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同我是一年、一个镇、一挂车来到部队的,新兵连的时候我们虽然不在一个班,但是一直也还保持着联系,因为怕班长们怀疑我们搞老乡观念,搞小团体.所以我们的联系也一直的是保持在一个战友的情分上,其他的不敢过多的流露.虽然很想知道对方到了这里的感觉和想法,但是在理智的思维下这样的做法我们还是一直没敢做出来.其实偶然在这异乡的军营营区里遇到打个招呼也挺好的.老李那时候因为身材的原因有一些动作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完成的,但是他很坚强,没有给我们这帮老乡丢脸,我们15个老乡在新兵连表现的都还不差,他也一样通过自己的努力尽了自己的全力,班长也知道他尽力了,所以对他的评价一直还是蛮好的.其实班长们也不是我们想的那么不近人情,遇到实在不适合走军事训练这条路的他们也不会刻意的去强求.只有遇到那些有实力却不愿意吃苦的才会给他们不断加压,通过这些手段使他们发挥出自己应该有的水平.


分兵的时候老李分到了一中队,和老张在一起,他们这段生活虽然我不太了解,但是我相信老张的人缘很好,在一中队也混的不错,肯定会照顾着他的,所以对他我也不是太担心.这些在后来我和老张到了一起带新兵的时候我从老张那里获得了证实.等我和老张从新兵连带新兵回去没几天,老李既然很出奇的调到了我们中队,我很是纳闷.他也很郁闷.因为在一中队一年的辛苦等于白废了,所做的一却也等于白干了.他刚刚到中队的时候我请客和他一起出去吃了顿饭,他告诉我,在他来之前他就知道恐怕要调动了,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把他这样的调到四中队来.四中队在支队是出了名的以军事训练为第一的中队,他怕自己会在这里没有发展,本来他是希望如果真要调动调到标兵中队去,那里的气氛适合他,就算重头在来也不会像这样的被动,我除了安慰我这位老乡以外,其他的的确什么也不能做,最后我还是忍不住的对他说了句:“放心吧,有我呢.”现在我都想不明白我当初为什么有勇气说出这么张狂的话,呵呵,也许刚刚从新兵连回来,在加上去年支队比武自己的成绩也不错,所以有点得意忘形了.


老李在我们中队的确比较被动,怎么表现那些都不是我们中队所看重的,而我们中队所注重的东西他又跟不上.五公里武装越野我偷偷的把他的负重加到我身上他也跟不上大队伍,没办法,陪着他吧,毕竟他到了这个中队在我心里我有义务照顾自己的兄弟.而为了这件事没少挨队长骂,队长说的那些话虽然我知道也有道理,但是我就是认为我不能那么做.老李也劝我不要管他了,不要因为他连累了我,本来他不说这话我还无所谓,他说了这话以后每次开始跑出了1公里我就开始用几乎抢的手法拿过他的武器和装备.因为我的人缘在中队还算不错,和大部分人都没有交恶,所以大家也没人告发,我拉着老李跑啊,跑啊,以前感觉这段很平常的路在那段时间里突然感觉到很漫长,以前对五公里武装越野感到无所谓的,现在很讨厌这个活动.


我的帮助毕竟不能改变老李,老李的成绩已经开始不如新兵了.老兵们也许照顾我的面子或者说照顾老班长带的我这个原因,他们知道我在努力的帮老李所以对老李也都不怎么过份,但是当我被任命为正班的时候,我要求把老李也调到我们班上的时候,队长拒绝了,他说你调军事素质好的去战斗一班我没意见,但是调他不行.二人为了这个事发生了争执,好象也是我第一次和队长发生争执,最后在指导员的劝说下,老李到连部当了通讯员.看到老李有了一个还算合适的分配,我不再强求他来我们班,因为我知道,在那里要比在我们班要更适合他,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害了他.


老李第三年的时候选择了离开部队,我们15个老乡到第三年的时候一共总之了14个,就剩下我一个人还留在那里.虽然经常想起他们.虽然每一次回家探亲的时候大家都会出来聚一下,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回到以前那段时光,兄弟几个一起努力一起梦想,但是这样的梦想这辈子是不可能在次出现了,只能在我们的记忆中存留.


老李,回到了家乡重新开始一个新的生活,我依然相信你是一个值得一交的朋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