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一百零七章 新塘沽协定

陈安平 收藏 0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不得不说以前向来喜欢对着军事指手画脚的蒋委员长这次难得地安静了一回,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现在前线的态势开始变得对于中国方面有利起来,就在冯玉祥部占领了隆化之后,马占山在中苏边境上也拉开了抗日的大旗,在苏联的支持下,在呼伦池附近集结了上万的义勇军,准备反攻呼伦,同时和已经被日军严重打压下退入山林的抗日义勇军各部联系,商量联合力量,统一指挥。日方鉴于自己后院起火,深怕马占山的力量发展起来,在东北造成燎原之势不可收拾,于是再次下令让冈村宁次在谈判桌上可以再做适当的退步,但是为了颜面问题,始终不说可以退到什么程度,这些子就轮到冈村宁次头痛了。

但是日方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做看东北战火,经过陆相荒木贞夫的建议,日方决定再加调两个师团到东北,加入关东军的序列,巩固东北的局势,同时命令留在东北的两个师团,和留在热河的一个师团加紧巩固治安,这个样子,还被到1937年关东军在东北的兵力就达到了八个师团,大约二十五万人左右,而且都是常设师团,兵力充足战斗力强,这样子强大的武力,让中国政府不安,连苏联政府也很不安,所以暗地里大大地支援马占山的武装。蒋先生已经意识到了日本的威胁已经很强大了,于是开始谋求和苏联方面重新建立外交关系,把和日本谈判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安平。因为现在局势还不错,民间的势力越闹越厉害,高叫着联合起来,出兵东北的人不在少数,连带着全国各地的学生也闹了起来,不少学生组团向中央政府请愿,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蒋先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鉴于江西的苏区已经越来越大,严重威胁蒋先生自己的地盘,浙江,安徽,江苏等地,鄂豫皖苏区直接逼近武汉,威胁南京的安全,蒋先生抱定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决心,决定要把长江流域清理干净。虽然之前第四次围剿的时候,地方军阀配合不利,蒋先生还是继续策划第五次围剿,准备调集一百万军队把长江以南的的所有中共的红色区域全部抹掉,同时直接调集五十万军队围剿以瑞金为首都的中国苏维埃政府,准备彻底端掉这个国中之国。本来这个时候应该向日本求和,全力经营内战的,但是由于安平先生和精彩表现和张学L将军的负责任的态度,蒋先生决定对于和日本和谈的事情暂时交给安平,自己放一放手,但是他已经指示孔祥熙积极筹备军费,前财政部长宋子文先生因为不同意蒋先生过于冒险的财政政策自前线回来以后已经被免职被强行勒令出国考察,孔先生接替了财政部长一职,积极筹钱帮助蒋先生剿共成功,然后专心来对付日本人。

这个时候,由福建、广西、广东方面派出的支援部队由海路到了天津,由埃里克森先生旗下的爱民航运提供了船运,一共两个师一万两千余人,其中福建方面拉过来了的师是一个特派加强师,两旅八团八千人左右,广西方面出了一个两团旅又一个团,广东方面出了一个团,一共四千人左右,由区寿年任临时军长兼福建师师长,广西方面派遣的指挥官叫做焦杰,统一指挥广西方面和广东方面组成的师任师长,但是对于这个人安平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蝴蝶效应冒出来的。事实上这支部队来了之后也打不上仗了,但是在政治上面意义巨大,让日方看到了可能的巨大的威胁,同时加上之前闽粤桂三省发出的抗日宣言,让日方认识到必须尽快谈判成功,这样子拖下去实在是对日方不利。所以当这支援军到达天津后第二天,冈村宁次迫不及待地和安平举行会谈,表示同意安平之前协议的意见,愿意以长城以北二十公里为非武装区,同时日方军队撤出榆关,在榆关地区,保持战前的状态。

另外冈村宁次提议一是中日方可以在英美方面的的监督下,双方处在协议上所划对方区域内的军队相继撤退至指定的位子,之后在第三国的监督下,才由双方的军队进入撤退地点进行接管。二是中方保证非武装区内中方维持秩序的力量不使用仇视日方的团体和个人。

安平对于冈村宁次的提议前一条感到没有意见,但是对于第二条很有意见,他说想找对日方没有仇视的团体和个人不是找不到,但是不能用,因为符合条件的人都被编进日军的伪军序列里面了,同时个条件也太宽泛和不明确了,如果照这个提议,那么中方东北军里面的保安团都不能去长城以北。“难道你能让少帅阁下不派他的人而派张海鹏的部队维持当地治安吗?”安平笑着说道。

“这已经是我方政府做的最大程度的让步了,”冈村宁次敲着桌子说道,马占山袭击了呼伦,虽然一度被日军击败,但是他马上整军南下,进入了外蒙古地区,准备南下直插热河和冯玉祥回师,而冯玉祥靠着长城一线的部队帮助他牵制了热河境内的日军,在热河境内大肆发展,袭击日方后勤补给和攻击伪军,声势惊人,如果在和马占山的数万人合兵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为什么日方做出巨大让步的原因。

“您的第二条一见我不能答应。”安平轻飘飘地说道,“如果去掉第二条,我马上可以签字,如果不能去掉的话,将军阁下还可以再等等。现在已经是六月八号了,实际上再过四天就会有人来接替我和您谈判了,到时候那位先生可能是愿意直接签字的。”

冈村宁次气得牙痒痒的,他通过佐佐木先生已经知道这位安平先生谈判的底线就是保持住长城一线,以求能够抵抗住日方对于华北的压力和野心,这个条约实际上已经相当地符合这位先生的底线了,但是他还是求全责备,拖时间,关键是现在日方拖不起。不然东北的疥疮之痒就会发展成为心腹之患,消耗掉日军的实力,大大影响日方之后的计划。冈村宁次再次发电给东京,详细地说明了谈判的情形之后,终于在得到了明确的指示下,签了字。

“安先生,”在签完字之后,冈村宁次说道,“阁下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对手,我很希望之后能够和阁下在战场上一决雌雄。”

“冈村将军阁下,”安平笑着说道,“我们可是刚刚签订了停战条约哦!作为参谋,实际上我们已经交过手了,不得不承认,也许你们认为我占了便宜,实际上,我方这次实在是输了,至少热河丢到你们手上去了。”

“这可不是您的错啊!”冈村宁次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

这个条约以《塘沽协定》的名字公布了出来,表面上只是一个停战协定,实际上表明国民政府已经放弃了热河的控制权,让日本方面得到了西进察哈尔,南下河北的基地,同时扩张了伪满洲国的地盘,日方的势力实际上已经能够伸入华北了。

这个协定签订之后,作为签字人安平并没有遭受过多的责难,倒是打着攘外必先安内旗号的南京政府被大大的责骂了一番,社会各界名流和民众均对政府不向日宣战,不趁机收复东北不满,大家都只看到日方在东北只有二十万多万军队,而国府全国有两百多万军队,没有看见日方能够动员全国的后备役,迅速组建一百多万的精锐之师远征,同时开动全国的工业作为战争的支持。而国民政府方面无论是战力还是补给后勤方面都完全不能和对方相比。更何况在蒋委员长看来,中共的强大的力量就在南京眼皮子底下,自己如果和日本方面打起来的话,那么对于走农民路线的中共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机会。基于各种理由,蒋委员长都不能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和日方开战。

在听到已经签字和看到协议的附本之后,蒋委员长心中的大石就彻底落了下来,他指着何应钦大骂说道,“看看你商定的条件,再看看别人谈的条件,你看看差别有多大!”

何应钦当场羞愧不已,不能说话。蒋委员长考虑了一下,认为张学L虽然后来指挥队伍在长城一线和日方火拼了一场,但是之前丢掉热河的责任不能不追究,于是下令张学L辞去北平军分会副委员长的职务,改任鄂豫皖三省剿共总司令,带领东北军王以哲部,何柱国部,黄显声三军共计十万余人南下剿共,以何应钦为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以于学忠任河北省主席,驻北平;以商震为天津警备司令兼塘沽保安司;宋哲元仍任察哈尔省主席;以徐庭瑶任保定行营主任兼第17军军长,驻守保定;税警总团被调至徐州,莫雄被免职,以驻防徐州的第二师师长黄杰接任税警总团总团长,广西,福建,广东的部队各回驻地;又因为孙殿英作战有功,任命其为榆关警备司令,驻守榆关。这样子张学L的势力就几乎完全被逼出了华北地区,他自己本人也成了一个流浪汉,对于这一切,安平感到爱莫能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