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安全的底线谁敢碰?老美苦恼看不清胡总下一招

秋日海风 收藏 0 69
导读:北部:拥有外蒙古使千里草原联成一片,是为边防缓冲与战略应急的空间; 西部:至少在伊朗西边界,霍尔木兹海峡,是为中国的西门户与战略延伸区域,陆路世界主要在此延伸且具有巨大利益;   西南:巴基斯坦之印度洋,强调海洋石油的交通安全与西南出海口的存在,同时也是制衡南亚次大陆的关键所在;   南部:通过陆路直达金兰湾,缅甸、老挝、泰国是必需,囊括整个南中国海,使南中国海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内海,我们可以不去强求马六甲,能够与中国争夺马六甲的只有日本与美国,但于美日而言

北部:拥有外蒙古使千里草原联成一片,是为边防缓冲与战略应急的空间;


西部:至少在伊朗西边界,霍尔木兹海峡,是为中国的西门户与战略延伸区域,陆路世界主要在此延伸且具有巨大利益;




西南:巴基斯坦之印度洋,强调海洋石油的交通安全与西南出海口的存在,同时也是制衡南亚次大陆的关键所在;




南部:通过陆路直达金兰湾,缅甸、老挝、泰国是必需,囊括整个南中国海,使南中国海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内海,我们可以不去强求马六甲,能够与中国争夺马六甲的只有日本与美国,但于美日而言,失去南中国海后,拥有马六甲也就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了:一旦美日占据马六甲,中国可以拥南中国海而扼其舌根,迫使美日的油轮绕道远航三千里;




东南:台湾,中国成功收复台湾后,中国在实际上已经成功地冲出了第二岛链,可以迫使美国退守不止几千里,关键在于偌大的太平洋至此已经无险可守,中国已经具备了海洋战略纵深,北可虎视日本,守得钓鱼岛与东海油田,南可震慑菲律宾,甚至可以策应整个西太平洋,战略意义非同凡响;




东部:钓鱼岛虽小,但是其存在的意义在于扼此岛将使日本的船队再向东规避一千里,方圆几百公里的海洋经济专属区将在台湾的背影下令日本莫可奈何;




东北:朝鲜是当代国际关系中最复杂的问题,能够解开这个疙瘩的目前只有北京,但是北京态度忽左忽右、忽高忽低,可就是不解开,其意不言而喻;




中部:就国内来讲,须向西战略转移,可以远离海岸线,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规避对沿海的过分依赖,况且又有世界屋脊来遮阳,任凭哪个国家也奈何不得,但是这也得有个时限,为此可以暂时牺牲一些不必要的利益。




就目前态势来看,北京最好是下一盘中国象棋而不是围棋,美国玩的是围棋,岂不知,破围棋的最好方式是中国象棋,棋语曰:"以势取胜,以局为点"。中国需要先北后南、先西后东、稳定西北、剑指东南。活棋的根本在战略转移,活棋的关键在于华盛顿,如今华盛顿已经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北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东成西就的机遇。




自古以来,天倾西北、地覆东南,中国背靠大陆纵深、面朝广阔大洋的现实决定了统治者从来都是首先解决西北边疆、后图取东南海防的思路:始皇帝拢聚西北各族而后东出潼关、统并六国,筑长城阻匈奴而后南辟闽越两广,直至谅山;高祖、文帝、景朝三代和亲,稳定整个北方,才有刘彻砥定江南;北周据西北而东过黄河灭北齐后经隋帝归并江南;有唐三百年,以西北为核心才有紫金山下截击杨广,有战略纵深才有玄宗为避安史之乱可以退至蜀中;赵氏开国,首先收服北方诸强,才有资本才有安全感才有把握地出兵江南、彻底扫平十国,经略中原;清初康熙鏖战沙俄、平灭葛尔丹,为的就是取势盖乎东南,力避两线作战,可以在拥有安全的战略后方的情况下全心全意地经营江浙闽粤,以图收归台湾。毛泽东被动的战略转移北上陕西,但是这对他来讲是一个蒋介石赠与的绝世大礼,但凡统治中国者必先经略北方,经略北方的根本不是运筹中原,恰恰相反,根本在关中,在黄河的中游,立足晋陕甘宁与河套,可以俯视整个局势,左右整个走向。




项羽走马出江东,英雄一世,却无法立足关中,最后眼看江左、刎颈垓下;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是民族融合的盛事却是战略上的败笔,最终不能以洛阳之势震慑关中河东,最终落得沿河划治;有宋一朝,建都开封,左不能威服陕甘宁与河套,右不能封北下之敌,以至于西夏叛离、契丹长驱直入,汴京面临两线作战,疲于应付,狼狈不堪;朱明王朝,由南及北,统一中国,先建都南京后迁至北京,爱新觉罗由北及南,先建都沈阳后也迁至北京,以为北京拥龙虎之势、临不世之渊潭,可以左握太行右扶东岳,背枕幽云燕山,俯瞰整个北方大平原,有黄河、长江横亘于前,汾、渭藏于山右,海、运震于岳下,是帝王之所、天幸之地;毛泽东却也是看重这一点,最终选择了北京,虽然最初的目的是依托整个东北的大后方,背靠苏联,可以经略大江南北。




但,现在的战争毕竟不是传统中的弓马角力了,北京毕竟不是老北平了。北京必须首先解决陆地战略纵深的问题,将处在雄鸡之咽喉的首都放在可以依托的纵深战略后方前,以便于万不得已时的灵活选择。现在,中国在以上的问题上都已经基本解决停当,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仗要一个一个地打,天下没有一劳永逸的战争,亦没有一战之后就可以解鞍归田、马放南山的美好。




因此,北京的下一步棋是进行战略调整:




首先,指导思想要变:全心全意发展经济,以经济为核心的指导思想现在必须要变,已经到了不得不变的地步,必须要有打仗打大仗打硬仗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和现实准备;中国人尤其是军队没有经历战争已经很久,久疏战阵必然要付出代价,没有忧患意识必然死无葬身之地,没有忧患准备必然无还手之力;




其次,军事布局必须重新洗牌,现在已经在调整的是:原来作为全军总预备队的济南军区现在已经作为一线一级战备列装,转而承担总预备队责任的是由兰州军区和成都军区来承担,昔日的战略前沿如今已变成了战略后方,倾斜东南的条件已经成熟;




再次,军事的前提是军工,军工的前提是重工业,重工业的前提是基础工业和基础设施,两个基础的前提与西部城市的发展是同步的,而这一切的基础是教育,是人才。要使兰州、成都两军区真正成为战略总预备队,已经提前进行的西部大开发是一切中的重中之重、成败之根本;战略设施的区域配套均衡与军工的纵深布局是持久之基本。




还有,军事理念必须转型:中国陆军世界第一,相信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什么异议,正因为如此,也可以相信没有哪个国家会在下一次战争中主动地与中国陆军交手,以其之短攻我之所长;但是北京一直一来奉行的是大陆军主义,空军、海军两个环节至为薄弱--敌人的意图恰恰在此,如果敌人打一场海上战争、空中战争这样的局部战争、非对称战争的话,中国的处境必然会相当艰难,漫长的海岸线和辽阔的海洋经济专属区、尤其是孤悬在海的台湾都是我们永难拂去的心病,而这一切必须依赖海军和空军来解决根本的和基本的问题,尤其在台湾问题上,陆军的意义要小于海空军;




另外,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该放弃的无论如何不能放弃,比如东海油田;应该适当迂回一下的就要适当地拿捏一下,比如朝鲜问题;需要临时放缓一些的就要合理地恰当地退避三舍,比如南海问题。现在一切的重心都在台湾,台湾就是一根杠杆,这一端是北京,另一端就是华盛顿,屁股后边跟一小厮,就是那小日本,筹码是朝鲜、伊朗;




最后,虽然阴云密布,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发展成为军备竞赛,但是中国必须站稳自己的脚跟,以自我为主,放眼全球,瞄准定位,要善于在谋略和纵横方面抵消军备的不足与技术的劣势。现代的战争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下策,国家尤其是大国的大战略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根本。




现在是伊朗那边让美国焦头烂额,无暇顾及朝鲜的动向;结果台湾又出了美国不愿意看到的乱子。结果,北京对陈水扁的所作所为竟然不置一词,也没有关于针对台湾的最新动向。我们说,表态多的对手不可怕、动向多的对手也不可怕,可怕的是面沉似水、一言不发而且从容的对手,可怕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对手。




北京下一步要干什么呢,北京究竟要出什么招呢?


前面就已经说过,东成西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