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冰冷的身体,泥土的气息,这是韩冷夜最后的感觉,意识逐渐模糊,身体却有说不出的舒适感,就这样结束了,不管是任务还是生命。龙扬,秦中鹰,剩下的就看你们了。冷夜的眼前闪现出自己活着时的每一幕,无论是作为狼群中的一员,还是被收养,融入人类世界,跟龙扬,秦中鹰等人并肩作战的每一幕,当这些已经成为流逝的记忆无法挽回的时候,冷夜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作为人类,这是他第二次流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片黑暗当中,这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吗?冷夜已经无所谓了,好歹杀了那么多的人,怎么都该下地狱的。于是他就这么躺着,一直躺着,直到一个声音突然出现,“起床了,睡觉的时间早过了。”韩冷夜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不痛了,而脖子上的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痊愈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黑暗,一片黑暗,但是在黑暗中却有着一点光亮慢慢的向他靠过来。韩冷夜拍了拍身上,原先几乎被粉碎的甲胄现在正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而腰间的宝剑也还在,他立即抽出了宝剑,摆出战斗的架势。“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冷夜大声喝问。“这个可不好回答,因为凭借你的知识可能根本无法理解我是谁这个概念。”声音从亮光中传了出来,这次冷夜听清楚了,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但是他没有丝毫放松警惕,双手紧紧的握住宝剑。光亮逐渐靠近了,韩冷夜这次终于看清楚了,对方是一个美的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女人,穿着怪异但是华丽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在黑暗的世界中,只有她是在闪着亮光的。“你试着说明一下,否则我可能会杀了你的。”冷夜往前靠了一步。“既然你想知道,那就告诉你好了,我和你不一样,不是人类,当初在制造我的时候他们给我起了个很难听的名字叫蓝星卷轴,很怪异的名字。”“制造?”“按照你的理解,就跟铸造你手里的宝剑一样,只是技术水平相差上万年左右。”冷夜摇了摇头,表示无法理解。对方叹了口气,“知道你无法理解,所以还不如不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简单的说叫次元空间,就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四纬空间。”冷夜再次摇了摇头。女人有些恼火了,“那就用你能听的懂的说法,我就是你们传说中的天河之神,这里是传说中的神之遗迹。”冷夜恍然大捂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为什么非得用这种鬼神的说法你们才能理解呢?”女人无奈的说。“传说中的天河之神找我有什么事情?”冷夜收起了宝剑,“创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帝国,相信你有无穷的力量,那么把已经死掉的我拉到这个什么什么间的,有何贵干。”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知道我是神之后还能这么坦然吗?”“首先,我并不信神,其次你是神的话又能怎么样?”冷夜冷冷的说,“我没有什么要求,即使你现在让我重新去死掉我也不怕什么。”“无欲则无求,你果然是理想的人选。”女人笑的很开心的样子,“我可舍不得杀你,相反,我会要你永远活下去,我会给你永恒的生命。”“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什么永恒的生命什么的我并不需要。”冷夜活动了活动筋骨,“如果你不打算重新让我去死的话请告诉我一条路,我要回去了。”“那可是永恒的生命,拥有之后,你不会变老,不会受伤,不会死亡,可以跟天地同寿,这可是无数人所毕生追求的啊。”女人兴奋的说,“世界上无数美好的东西,无论是美食,美女你都可以无限的享受,难道你不心动吗?”韩冷夜用一种难以理解的眼神看了看她,然后摇了摇头,“我活个几十年够了,不想成为乌龟。”“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女人恼火的说。“如果有这种东西请你给需要的人好了,我不需要这些。”“不需要,如果你不需要你就永远走不出这个空间。”女人用威胁的语气说。“这样啊。”韩冷夜索性躺了下去,“既然走不出去就在这里睡觉好了,反正我累的要命。”

“愿意听一个故事吗?”女人在韩冷夜的身边躺了下来,“没兴趣。”韩冷夜闭上了眼睛。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讲了起来,“你们并不是唯一的人类,曾经在宇宙的另一个地方诞生了生命,经过数万亿年的演化,他们的科技达到了一个难以理解的水平,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改造了一个星球,并且让生命在这里繁衍,当然不仅是这里,还有很多很多的地方,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他们曾经抱有一个希望,这些生命以各种形式发展最后成为一个大的家庭,大家不再孤单,冰冷的宇宙中各种生命之间可以融洽和平相处,当各个生命以自己的形式独自发展,繁衍的时候,这个星球上的生命也开始了自己的发展,但是却是在以杀戮和灭亡为代价快速发展着,他们贪婪的索取着星球上的一切,当这个星球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时,他们的手深入了宇宙,他们的舰队毫无保留的摧毁着其他的文明,掠夺他们所能够掠夺的一切,本来该是和睦友好的家庭被人类冰冷的武器所毁灭,他们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直到打算向他们的制造者宣战,企图获得支配一切的力量,但是可惜的是他们失败了,因为他们不懂得,物质的武器,反物质的武器都不是最终武器,最强大的武器是时间,拥有控制时间能力的制造者轻易的打败了人类,无数的物质在时间的倒退中变回原样,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人类也在瞬间消亡,但是那些制造者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会有人类这种好战的生物出现,于是他们在另一个星球重新改造,把这里改造成人类的家园,让人类重新来过,思索他们的过错,寻找问题……”“姑娘,你说这些我听不懂的东西也没有用的。”冷夜摇了摇头说,对方没有搭理他,“暴力,杀戮在任何生命发展中都有,但是当文明发展,科技进步后这些东西就会逐渐消失,但是人类不同,他们的科技越是进步杀戮的手段就越发高明,掠夺的东西就更多,连同类都可以用最残酷的方式对待,甚至仅仅是取乐就可以轻易的屠杀自己的同类,人类的发展真是让人无法理解。”“我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冷夜翻了个身,“有人说狼是贪婪的动物,他们凶残,暴虐,攻击其他种类,但是狼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它们不会额外的掠夺,仅仅是为了生存,但是人不同,人的世界太复杂,人类的残忍甚至超过了狼群的总和,他们喜欢把自己凌驾于万物之上,神之下,但是当有一天他们发现所谓的神不存在的时候,他们自己就认为可以凌驾于一切。”“你认为神不存在吗,那么制造你们的生命呢,相对来说,他们不就是等同于你们的神吗?”“我只认同眼前的东西,比如食物和水,还有,我能够感觉到的东西,天和地,在大家的口中,神是一种万能的东西,无所不能,可以保佑你,帮助你,不过如果真有这种无所不能的东西他为什么要作为人类的仆人将自己的力量用来给人类服务呢,如果神这种生物真的存在,那么他们一定有自己的生存模式,不会被人类所干扰,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存在,却又跟我们毫无联系,甚至无视我们,那么他们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呢?我又何必去敬畏他们呢?”冷夜坐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我想我可以体会你所说的东西,人有自己的生活模式,狼也有狼的生活模式,但是当两种生活模式发生了不可避免的碰撞后就是毁灭,不过人的毁灭力是巨大的,任何动物都无法阻挡。”“你把一切都看开了,如果你想回去的话就回去好了。”女人站起来一挥手,身边立即出现了一道光,“穿过这里你就能返回你的弟兄们身边,继续你那无聊的生命,大概50年,80年,或者100年吧,不过在返回你那台巨大的失控的机器作为零件前,你可以考虑一下,你明白我说的。”韩冷夜点了点头,“虽然一直不了解你想说的内容,但是我却可以感觉到你的意思。”“用语言表达,只是最原始的手段。”女人笑着说……

韩冷夜从一片黑暗中走了出来,进入了另一片黑暗,当他还奇怪身处的环境时,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那是在军队经常听到的喊杀声,空气中弥漫着血和火的味道,这让韩冷夜十分吃惊,这样的场面他从来没见过,远处的火光染红了天空,冷夜仔细看过去,那里正是他曾经驻扎的长城防线,里面的战况已经到了惨烈的地步,数十万人在那里拼死杀戮,没有怜悯,没有迷惘,有的只是单纯的杀戮。“要加入吗?”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那里是你的军队正在和风灵族的人拼死决战,整个计划好象是一个叫秦中鹰的小子想出来的,无论谁胜利,都可以取得80年来最终的胜利,失败的一方将走向灭亡,你的兄弟们即将赶来参加战斗,还有,当时把你刺死的那个家伙也在,现在可是你报仇的好机会。”“不用了,这场战争本来就没有胜利者,只有死者。”韩冷夜转过了身来叹了口气,“无数素不相识的人为了一个理由砍的你死我活,或许当人们开始一起居住,组成民族,组成国家的时候,这种荒唐的事情就不可避免的开始了,你创造了一个民族,一个帝国,一群被自己强大的武力所左右不能自拔的可悲的人。”“他们可不是我创造的,当初那个孩子找到我的时候只是说想学到可以让部落强大的东西,我就把之前那个星球诞生的人类中相对文明,和平的古文明的知识教给了他,于是他就用这些知识创造出了这个帝国,不过即使是没有学到东西的风灵族也不是一样,人类是群居动物,一旦种群形成,就会为了这个种群而活着,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此时的人类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机器的零件。”冷夜深吸了口气,一边是没有污染的天地,一边是血与火的沙场,他回过头来,“我不回去了,到了那里,我只是个被左右的小卒而已,天地之大,并不是非要靠国家靠别人来保护我,人是群居动物,狼也是,但是我想找到另一条生存的方式,一种可以不用靠同类仅仅靠天地而生活下去的方式。”……

“我要最后提醒你,一旦你获得了永恒的生命,你将无法再融入人类的世界,你不会死亡,受伤也会立即恢复,你不再可能有朋友,你所认识的人都会离你而去,当初那些掌握了永生技术的人们迫不及待的让自己能够永生,结果是全部自尽,因为活的太久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到了最后他们才发现,死亡是他们唯一拥有的权利。”女人提醒他,“我知道。”韩冷夜说,“生存几十年和生存几千年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区别,只是单纯的活下去就可以了,这恐怕也是你选择我的原因。”“人类曾经一直想拥有永恒的生命,但是拥有后却发现永远活着并不是那么好的事情,而动物从来不会追求更长的生命,所以他们即使拥有了永恒的生命也不会有所改变,生命的永恒到底对人,对动物有没有意义?一个人如此,一个文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也是如此,自从人类诞生以来,无数追求永恒的国家或许可以强盛数千年,或许可以强大上几百年千年甚至万年,但是最后无一例外的被摧毁从头开始,他们或许期待永久的强大,但是却跳不出诞生,发展,强大,衰落,毁灭,新生的循环道路,就像人的出生,成长,衰老,死去一样,如果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人能够走出这个循环而获得真正的永恒又会如何?韩冷夜,你是一个人,懂得思考,懂得人类的一切,却又同时保持着野兽的本能和特点,在你今后的日子里,你将看到这个世界的本质,我希望你思考后给我答案,这也是人类如何跳出这个循环的答案,或者人类是否有必要跳出这个循环,我希望你能够回答我。”韩冷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此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时间停止了,周围的一切都不在变化了,“人是生活在一个四维空间中,第四维就是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即使这个时间跟宇宙是保持同一运动的,就像在这个世界中不可逆转的一起行动,一起流逝,永恒的意义就在于可以切断这个连接,你的时间仅仅作为你的时间使用独立运转,跟宇宙世界分割开来,不用在随波逐流,就像你离开你的国家,作为独立一员的存在着。”女人说,“别人的一秒可能相当于你的1年,而你的1秒也可能相当于这个世界运转1年,时间的钥匙已经在你自己的手里,你将不会被任何东西左右,好好使用吧。”“我知道了。”韩冷夜点了点头,从这一刻起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这个时间,同时又在这个世界,这个时间观察着,思考着这个时间……

秦中鹰的剑停了下来,他剑锋所指的目标消失了,在那一刹那之间,雷华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大哥,真是鬼啊,无影无综的。”“别故弄玄虚,出来,韩冷夜。”秦中鹰大叫。“你还是那样。”冷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现在的我已经不可能回去了。”,“如果不愿意回来就说一声好了。”秦中鹰收起宝剑,在他旁边坐下,“我知道军队的生活对你来说不太适应,你也为我们大家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既然是兄弟干嘛一声不吭的离开,这么久怎么也不回来看看大家,说句话,当初如果不是你,我们这些弟兄可能都要完蛋,你认为我们还会继续强迫你留在军队吗?”“我回来过。”冷夜终于开口了,“我亲眼目睹了长城的决战,那时是你的计策吧。”“不错。”“数十万人的战死是唯一的结果吗?”“胜利是结果,我们胜利了,再不用继续作战了,一次的死亡换来百年的安宁,这不是很值得吗?”“胜利吗?”冷夜笑了,“这是你最擅长的事情,积攒了无数的胜利,你或许能够改变历史,但是改变不了命运。”“是吗?”秦中鹰也笑了,“如果我不能改变历史,那么就不会再有后来的命运了。”“那只好祝你成功了,只是,当你踩着兄弟们累累的尸骨前进的时候,你认为这种胜利值得吗?”“已经有无数的弟兄死去了,如果不能继续前进,他们的血不是更白流了。”秦中鹰咬着牙说,“不仅是我的兄弟们,还有我的父母,无数北凉军的战士和风灵族的战士,已经流了这么多的血,必须有个结果,无论这个结果是好是坏。”韩冷夜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就送你们到这里了,恐怕以后我们不会在见面了,保重。”说完立即消失在黑色的夜里。

“大哥,你真是了不起,连鬼都和你这么熟悉。”雷华总算松了口气,手从剑柄上放开了,“不过他说送咱们到这里是什么意思?”秦中鹰没有回答,他借着火光惊讶的向远处看去,那里一个巨大的山谷正耸立在那里,那正是风灵谷,北安府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