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不得不向四女看去,松开星夜的手后对司马如烟等四女道:“麻烦你们,帮我将小夜安全的送回家……”

司马如烟虽然不知道叶天涯怎么知道有人出事了,但她很清楚,这是一个得到叶天涯真正原谅并与他和解的最佳机会,当即点头道:“队长你放心,我们保证小夜的安全。”

叶天涯这才放心地离开,快如闪电般的向公园门口跑去,消失在公园门口。直到避开常人耳目,叶天涯才一个空间跳跃,向散发出魔法气息的地点瞬移而去。

林思音前彩完毕后,心系着海角天涯那边的工程,谢绝了尹超的宴会邀请,开车离开清风大厦,赶回工地。却不料离开清风大厦不到十分钟的车程,在一个岔路口被侧面冲出来的一辆小巴士堵住了去路,从巴士上冲下四五个大汉如狼似虎地向她冲来,出于本能,她立刻想要倒车,可后面突然冲来一辆货车,一个急打方向盘横堵在了后面,林思音的车立刻被堵在了中间,林思音大惊,第一反应是拿起手机就要报警,但她却看到了手机上挂着的那根小木条,那是叶天涯送给她的,她一直都挂在手机上,此时她立刻想起叶天涯说过,遇到危险的时候将小木条折断,她记得上次李蓝雨也是折断了木条才得叶天涯及时救回医院的。林思音不及多想,啪地折断木条,才匆忙地要拨打110,却被已经冲近的大汉给夺去了手机,四五个大汉不由分说地将林思音按在她的宝马上,熟稔地将她的嘴封开了起来拖上了巴士,林思音在四五个大汉手里,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连一声救命都还没来得及叫,就让人给封住了嘴拖上车扬长而去。

车内,林思音被绑在小巴士的座位上,两个大汉一左一右的将她押着,其中一个扯掉林思音嘴上的胶布,林思音出奇的镇静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架我?”

左边一个大汉道:“对不起了林总,我们要的东西不多,只要你公司的设计图纸,你如果想活命的话,就将图纸在什么地方说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林思音镇静地道:“我想你们应该清楚,图纸是天涯地产的命根子。我是不会给你们的,你们拿图纸应该也是收了别人的钱吧,你们放了我,别人给你们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们,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合作伙伴。”

大汉当然听得懂林思音的话里‘伙伴’是指林思音也可能给钱请他们做事,当下笑道:“不愧是商界火凤凰,魄力就是不一样,居然这么镇静。说实在的,我们真不想与你作对,可我们已经收了别人的钱,就得将事情作好,至于合作,林总将图纸交给我们后,你同样也可以出钱请我们帮你取回来。”

林思音想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于是道:“几位倒真会做生意,这么一来,你们就能两面收钱了是不是?不过我想告诉你们,海角天涯一百栋别墅是政府参与开发的,如果你们真劫走了图纸,我想以后你们都可以不用工作了,我也是好心提醒几位,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就当多交几个朋友。”

几个大汉哈哈笑道:“林总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不过很不好意思,在我们行动之前,就知道了海角天涯是政府参与开发的,我们也不是要你全部的图纸,只是要你复制一份给我们就行,你也可以继续你的工程,也可以少受些苦不是吗?”

林思音从容地道:“你们还是放了我吧,图纸并不在我手里,而在设计师手里,而且我们为了保证海角天涯的别墅群的独一无二,我不可能给你们图纸的。”

林思音表面上平静地应付着这些人,心里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现在他想要报警已经不可能,手机都被人给抢了,他只有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叶天涯身上。心里祝祷着叶天涯尽快来救她,却听大汉笑道:“林总,我们敬你是女中豪杰,可不代表我们为达目的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你好好想想吧,到了地头如果你还不愿意交出图纸,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林思音不再言语,心里焦急地想着如何脱身,可想来想却,一时也没有办法。巴士开出城区, 几个大汉见林思音完全没有交出图纸的意思,于是也懒得去追迫她,反正他们的任务只是将林思音抓来,其它的,自然更是对林思音表面上的镇静给迷糊了,一方面感叹林思音的沉稳和处变不惊,另一方面,他们甚至怀疑林思音是有恃无恐,几个大汉在出了城区后还有些担心地向后看有没有跟踪,直到看着后面空荡荡的没有跟踪时才稍稍放下心。

可他们哪里知道,表面上镇静的林思音心里却急如火焚,她不知道,在前面等着她的是什么,但她知道就算是死,也不能将叶天涯的心血交给别人。

小巴士拐进一间被印上了大大的‘拆’字的民房,几个大汉将林思音拖了下来。拉进黑乎乎的屋子里,由于亮度的反差,林思音在进屋后好一会儿才看清里面的事物,一张古旧的桌子旁边,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坐在一和都快散了架的椅子上微笑着看向林思音笑道:“林总,真是不好意思,我知道如果发请柬你一定不会来的,只好用这种方法,真是委屈你了。在此给你赔个不是。”

林思音强自镇静道:“你是谁,我告诉你,如果想要设计图纸,最好免开尊口。我不会给你的!”

青年啧啧出声道:“林总,你说你这么漂亮,何必这么拼命的赚钱呢?嫁个好老公不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完一辈子,你不怕这么操劳会老得快吗?如果我没有猜错,虽然你是公司的合法拥有人,可实际上你的天涯地产也不是你的吧,你为别人这么卖命干什么呢?你可能会认为我们不能将你怎么样,其实刚才我的人对你这么礼貌,一方面是因为尊重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另一方面嘛,也是想给你个机会直接拿出来,省得少受苦,你要知道,我们的逼供手法拿出来,不是毁容就是鞭打,或者……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这么多男人,如果你要真不给拿出来,你说每个人陪上你半个小时,然后将录像都传上网去,你说会有什么后果呢?林总应该还没结婚吧,有男朋友了吗?”

青年每说一句,林思音的脸色就变了一下,他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如果这些人要真这么做了,那她永远也没脸留在叶天涯身边,可能下半辈子都完了。不过很快她想到了设计图对叶天涯来说代表着什么,叶天涯的成功全都在上面了,从雪涯霜叶被人暗算,以及为了星夜而得罪的莫家和蓝家,这些都是叶天涯的死敌,如果叶天涯的天涯地产泡汤,那他可能永远也翻不了身,很快她的脸色又坚定了下来怒道:“你听着,想要设计图,门都没有。”

青年脸色阴沉了下来,邪笑道:“那就对不住了,火凤凰小姐!”青年说完后对旁边一个大汉道:“阿宽,扒了她的衣服,你第一个上,检查一下还是不是个处!”

被叫到的那个大汉面上一喜,淫笑道:“多谢老大!”,然后就要去扯林思音的衣服,将林思音绑进来的四个劫匪中跟林思音对话过的那个大汉忙上前道:“王老大,这样做不好吧!”

青年不高兴地长长‘嗯’了一声道:“龙哥,我记得我们合作的时候,说好的你们的任务只是将她绑来吧,现在你们的任务完成了,还等着干什么呢?逼供你可不是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