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夜袭(2)

山鹰2007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一路还算得上顺利,敌人的重火力被北路敢死队的成员几乎全吸引到了无名高地,尽管这样谨慎的敌人依然时不时对着我们东路主力部队进攻方向打上两枪,给自己壮胆。黑夜里,雾气中,远处炮弹一阵一阵持续轰鸣着,近处子弹时不时一梭子从我们的头顶、耳朵边嗖嗖穿了过去。早经过鲜血洗礼的我们不以为意,更压低了身子向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一路还算得上顺利,敌人的重火力被北路敢死队的成员几乎全吸引到了无名高地,尽管这样谨慎的敌人依然时不时对着我们东路主力部队进攻方向打上两枪,给自己壮胆。黑夜里,雾气中,远处炮弹一阵一阵持续轰鸣着,近处子弹时不时一梭子从我们的头顶、耳朵边嗖嗖穿了过去。早经过鲜血洗礼的我们不以为意,更压低了身子向敌人611高地外围阵地摸去。但就在我们翻过了陡坡来到敌外围阵地前不到50米远的缓坡处时,眼看就要冲上阵地发起攻击时,一场意外发生了……

他叫彭乐良,红1团六连5班副班长。湖南临武人,一个人如其名的老兵。尽管在老山对峙期间大家都痛苦煎熬着,但他总是比别人脸上带着更多笑容,虽然笑是那样的勉强和苦涩……老蔡要走了,他只想像老蔡一样做个好班长。战争的残酷不仅来自于死亡,更来自于突然而至的不可预知。

“轰!”地雷的一声炸响仿佛如一击重锤狠狠砸在了我们心头。10秒钟前带着些胜利微笑,刚成功排出了个ПMP8的彭乐良正要拆掉地雷底火,地雷却瞬间在他手里爆炸了!

破片散布地雷的歹毒想必大家都知道,爆破力不强,但四射的弹片却可以带给人比死更深的痛……就在我的眼前,彭乐良痛苦的喊着,翻滚着,浑身血淋淋的尽是陷进肉里拔不出来的破片,他痛苦欲绝的惨叫浸进我脑子里怎么锉也锉不掉,瞬间敌人数发照明弹升了起来,枪声四起!

我们迅速卧倒。“嘭!嘭!”警戒着敌人暗堡的爆破手红军和老梁霎那间扣动了‘60火’将和我们近在咫尺的火力点撩倒,但遽然而至的密集子弹还是把他们挂彩了。虽然敌人看不见我们,但寻着乐良忍不住的痛苦哀号,密集子弹还是准确打在了我们周围,我们正身处距离敌人第一线阵地不到30米的开阔地带,没有掩体,四面全是敌人环形防御工事,情况万分危急!

正在乐良身旁的老梁想扑上去救下他,可他迅即间见到了乐良打着颤的手摸到了左肋下的铁皮盒子,他一面痛苦的翻滚着,一面惨叫着:“别管我!快闪开开!”我们的眼睛瞬间模糊了。为了我们的安全,他选择了壮烈……“轰!”

再次光荣弹炸裂了我们脆弱的心,悲痛带着愤怒一齐涌上了我脑门。就在敌人密集的子弹变得盲目起来时,疏散在一旁的我们不约而同抽出了腰间的手雷;“全体都有……打!”随着我一声令下,一颗颗手榴弹带着我们失去战友的痛苦和愤怒划过一条弧线砸向敌阵。

“轰!”前面红光一闪,透着夜色里山火的点点红光,扬起的烟尘在敌人的阵地前布起一道烟幕。趁着敌人被手雷砸得一愣神,一发绿色讯号弹被我打上了天,随着我振臂一挥,其余人全跃了出来,向着近在咫尺的敌人猛冲过去;猛然间,我们的身后杀声震天,一声声清晰的爆破声随着无数枪弹划破空气的刺耳声响从我的身后准确打在了我前方敌人的火力点上,刚才还志高气昂的敌人此刻却如困兽一般疯狂徒劳的嘶喊着嘶喊。先前配属炮兵对敌人的打击起到了很好的战果,敌人的防御工事和人员都遭到了惨重打击,战壕内外到处是弹坑,露天的环形阵地上几乎全身破碎的武器和同样破碎的尸体。但敌人扼守着通道口的三个坚固残破碉堡和设置在后方陡坡前的第二线阵地仍顽强向着我们射击着,六连主力迅猛的进攻被一时压制了……

我扔下了碍事的步话机,手里的56冲一刻不停向前面敌人第二线阵地扫射着。就在此时,冲在最前面的张廉悌同杨廷锋跃进了敌人交通壕里,又是两声手雷爆炸声。随后我和其他3名战友也冒着敌人瓢泼似的弹雨扑下了敌人交通壕。先锋突击组6个人团蹲在一堆,两个突击手警戒着两侧。在密集的枪声与爆炸声中我大声对众人交待任务:“老梁、廉悌向左;红军、廷锋向右;光忠和我向前,砸了敌人火力点!”

“小心敌人阵地里的地雷、陷阱。”老梁补充了一句。

“明白!”其他人应了声,迅速行动。

险恶的攻坚战开始了。我带着丁光忠顶着敌人似火山岩流喷发出来,灼热得带着死亡威胁的火雨向着敌人设在两线阵地间建在石头缝中的敌人暗堡逼去。而其他2个小组则同一线阵地上的残敌展开了惊心动魄的堑壕争夺战。一线阵地上的残敌虽然顽强,但在六连主力猛烈的火力打击和掩护下显然被我突进了阵地的4名敢死队员慌了神。突击手在前,爆破手在后,在战壕里阻击的敌人刚准备投手雷,就被廉悌和廷锋发现,杀红眼的爆破手老梁和红军便迅即在战壕里用火箭筒开道,把敌人炸了个屁滚尿流。廉悌和廷锋迅速冲了上去,把露出泥土来的敌人彻底了结。跨过一线阵地被炮兵弄死的敌人尸体和残渣,张廉悌同老梁顺利解决了交通壕里阻击的残敌,到了南面敌人残破的暗堡废墟,一捆5kg炸药包迅速了结了苟延残喘的敌人。廷锋和红军更是威风,最后一发火箭弹砸开了碉堡废墟大门,还没等蒋红军扔掉没了弹药的‘60火’,上好刺刀的杨廷锋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随即一梭子弹横扫;杨廷锋用刺刀将爬在地上活着的敌人结果两个,还有三个家伙想给杨廷锋较劲儿,却被杨廷锋一砸、一抹、一挑给解决了;当最后一名伤重的敌人飞身扑过来要和杨廷锋同归于尽的时候,迅即间他侧身一个突刺钉死在墙壁上,双目突兀死不瞑目。唉,虽然拼刺刀我这拜把子兄弟比不过老邓,但廷锋祖传了800年的武艺可是威震华夏的‘杨家枪’,若刺刀换成了白腊杆子,5米之内管你什么枪炮,普通人上去再多也一律都是送死。可惜……刺刀连着枪把敌人凌空钉死在石头壁上拔不出来,杨廷锋只有丢了配在手里的56冲捡起敌人的AK47继续向敌人发起冲锋。

比起他们四个,我和丁光忠可就要艰难了许多。没了‘60火’开路,只有从红军那儿提来的5kg炸药包。敌人的子弹如骤雨一般向着我们砸了过来,幸亏当时大雾,夜里敌人的子弹并不精确,不过随着我们离敌人越来越近,威胁也对我们越来越大。终于我们艰难爬到了距离敌人残破碉堡不远处,灌木后的一道土坎下。

“我来!”我一把扯过了5kg炸药包,对这丁光忠大喊一声。

丁光忠看了我一眼,感动道:“排长……”他清楚在如此密集的弹雨里抱着炸药包冲向敌人碉堡的危险,他狗日的还真以为老子大公无私呢……其实当时老子这大头兵当时有个屁自觉的大无畏献身精神,当时老子一门心思全TM扑在了为战友报仇上了。杀红眼的人哪有什么恐惧的?豁出去,才能拼出一条活路来。早有了这觉悟,我比六连几乎所有人都装B。

当着我命不该绝,在付出数次挂彩,清理出4颗地雷后我成功迂回,通过了密集的短草灌木丛摸到了敌人废墟似的碉堡旁。此时碉堡里的敌人仍浑然不觉向着通道口,向着丁光忠藏身的地方射击着。“下地狱吧,兔崽子们!”我心里狞笑着拉燃了线儿,飞快几个侧滚进了碉堡旁敌人的壕沟中。“轰!”炸药包如我的预期一样爆炸了。就在这碉堡彻底熄火的瞬间,六连主力部队喊杀声又响了起来,611高地核心阵地上的敌人和二线阵地上的敌人也仿佛判断出了我六连主力部队进攻方向似的,子弹更疯狂向着我们打了来,但没有对我们威胁最大的100mm迫击炮,敌人的迫击炮和高射炮正向着无名高地响个不停;看来连长制定的北路佯攻作战方案取得了成功。只要我们能迅速攻到第二线阵地,反应不及的敌人根本无法调集充裕的部队对我六连主力进行两面夹攻;只要能及时再冲破敌人设在陡坡,峭壁上密集如蚁穴的敌人工事防御带,那么拿下611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负责殿后火力掩护和阻击敌人援军的4班和其他同志担子就会轻松许多。

就在我背靠在壕沟壁思考着一面躲着弹雨,一面等先锋组战友和我会合过来时,猛然觉着正对着自己不远处夯实的壕沟壁泥土正飞快下落,那里正对着敌人建在石头缝里碉堡的侧后方不到2米……敌人!

我心头一紧,迅速操起了手里的56冲,对准泥土的下落出处,一脚向着壕沟壁狠踹了过去!

“轰隆”,不出我所料,一人多深的壕沟壁面迅速垮塌下来,露出个深深的地道口,在土墙后另一面挖掘的敌人迅速被我一脚踢到地道里重伤,他惨叫翻滚着,被我一个点射送去见了胡志明。(PS:大家莫忘了老廖也是武林高手;那时的他虽然在技艺上没有现在精湛,但无论力量还是体力上都正处于人生的最颠峰状态。下节,廖上将的精彩正式表演开始了,大家鼓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