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四章,肇事者

杀手温柔 收藏 5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鹿鸣远推着自行车沉思默想着向家里走去,在潮水一样五彩纷繁的都市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没有人关注到这个穿着端正制服的平民,来来往往的车子呼啸着从旁边掠过,迷惘的夜灯把他的身影拖得很长很淡。   “毕竟也算是一种成功吧?”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还很激动地把车铃清脆地鸣响。   街道的树阴底下正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鹿鸣远推着自行车沉思默想着向家里走去,在潮水一样五彩纷繁的都市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没有人关注到这个穿着端正制服的平民,来来往往的车子呼啸着从旁边掠过,迷惘的夜灯把他的身影拖得很长很淡。

“毕竟也算是一种成功吧?”他突然冒出一句话,还很激动地把车铃清脆地鸣响。

街道的树阴底下正谈论几天来迅速传遍的码头上激烈枪战故事的几个人很郁闷地看了他一眼,嘴里不很干净地小声说到:“XXX,神经。”

“可是,比起那两个人的牛劲儿,咱简直差到。。。。。。”他黯然神伤地把车子停到小区的一个旷处,喀嗒一声落了锁。

还没有等他上楼,号称西港花园小区一支梅的三楼邻居王姐就横陈玉体于前面了:“喂,我说小鹿呀,你什么时候能换上一匹宝马呀?”

王嫂在一家高级旅社工作,穿戴得自然整齐时尚,精致得体,小三十岁的年纪,瓜子脸面,特白,眼睛特亮,身体已经开始发福,同时线条还保存着,正丰满得恰到好处,那皮肤保养得极好,又嫩又鲜,再上些胭脂颜色,一头秀发随意飘散,既端庄又有些妖媚,有种说不出的成熟风韵。

“什么意思呀?王姐?您老要举行金婚大典?”因为是老熟人,鹿鸣远故意做出邪恶的思想者模样,眼睛也色色的。

王姐把她那弹性薄秋衣里昭然若揭的波波往前一挺,一直挺进到鹿的胸膛前只差一二厘米距离,然后嗖地一退,媚眼如丝,莺声燕语,极尽挑拨和诱惑:“小鹿呀,你怎么还没有女朋友啊?是不是见识太少还情窦未开需要你王姐教育教育?”

边说着,把那双颀长的手臂扫过来,在鹿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呵,咱们的小鹿越发英俊了!害得你老姐几乎都要动凡心了!”

小鹿对这位泼辣而妖艳的王姐有些发怵,隐约觉得被拍的肩膀处柔滑细腻无比,被很重地电了一下:“什么事呀王姐?您尽快吩咐!”

王姐扭了扭腰,挤了挤眼睛,嗓音细腻地:“小鹿,你看那些个姑娘怎么样?”

鹿鸣远顺着王姐的眼光看去,果然在暗淡光线的楼左雪松旁边有三个年轻姑娘在嘀嘀咕咕着些什么。一个马尾巴扎辫子,两个梳髻,经典的白领丽人装束,身材都不低,说什么话听不到,但是语音清脆,很纯。

有些尴尬地笑笑:“怎么,王姐,你要我帮你打劫她们?”

“是啊,我劫财,你劫色,这总行了吧?”

“我要劫色的话第一个先解决了你!”鹿鸣远坏坏地说着,张牙舞爪地往前走来,等王姐往后退时,呼地转身,一个健步,向楼上跑去。

一米八六的个儿头,大眼,剑眉------聪明;挺鼻,玉面-----帅气,乌亮发,青须茬----威武,再穿搭配上威风凛凛的制服,凝眉思索的忧郁冷酷,玉树临风,潇洒飘逸,整一个标准男模。

王姐有些痴呆地瞅着鹿鸣远的背影急速地消失在浅黄色的门后,这才嘻嘻地笑起来。“也不知道谁劫谁呢!”

鹿鸣远打开房间,在迎门的椅子里休息了片刻,匆匆整理了一些东西,就撞开里间的屋门。

“今天真倒霉!”他不明含义地叹息着,开始摆布桌子上的东西。

里间屋乱得很,无数的电器元件堆积如山,很宽敞的房间好象已经到了极限的负荷。不过,乱是乱,屋子里却很干净,没有一点儿灰尘。

把腰上的手机取下来,三下五除二就拆开了,然后放到桌子上,再打开边上的两盏灯,打开一个电视机模样的东西对准它,然后开始操作这面的一台电脑,这台电脑的样子很奇特,鼠标很小,指示的箭头也很细腻,电脑的速度很快,在输入密码以后,五秒钟的时间,桌面出现了。

“欢迎你进入零度空间,我的主人!”屏幕上立即出现了一行字迹。

悦耳的女子声音甜蜜到令人陶醉。

鹿鸣远唉声叹气着,把电脑前面的一个连线接到桌子上的屏幕上,嘀嘀嘀嘀一阵清脆的响声以后,电视机模样的屏幕开始自由灵活地旋转,认真地,反复地扫描着红色灯光下四分五裂的手机凄凄惨惨的娇躯。

键入一行字:立即调查体征分析仪的失灵问题。

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手机的各个部位,就是被鹿鸣远称呼为体征分析仪的东西,随着鼠标的操作,手机的残骸被清晰地打在屏幕上。

“得放大一千倍才行。”

忙活了半天,他终于激动地站起来,在房间里急速地行走,“太好了!这个问题一解决,分析的速度必然能上升百分之六`十,而且可信度也要提高一倍。就能做到第一时间,第一速度认证,决不会再发生今天的悲剧了!”

正在这时,外面安装的固定电话响了,鹿鸣远漫不经心地拿起话筒,懒洋洋地问道:“谁呀?”

“喂,哥儿们,旁边没有妞吧?”一个故作轻浮的声音。

鹿鸣远很惊愕地听到这个熟悉的令人尊敬的声音用这么异常的口吻特别粗野地和自己客气,微一皱眉:“什么事儿?牛队长?”

缉私警队的中队长牛战打了个饱嗝,嘿嘿嘿笑了半天:“你来吧,东方名流,给你小子庆祝一下。”

鹿鸣远从不和上层打交道,因此犹豫了一下:“对不起,队长,我家里。。。。。。”

“不会是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需要照料吧?”牛战队长继续热情洋溢到浮夸地说:“三天前我们能成功地消灭那个毒品大亨,破坏建国以来最大的贩卖运输毒品案件,固然有各方面的原因,可是,你小子能识别毒王的身份也是首功一件!来吧,我们全队给你请功!”

“可是,队长,昨天,关里不是。。。。。。”鹿鸣远说不下去了。

“肇事者?呸!谁敢再这样胡说八道我们缉私中队就上去灭了他!小鹿,你来吧,我们的关长都在,他们还有事情问你,也就是那个手机识别追踪功能的问题。”

还没等鹿鸣远回答,就听电话里声音一变,是李副关长满怀喜悦地邀请:“小鹿啊,你来吧!你是我们关里遗忘在角落里的珍珠啊。”

鹿鸣远心里一阵激动。

挂了电话,鹿鸣远简单收拾了一下,往外走,刚打开门,就看见一管黑洞洞的枪点到了他的眉心,一个黑色西装的墨镜人冷冷地站着,墨镜上反射着走廊上微弱的灯光,显得格外阴森狰狞。

鹿鸣远被迫举起了双手。

一个是退,一个是进,黑衣人把鹿鸣远逼回了屋里,然后,随手关闭上了门窗。

“哼!你小子就是那件事情的肇事者?”

很多人都知道是鹿首先发现的毒王。

“是啊。”鹿鸣远耸耸肩膀。

“今天,我要给我们的老大报仇!”说完,黑衣人把手枪重重地压了一下,狠狠地抵在鹿鸣远的太阳穴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