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十一节

liuz345 收藏 5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size][/URL] 这次是鬼子要对国军发动新一轮的战役。其主要目的是打通南方的铁路枢纽,从而加快日军对中国南方的吞食,并企图依靠武力再一次压缩国民政府的生存空间,进而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这样一来,地处三省咽喉的冷山的重要性便凸显了出来。而横贯冷山境内的铁路线也就成了重中之重。因此,敬山的上司给他下达了死命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这次是鬼子要对国军发动新一轮的战役。其主要目的是打通南方的铁路枢纽,从而加快日军对中国南方的吞食,并企图依靠武力再一次压缩国民政府的生存空间,进而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这样一来,地处三省咽喉的冷山的重要性便凸显了出来。而横贯冷山境内的铁路线也就成了重中之重。因此,敬山的上司给他下达了死命令,那就是让其在整个战役结束前,必须确保冷山一带的铁路畅通无阻,不能发生丝毫问题。否则,敬山就自剖尽忠吧。

收到命令的敬山一下子傻了眼。作为鬼子在冷山的最高长官,他对冷山地区的防护是下了一番工夫去了解的。整个冷山地区,除了那长达上百公里的铁路线外,还有三条重要的公路。再加上县城跟十余座大大小小的镇子,鬼子们要防卫的地方多了去了。可敬山手里除去一个2000人上下的守备大队外,可用的力量也只有那号称两个团,人数仅有3000多一点的伪军了,加起来也就5000人马。听上去是不少,可真要用起来,这人数就少的可怜。冷山是个大县,地界大着呢。

想了半天,鬼子敬山只能硬着头皮向上面请求援助。费了老大的劲,磨破了嘴皮子,也只要来了一个中队的援兵。无奈之下的敬山只好咬着牙,把原本放在各乡镇据点的鬼子兵统统又给调了回来。让他们把各自的守备地区交给了那两个团的伪军。其实敬山打心里就对伪军不信任。认为他们战斗力低下,没有忠心可言。用敬山自己的话来说,他只要带上一个小队的鬼子,便能干掉伪军一个营。单从这一点来看,鬼子敬山的眼光非常的准确,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敬山的推测。可当下敬山也是没有办法。

对于鬼子的巨大变化,冷山人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鬼子刚往铁路附近这么一撤,这大伙的心思可就动了起来。前八、九天挺安静,可越往后,鬼子敬山的烦恼就越多。不为别的,就因为伪军遭到袭击的事件一天比一天多。刚开始,还只是一,两个伪军被杀或被抢走枪械。后来发展到整班整班的伪军被杀被抢。在极短的时间里,整个冷山地区风云四起。搞的伪军人人自危,谈虎色变。连正常的巡查都无法正常执行。

收到报告的鬼子敬山气的火冒三丈,带着县城留守的鬼子中队便四处“征讨”。可那些抵抗者实在是狡猾的厉害,根本就不给敬山正面交锋的机会。鬼子兵到那,那里就风平浪静。让敬山满肚子的邪火没地方发。时间一长,鬼子兵也开始受不了了。加上伪军不断的往外送枪送弹的,这下乡“征讨”也变的困难了起来。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就足足伤亡了二十七个。全是让人打黑枪打掉的。

面对这般情形,鬼子敬山除了头痛外,也只能让人跟牵狗似的逗着玩。还一不小心,闹出了鬼子打鬼子的笑话。半夜里追抵抗者,因为地形不熟让抵抗者钻了空子。人没抓着一个,反倒两队鬼子自己干了一场。幸亏当时双方觉察的快,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可也是一死九伤。这事让敬山被上司骂了半天,差点让他自剖了事。这一事件也一下子打掉了敬山那满脑袋的邪火,让他生出了无力感。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敬山放弃了毫无收获的四处“征讨”。平下心来,全力保证铁路线跟县城的安全了。至于伪军的死活,现在是顾不上了,先睁一眼闭一眼吧。等前方战事结束以后,再请援兵重新整顿也来的及。

山中的日子,清闲的让陈二骨头发痒。除去每天练枪的时间,就再也找不到事了。好在这小子挺能给自己找事解闷,不然这日子还真闲的难受。新入伙的土匪中有一个叫刘敏意的,就挺对这小子胃口。这个刘敏意现年刚满十八,只比陈二大两岁。本地柳湾刘家院子的。十三岁就跟着一远房亲戚上大城市里去谋生。在一家兵工厂里当学徒,这一当就是五年。听刘敏意自己讲,这兵工厂的学徒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干的活是既苦又累,还有危险。好不容易快熬到头了,可这天杀的鬼子兵却打了过来。兵工厂也只好不断的往更南方撤。中途因为生病便与大队失散了,只好只身回到冷山。原本想好好在家过日子,孝敬孝敬父母什么的。未曾想,这鬼子又打到了冷山。战火中,父母双亡,单只留下了自己。这血海深仇又怎能不报,这才一咬牙上山当了土匪。

可能是年龄相近,遭遇相同。没几日陈二便跟刘敏意打的火热。山中的日子闲的太厉害,除了吹牛打屁外,就没别的什么好消遣的玩意。这两个家伙便经常的在一块闲扯。刘敏意在城市里呆过,见过大世面。加上这小子口才不错,总是把陈二说的一楞一楞的。这俗话说的好,祸从口出。时间一长,刘敏意肚子里那点所谓的大世面就讲的七七八八了。无话可说的他只好拿自己平时里在兵工厂里的一些个东西来说事。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自己会做炸弹的事。这就让陈二一下子来了劲。炸弹是什么,陈二知道点。早先在县城治伤兵时,就听一个工兵连副说过。言语中,炸弹各种作用跟巨大的杀伤力给陈二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这东西有意思!

陈二一听刘敏意会做,便撺掇着他一起做这玩意。对于陈二的请求,刘敏意事先根本没想到。可话说出去了,也不好往回收。犹豫了几日,只好硬着头皮给答应了下来。凭自己现在陈二的关系,他也不好意思不答应。总不能让新认识的兄弟瞧不起不是。其实,刘敏意这家伙说自己会做炸弹这事,是有吹牛的成分。可这小子毕竟在兵工厂里干过五年学徒,对这方面算是略有所知,但绝对不象他自己吹的那般精通。可话放出去了,这头也点了,也就只好霸蛮上了。再说他本身也想试一试。一来,这山里的日子确实太闲的慌,也想找点事做。二来,这万一成了,那也是一举两得不是。不但多了一件杀鬼子的利器,自己在土匪中也有面子。于是乎刘敏意跟陈二这俩胆大包天,不知死活的家伙凑到了一块。一门心思的捣鼓起炸弹来。

他们俩这一瞎胡闹不要紧,可是让大伙们吃够了苦头。打这以后,原本挺安静祥和的营地,突然变的热闹跟危险起来。爆炸声不但把山里的小动物们吓的半死,就连平时里个个自称胆边生毛的土匪门也是吓的心惊肉跳。

制造炸弹,这是一项极为讲究科学,同时也是非常危险的活计。可不是任谁都能去瞎折腾的。但凡有一点差错,那可是要命的事。这俩小子一个是半桶水,一个狗屁不是,那其中的危险程度是可想而知。但这事情偏生邪性的出奇。老长时间过去了,除了偶尔把他俩跟众人吓上几跳外,楞是毛事没有。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俩小子的运气之好啊。

还真别说,这一来二去的,真就让他俩搞出了点名堂来。做出的炸弹虽然没有刘敏意跟陈二心里所想的效果,但好好歹歹的全部都响了不是,这也算是有所收获嘛。这让自认为学会了怎么造炸弹的陈二很是得意了一番。至于威力太小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多下点本钱不就得了。陈二心里在认为自己会做炸弹时便有了想法,他可不想把手头那些好本钱用来炸岩石,泥土什么的。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在山里做实验,只要用土炸药炸响了就成。好炸药,他得留到鬼子身上用。在陈二看来,炸什么都没有炸鬼子兵好玩。在这个想法指导下,陈二开始在刘敏意的帮助下专心往可以自由调节引爆时间的土定时炸弹上奔。

经过足足半个月的不断努力,总算是把这一块给拿了下来。试了几次都成功引爆后,陈二拉刘敏意开始正式制作真正大威力的定时炸弹。为了保证这玩意能真正具备自己心里所想象的威力,陈二可是狠下了一把本钱。除去用完了上次在伪军兵营里找到的十六筒烈性炸药外,还咬着牙,冒着被老杆子责罚和被手雷炸死的危险,跟刘敏意一起,小心翼翼的一连掏出了十五枚手雷中的炸药,一块加到定时炸弹中去。看着作好后,重达二十来斤的土定时炸弹,陈二咧着嘴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