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登陆(十一)

zy1973 收藏 3 2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URL] 还没断气呢!继续吧! 就是太乱了,这段时间太忙了! 教书的,要期末了! 本节中关于DNA的取样纯粹瞎编的,见笑了! 《登陆:十一》 2008年9月16日18时 台湾海峡东部台湾桃园县外海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医疗船 26岁的DNA取样员秦如贤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用厌恶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还没断气呢!继续吧!

就是太乱了,这段时间太忙了!

教书的,要期末了!

本节中关于DNA的取样纯粹瞎编的,见笑了!

《登陆:十一》

2008年9月16日18时

台湾海峡东部台湾桃园县外海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医疗船

26岁的DNA取样员秦如贤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用厌恶的眼光看着那两个刚刚抬了具牺牲战士尸体下来的两个民工,他们正从自己的军绿挎包里拿出面包和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吃喝着。

“他们怎么吃得下?”

秦如贤一边想着一边用钥匙打开了桌子下面的一个柜子,柜子分两层,上层是他的配枪,下层是满满的一柜面包,这是厨房供应的三餐。昨晚,船上供应了最后一顿热餐,从今天起改为每餐面包和牛奶或矿泉水。

今天早上,7时40分,第一具无法辨认的牺牲战士遗体被送到了秦如贤这里,整个身体上部斜着被什么切断,肯定是上半部分找不见了,无法确认身份,才送到秦如贤这里。当时秦如贤就吐了,把昨天吃的饭全吐出来了,他以前取样都是别人送来的、采集好了血样,根本就见不着样品来源本身。而现在他要把遗体编号,然后直接从遗体上取样,再给样品编号,号码必须对应,否则便会搞错!

秦如贤在和其它医疗人员集中进行军事课目训练的时候,听说其它医疗人员都提前接受了心理干预,对于血腥的场面都很熟悉了,而且这些医疗人员大都是外科,骨科,烧伤科等,本来就对血腥场面习惯了。秦如贤有些奇怪,为什么不对他进行这方面的训练,是不是上面觉得DNA取样面对的血腥场面不多,难道他们没想起,要DNA取样的尸体肯定都是一些“非同寻常”的尸体。

秦如贤的工作间在医疗船的最底层,专门对无法辨认的战士遗体进行DNA取样,以便以后验明正身,一般军人身上都有不少的用来辨认身份的东西,如果确实无法辨认的遗体,肯定是不成型的了,不是烧成一团焦炭,就是残缺不全。

“秦医生,你能不能快点,上面忙得啊!哪有你这儿清闲!”两个民工吃喝完见秦医生还没动,就催其行动些,他们是专门负责对战士遗体进行搬运,搬运到冷冻库的。他们要等秦如贤取样完毕后,再把牺牲战士遗体搬运到冷冻库里去。伤员的搬运需要专业人员,遗体则要求不高,因此船上请了好几个民工来搬运牺牲战士遗体,以减少专业资源的浪费。“难道上面有很多的战士遗体需要搬运?”秦如贤的心都紧了。他不情愿的站起来,走到手术台边,一具被烧成漆黑一团又残缺不全的尸体出现在秦如贤眼前,他又想吐了,但他忍住了,他估计他面对牺牲战士遗体呕吐的事已经被那些民工传出去了,不然中午领导怎么会来对他进行一番爱国主义教育,最后嘱咐他要尊重牺牲战士。秦如贤用手术刀切开遗体表面的炭状物,这些已经烧成炭的组织是无法检测DNA的,只有取里面那些组织。秦如贤切开一小块,拿着取样器塞了进去,一按,“行了!”秦如贤回到操作台边,取了一个试管,将取样器对这试管,又一按,一点血肉模糊的组织落进了试管。秦如贤从桌子上拿了一叠不干胶,每张不干胶上有三个一样的号码,一个小,两个大。秦如贤把小号码贴在了试管上,将试管放进了专用的冷藏箱。那两个民工将牺牲战士遗体装进一个黑色尸袋,拉链没有拉上完,从秦如贤手上接过两个大号码,一张放在了遗体上,再把拉链拉上。又在尸袋上贴了一个,将尸袋抬到担架车上,退了出去。两个民工已走出去,秦如贤立刻扑到洗手槽边狂吐起来,全是发黄的胆水了,什么也没吃哪还有可吐的。秦如贤吐完抬起头,听到了门外传来压抑的笑声,那是两个民工在看他的笑话。

秦如贤做到了桌子边,他觉得他不应该来这里。他是解放军某医院检验科的医生,当部队抽调人员时,他们科室只有他一个人符合条件,所以他就来了。当战争扑面而来,它和以往任何一次想象都不同。太残酷了!他看了看桌子上的不干胶,12号!也就是说,一天来他的工作量只是对十一具无法辨认的战士遗体进行了DNA取样,难怪那俩个民工说他这里清闲。但仅仅是无法辨认的尸体就达到了十一具,那能辨认的牺牲战士有多少,负伤的战士又有多少?清闲?那上面应该是很忙碌的了!医疗船这样忙碌只能说明负伤、牺牲的战士很多。而这仅仅是一艘医疗船,另一艘医疗船已经随着战线的南移也南下了,那里的战斗正在进行,伤亡将会更大。他们这艘船只是对登陆战斗和台北市战斗的受伤官兵以及东线战斗的负伤官兵进行救治。一旦北部肃清完毕,大规模的医疗队和野战医院落地,他们这艘船也会南下支援。

那些牺牲的战士,多数没有他的年纪大,然而,他们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甚至只是一个编号。而他就是那个把一个个在家人眼里鲜活的生命变成一个一个抽象的数字的人。秦如贤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刽子手。他再也无法忍受,他决定到甲板上去透一口气。

然而,秦如贤没有想到,外面的世界就像地狱一般。他才走上了两层,就看见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象打仗一样跑来跑去,身上沾满鲜血,拿药的,拿血袋的,推担架车的,甚至手里拿着残肢的。夹杂着不停的呼喊和惨叫,还有哭声。秦如贤有些头晕,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看美国大片《珍珠港》。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上层,刚走出舱门,就被人一通呵斥,“让开让开!”他赶忙退回舱门里面,两个白大褂抬着一幅担架,旁边一个护士举着一个输液袋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他们继续朝着秦如贤大叫:“快让开!快让开!”原来他们就要进秦如贤站的这个舱。秦如贤让道一旁,看见一个负伤的战士被抬了过去。秦如贤终于走出了舱室,他感到好多了。他往甲板上走去,一阵狂风吹来,而且这风好像来自西面八方,他耳边响起了直升机螺旋桨搅动空气发出的声音。甲板上,一架“直八”正在起飞,它是往大陆后送伤员的。在用集装箱搭成的直升机起降平台上,一架“直九”正在降落,它是从台湾岛上带回伤员的,天空中,一架“直九”正在向台湾岛,远处,还有一架“直九”正朝着医疗船飞来。

秦如贤又看见了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用担架被人从刚降落的直九上抬了下来,一个为卫生员搀扶着一个失去一条腿的战士下了飞机,鲜血浸透了包扎伤口的绷带。秦如贤急忙转过头,他不想再看了。他一个人往船舷边走过去,大家都在忙,他的确很清闲,也没有人叫他帮忙。看来计划制定得很好,制定计划的人一定是按最坏情况作的计划,接机,送机,转送,机务地勤,一切都是井井有条,不需要外人插手。

秦如贤走到船舷边,眺望台湾方向。黄昏中,除了天空有些许黑色烟云从海天线外升腾,就是一架架飞机从头顶的高空掠过,飞向东南方向。那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不停的爆炸声。秦如贤自我解嘲地笑了一下,哪有什么爆炸声,不过是心理作用而已,战情通报说部队已经打到高雄外围了。这一方面说明我军的英勇善战,另一方面就预示着巨大的伤亡。还好天空中看不见血,台风才过去三天,没有太阳,也就没有晚霞。秦如贤长出了一口气,低头看看大海。血!他又看见了血!船体上的排污口正在往外排水,全是血红血红的污水,那是冲洗各个手术室排出来的污水!秦如贤感觉胸口有什东西要往外涌,又要吐了。他急忙回头,却看见一滩一滩的血水正朝他涌来,原来甲板上也正在冲洗。秦如贤感到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血红,他被包围了,他想突围。他作为检验科的医生,不晕血啊!秦如贤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秦如贤赶紧向自己的工作间跑去,刚跑到船舱底层,就和一个民工迎面相撞,民工赶紧说:“秦医生,又有了一个!”秦如贤正了正衣冠,定了定神,向工作间走去,他突然发现跟在身后的民工的眼神有点恐慌,秦如贤奇怪了,他们也有害怕的时候?

走进工作间,民工却没有跟进来,而是等在门外。秦如贤进门就看见了一句尸体躺在工作台上,很干净,不,白净!是那种被水浸泡时间太久的白净!肯定是登陆作战时牺牲的战士,秦如贤一边带手套,一边想,一边观察着具尸体,好有个心理准备,能让民工害怕的会是什么样的?还好,大致看起来,什么都不缺,头,四肢,该在的都在。也没有过多的血迹,只是头部有一点流血的痕迹,但也被水冲刷过了。秦如贤戴好手套走了过去。

秦如贤刚走过去,突然看见工作台上的尸体用很大的一个眼睛看着他,一个很空洞的眼睛!他吓了一跳!随即,他发现那不是眼睛,是一个洞!仅仅只是一个洞!牺牲战士的头部从鼻子开始到下巴部分,被生生的切去了,形成一个洞,而由于在海水中浸泡过久,海水的冲刷,使这个洞里面该有的东西全被冲洗空了,形成了一个空洞。而这个战士的遗体其他部分全都完好。看来,只是一块炮弹破片就轻易而举地结束了一个年轻战士的生命。

秦如贤的目光全都陷进到那个空洞之中,他的目光无法移离,他开始后退,他想摆脱那个深邃如宇宙的黑洞,但他做不到。他感觉到那具尸体坐了起来。“不!不!”秦如贤惊恐的大叫起来,他已经退到了桌子后面,尸体已经向他走了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秦如贤想起了柜子里的配枪,他摸出钥匙,抖抖索索的去开柜子。

两个民工闻声走了进来,“秦医生!”

秦如贤惊恐之中抬头,“啊!”那就是刚才被人抬走的11号么?漆黑一团的移动,并张开看不见的口喊他。另一个则是被炮弹炸起,头部撞到残存的人造绝壁上,整个头部呈向日葵般绽放的9号!秦如贤吓坏了,手上越来越抖,“哗啦!”钥匙掉到了地上,他俯身去捡钥匙。天!1号,今天早上的第一个,烧死的一号正在地上冒着烟!

“不!”秦如贤发出一声惨叫,起身向门口跑了出去,撞开了挡住他的11号和9号!夺门而去!两个民工跟在身后,边跑边喊:“秦医生!秦医生!”

秦如贤一边跑,一边向后看,11号和9号正跟着他!

“别跟着我!别跟着我!”秦如贤摆着手,跑得更快了。

在众多惊异的目光中,秦如贤跑到了上层甲板。很多人都围了过来。他跑向了飞机起降区!地勤人员拦住了他!

而在秦如贤眼里,更多面目全非的死尸向他围了过来!而前面,两具死尸又挡住了他,他绝望了。他,看见了大海,那里没有死尸。他笑了,转身朝大海奔去,像刘翔一样跨过了船舷栏杆!

“扑通!”

在一片惊呼之中,秦如贤纵身跳入大海!

两个跟在秦如贤身后的民工不知深浅也紧跟着跳入了大海!

他们是去救人!可船上其他人还不明白啊!吓坏了,集体自杀!

跳入大海的秦如贤冒出水面就看见了阴魂不散的11号和9号正张牙舞爪的朝他扑来,他心凉了,往下一坠,两眼一黑,啥都不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