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十二节

liuz345 收藏 7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URL] 冒着生命危险,总算是搞出了这么一个大家伙。光看这分量就可以想得到他的威力该有多大。当然,这种好东西,绝对不能随随便便只炸几个小鬼子就完事,那可就太亏了。要炸就炸个大家伙玩玩。陈二早就想好目标了,就炸紫水河上的铁路大桥。那桥的重要性,陈二听那个工兵连副提过。只要这桥一塌,整条铁路就算全瞎了。当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冒着生命危险,总算是搞出了这么一个大家伙。光看这分量就可以想得到他的威力该有多大。当然,这种好东西,绝对不能随随便便只炸几个小鬼子就完事,那可就太亏了。要炸就炸个大家伙玩玩。陈二早就想好目标了,就炸紫水河上的铁路大桥。那桥的重要性,陈二听那个工兵连副提过。只要这桥一塌,整条铁路就算全瞎了。当时国军就想这么干,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干成。上次搞兵营时,陈二就看到大桥完好无损的在那立着。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有一列火车打那里过。要是自己算好时间,在火车过桥的时候把桥炸了,准保会让鬼子心疼死。火车那玩意可他妈的值钱去了。

因为山里的食盐不多了,加上时下正值冬季,到了奄肉的时节,那盐用起来,也就更加的快。于是朱五跟陈癞子商量着准备出山一趟,去多买点食盐什么的。陈二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死缠烂打,足足磨了半天,这才让朱五松口答应带他一块出山。当然,走的时候,陈二也没有把炸弹给忘了。背在背上,一路哼着小曲跟朱五出山了。

到了山外,朱五发现这两个月没出山,这山外的变化大了去了。这原先老在山外公路上晃悠的鬼子巡逻队不但没了影,就连他们以前设的一些卡子也消失了。找到线人一打听才知道,这俩月山外的变化完全出户了自己的想象。自打冷山土匪们搞出了冷山抗日军后,不知是什么原因,鬼子们突然把人全给撤走了。听说全都撤到铁路一带去了。这样一来,原本鬼子据守的地界全交给了伪军。伪军是什么人,大伙可全清楚。全他娘的吃软怕硬。平日里有鬼子在一旁,个个人五人六的。鬼子一撤,立马就老实了不少。伪军老实了,可乡亲并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加上兵营事件在冷山四下传开,大伙也就找到对付伪军的办法了。先还是一个两个的偷偷干。后面随着搞到枪的人慢慢的凑到了一块,便放开了搞伪军的枪械。一时间打的伪军心惊胆战的,连门都不敢乱出,整天的提心吊胆。此消彼长的局面让更多的人加入了进来。打伪军搞枪,再用枪去杀鬼子,已经成了冷山一带公认的好办法。虽然这期间也时有鬼子下乡帮伪军报复,可这会不象以前了。以前大伙被鬼子祸害那是因为大伙手里没有家伙,没有能力反抗。现在搞到了枪,根本不怕鬼子的什么报复。冷山是什么地方,冷山是咱自己的地盘。山熟水熟的,怕鬼子个毛。都拿枪跟鬼子干。只打黑枪冷炮的,干了就跑,鬼子一点办法都没有。一连吃了几次亏,鬼子就不再搞什么狗屁“征讨”了。伪军就更加不敢出门了。这冷山才好了起来。

听到这些消息,朱五跟陈二都开心的笑了。而此时在县城里的鬼子敬山可一点都笑不出来。面对桌子上一份份伪军伤亡报告,敬山哭的心都有了。当然他并不是心疼那些伪军,他是对自己面对的事情深感耻辱。自打37年入侵中国以来,自己也算是身经百战。呆过不少地方,当过好几个地方的守备长官。可象冷山这样难搞的地方,他还是头一次遇上。如果不是现在前方战事到了紧要关头的,自己不敢对铁路有丝毫放松的话,他早就带领手下二千余名鬼子兵杀了下去,狠狠的消除一下心头这把邪火。“三光”政策他可是最拿手的玩意。

这也难怪鬼子敬山头痛。自打出了冷山抗日军后,这一带又连着冒出了救国军,游击军等好几个抗日武装组织。而且这些组织武装自己的手法跟冷山抗日军如出一辙,简直就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可一旦武装好自己后,他们的作战手法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什么投毒下药,挖坑设井,黑枪冷棒是花样百出。反正是什么可怕搞什么,怎么歹毒怎么来。不为别的,一切只为了多杀鬼子。就这段时间来,就已经有近百名鬼子被这些抗日武装变着花样,用各种方法给干掉了。伪军就更不用说了。具体杀了多少,谁也没工夫去记。反正这一带的抗日武装根本就没把这些伪军当回事,在这些人眼里,伪军撑死了也就算一活动“军火库”。这号的杀的再多,也没有干几个鬼子过瘾,有面子。

话虽这么说,理也是这个理。可这伪军的伤亡数字从来就只涨不跌。看着那近半千之数的伪军伤亡报告,鬼子敬山想不头痛都不行。头痛归头痛,敬山知道眼下正是最关键的时候。熬过这一阵后,再一起算总帐好了。伪军死了就死了,只要铁路线平安无事,自己也就算是保住了小命。青山在有柴烧嘛。

极力自我安慰的鬼子敬山并没想到,他的生命早在陈二出山之时便开始倒记时。不!应该这样说,早在敬山这狗日的踏上了中国国土的那一刻起,老天早就在帮他进行倒记时了,而陈二只是这其中的一个执行者而已。

自我安慰完了的敬山离开了县城的老巢,他要去铁路线视察。因为从四天前,已经有不明身份的武装在铁路线一带活动,还跟守备铁路的鬼子兵叫过火。虽然只是伤了两个鬼子,可这也是一个不好的消息,鬼子敬山可不敢掉以轻心。

一路顺风顺水的朱五跟陈二在没有遇上任何麻烦的情况下,到了县城附近。当他们远远的能看到县城城墙时,陈二跟朱五分手了。陈二为什么要跟出山,朱五多少能猜到一点。就他对陈二的了解,一旦这小子打定主意要去搞点什么事,估计任谁也拦不住这狗日的。再说朱五也没打算去拦陈二,不就是想去炸几个鬼子玩嘛,又不是什么坏事。祸害鬼子总比让这小子祸害山里的自家兄弟强。自打这小子跟刘敏意那小子凑到到了一块,这山里的兄弟们就没安生过。耳朵都快让这俩小子祸害聋了。因此,在分手时,朱五只是稍稍的提醒了陈二几句。让他机灵点,不要硬霸蛮,情况不对就往山里跑。说清楚碰头地点跟时间后,便跟陈二分开了。

一分开,陈二便直直的赶往紫水大桥。大桥离县城有好几十里地,所以当陈二赶到地头时,天已经黑了下来。陈二在仔细看清楚了大桥后,才知道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这大桥跟几个月前比情况变大发去了。整个大桥四周全他娘的是鬼子兵,足足有近百号人。两头还新建了两炮楼,把整座大桥看的严严实实的。炮楼顶上那两只雪亮的大灯,象两支白色的大扫帚,在大桥周围反复的扫来扫去。看这阵势,想要溜到桥下面去,还挺不容易的。陈二傻眼了。可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还是多等等,看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机会。他可不想把背上的东西又这样背回去。他出来干什么事,可早就跟刘敏意说了。刘敏意对这事挺支持,为了成功可是跟他一块冒着危险掏手雷来着。自己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了,也不好意思见人家不是。怎么着也不能扔了这脸,那太对不住人。

下定决心的陈二开始一边啃干粮一边仔细观察大桥鬼子兵们的动静。他打算跟鬼子耗下去,鬼子又不是铁打的,总有犯困的时候。那机会就来了。总之,今晚一定得把这破桥给炸了。吃饱后的陈二在夜色的掩护下钻进了河沿茂密的篙芦丛中。虽然时下是冬季,可南方冬季里的篙芦并不是一片枯黄,大多篙芦仍是绿意犹存。人趴在里面,很难被发现。

趴在地上的陈二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往大桥底下蠕动。他不敢也不能加快前进的速度,生怕一个大动作便让自己前功尽弃。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陈二终于靠到了离大桥十米左右的地方。而他也只能到达这里了,再往前,篙芦就过于稀疏,人在里面趴着,很容易被发现,尤其是那强光扫过的时候。

在篙芦丛中爬行可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手脸不时传来的麻痛告诉陈二,他让篙芦叶子给割伤了。顾不上这些事情的陈二轻手轻脚的抹去脸上的汗水后,便静静的趴在了地上。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着。南方的冬季虽然不象北方那般严寒彻骨,可对身上只穿着小夹袄,又趴在潮气十足的篙芦地里的陈二来讲,那感觉可是相当的难受。随着身上的热量不断流失,陈二的牙都开始上下磕动了起来。冷得实在受不了的陈二从兜里掏出了在路上随手采下的野山椒,丢了一棵到嘴里。野山椒那火暴火暴的气味一下子占据了他的口腔,冲得他眼泪都快冒了出来。这人一下子清醒了许多,身子也热乎了起来。就这样,当陈二受不了时便给自己来这么一下,时间也就变得不再那么难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