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5/


沙尘暴是沙暴和尘暴两者兼有的总称,是指强风把地面大量沙尘物质吹起卷入空中,使空气特别混浊,水平能见度小于 1km 的严重风沙天气现象。其中沙暴系指大风把大量沙粒吹入近地层所形成的挟沙风暴;尘暴则是大风把大量尘埃及其它细粒物质卷入高空所形成的风暴可以形成遮天蔽日的效果,时间可长达几小时到十几小时。

在极有利的大尺度环境、高空干冷急流和强垂直风速、风向切变及热力不稳定层结条件下,引起锋区附近中小尺度系统生成、发展,加剧了锋区前后的气压、温度梯度,形成了锋区前后的巨大压温梯度。在动量下传和梯度偏差风的共同作用下,使近地层风速陡升,掀起地表沙尘,形成沙尘暴或强沙尘暴天气。因此,沙尘暴一般发生在春秋两季或者是早晚气温变化比较大的时候。

罗启云拉下了额头上的风镜,转头看一眼森林外面越来越大的沙尘暴,走到了全地形沙漠车旁,看着“沙柳”,对方也眯缝着眼睛看着自己。

罗启云拔出了匕首,他看到了“沙柳”哆嗦了一下,然后眯缝的眼睛里有一种安静,看着自己。罗启云笑了一下,用匕首把他身上的绳索挑断,说:

“你可以自由了,我们就要开始攻击你父亲的宫殿了!”

他回身对分配任务完毕的队员点点头,大家把装在布袋里的武器装备带好,拉下了防风镜和头巾档住风沙,分组上了全地形车,全速向着准备发起进攻的土王宫殿行驶。


“土王”“黄沙”无力的坐回自己的王座上,手里的枪也垂了下来,但是,一双冷意的眼睛却看着“岩石”。发泄过后,他似乎冷静了很多。他开口说:

“你是怎么可以回来的?你不是说中国人的攻击火力很猛吗?”

“岩石”据实回答:“是的,他们的火力很猛,枪法也很准,他们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把我们的近60人的队伍消灭了,只留下了我,‘沙柳’,‘野牛’6个。他们带走了‘沙柳’,把我们几个捆着在原地丢下了!”他补充了一句:

“我们就看着那些秃鹫来啄食自己的兄弟!”

“黄沙”眼睛盯着“岩石”,问:“然后,你们就互相帮助着挣脱了绳索,找到了一个补给站,马上就回来给我报信了,是吗?”

“岩石”被“黄沙”盯得有些心慌,同时,他也觉得,似乎自己就这样居然就可以自由,好像是太顺利了点。但是,在“土王”的目光下,他还是不得不点点头。

“黄沙”手里的枪抬了起来,“岩石”不由得心里一凉,但是“黄沙”又把枪口给垂了下去,似乎在想着还要不要再次抬起枪口来。终于,他的手放了下来,靠在腿边。他开口说:“你,带你的人,加强岗哨的力量!”他听了一下宫殿外飞沙走石打在墙壁和门窗上的声响,接着说:

“现在外面是沙尘暴天气,能见度底,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火力覆盖!反正美国人卖了很多子弹给我们!”他手里的枪还是抬了起来,指向“黄沙”,点了一下,说:

“知不知道,我有5座行宫,如果没有你们带路,中国人就要一个个去找!”他摇摇头,无奈的说:

“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沙柳’的爱将,我会象杀了这个家伙一样杀了你!现在,给我滚出去,准备对付中国人的偷袭吧!”

说完,不理大殿里的人,走向了卫星电话,拿起话筒,拨了号码,然而,接通了,开始话筒里的声音被沙尘暴干扰的厉害!“只有靠我自己了!”狠狠的放下电话,“黄沙”说!

“岩石”已经离开了大殿,带着自己的人上了岗楼。大殿里只有王妃和“黄沙”,还有地上的一具尸体。“黄沙”上前拉起了眼神已经变得痴呆的王妃,不管她被突然拉起时的激烈挣扎,把她夹在臂下就向着卧室里走去。

“老子要是死了,也要在快活一下!”他低沉的道!



虽然相隔只有几十米到一百多米,可是在风沙中,通话器受到的干扰还是很大。

“‘利爪’‘老猫’进入掩护位置!”

“‘板斧’进入位置,准备开火!”

“‘麻雀’已经开辟了雷场通道,正在安装爆炸装置!”

“‘虎牙’‘矮马’‘胡子’准备好可以冲锋!”

“‘小妖’已经潜入湖中!叫‘利爪’和‘老猫’长大眼睛掩护好我!”

罗启云吐出了嘴里好像永远都吐不干净的沙子,对着通话器说:

“‘麻雀’,多久可以爆破?”

“现在可以!”耳机里传来了回答声音。

“全体都有:听到爆破声音,准备行动!”罗启云对着通话器说道。

“麻雀”把一条排爆索装在利用空包弹气体推进的抛射器上,扣动扳机,“通”一声闷响,在昏天黑地的风沙中,还是可以看见一条排爆索在风沙中划出一条弧线,落在地面上,接着是“轰隆隆”的响声,地雷被引爆了,爆炸连绵成片,就是在昏天黑地中,还是可以看见不断的闪光!

“板斧”手里的6管机枪向着沙袋里面的机枪火力点开始喷射子弹。


“岩石”带着人才进到岗楼,眼前不远处的地雷场就开始了连串的爆炸,他大吼一声“开火,中国人来了!”跟着一个箭步从楼梯冲下了平地,一个前仆已经隐身到了沙袋后面,刚好避开一块从头顶掠过的石头还是弹片,手里的转轮手枪指向了几个抱着枪惊慌失措的从宿舍里跑出来的士兵,大声吼道:

“滚回你的战位去,向着敌人开火!要不我毙了你!”在枪口和“岩石”的大吼中,几个士兵终于转了身回去,手忙脚乱的趴在沙袋上,“噼噼啪啪”开始向着眼前的风沙射击——他们是迎风,脸眼睛都开不了,只能是闭着眼睛扣扳机!接着是更加多的士兵扑到了自己的战位上去了,枪声响成了一片!

而岗楼上的机枪也在“岩石”先前的一声大喝下猛烈的开火!


罗启云满意的看着沙袋组成的工事里猛烈的火力向着只有“麻雀”一个人的空旷开阔地扫射。他对着通话器命令道:“车辆的发动机声音响起来!”

在车上的队员猛的一拧油门,全地形车在沙地上咆哮了起来,在加上“板斧”6管机枪的扫射,更加有声威了,但是罗启云还嫌不够,对着通话器又加了一句:

“‘虎牙’,‘矮马’给他们两个火箭弹,打掉两个岗楼!”

他的话音才落,就看见侧面“虎牙”潜伏的地方火光闪起,一枚火箭弹拖着尾焰一头扎在左边的在喷射子弹的岗楼,化作一团大火——在大风沙中,“虎牙”还是修正了弹道,准确命中目标。

接着在另外一面,又是火光一闪,“矮马”出手了,同样准确命中另外一个岗楼!

“岩石”或许没有指挥才能,也不是脑筋很活络的人,但是,他的确是个有经验的战士。两枚火箭弹准确命中岗楼,在这样的大风天中,他知道外面的肯定是精锐部队。而且在风声中传来的发动机轰鸣声,让他不由得觉得心里充满了绝望——他在7,8个小时前才从中国人的手下惨败,此刻可以说是心有余悸!但是他看到了自己身边的士兵,也和自己一样。他马上意识到如果自己把这种恐惧表现出来,那么,他们的防线就要跨了!

“滚开!”他一把抢过一个小队长手上的步枪,在枪声重点大声道:“给我顶住!一定要顶到‘土王’撤退!你们这帮家伙,平时就他妈的会搞女人,打仗就像个女人一样!”他把枪抵在肩窝里,手里的枪猛烈的跳动,向着有发动机轰鸣的方向扫射,一个弹夹打空,背后被抢了枪的小队长连忙把弹夹递了过去。

“岩石”上好弹夹,大声叫着:“让中国人有来无回!开火!”子弹从枪口射出,好像恐惧也被发射了出去!

有当官的身先士卒,士兵们的军心稳定下来了,原本有些慌乱的人也定了下来,火力再次猛烈起来。

看着防线已经军心稳定下来,“岩石”从小队长手里接过了一个弹夹,看他也找到了一支新的步枪,在他耳边大声说:“这里交给你了!”

“是,长官!”笑队长大声回答,手里的的枪再次射击起来。

提着枪的“岩石”猫着退向大院里,“土王”的贴身护卫们已经把“悍马”和“路虎”都开到了贴着墙根的地方躲避子弹,虽然手里握着价钱比自己手里的AK47贵很多的MP5,可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是惊慌和不安!

一个家伙猫着腰靠近了也贴着院墙的“岩石“,侧耳听了一眼外面的猛烈枪声,有点口干的涩声问:

“嗨,士兵,外面情况怎么样?你怎么回来了?”

这些平时在普通士兵面前作威作福的家伙,现在居然这么低声下气的和自己说话,“岩石”当然知道他们的心态。他压抑住自己的嫌恶,看一眼对方,说:“还是叫陛下马上上车我们要突围出去!在风沙天里,中国人不一定追得上熟悉地形的我们!”

对方苦笑了一下,说:“陛下…陛下现在还和王妃……”看着他尴尬的表情,“岩石”在笨,也猜得到自己的陛下和王妃在做什么了。他不由得摇摇头说:

“还好,‘沙柳’和‘蝎子’都不沉迷女人!但是‘沙柳’现在…..”

也不管对方的表情如何,看一眼车上的贴身护卫的队长,说:

“我和你们队长进去,劝陛下马上走…..”他起身跑到了“路虎”车旁,和护卫队长说了几句,两个人一起向着宫殿里猫着要跑了过去。

一进到大殿,就听到了冲锋手枪的连发声音和女人的尖叫,跟着在枪声中还有他们的陛下的声音:“中国人来了,我的女人不能留给他们享用……”一群平时养尊处优的女人和婢女们惨叫着尖叫着从各自卧室和工作间里跑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恶魔一样赤裸着身体满是鲜血的高壯男人,手里的“伯莱塔”冲锋手枪不断的喷射火舌,不断的有女人倒地!

护卫队长冲了上去,想要制止住自己的陛下疯狂的举动,“岩石”一把没有拉住他,眼睁睁看着他被自己的陛下一枪撂倒,“岩石”连忙一缩头!

他对这个陛下已经完全死心了!他现在最想的一件事情,就是等着中国人快点工进来,自己可以马上投降了,也许,这样自己还可以见到“沙柳”;只要“沙柳”还活着,那么,自己神气的一天还是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