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凤林大君李淏是个恭谨而孝顺的儿子,既然得了父亲旨意了只好放下不能迎兄长进声码的憾事,率领一千禁军离开汉城奔向八百里开外的釜山。显然走陆路是一种极不安全选择,好在朝鲜人在海船上比不重视海上力量的满清可是要强出不少。

所以出了汉城之后,全军奔向码头,那儿有朝鲜水军战船,足以装载全军离开。然而将要到达码头之时,他惊异的发现,那儿已经有一队披坚执锐的清军士兵守在那儿!

为何这些清军来得比凤林大君李淏率领的一千朝鲜禁军来得更快呢!原因在于此时清军不但装备了枪式弩弓,而且盔甲也换成了仿佛的复合战甲,虽然不似神州军那样的现代样式,重量倒是减轻了许多。所以他们比身着铁甲的朝鲜禁军来得要快。

在这些李淏和李滚所率的禁军到来,他们已经向码头停泊的战船发动了进攻并取得了完胜。成群的骑兵在“快乐的”奔跑之中,发出“吼吼”的叫声。头顶上挥舞的铁链顶端,是燃成火球的“链球式火油弹”。

朝鲜的水军完全没有料到会有突如其来的袭击。缓缓靠近的清军骑兵几乎在一瞬间就发动了攻击。一艘艘靠在码头的“龟甲船”无法应付这多到几乎无数的火球,很快数十艘战舰在大火之中化为灰烬,整个码头亦在大火之中乱做一团。

很快抵抗的水军兵士们就被使用“枪式弩弓”清场的清军清除了个干干净净。

凤林大君李淏和弟弟龙城大君李滚默默的立在队前,向后是惊而不断的一千禁军精兵,正在动作迅速的展开队形。

不用问,此时汉城城外清使的营盘之外,必然已经展开血战,而疾病缠身的老父十有八九已然横尸在那冰天雪地一战场之上。

虽然李淏是个王子,虽然李淏一直以来都在主持官事,然而他并不是一个野心非常大的人,所以他几乎不能理解,为何兄长会如此残忍。他神情冰冷的看着对面清军千人队摆开他们常用的蟹螯阵,现在他完全明白了父亲的一片苦心。

忍住内心悲怆,伸手“呛啷”一声,自肋下拨出长刀,在禁军已经排好的‘锋矢之阵’的阵前举起,嘴中高声长啸。

在这岁末的汉城城外,冰冷的寒风掠过原野发出“呜呜”的悲鸣声,看来岁神即不愿看到这人间残杀的惨剧,他也难以理解,为何这美丽的河山上会发生这样父子、兄弟相残的惨剧。

“如今正是胡虏犯我国家之际,我辈高丽男儿哪会向胡虏屈膝,全军都有,随我击敌。”

李淏手中长剑牢牢指向天空,当先一骑缓缓向清军“蟹螯阵”奔去。他的兄弟龙城大君李滚,同样一扬手中钢枪,紧紧随在他的身后。

兄弟二人身后一千铁甲禁军,几乎同时催马,千人大阵一阵波浪般的涌动之后,保持着与兄弟二人相同的速度,朝敌军驰去。

对面清军也开始缓缓驱动胯下坐骑,马蹄声响起,在原野上回荡起闷雷般的“隆隆声”声音。

两支千人的骑兵终于要在这儿展开一场惨烈搏杀,两败俱伤边的骑士都开始加速。随着骑兵的靠近,清军的精骑一个个手中的枪式弩弓几乎以不间断的速度射出弩箭。按照博洛那儿来的教头的话:“在接敌之前,尽量发射弩箭。”

弓弦“崩崩”弩箭发出“咻咻”啸声,迎面向扑来的铁甲骑兵扑去。

在龙城大君李滚率领下的禁军,装备精良是朝鲜军中精锐中的精锐,清一色的铁甲,马皮之上同样披着皮甲,说起来有些像当年姜勇率领的汀州儿骑的模样。唯一不足的地方是他们身披铁甲,是典型的冲击型部队,所以配置长枪、倭刀,只是没有弓箭。

弩箭呼啸着降临在朝鲜军身上,这时令人惊恐的事情出现了,锋利的四棱箭头旋转着落下。“叮”一声,铁甲几乎瞬间就被刺穿,长长的四棱箭尖进一步刺穿里面衬着的皮甲,射入肌肉半寸的光景才止住。

被射中的禁军不愧是朝鲜军中的精锐,一个个悍勇异常,强忍伤痛继续举着长枪冲击。可是被射中马匹的士兵就没那么好运气了。长长的箭尖一直深入到马儿身体内部,疼痛使正在狂奔的战马猛得一跃,就载着他的主人一头栽倒在地下,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身体已经落在身后冲过来的大群骑兵的马蹄之下。

而清军方面除了在袭击码头之时战死十数人外,在与朝鲜禁军接战过程之中,几乎未伤一人。

放下手中“枪式弩弓”,清军精骑挥舞起钢刀。在冲锋途中,被射伤多处的朝鲜骑兵亦憋了满肚子的怨气,狂喝一声,手中长枪刺出。

士兵怒吼、战马嘶鸣,金铁交鸣声在被铁蹄踏破的原野上响起,随之而起的是战士血溅五步垂死的惨叫。

生命和生命对撞,鲜血和鲜血交融。已经被战铁蹄践踏的一团糟的雪地上,倒下更多的尸体,更多被刺伤跌下或者被乱刀斩下马的骑士在铁蹄之下化成同一样的血肉各那些被鲜血融化的冻土和成泥泞。

朝鲜骑兵们往往刺出一枪之后,来不及刺出第二枪就会被清军骑兵削去脑袋,而削去别人脑袋的清军士兵同样会被随之而来的乱枪扎成鱼网。

照说,朝鲜禁军的生甲和铁枪更加适合骑兵冲锋,但是骑兵与骑兵一但缠斗的时候,在两军阵中,狭小的对战空间之内,长枪又不如利刃来得灵活犀利。

满语、朝语,在不同的战士嘴中吼出来,唯一相同的都是身上的斑斑血迹和一双挣成赤红的眼睛。

到底,清军是盘马弯弓起家的部队。而且“枪式弩弓”的增加,使他们在接敌之前可以对敌人的有生力量朝廷相当消耗。优势在双方战士拼命的争斗之中,向清军方向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