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三卷 第一次任务 第五节 马苏德的后人

卓红帆 收藏 28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size][/URL] 我趴在那里看着瞄准镜中的油库,摒住呼吸,食指发力开始预压钣机。。。。。。 “噗” 子弹穿过插在枪口的水壶,直接飞向远处的油库,我感觉得到,这一枪命中了,紧接着,我又发射了一发穿甲弹打向另一个油库。此时,那发爆炸弹已经在枪机后座复位时被抓弹钩推入了枪膛中。我并没有立即把这发子弹发射出去,因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我趴在那里看着瞄准镜中的油库,摒住呼吸,食指发力开始预压钣机。。。。。。

“噗”

子弹穿过插在枪口的水壶,直接飞向远处的油库,我感觉得到,这一枪命中了,紧接着,我又发射了一发穿甲弹打向另一个油库。此时,那发爆炸弹已经在枪机后座复位时被抓弹钩推入了枪膛中。我并没有立即把这发子弹发射出去,因为油库刚被打穿,让里面的油料已经泄漏出来了,等油漏的多一点再把它点着让那帮家伙救都没法救。

过了有两分多钟,我感觉差不多了,就瞄准刚才的位置打了一枪。

随着这一枪击中目标,油库那里闪现出一团火光,接着,我又把枪里剩下的那发爆炸弹给打了出去。

“干的漂亮!”灰狼说。

大家都看到了远处油库冒出的火光和人影重重的样子,都露出了微笑。

“好了,大家撤!”谢辽沙说了一句,我们都忙了起来,把东西收拾好,开始撤退去和北极熊他们会合。我们没走多久,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我听到后会心的笑了,他们几个都欢呼了起来,鼻涕虫这家伙激动着抱住了我,这引起了那些家伙的哄笑,娘的,这个GAY!

我拔出三棱刺,这家伙看到后连忙松开了手跑一边去了,大家又是一阵哄笑。我拿着三棱刺向他比划了一下把他吓的一个激机,躲在了一个向导的身后。我舔了舔嘴唇,把三棱刺插入刀鞘,这时我感觉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让我想起了被我们消灭的那支巡逻队,那个被我用三棱刺杀掉的家伙,想着他那绝望的眼睛因生命的逝去而显得越来越没有神采,想着他那因为受到突然袭击而紧绷后来因大量失血而逐渐软下来的躯体,想着我舔着刺刀上沾着的他的鲜血而产生的那种兴奋的感觉,唉,我觉得我对生命越来越麻木了。。。。。。

我没有说什么,大家也没有感觉出我的异样,大家继续赶着路,在天光见亮的时候,我们休息了两个小时,在上午10点左右,我们赶到了那个小城镇。

可能是战争的缘故吧,这个小城镇很萧条,街上人也不多,而且大多数是女的,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也看不出年龄,街道两边都是些破烂的土坯房,上面还有不少的弹洞和弹痕,而有些房子明显的是被炸过,墙壁上面还嵌着些弹片。街上少有的几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他,警惕的盯着我们。

我们几个人都把全身捂的严严实实的,把枪藏好放在袍子里,步子也不敢迈大了,怕把袍子底下的迷彩服露出来,虽然看到那些阿富汗人看过来的挑衅的目光可我们也敢回应,因为毕竟是在敌占区啊。就这样,我们跟着两个向导七拐八绕的来到一个院子里。

我们进屋一看,北极熊他们已经到了,正在屋子里橫七竖八的躺在那里睡觉,听到我们进来的动静,他们一个个都醒了过来。

战友重逢,大家都很高兴,可现在不是寒暄的时候,我们互相问候了一下,也拿出睡袋横七竖八的躺下了。

连续两三天的行军作战,大家都累坏了,连放哨都交给向导去安排人了,这一觉一直睡到夜幕布降临。

当我醒来的时候,北极熊已经在和谢辽沙讨论这次任务的事情了。

他们说的是俄语,我也听不懂,我也没管他们。

“嗨,你们能不能说英语,说俄语我听不懂啊,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和鼻涕虫一样。”说话的是淫虫,他也醒了。

北极熊捡起头盔扔了过去,用英语继续说着:“我们那个训练基地没有能够引导完成,那里进驻了一千多人,附近的巡逻队太密集,我们无法接近,再说那么多人的一个营地起飞的攻击鹰带的弹种和带弹量都不足以彻底摧毁那个基地,所以我们就放弃了,不过我们把那个位置标记了,加百列混进去装了个无线台发射器,到时候美国空军跟据这个就可以把它干掉。”

“我们的任务倒顺利多了,炸桥的时候没开一枪,向油库行进的时候干掉了一个巡逻队,杀了五个人,尸体就被丢在那里了,炸油库的时候尤出了个好主意,在狙击步枪上装上自制的简易消声器,从远距离狙击油库,没有惊动任何人。”

“干的漂亮,我们炸弹药库的时候是渗透进去的,用了块C4加延时引信,还杀了几个哨兵,这时候他们应该还在查这件事,我们必须马上撤退,必须在他们展开搜捕前离开。”北极熊说,“我们先吃点东西,吃完后就撤退。”

“OK。”

说着,门外有人敲门,我警惕地举起了枪瞄向外面。外面的人轻声的说了一句话。

“是那个向导。”加百列说。

猴子去把门打开,外面进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我们认识,就是那个向导,旁边跟着一个中年人,身穿阿富汗当地的服装,留着一脸的大胡子,也看不出到底多大,在他们两人身后是一个中年妇女,还端着一个带盖的盆子。

那个大胡子开口用英语说道:“辛苦你们了,快来吃点东西吧。”

“这位是?”北极熊问。

没等加百列开口,那个人就自我介绍了起来,说了一串我们听不懂的名字,然后继续说道:“我是北方联盟的一支侦察部队的队长,这次过来侦察一下塔利班在这里的兵力部署。”

“哦。”

“你们这次的行动给我们下一步的进攻有很大的帮助,在此,我代表北方联盟感谢大家了。”

“这倒没什么,如果你真心感谢我们的话就去找几个阿富汗的美女来陪陪我们吧。”说这话的肯定是淫虫这家伙。

“淫虫,你滚一边去。”谢辽沙骂道,“别在意,他只是开玩笑。”

北极熊说:“这没什么,我们是雇佣兵,拿钱帮人解决问题,这只是我们的工作。”

那家伙打了个哈哈,继续说道:“总之,你们的行动帮助我们解决了大问题,我们还是要感谢你们的。”他回过身,“来,我们给大家准备了点吃的,这几天辛苦你们了。”

他吩咐了一声,那个中年妇女端着盆子上来了,揭开盖子,里面是一摞饼子和一些烤肉,我们这些吃了好几天野战口粮的家伙们一见到这个就都扑了上去,抓起饼子卷上烤肉就是一顿狠造。

就在我们猛吃的时候,那个向导湊到加百列跟前说了些什么,加百列一听就愣住了,送到嘴边的饼子停了下来,抬起头望着那个大胡子。

我见此情景,也湊到加百列边上问:“怎么了?”

加百列抬手指了指那个正在吃饭的大胡子,“他是潘杰希尔雄狮之子。”

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

马苏德全名叫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1953年生于阿富汗潘杰希尔的塔吉克名门望族,其父是前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统治时期的一名退休准将。马苏德曾在喀布尔法国中学就读,1973年在喀布尔大学工学院学习,并开始从事反对达乌德政府的活动,遭镇压后流亡巴基斯坦。

1979年苏军入侵阿富汗后,他重返家乡潘杰希尔组织反政府游击队,进行武装抗苏斗争。到1982年,马苏德领导的游击队已由30人发展到3000多人,多次击败苏军的围剿,因此赢得了“潘杰希尔狮师”的称号,并在潘杰希尔地区建立了一个规模较大的、组织机构齐全的游击队根据地。随着苏军撤出阿富汗和阿富汗游击队力量的发展壮大,马苏德放弃了传统的游击战,组建了一支4万多人的正规军,并辅以约2万人的民兵。此外,他还先后与非普什图部落首领、地方政要和地方武装头目建立联系,扩大了他在阿北部和西部的政治影响。1996年,马苏德领导的部队被塔利班赶出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后,他率领北部联盟倚踞阿北部山区一直在与塔利班武装抗衡。

马苏德操波斯语,严格遵守***教规。他主张在阿富汗实行严格的***国家制度,是北方阿富汗人的英雄。2001年9月9日,马苏德在阿富汗北部塔哈尔省的基地接受采访时被炸弹炸伤。于9月15日死亡。

唉,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