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回到过去1931 第一百零三章 谈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平知道实际上仗打到这个程度已经打不下去了,日军的伤亡在两万以上,其中直接歼灭的就有一万二左右,中方这边虽然补充了火力,但是损失还是很大,伤亡在四万以上,直接死掉的就有八千,双方的损失都很惨重。虽然北平军工厂一直在加班加点,但是弹药的产量远远达不到消耗的量,这完全是靠着埃里克森的海运在撑,撑过了就没有了。1933年是美国金融危机的最后一年,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这样子的好机会买这么便宜的军火了。加上蒋先生不太愿意放福建和广西,广东的军队北上支援,而这几个地方,除了广西和福建有点心思愿意支援之外,陈济棠恐怕只是跳出来说说而已。所以长城一线的部队实际上已经撑不住了,老兵受伤太多,新兵战斗力又不强,还要分兵驻守平津,绥远等等,所以实际上十四万的交战部队已经是中方的极限了,现在损失了四万精锐,这仗是无论如何打不下去了。

对于日本而言,此时也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如果不做全国动员的话,想要保持相当地攻击强度已经不可能了,如果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的话,自身的准备又不足,内阁和军部都下不了这个决心,反而国际的压力越来越大,自从日本退出国联,英美等国家已经认为日本政府是一个相当危险,并且不负责任的政府,虽然美国和英国对日贸易并没有停顿,但是很显然,加上前段时间在栾东地区和英国的冲突,日本方面已经不能够无视国际压力了,这个时候,如果能够用谈判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所幸现在前线的战线已经完全稳定,安平把最后一批弹药补充到了前线的各个部队,由于成功狙击了日本人的进攻,同时把日本人逼入了相持的阶段,部分地光复了热河的国土,前线部队的士气还是能够保证的。各个部队的司令官都表示将坚决守住自己的阵地,决不后退,安平才能够得到蒋先生和汪先生的命令之后,离开前线让张学L和黄绍竑主持全局的调配工作,前来塘沽和日本代表冈村宁次谈判。其实这时候何应钦已经到了北平,代替前线的张学L主持军分会的工作,所以前期才有他派遣黄郛和日本驻北平武官永津的会谈,并且草拟了《停战方案备忘录》。但是这个方案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加上国军方面在察哈尔方向向热河发动了反击,形势大好之下,蒋先生有点犹豫,于是下令让安平和黄绍竑代替即将正是和谈的中方代表北平军分会总参议熊斌去和谈,同时也好缓解一下国内民众的反和谈情绪。

自从前线取得了几次大捷之后,国内的盲目乐观情绪抬头,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趁机派兵北上,收复东北的好机会,不少地方组织游行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要求国民政府趁机出兵北上,向日本宣战,收复东北。在北平的何应钦管不到前线的军事部署和补给发放,一天没事干就只能接见北平各界的代表团,忙的头都大了。刚刚提出和谈建议,马上报纸上面就开始指名道姓地骂他和汪兆铭,黄郛是汉奸。加上中共方面的有意煽动,蒋先生的五十万大军在江西败得一塌糊涂,全国的群众运动风起云涌,蒋先生烦不胜烦。世界上最头痛的事情无过于学生闹事,不管哪朝哪代都是一样,这个情况下,派抗日英雄安平和黄绍竑去谈判,简直就是英明的举动啊!更何况安平先生现在还保留着瑞典国籍,怎么看也是最佳人选,当然,如果是英美国籍的话,那就更好了。

五月三十号,安平带着自己的两个副官,张上尉和徐上尉,已经相关的秘书人员和警卫排到达了塘沽,黄绍竑本来也应该来的,安平劝他说这次日方的谈判代表冈村宁次只是关东军方面的一个参谋副长,黄绍竑的身份比他高,不应该出席。同时告诉黄说这次和谈签订协议实际上是损失名誉的事情,自己去就好了,不用黄陪着自己去挨骂,同时电告蒋委员长说热河西线孙殿英和王以哲前线指挥离不开黄总参谋长,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委员长阁下考虑了一下,同意了安平的请求。黄绍竑更是感动得流泪,对于安平的人品敬佩不已。

谈判是在塘沽日本陆军运输派出所正式举行的,本来按照安平的想法,和谈应该是在天津公共租界由英美两国派遣代表参加后进行的,但是由于日方强硬的态度和何应钦软弱的态度,和谈的地点上面中方就先输了一筹。安平在日方警卫强烈的鄙视的眼神之下,神情自若的带着两个副官和一个女秘书走进了日方指定的谈判的地方。屋子里面桌椅都摆放整齐了,但是日方的谈判代表冈村宁次少将还是没有到,安平知道这是日方的下马威,他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又招呼有些紧张的自己的随行人员坐下,抬头看了看周围杀气腾腾的几个低级日本军官站在周围充当警卫,好几个家伙都把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上面,似乎是要拔枪出来杀人的样子。安平知道这是日方给自己施加压力的方式,耸耸肩毫不在意,看着有点紧张的徐上尉和张上尉,以及刚刚从南京调来给自己当秘书的美丽的柳少校,笑着说道,“没事,别紧张,除非他们还是猴子,不然不会拔出来乱开枪的。”

周围听见了这句话的军官发出了哼的冷哼,然后安平又说道,“不过也不排除有些猴子还没有进化,不然犬养毅怎么会死,不过你们放心就是了,我开枪的速度绝对比他们快。”

听到这个人妄自议论日本的内政,马上有人脸上挂不住了,离安平最近站在门口的那个上尉马上拔出枪来说道,“支那猪,你说什么?”

一时间其他周围的人也拔出枪来,纷纷指向安平以及其随行人员,当然,也有不少人挂着犹豫的神情,拿着枪不知道怎么办的。、

这时候安平看到一个站在窗户附近的日本少佐似乎有点熟悉,,同时他的脸上挂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同时他的枪好好的插在自己腰上的枪盒子里面。

“见到你很高兴,安平先生。”这位少佐推开了站在他前面拿着枪的同僚走到了安平的面前,“两年之后我们又见面了,这真好,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安平看到这张靠近自己的脸的时候,不由得想起了在高速公路上面的那场飞车运动,“哦,真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你,”安平点着头笑道,“这些年我倒是很想见见你的,阁下……”

“佐佐木小次郎,”少佐伸出了手和安平握了一下,“我现在是冈村将军的副官。”同时他转过头去对着身边的人叫道,“干什么,把枪都收起来,对待客人要礼貌,冈村将军马上要来了。”

周围的上尉和中尉们才不情愿的收起自己的枪,同时站到自己该站的位子上去,不过看向佐佐木中佐的眼神明显充满了迷惑。

“不知道您的那位同伴怎么样了?”安平不动声色地说道,“我们很关心她的安全。”

“谢谢阁下的关心,”佐佐木笑容可掬,“我的妻子现在在国内经营一家不错的公司,和埃里克森先生的公司还是合作关系,对于您的关系我代表她表示感谢。”

刚刚从紧张中脱离出来的安平的随行人员现在也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这两位好像是老朋友的的双方。

“我多么不希望我们现在是敌人,”安平说道,“如果在正确的时间上面,我倒是不介意。”

“对于这个我有同感,”佐佐木赞同道,“也许我们找机会谈一谈可以澄清一下我们之间可能的误会。”

这时候有人用日语叫道,“将军阁下到了。”

冈村宁次少将一身戎装从房间的内间走了出来,“看来安平先生和我的副官是旧识啊,那么也许我们能够谈得很愉快呢!”冈村宁次笑容可掬地用熟练的中国话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