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结号的真实故事

fubinhong 收藏 30 9781

一个改编自真实故事的电影无论如何是要比胡编乱造的所谓大片要好得多何况又是一个这样铁骨铮铮的充满血泪硝烟战火的故事。


如下是集结号背后的故事如果你看了集结号不被感动的话那么我想下面这个故事一定会让你感动……


因为它是真实的!总有一种感觉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份阳光可以让我们阴暗的心灵打开一扇窗!



“报告!团长同志,原晋察冀军区四纵十旅三十团三营八连二排长常孟兰,奉命于1948年11月19日带领五班七名战士,在延庆县桑园镇执行阻击任务掩护全 团撤退,按照上级命令,坚持到最后,在战斗中我与部队失散,两名战士牺牲,其余人员下落不明……请首长指示!”1996年的除夕夜,当71岁的常孟兰老人 向沈阳军区某集团军地炮团长王永久神情庄重地敬礼报告时,王团长一下子愣住了,面对常孟沧桑的脸上纵横流淌的老泪,王团长还礼的手久久不能放下。

对于年轻的王团长来说,48年前的那场阻击战只是从团史陈列室中了解过,而对常孟兰老人来说,为了这句报告,为了了却心中那个心愿,他却苦苦追寻了48年……


1948年11月,常孟兰所在的部队奉命执行掩护大部队的任务,(我军与国军不期而遇,他率领全班进行阻击.上面下令听见号声撤退,但号声一直没有响 起...)那场战斗打得异常惨烈,虽然完成了既定的任务,但常孟兰最后和自己的部队失散了,成了一只离群的孤雁。然而作为一名军人,他认为做事必须要有始 有终,那场阻击战的战况还没有向部队复命,就等于阻击战还没有结束。于是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当面向部队首长汇报战况,为了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也为了失散 的弟兄……从此,开始了他48年感人肺腑的追寻。那场战斗后,他先是沿途寻找部队,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在那战事频繁的年代,没有人知道 他所在部队的确切音信,常孟兰只好回到了老家赞皇县张楞乡北竹村。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后,常孟兰找到了北京军区一个专门负责收容战争中失散人员的部门,部门的首长确认了他的身份,给他开了介绍信,发了路费,让 他暂时回家等候消息。然而一晃两年过去,他也没等到任何音信。于是他又一次去了北京,但负责接待的同志却告诉他:他所在的部队已入朝作战,让他回家待命。 常孟兰仍牢记军人服从命令的天职,于是回家继续等回音。


常孟兰不甘心就这样干等,40多年里,远到东北,近到石家庄,都留下过他苦苦找寻的足迹,但最后仍是一无所获……一次次地找寻,又一次次地失望,常孟兰没有绝望,他执著地坚信有生之年一定能找到部队。


1984年,石家庄陆军学院在北竹村建了一个驻训点,离他家不过六七百米,年过六旬的他见到子弟兵,饱经岁月沧桑的他有种说不出的亲切与激动。常孟兰主动 找到驻训点的负责同志,要求尽点义务,干点杂活。还没等这位负责同志应下,他便跑到炊事班烧锅炉去了。此后,只要驻训的学员一到,他便披星戴月为学员烧开 水、看营房。接触多了,老人的不平凡经历深深感动了当时的副院长王定庆少将,王定庆专门到北竹看望他,常孟兰向王定庆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希望能帮他了却这 一夙愿。


王定庆应了下来,1996年,经过多方打听和联系,终于知道了沈阳军区某集团军便是常老当年所在的晋察冀军区第四纵队,而驻在辽宁本溪的一个地炮团前身就是常老所在的三十团。而这时的常孟兰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了。


当常孟兰得到这个消息,激动得一夜未眠,是啊,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未了情”就要圆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带上行李和干粮就出发了。一路上,渴了他就要点热水 喝;饿了,就吃点干粮,啃点咸菜疙瘩。可当他费尽周折到达本溪时,才知道部队已换防到一个偏远的小镇上了。他只好在车站寒冷的候车室挨到了天亮,而这一天 恰好是大年三十。


平时开往小镇的班车就不多,过年更是“门前冷落鞍马稀”,他好不容易才搭

上了一辆顺路车,到了镇上, 天已经黑了,还下起了大雪。常孟兰一打听,到部队营房还有好几公里路。走着吧,他没有把这几公里路放在眼里,48年都走过来了,还怕这最后几步吗。走着走 着,他看到了营房门口悬挂的灯笼放出的红光,心中立刻涌起一股暖流。眼看就要到了,可年事已高的他由于连日旅途劳累,在离营房几百米的地方一头栽倒在雪地 上。他努力挣扎着想站起来,可腿怎么也不听使唤,想到马上就能找到失散多年的部队,能喊出尘封在心底48年的一声报告,他咬紧牙,一步步向营房爬去……就 在他实在爬不动的时候,一辆外出执行任务的军车发现了快冻僵的他,把他带到了团长王永久面前……


王团长为常老倒上一杯热茶,听他慢慢讲述这一迟到了48年的报告的故事。过了许久,王团长终于认出了眼前这位老人,团荣誉室里那张被放得大大的照片上便有 他。那是当年攻下石家庄后,《晋察冀日报》记者杨朔为三十团“有功之臣”拍的合影。当时,常孟兰因率突击二排第一个抢占石家庄外围的制高点云盘山而立了大 功。


了却了心愿的常老又收拾行李准备回老家北竹了,但王团长却坚持要他留下,在将他的情况核实后建议有关部门让常老住进养老院,以安享晚年。可常老谢绝了王团 长的好意,执意要回去,因为那里有关心帮助过他的军校领导,有洋溢青春活力的学员们,还有那他烧了十几年的锅炉...


(资料记载这位老人也是解放战争中,曾经用轻机枪击落国军飞机的英雄.左胳膊还有当年子弹壳落在袖桶里烧伤的伤疤.现在在军事博物馆里还保留着他那挺"英雄机枪")








在看记录片《牺牲》的时候偶然看到片尾的字幕里有石家庄市赞皇县委宣传部的名字 我家乡的名字,很好奇百度一下,看到了这个。我家在北竹村的邻村,帖子里的故事在我还上初中的时候就听过,它绝对是真实的,石家庄陆军学院还为北竹村修了一条路,每次过年回家都能看到,不知道这个故事是不是集结号的原形,不过这位老人一样值得我们尊敬...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野猫参谋 在第23楼的发言:

那上级让你爹的部队拼死顶住苏军,有没有欺骗的成分在里面呢?


比方让他们死守,然后说到某时候发信号撤离,可就是不发信号。


然后你爹的部队拼光了,阵地或者工事被炸毁,上级就把你爹他们都算“失踪”。


你信不信你爹的上级会这么干?

战争是瞬息万变的,事前计划好的事情可能因为战争形势而变得无意义。从下级来说,谷子地无权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脱离战场,哪怕明明是要去送死;从上级来说,有时候事前再充分的准备都有无用的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不能因此说是上级恶意要部下去送死。

此外,部队评烈士也是有制度的,不能说死了或跑了找不到了就能算烈士。遵守制度也是很重要的。因此谷子地也只能以给上级写信,或希望能寻到战士尸体等制度内的办法来让他们评上烈士,其他办法是不行的。

27楼

我记得我叔叔当年(90年代的事)在西藏当兵的时候,说,他们常常戒备,就是那种一旦有战事,他们就是必须死扛到大部队到来的那一批,等大部队到来,他们才可以撤下去休整,到时候剩几个算几个,活着的就是英雄,死了的就是烈士!


还没有来得及看这部片子,很期待。

 以下是引用第八个死囚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长津湖 在第5楼的发言:
问题是,这个真实故事里,团长是恶意的末有通知他们撤退的吗?


那可是集结号的根子.末有这个恶意不知道,这个电影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能说恶意么?

换作是你,你是刘泽水,难道你会为了半个连,牺牲全团么?

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国家。

为了全局利益,是需要牺牲局部利益的。

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的一个连在突围时在阵地留下20多具烈士遗体.连长发现后连夜反攻夺回阵地,在掩埋好烈士遗体才撤退!越战期间解放军宁愿付出几倍的伤亡也要把阵地上烈士遗体抢回来!抗日战争期间,在常得保卫战中,国民党师长余程万在突围是不慎留下数百伤员,虽然伤员最终脱险但余程万还得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集结号居然说解放军团长怕被敌人咬住而遗弃自己一个连!简直在侮辱解放军.

向这样的英雄致敬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这就是战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