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恶意取款被重判无期 其父上央视喊冤(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47 1762
导读:[B]核心提示:广州一男子趁银行ATM故障时恶意取款17.5万元被法院重判无期徒刑,此案近日成为讨论热点。该男子的父亲日前在接受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采访时连称冤枉,并语出惊人:“如果上诉失败,我将会去教唆别人的孩子犯事。” [/B]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24_52355_6652355.jpg[/img] [color=#FF00FF]---------------------许霆父亲许彩亮--------------------[/colo

核心提示:广州一男子趁银行ATM故障时恶意取款17.5万元被法院重判无期徒刑,此案近日成为讨论热点。该男子的父亲日前在接受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采访时连称冤枉,并语出惊人:“如果上诉失败,我将会去教唆别人的孩子犯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许霆父亲许彩亮--------------------


红网12月24日报道 连日来,“许霆恶意取款17.5万被判无期”案持续高温,网上各大论坛讨论激烈,国内媒体纷纷介入采访。昨日上午,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与许霆父亲许彩亮取得联系,赶到广州专访许彩亮。面对央视镜头,许彩亮真情流露,尽诉儿子出事以来,种种不为人知的内情,连称儿子“实在冤枉”!


“我是还钱无门啊”


记者:当你知道许霆的事以后,有没有想过把钱还给银行?


许父:有!钱不是自己的,就算借钱我也要把钱还清。我们的村子算比较富裕的,今年开发区征了村民的地,每亩地补偿2万元,我们的生活都很富足,也有能力还17.5万元。事出仓促,我一时没办法来广州,所以委托一个在广州的朋友把我的电话、地址留给银行,请他们过来山西一趟,大家一起商量一下还钱的事。银行和派出所的人也来过,但他们丝毫没提还钱的事,只一味让我劝儿子自首。


到今年6月份,我儿子被捉后,我的朋友又跟银行联系,看能不能把款给还了,但银行说,这事已经立案交给公安机关处理,还不还钱与他们无关,他们不再插手……我是还钱无门啊。


记者:一审的时候你也去听了吧,你怎么看法院的审案?


许父:这案子审得不公平,银行报案后,派出所就立案了,直指我儿子盗窃,他们又没去查有错的ATM,这样立案本身就证据不足。审讯中,银行也没作为被害人出现,反而让法院(实为检察院)作为公诉机关,对我儿子不公。银行一直说自己受害,为何不来跟我要钱?我把多给的钱给回就行了嘛,何必立案呢?


“判决把我家给毁了”


记者:你知道什么才算盗窃罪呢?


许父:上次开庭,听到律师的辩护才知道。盗窃犯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有目的性地偷东西;二是秘密性,我孩子的行为根本不“秘密”,却被硬扣上“秘密窃取”的帽子。这案很简单,他不是盗窃,不该用刑法。


记者:你认为许霆应该定什么罪?


许父:我认为他不至于被判刑,把钱还了就行,许霆被判得冤呐!我昨天特意去买了本法律书,专门看刑法学法,看了后对照,判决书上说的秘密窃取、取款逃走都是在歪曲事实,法院对我们老百姓是那样不公平。


记者:判刑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许父:我不相信中国法律是这样的。当时许霆被捉前,银行没有和我家里商量还钱,也没提出还钱的要求。被捉后,银行只说,这事已经报案,并且立案了,与他们无关了。我想,到那地步也没办法了,人都捉起来了,就先让他们关吧。那时我也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答复,可万万没想到这样就被判无期,这让我大吃一惊……许霆要蹲一辈子大牢,这判决可把我家给毁了。


“执法的人把法律想歪了”


记者:那你打算怎么做?


许父:我会一直上诉,一辈子告下去。


记者:如果告一辈子都是这个结果,你会怎么想?


许父:这个……就真不知道,我真觉得活着也没意义了。要真是那样,我会教唆别人的孩子犯事,每天故意在路上放钱,孩子捡到第一天或许会交给大人,可我就不相信他天天捡钱后不花一次,他花了后我还要给他扔,看那孩子以后会不会走上犯罪道路。


记者: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许父:不公平嘛!我的意思不是说法律定得不好,我也赞同法律是公平的,但在这个案子中,许霆的行为不是法律空白,而是执法的人把法律想歪了。我还建议全国人大代表要正视这个事件,最好给司法检察等单位立法。要是执法单位、审判机关都没学好法律,都没理解透彻法律,我们普通老百姓又怎能理解深刻呢?执法连案子的定性都弄错了,判了个冤假错案,你说该不该受到法律制裁?这案不冤的话,就不会引起那么大反响了。


声音


有专家称盗窃金融机构量刑幅度太过僵硬


“量刑规定存在断档”


许霆案引起热议纷纭,相对不少网友声援、抱打不平外,不少法律专业人士也开始对相关法律规定进行深入探讨。曾有法律专家在中国法院网上特地撰写论文,详细探究了刑法第264条对于盗窃罪的量刑规定,并提出,法律对盗窃金融机构量刑幅度太过僵硬,出现刑罚断档现象,造成了适用刑罚上的不衔接。


刑法264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随后该条又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死刑:(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


由此可见,“盗窃一般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的量刑幅度,和“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量刑幅度是不一样的,前者是“10年以上或无期徒刑”,而后者则是“无期徒刑或死刑”。


由此可以推论出,盗窃金融机构的刑法设置则成了这样的:“1.盗窃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2.盗窃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3.盗窃数额特别巨大的,处无期徒刑或死刑。”这就是说,在盗窃金融机构里,没有十至十五年这个量刑幅度。该专家认为,对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不应只有无期徒刑或死刑这个量刑幅度,还应有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个量刑幅度。这是因为:


1.有些盗窃金融机构数额虽然达到了特别巨大,但其他情节并不是特别严重。如共同盗窃的从犯,赃款已全部退还的盗窃犯,等等。对这些犯罪分子,一律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势必会造成量刑上的罪刑不相适应。2.对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如果没有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个量刑幅度,中间就出现刑罚幅度断档现象,将会造成适用刑罚上的不衔接。从立法技术上看,也存在缺陷。


该专家在论文中建议,将来修改刑法时,对现行刑法应作如下修改:“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可以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只要增加“可以”一词,就可避免上述问题的出现。


许霆判重罪击倒母亲


家乡人关注进展,陌生人短信“打气”


记者昨日获悉,许霆的父亲许彩亮自来广州后,一直受到各方高度关注。日前,许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多次透露,家乡人都很关注许霆案子的进展,甚至连陌生人都发来短信“打气”。


许彩亮目前借住在朋友刘先生家,“我在他们家吃、住,到律师楼都是他接送,太感谢他了”。


这边朋友古道热肠,那边父老乡亲时刻牵挂。许父主动向记者看了几条来自山西家乡的手机短信。一个手机号为135开头的老乡发短信说,“许师傅,我是彩票站的,许霆的事情我们一直在关注,昨日上网看见报上说要开研讨会,衷心希望能给这事一个满意的结论。”


“还有许霆的好朋友发短信呢。”许父继续向记者展示短讯内容,和许霆一起长大的铁哥们小郭和小张也发来短讯,请许父届时知会许霆的二审日期,他们将从山西临汾赶来广州听审为许霆“打气”。“我没见过这两个小伙子,只知道是和许霆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太感动了。”许父眼眶顿时湿润。据了解,许霆的事在家乡被传开,村里有上网条件的乡亲时刻刷新网页关注许霆案。


据悉,许妈妈因儿子的事身体非常虚弱,手常常颤抖,身子也坐不起来,一提许霆,就放声大哭,“但亲戚朋友主动帮我照料家里,照顾他妈,我才放心来广州。”许父表示。(来源:新快报)


新闻链接:专家指法院判决过于武断 银行在滥用公众权力


(本文来源:红网 作者:李斯璐 黄琼 余亚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