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某门户网站看到一篇文章:是中国人就应该过圣诞节,酒后兴起,回了几句,不幸被删除。

原文请搜索:是中国人就应该过圣诞节


在钟先生的博客专栏浏览了一下,太监、宫刑、妓女、包二奶、嫖娼等词汇不断跃入眼中(还有一篇赞颂葛红兵“仁”之胸怀的文章)。我不知这小钟先生喜好的“疯狂”和你念念不忘的与性有关的社会现象有何关联?阉割一个男人使之成为太监能否满足你“疯狂”的欲望?某个男人的疯狂成本被切割,是否让你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快感?他被阉割了,而你的功能还健全,你是否觉得你就是天下第一猛男了?在你的“你要的是妓女合法化,还是嫖娼合法化?”文中,你提出了“减少妓女在议论中所承受的压力”的英明论断,而你对嫖客的憎恶我怎么觉得到像是你所反感的“挂羊头卖狗肉”。既然你跳出来宣扬你的疯狂,那怎么能让大家不关注你的“潜意识”哪?说到你其他的涉及“女”“性”的文章,完全是出于对你这篇“诞”文中鼓吹“疯狂”的理解。你下一篇文章的题目应该是“坚决反对建造8万吨级水压机”,因为,你对一切大于你能力的往复式“运动”怀有不阉不足以平兴奋的冲动。“是中国人就应该过圣诞节”这标题转换成音频文件播放那一定是猫叫春的音色,看似你鼓动青春的疯狂,不如说你在渴望群交的快感。中国人,信奉***的过圣诞节天经地义,找个借口花天酒地无可厚非,捍卫民族文化拒绝洋节可敬可叹,而你,一个性压抑患者的哀鸣遭人唾骂、千夫所指那是民族之幸!宝贝,管好你的裤裆,别出什么事!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