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政府出色地利用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贪婪,强烈地反击了日益增长的、认为贸易主义会抵制主权基金的预期。毕竟,美国国会的孤立主义者很难提出反对,因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变成华尔街重要公司的救星。

华尔街还将为中国和中东公司组成一个强大的同盟,这就像白天之后是黑夜一样自然。但不是很久以前,当中国石油巨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鲁莽地意图收购一家中档的美国石油公司,保护主义的嚎叫就开始增长。

中国斥资50亿美元,目前拥有摩根士丹利9.9%的股份。此前该公司透露99亿美元资产减记,导致第四季度损失36亿美元。

中国还拥有大量贝尔斯登(Bear Stearns)股份,而且在之前更为安静的日子里,以30亿美元买下黑石集团10%的股份。

新加坡政府已经获得瑞士瑞银集团价值100亿美元的股份,而且阿布扎比以75亿美元的投资搭救花旗集团。

如果说势力从西方转向东方,那么这些交易更明显地体现了这一点。这些交易来得恰逢其时,华尔街宽松的风险控制和纯粹的贪欲有自我引爆的倾向。

在摩根士丹利的例子中,它拿140亿美元投注债权抵押证券(CDO)市场,如果一切顺利,可以收获20亿美元的利润,但结果却造成70亿美元的损失。

这是某种灾难。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刚刚拨出670亿美元投资境外股票。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坦纳(Lindsay Tanner)在过去几年是自由市场的倡导者,曾经敦促取消对外国投资的管制,但如今他有了第二种想法,因为中国与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的收购事件会有政治影响。

今年,中国已经在境外投资292亿美元,而外国人的投资“仅为”215亿美元,这是投资流第一次出现逆转。这种趋势或是不祥的,或是积极的,这是见仁见智的事,但明显的是,这种趋势是真实的,而且愈发壮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