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一百一十二章 剿共途中的新烦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对于蒋委员长而言,不放心福建、广东、广西这三个地方是理所当然的,这三个地方现在都是由地方实力派控制,而且兵力充足,广西广东向来是反蒋人士的重要根据地,而现在福建也插了进来,更是显得声势浩大。即使他们不反对自己的统治,对于一心推行中央化的蒋委员长而言,目前的这种情况也是不能容忍的。但是为了大局,他还是忍下来了,自从龙月风随同第十九路军到了福建之后,西南地区的事情就没有一件事让他顺心的。首先是贵州的王家烈在桂系的攻击下把政权让给了毛光翔,何应钦的支援全部白费了。桂系通过拉拢毛光翔的手下,实际上控制住了贵州,毛光翔成了傀儡,接着现在又是广东被占,自己的死对头胡汉民、李济深、陈铭枢主政西南,虽然说实际权力都控制在有军队的蔡廷锴、蒋光鼐、李宗仁、白崇禧、张发奎的手上,但是也已经成了委员长阁下的心腹之疾。如果蒋委员长知道了历史上面福建因为福建事变被中央军占领,广东也因为两广事件被中央控制的话,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至少安平是这样子想的,龙月凤小姐为了拉拢桂系,说动蔡廷锴蒋光鼐把广东的钦州湾划给了广西方面,虽然陈铭枢对此不满,但是为了整体计划让委员长忌惮联络桂系形成同盟,也就答应了。蒋委员长看到西南地区的势力已经大不可为,于是表面上认同了西南地区的统治,同时宣布恢复李济深的党籍。暗地里联系龙云和何键制衡两广和福建,这两位本来就和桂系有仇,也害怕两广和福建出兵占自己的地盘,向蒋委员长表示忠诚,同时派重兵守在边境上,防止两广和福建的进攻。

在这种情况,红军在陈济棠慌乱的时候,迅速通过了蒋先生布置在江西境内的粤军第一道防线,渡过信丰河之后向湖南汝城、城口一线前进,接着又因为粤军大乱,红军经过粤北的仁化,乐昌之后,转进广西准备从兴安和全州之间渡过湘江北上和湘黔边境,这时候虽然还沉浸在自己的势力扩大的喜悦中,但是白崇禧还是在崇县和恭县之间布下重兵,防止共军南下进入桂林,也防止追击的湘军在老蒋的命令下借剿共南下侵入广西境内。

由于广东的政变,追击的湘军在没有得到具体的指示之前不敢擅自进入广西境内,直到西南地区宣布服从中央政府为止,湘军才在何键的命令之下,进攻共军为了掩护中央军转移布置在湘江东岸的防御阵地。虽然多了两天的时间,但是由于红军转移的时候抱着搬家的决心,带着所有的东西缓慢前进,结果就是在湘江东岸还是被国军团团围住,好在由于国军的准备也不是太充分,蒋委员长还要在湖南和江西留下重兵监视两广和福建,所以红军主力经过五天的激战,渡过了湘江,但是部队折损过半,八万人除去伤亡还剩下四万人。委员长下令嘉奖指挥作战的何键以及作战勇敢的薛岳,同时看到红军损失过半,急于窜入湘黔边境和红二六兵团汇合,何键一边追击,一边电令黔军毛光翔部配合阻击红军于锦屏、黎平一线,防止共军西窜入贵州境内。毛光翔经过和王家烈一场大战,嫡系被拼得精光,自己手下的杂牌已经不听自己的了,算得上是一个傀儡省主席,除了贵阳附近,哪都管不了,想剿共也是有心无力,于是把上面的命令发了下去,任由那些实力派手下自己斟酌着执行。

这个时候,安平到了蒋委员长设在南昌的行营,蒋委员长虽然现在把红军追着打,但是对于形势还是觉得不乐观,主要是千防万放的地方势力还是坐大了,同时还连成了一气。蒋委员长的计划是政治解决军阀,军事解决共匪,现在情况很复杂,是在拿不定主意是不是变一变,见到了安平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易生啊,听说你和福建那边的龙月凤小姐是朋友?”

蒋先生没有首先问安平先生在重庆大量投资办厂购买房地产什么的是什么意思,反而直接问起了这个问题,可见已经到了关心则乱的地步了。

“是的,委员长阁下,”安平回答道,“我们在国外的时候和她算是朋友,也一起在上海战事里面合作过。”

“这位小姐可不简单啊!”委员长阁下一边咳嗽一边模糊不清地说道,在他身边的第一夫人马上拍着他的背说道,“达令,你也要小心自己的身体,不要一味的工作。”同时用妩媚的眼神看了安平一眼,“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安先生帮忙的啊!”

委员长从自己的夫人手上接过了热水,同时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事情。安平在旁边说道,“请委员长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全国的事务可都要靠您在操劳啊!”

听到安平这么说,蒋委员长露出了安慰的笑容,说道,“广东发生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那位龙小姐可是在里面出力不少呢!我也不是要他们放下兵权,只是现在剿共形势大好,不要自己人内部争斗,白白便宜了共匪,所以我想让你去广东跑一趟,你和蔡主任和蒋主席也是朋友,可以帮我说一下话,只要他们不妨碍中央剿匪大业,服从中央,中央也是不会薄待他们的,那位龙小姐也算得上是人才难得啊,你问问她愿不愿意到中央来做官,帮助中央啊。”

这位龙小姐确实是人才难得,以戴总管那么强大的情报力量居然始终打不通福建的情报网,前一天刚刚收买的人第二天就被查出来,派去分化、刺杀、潜伏的特务一个个被查出来,要么被礼送出境,要么被偷偷处决,为了这个戴总管没有少挨委员长阁下的骂。

“委员长阁下,对于广东方面发生这样子的事情,我也感到很遗憾,不管怎么说这样子的事情发生了,中央政府的控制力下降了是事实,不过事情也不完全是悲观的,如果可以换一个角度看的话。”安平说道。

“哦?你有什么看法?说出来听听。”蒋委员长喝了一口水以后,很感兴趣的问道。第一夫人也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