的另一艘核潜艇K-137号与K-19号出海执行同一任务,且基本上是同时航返北方舰队基地。后来出任北方舰队司令员的维亚切斯拉夫·波波夫上将,作为当时的电子领航组组长,就在K-137号核潜艇上工作。当波波夫回到家中时,吃惊地发现家人已经为他举行过葬礼了。原因是他的家人从去过大西洋参加K-19号核潜艇救援行动的一个当地驻军飞行员口中得知,波波夫就在出事的K-19号核潜艇上,而且已经光荣牺牲,结果却闹出这场笑话。由于当局管制较严,知道核潜艇出事的人不敢直言,但后来在北方舰队附近的民间,迅速流传出一首歌谣,以纪念K-19号核潜艇上牺牲的艇员:9号舱在沉睡,暂时活着的人在沉睡……



黯然谢幕


接二连三的灾难性事故,使K-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成了苏联海军舰队中非常有名的“寡妇制造者”,艇员也干脆称它为“广岛”号(借日本广岛遭受原子弹袭击来讽刺K-19号)。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1991年6月4日,K-19号核潜艇的反应堆又一次出现故障,幸好并不严重,那时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苏联海军当即决定将K-19号退役,并在拆除核反应堆和武器、电子装备后,将其拖至位于科拉半岛的“核潜艇坟场”,K-19号至此走到了尽头。


作为前苏联海军的第一艘弹道导弹核潜艇,K-19号核潜艇的诞生可谓轰轰烈烈,然而,似乎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预示了它一生的多灾多难。当K-19号核潜艇退役时,没有欢送的仪式,没有任何人表示“留念”。可以说,K-19号弹道导弹核潜艇和K-19号核潜艇事故无一例外都是冷战催生的产物,是前苏联试图在海基核打击力量领域赶超美国,但却欲速不达而造成的悲剧,K-19号核潜艇的一生也是被拯救的一生。尽管K-19号核潜艇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它的诞生和黯然谢幕至今仍发人深思。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