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被亚洲邻国看作是一个“现状强权”

4444shuaku 收藏 0 90
导读:"中国已被亚洲邻国看作是一个'现状强权'(status quo power),"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中国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评论到,"不论在双边还是多边关系,中国灵活的外交手腕已经赢得了不少周边国家的赞誉。结果是,亚洲多数的国家将中国视为友善的邻居,一个有建设性的伙伴,一个不威胁人的区域强国。" 沈大伟说,"中国和其周边国家的频频接触(engagement),不仅对亚洲的权力平衡造成很深远的影响,更进一步改变了世界舞台的格局。中国在此地区所造成的权力更迭,显示

"中国已被亚洲邻国看作是一个'现状强权'(status quo power),"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中国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评论到,"不论在双边还是多边关系,中国灵活的外交手腕已经赢得了不少周边国家的赞誉。结果是,亚洲多数的国家将中国视为友善的邻居,一个有建设性的伙伴,一个不威胁人的区域强国。"

沈大伟说,"中国和其周边国家的频频接触(engagement),不仅对亚洲的权力平衡造成很深远的影响,更进一步改变了世界舞台的格局。中国在此地区所造成的权力更迭,显示亚洲地区权力的天平已经不再一边倒地指向美国了。"


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艾西利·特利斯(Ashley J. Tellis)却认为,中国的所作所为完全基于其本身的战略考虑,而非出于维持现状的善意。


"中国在经济上不断快速发展,和周边国家频频接触,都是意在防止这些国家联合起来对抗中国。中国以成为为亚洲安全提供保障的唯一强国为目的,种种迹象均显示,她是在为未来成功取代美国在亚洲的地位而铺路,"特利斯分析道。



中国已是"现状强权"?


沈大伟博士在华盛顿著名的右翼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 Enterprise Institute)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国如何改造亚洲地区秩序的研究报告。在这场讨论会上,中国通们热烈地讨论中国在亚洲所扮演的战略角色是不是已然清楚定型。


在《国际先驱论坛报》高分贝呼吁欧盟继续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避免中国获得先进武器的沈大伟,在他的论文中却笔锋一转,表示中国已经不再是经典现实主义中所谓的"修正主义国家"(revisionist),而是"现状强权"(status quo power)。


"中国不再对'现状'感到不满而继续规避参与国际社会,而是想要维持现状,舍弃旧有的'对抗性'",沈大伟说,中国一改以往将区域和国际性组织看成是敌对而且试图限制中国的集团,开始积极参与区域组织和论坛,其中尤其以ASEAN+3和上海合作组织为两大轴心;经济上,中国也持续发挥影响力,整合发展ASEAN+3 成为自由贸易区;甚至和中国长期以来有不良双边关系的邻国,尤其是韩国、越南和印度,也都出现前所未见的转机,他接着分析,在亚洲,除了台湾和日本与中国的关系芥蒂仍深外,以往和中国有边界争议的国家,除了印度之外,如今的双边边界争议也都有很大的解决。


沈大伟认为,中国为了维持主权领土完整,确保共产党长期执政,以及国家的繁荣和强大,了解到必须积极使用外交政策,最大化外交关系所能带来的种种好处。而这些目标更具体体现在中国自90年代晚期以来的新外交态度。


但特利斯却表示,沈大伟所列举的这些都是中国的"短期目标",长期而言,"在中国达到超级强国的地位时,不一定还会这么想"。


美国该如何回应?


沈大伟也特别从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国在亚洲的新地位。身为研究中国解放军现代化的专家之一,他在深


入观察研究中国近年来的军事现代化进展后,并不能看出中国军方实质上有加强其战力投射(power projection)能力,也看不见这样的倾向。他举出的证据有:中国没有制造航空母舰战斗群、只有少量能在海上操作的驱逐舰、没有取得海外的军事基地、极少进行远离中国沿海的军事演练、没有制造远程轰炸机和空中预警雷达机...等等。


"解放军的军力提升完全是针对台海冲突而来,并没有投射到中国邻近地区之外的迹象,"沈大伟强调。他认为学者有必要将中国的战力投射能力和针对台湾的武力展示区分开来,并指出中国为消除周边国家的疑虑,已逐渐增加军事计划的透明度,更采取了不少"公关"手法增强他们对中国的信任,包括加强双边国家之间的安全对话和军事交流。


"我不认为大国的崛起会如同米尔斯海默所提倡的,必定会导致强国间的权力冲突和势力消长,一定是个'零和游戏'(zero-sum game)",沈大伟评论到,"亚洲这么大,当然容的下中国和美国各自追求其国家利益,和平共存,并找到机会互相合作。" 美国知名国际关系学者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中提出了现实主义新的论点,指出大国很少对眼前的权力感到满足,倾向无止尽地追求权力最大化,大国与超级强国间不可避免地相冲突,最后必有新的强权随之而生。他的这一学派被称为"进攻现实主义"。


"毕竟,一国影响力的衰退并不一定是源于另一国势力的增长,"沈大伟说。他也特别举2001年7月中国前外交部长唐家璇曾对美国前任国务卿鲍威尔说的话"中国欢迎美国在亚洲成为稳定力量"为例,显示中国并不是反对美国在亚洲的优势地位。


沈大伟不忘强调,"中国和美国虽然在许多问题上有分歧,但重要的是,两国在多数议题上是有共识的"。


曾合著有《中国的宏大战略》一书的特利斯对中美未来关系发展看法明显悲观。他认为中国不断自我壮大的能力,基于过去500年来的历史教训可知,迟早会和目前世上唯一的超级强国--美国--发生冲撞,而他"看不出何以中国可以逃过此历史规律而成为特例",而美国需要了解到"早期预防"的重要性。


"美国不该呆坐着盼望亚洲自动会有权利平衡的作用发生,这是需要投入精力去创造的,"特利斯坦言道,"尤其在全球经济高度互相依存的今日,美国唯有努力强化国力,加大中美两国之间的权力差距,才是聪明的回应之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