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征文]陶铸同志在白城工作的日子

[大河征文]陶铸同志在白城工作的日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陶铸与夫人曾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全家福


陶铸是我党杰出军事家,政治家,也是一位红色诗人,马克思主义宣传鼓动家。1908年1月生于湖南省祁阳县乡村知识分子家庭。1926年入黄埔军校第五期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他为党、为人民呕心沥血的光辉一生。1929年至1933年,先后担任中共福建省军委秘书长和书记、省委组织部长、福州中心市委书记等职务。解放战争期间,先后任辽宁省委书记、第四野战军第七纵队政治委员、第四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先后担任广西省委代理书记、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书记,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常委等职务。文革期间倍受迫害,1969年11月30日逝世于安徽省合肥市。 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召开追悼大会,为他彻底平反,给予高度评价。

陶铸同志一生襟怀坦白、光明磊落,表现出共产党人所具有的坚定的革命意志和顽强的拼搏精神,正如在他的名篇《松树的风格》中写道:“……像松树一样,不管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下,都能茁壮地生长,顽强地工作,永不被困难吓倒,永不屈服于恶劣环境。”他始终以革命为重,以事业为重,转战大江南北,北上吉辽,南进福建,立下了赫赫战功,做出了杰出贡献。谨摘选他在我的家乡白城工作期间的要事大事以示纪念。

1945年5月下旬,东北战局发生重要变化,为适应军事形势变化,东北局和西满分局决定,撤销驻郭尔罗斯前旗的中共吉江省委、吉江行署和吉江军区,将原嫩江省南部9县(旗)与辽西省22县合并,成立辽吉省委,中央派陶铸赴东北出任辽吉省委书记,省委机关总部设在白城子(现白城市)。

一、发动群众,平分土地

1947年10月,中共中央颁布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决定废除封建半封建的土地制度,实行彻底平分土地。陶铸同志作为辽吉省委书记参加了东北局在哈尔滨召开的北满书记联席会议,会后辽吉省委向各县市发出《重要通知》,要求在1948年春耕前完成平分土地任务。提出了首先满足贫农要求,中农原则不动,彻底没收地主,没收富农土地的指导方针。1947年底,陶铸在辽吉省委召开地委与直属县委书记会上作了《新形势下新任务下的群众运动》报告,明确指出:要以革命性的精神,彻底实现平分土地,把贫农路线真正贯彻到平分土地的每一个工作环节中去,进行以县为面的大发动。1948年1月,平分土地工作全面展开。工作中,陶铸同志亲自下乡与贫农群众拉家常,宣传土地政策,号召群众发动起来。在平分土地中,先由贫农、军烈属挑好地,中农选二等地,富农优先于地主,挑坏地,边远地,零散地。相同成份还要比穷,比苦,比勤;看剥削程度,看斗争表现,看人格,看阶级立场。通过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使平分土地工作得到了很好落实,全区(当时白城所辖)有七十多万人分到了土地1400多万亩,人均近20亩,使全区真正实现了土地制度的根本变革。但在运动后期也出现了“左”倾,打击面过宽,侵犯了中农的利益,为此,陶铸同志及时开展了纠偏反左工作,予以补偿。

虽然土地改革运动在后期出现了一些偏差和失误,陶铸作为主要领导应当负有一定责任,但这次土地改革使全区生产力得到了迅速恢复和发展,翻身后的广大农民政治思想觉悟明显提高,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为巩固东北民主政权,补充兵源,支援前线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思想基础。

二、身先士卒,力控疫情

历史上,辽吉是鼠疫流行地区,国际上也将这个地区列入“险区”。 特别是日本“731”部队在败退之前曾大量把带有鼠疫菌的活体老鼠投放东北各地,造成东北地区鼠疫横行,白骨遍野。由于日军“731”部队培育的鼠疫菌感染性强,流传面广,更具有发病快,死亡快的特点,令人心惊,常常是一个人得上,全家甚至全屯遭到传染死亡。当时人们描述鼠疫流行的惨状:“东老鼠,西老鼠,人见死鼠如见虎,死鼠不几日,人死为圻堵。尽死人,莫问数,月色惨淡愁云护,三人行来十步远,忽有两人横截路。尸骨满地人烟无, 田间无人收禾谷……”自从1910年至1949年间,辽吉地区就发生特大鼠疫灾害达五次之多,其中重大鼠疫灾害有两次,第一次发生在日伪统治时期的一九四一年,当时死亡人数多达五万之众。

1974年6月15日,陶铸率辽吉省委从白城子来到距四平前线只有三十里的八面城,准备随时率担架队和筹组中的四平市委干部进入战后的市区。可是就在这时,距四平前线只有四十多里的三江口地区发生特大肺鼠疫,当时鼠疫灾情已经迅速蔓延开来,仅三江口一村就有百分之七十的群众已染患上当时几乎无药可医的肺鼠疫。陶铸在电告东北局的同时,亲率省委一班人火速赶到三江口疫区。

当时,有过几次鼠疫经验的医生和士绅曾多次来拜见陶铸。他们向陶铸介绍了1941年日伪时期辽吉地区发生严重肺鼠疫,当时一些村子同时发生鼠疫,家家户户在一夜之间就同为鼠疫的病人。日本关东军为控制鼠疫传播和蔓延,派出大批军警封锁甚至毁灭正在发生鼠疫的城镇和村屯。日本人甚至只要发现某一屯中有少数人染患了肺鼠疫,就不惜动用大批军警严密封锁,然后放火焚烧整个村屯。一旦发现跑出来的人,不论是否染患肺鼠疫,一律架起机枪扫射屠杀。他们向陶铸提出建议,依照当年日本关东军在辽吉和东北三省控制鼠疫灾情蔓延的做法,火速封锁灾情严重的村屯,挖断公路,切断四洮铁路和火焚重点鼠疫区。陶铸听后当即拒绝,并义正词严地表示:“我们是共产党的军队,如果我们也那样做,又和日伪反动派有什么区别呢?”

陶铸在鼠疫灾情蔓延最严重时期,率领辽吉军区干部和我军防疫医疗队进入灾区。同时发动大批群众和民兵,及时组成了抢救队。他一面依靠我军医疗力量和药品抢救疫民,一面紧急疏散尚未受到鼠疫波及的附近村屯群众转移。对于已因肺鼠疫丧生的群众,则火速组织干部群众进行就地掩埋,消灭肺鼠疫的传染源。陶铸将生死置之度外,亲自带领干部在鼠疫区工作,当时一些领导和同志们劝陶铸退出疫区,他却说: “我到东北来是准备献出一切的,如果我牺牲了,只要在我的墓碑上,写上‘共产党员陶铸’几个字,我就别无所求了。”由于陶铸决策果断,措施及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肺鼠疫的扩展和传播。

1947年6月28日,陶铸留下辽吉省委干部继续在三江口一线指挥救治鼠疫,他亲自率领辽吉省委和新组建的四平市委主要负责人前往四平,准备开展四平战后重建工作。可就在四平市委刚刚挂牌不久,又得到了肺鼠疫灾情已传播到四平的消息,而且来势凶猛。陶铸得到消息后,亲自来到发现第一个疑似传染源停尸间。当他看到死者口鼻流血及从客栈报告的死前状况上分析,断定此人即为肺鼠疫患者,马上决定对民生客栈店主及客人采取隔离措施。同时他把四平发生肺鼠疫的情况再次电告东北局,请求尽快再派医务人员进驻解放后的四平,以防止更大灾情向长春和沈阳一带蔓延。但由于战后四平鼠疫灾情迅速扩散,形势万分危急。

陶铸冒着随时染上鼠疫的危险,日夜坚守在四平街。许多人都担心陶铸万一染上了肺鼠疫,将会影响辽吉地区战后的恢复工作。可是,陶铸谢绝了同志们的善意,他说:“在这种时候,如果我作为省委书记躲了起来,谁还敢上阵抢救染上肺鼠疫的病人呢?”很快,东北局批准了陶铸关于尽快解决鼠疫疫苗的请示报告,并拨款东北币十万元,在陶铸的具体领导下,在白城子火速建成了一座专门生产鼠疫疫苗的制药厂,日夜研制和生产了二十九号鼠疫疫苗。

1947年7月12日第一批疫苗运到四平,有人主张让陶铸和辽吉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先行注射,可是陶铸再次作出先群众后干部的注射程序。

最终这次波及四平及辽吉地区的肺鼠疫灾情于在七月下旬即得到彻底的控制,并没像国民党希望的那样,波及到整个东北三省,更没有影响辽沈战役的全面胜利。陶铸和省委在辽吉地区取得的防治肺鼠疫战役的胜利,时至今天仍在东北人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附:陶铸诗两首

沔上巍峨此庙祠,才高管乐命何之。车行风雨催人急,何必低徊两“出师”!

停车闲步瞻遗容,敢效亡秦抒所衷。遥望延城光万丈,轮生欲起夕阳红。

——陶铸《赴延安途中二首》

指点江山,有无数雄英俊杰。 鼓风云,斗争深入,凯歌声烈。 螳臂挡车终被碎,铁轮滚雷即成辙。看全球到处展红旗,莫疑择! 伤往事,何悲切?女长成,能班接。喜风华正茂,豪气千叠。 不为私情萦梦寐,只将贞志凌冰雪。羞昙花一现误人欢,谨防跌!

——陶铸《满江红•赠斯亮》



本文内容于 2007-12-25 9:33:53 被mfp0000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