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东方天际拨开的云层下,庞大机身静悄悄地滑向粉白色降落线,没有压抑的声场,没有震荡波,只有肃穆的八一徽标。

红彤彤的太阳缓慢的爬上苍穹,金色的阳光轻洒,洒向萨哈几内亚大地,洒向中国防暴队的营地。

125名身穿灰黑色警察服装,头戴蓝色贝雷帽,肩挂联合国标志的战士,手握95式钢枪,挺立在宽阔的操场,身后是一连串的轿车和猎豹越野车,两边是记者和摄像人员。

联合国总部的官员身穿黑西服,胸膛上别着朵白花。

安娜和她父亲安利纳酋长、侍卫长索拉克也都身穿黑衣服,模仿中国的习俗,胸膛扣着白花,袖上缠着白布,面色沉重,肃立在两旁。

现场气氛肃穆,悲壮。

几个军容井然的战士抬着一口棺材,迈着整齐的脚步步向灵车。

那口薄薄的棺材上面盖着国旗和军旗,棺材里躺着梁爽现在才知道名字的战友的遗体。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说英雄道英雄,谁是大英雄?

在梁爽的心目中,除了师父冷剑是大英雄外,能称得上英雄的是这些为国捐躯的战士。

战士对祖国和人民无所求,但为了祖国的安宁,人民的安居,默默地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甚至为了祖国的荣誉,为了世界的和平,献出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挺起中国人高傲头颅的战士们才是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

梁爽希望那只是一块空棺,朝阳依旧照亮战友们的警徽;他只希望战友脚步能再轻一声,不要惊醒棺中沉睡的战友。他希望沉睡中的战友能听到这里的呼唤,能听得到哀乐在此响起。他只奢望这里盛开着春天火艳的牡丹,抑或冬天傲发的腊梅,而不是黑色的照片和白色的布条。

他多么希望能和沉睡中的战友说上一句话,看着他巍然躯体永伫深山。

永别了,战友!

永别了,亲爱的兄弟!

永别了,伟大的无名英雄!

梁爽蓦然回首,望见旗杆上飘扬的五星红旗。

鲜艳的红旗在猎猎风沙下,她愈发灿烂美丽;在嘹亮军号中,她依旧安定祥和;因为她的英雄儿女在此长眠,忠诚的英魂在此守卫,在捍卫世界的和平。

青山漫漫,处处埋忠骨。黄土朴朴,寸寸挽忠魂。

安息吧,亲爱的兄弟!

安息吧,顶天立地的英雄!

灵车缓缓开动,驶出营地,沉睡中的兄弟将最后一次乘坐由祖国而来的班机,回到他深爱着的大地,回到他深深依恋的母亲的怀抱。

军礼有力而长久!

对英雄无尽的追忆,无穷的敬仰,都浓缩在这庄严的军礼中。

这一切,都被记者忠实地摄录下来,明天将会出现在各国的报纸上。

政委在作思想动员报告,激情饱满。

最后,政委说:“牺牲的战士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们要继承英雄的遗志,化悲痛为力量,誓死捍卫世界的和平。我们这次行动,打出了我们的国威军威,彰显出我们战士铁的纪律和无国界的爱心,受到世界各大媒体的称道,受到联合国总部的一致盛赞,现在联合国总部的首席特别副代表科斯塔先生为我们授勋。”

联合国驻萨哈几内亚特派团(联萨团)首席特别副代表科斯塔在授勋仪式上称赞中国防暴队是一支具有强悍专业素质、高尚敬业精神的杰出警队。他说,队员们横跨半个地球,远离家乡和亲人,为维护萨哈几内亚的和平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承担义务的风范。

最后,联萨团代表联合国和潘秘书长,向中国驻萨哈几内亚维和警察防暴队全体队员授予“和平勋章”,以表彰他们在维和行动中作出的突出贡献。

这是每个防暴队员的荣誉,也是祖国的荣誉。

到安利纳酋长讲话时,他称赞了梁爽等所有防暴队的高风亮节后,手一挥,安娜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走过来。说要把这个盒子送给梁爽,作为报答梁爽救安娜的礼物。

梁爽望望方大校和政委,他们两人微微点头。

梁爽向安娜敬个军礼,接过安娜递过来的盒子。

惊愕!

全场惊愕!

因为梁爽接过盒子之后竟然马上就拆封盒子。

政委的脸上现出怒容。

方大校心里暗骂:“梁爽你这个小子最懂这些繁文缛节,今天脑子进水了,忒也没有礼貌了吧,怎能当面拆封别人送给你的礼物呢?”

战士们都静静地望着这个平常喜欢搞怪,但军事素质强悍的梁爽在搞什么玄虚。

梁爽拆开层层包装后,里面是一个精致铁盒子。

梁爽打开铁盒子,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像白玉造成的小盒子。

梁爽拿出白玉盒子,对着阳光照照,仔细辨认。

他家里藏有不少玉器钻石金首饰等贵重物品,所以具有一定的鉴赏能力。

这个盒子竟然是纯白玉制成,价格不菲。

梁爽居然把白玉盒子放在耳朵旁轻轻摇一摇,就像想听里面的动静似的。

政委的脸乌云密布,如果不是安利纳酋长在场,狂风暴雨肯定马上就发作。

方大校的老脸也挂不住了,忍不住说:“梁上尉,你还不谢谢安利纳酋长?”

安娜笑眯眯地望着梁爽。

梁爽的小动作没有停止下来,他打开白玉盒子,从里面取出两颗硕大的钻石出来。钻石晶莹剔透,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亮光,即使不懂鉴别的方大校也可以判断这是珍品。

从钻石王国安利纳酋长手中送出的钻石会是膺品?对于这点,所有人都可以用脖子上的脑袋保证。只是这两个钻石价值多少钱,大家就不知道了,连梁爽也猜不出。

梁爽问出令所有人汗颜的话:“安娜小姐,这两颗钻石叫什么名字?价值多少钱?”

安娜小姐微笑着说:“这两颗钻石是父亲的镇家之宝,叫沙漠之鹰,一颗钻石价值两千万美元,两颗钻石合起来就价值八千多万美元。”

安娜是中文说的,所有人都能听明白。

战士们的眼珠突出来,不是说他们贪财,而是觉得两颗钻石值这么多钱,感到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罢了。

八千多万美元?折合人民币是多少个亿啊?如果一捆一万元的百元大钞叠起来,究竟有多高,有多重啊?

“你的礼物我喜欢。”梁爽说完把钻石重新小心翼翼地放进白玉小盒子里。

安娜的笑脸绽放,就像三月桃花盛开。

安利纳酋长虽然面带微笑,但眼中有点不屑之色。他望望安娜,安娜微微摇摇头,还是一脸纯洁的微笑。

钱虽然不是万能,但没有钱就万万不能。

特别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没钱抬不起头,寸步难行。

珍惜钱财,叫做节俭。

过分爱惜钱财,就叫吝啬。

同样道理,爱钱人之常情,过分爱钱,就叫做贪婪。

很多官员落马,就落在贪婪两个字上。

方大校也爱钱,但钱够他的小家庭用他就心满意足,所以他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升到大校军衔。

方大校别过脸,懒得看梁爽贪财的嘴脸,他也替梁爽脸红。

政委的脸变成浓墨般黑,这么贵重的礼物怎能收呢?军威何在,国格何在?

就在政委的怒火即将喷薄而出时,梁爽接下来的言行使政委已经张开的嘴巴狠狠地闭着,脸上多云转晴。

梁爽把白玉盒子塞在安娜的小手中,说:“安娜小姐,酋长大人说送个盒子给我,盒子我已经收下了,盒子里面的东西还是请安娜小姐保管,草民过得好好的,不想这么快就见阎王。”

安娜小姐脸上的笑容凝固,愕然地问:“钻石是吉祥之物,怎会令你折寿呢?”

“一、名字不吉祥,什么名字不叫,叫沙漠之鹰?沙漠之鹰是枪,是凶器,非常不吉利。二、带着这么个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鬼东西,要小心轻放,大力点怕它碎裂,保管还要严密,怕别人来盗抢。带着这个鬼东西,就像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定时炸弹,这不是折寿什么是折寿?”

歪理,绝对是歪理,但梁爽居然说得振振有词,理直气壮。

称价值八千万美金的钻石为鬼东西的,普天之下除了梁爽,恐怕也难以找出第二人了。

这就是梁爽,与众不同的梁爽。

世界这么精彩纷呈,就是因为事物各异,即使同一棵树上的树叶也没有两片是完全一样的。

安娜小姐可能第一次听这么怪诞的理论,杏眼瞪得大大的,继而掩窃笑不已。

安利纳酋长在干瞪着眼,安娜用本地语和父亲嘀咕了一会儿,酋长向梁爽竖起大拇指,也对着方大校和政委竖起大拇指。

安娜笑着对梁爽说:“我父亲想送钻石给你以表示谢意,我说你绝不会收取钱财的,父亲不信,就特意挑选无价之宝沙漠之鹰来试探你,你果然与众不同。”

温柔陷阱,绝对是个大大的温柔陷阱。

安娜话锋一转,道:“我们这儿的风俗习惯是送出去的礼物是不能收回去的,梁警官,你还是收下吧。在我父亲的眼中,我才是无价之宝。”

一个坚决送,一个坚持不收,场面僵持下来。

梁爽眼珠子一转,熟识他的人知道他的鬼点子出来了。

他说:“我收下钻石重金,是不是由我自主处理。”

安娜瞪着凤眼,奇怪地说:“当然,你是钻石的主人了。”

“好,我收下了。”梁爽接过白玉盒子,把白玉盒子放进铁盒子里,然后递给方大校,说:“首长,请你把钻石运送回国拍卖,所得款项全部买粮食或药品,急运到这儿,以安利纳酋长的名义发放到灾民手中。”

这是一石三鸟的好主意,既维护了中国军人的军威,也促进了国内的内销,还大大提高安利纳酋长在国内的知名度。

安娜把梁爽的话翻译给酋长听,轮到酋长的眼珠子怒突了。他哈哈大笑起来,用英语说起来。

“中国救灾的粮食绝不能以我的名义发放,当然要以中国维和防暴警察的名义发放。我把一些价值连城的钻石给这位首长,拍卖所得款项不买武器装备,全部买粮食药品等必须品,这部分就以我的名义发放。”

梁爽由衷地用英语说:“我代替灾民谢谢酋长您。”

中国防暴警察高风亮节通过各种媒体的传播,再一次轰动世界,梁爽无意中成了世界名人。

俗语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但在现代浮躁的社会里,很多人费尽心思想出名。因为名气来了,就是名人,做了名人,财富和地位随之而来。名气越大,财富和地位就如芝麻开花——节节高。所以现在的娱乐圈才有这么多的艺人自己暗中爆自己的丑闻,炒作越轰轰烈烈,丑闻的主角就越开心——成名了。

可惜梁爽出名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有人正拿着刊登着他照片的报纸,正密谋对付他的方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