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狗!狗!狗!

清风掠翼 收藏 11 3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着满大街各色品种的宠物狗在主人的宠爱下享受着生活的快乐,不由得想起自己养狗的经历,由此或许可窥视时代的变迁?

记忆里养的第一条狗,是一支黑色的草狗。准确地说那不是我养的狗,而是全家人养的,那时我只是个6、7岁的小屁孩儿,只知道家里有一条凶悍的狗,别的就没什么印象了。

冬日的某一天,太爷把黑狗牵出去,吊在家旁边的一棵老槐树上把狗杀了。虽然看得我胆战心惊,但是狗肉的香味我还是记忆犹新的。

自己亲手养的狗是第二只叫赛虎的黄狗,这个名字是从一部电影里抄袭来的。赛虎的母亲是一条貂场的看门狗,健壮、凶狠。刚把赛虎带回家,他还没有戒奶,朦胧着小眼睛哼哼唧唧地叫,小狗没有奶喝,我就把地瓜嚼成糜状喂食他,那时地瓜、饼子还是很稀缺的,我时常拿着一块饼子自己吃一口,再咬一口抛给赛虎,赛虎一天天长大,和我也越来越亲密。这是给我带来最多快乐的狗,夏天挖野菜、冬天上山拾草,我都会牵着他,松开狗链子,赛虎会欢快地围着我上窜下跳。夏季的黄昏,小孩子们都会牵着自己的狗出来比赛 ,我的赛虎完全遗传了他母亲的基因,凶狠、剽悍,为我挣了不少面子。每每放学回来,隔着几百米吹起口哨,赛虎就会迅速地冲出来,把前爪子搭在我的身上欢快地扭动着屁股,赛虎可以说就是我最好的伙伴。

有一天放学回家,很意外的,母亲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非年非节准备这么好的晚餐是很稀奇的,正在长身体的我如狼似虎地吃着,母亲一直看着我没吱声,半路忽然想起来,我的赛虎跑到哪里去了,母亲这才告诉我,狗被打狗队的拉去杀了,我突然感觉毛发直树,一脚把桌子踹翻号啕大哭。

原来那几年说是为了防止狂犬病,要求农村灭狗,否则就要交一笔不小数目的钱。家里交不起这笔钱,我的没有狂犬病的赛虎就这样成为了打狗政策的牺牲品。后来查到了杀死我的赛虎的杀手,准备好了一把弹弓,计划抽冷子给他一家伙,但终究狼心兔子胆没有付诸实践。再说,他也只是个办事的。

赛虎的惨死,叫我一直耿耿于怀,没有了养狗的信心。将近10年后,参加工作了,偶然看到一条小黄狗,毛发微卷,憨态可掬,突然就唤起了儿时的童心,遂将其抱回老家养着,取名叫迈克。迈克有一身蓬松卷曲的长毛,一张大脸看起来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松狮犬。那时每隔一个礼拜回一次老家,牵着迈克遛遛会找到童年的印迹,迈克在饮食上要比赛虎幸运地多,最起码吃饱不成问题了。但是很不幸,90年代初期,流行一种剧毒耗子药,可以毒三代。就是说耗子死了,吃耗子的动物会被毒死,吃耗子被毒死的动物倘若被吃,还会毒死吃他的动物。不知道这么剧毒的东西怎么会流入市场,而且耗子吃了这个东西会摇摇晃晃地窜出洞来。

可怜的迈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拿了一把耗子,也就成了耗子的殉葬品了。

隔了一年,朋友送我一只京巴,因为工作忙,这只小狗又被带回老家养着。小东西长地固然可爱,可是我老觉得这东西不像狗,像猫,这只养尊处优的小东西,算是我养的狗运气最好的,可是我确实不喜欢这种小型的东西。

前年,爬山路经一果园,看到一条看园的德国牧羊犬带着一群狗崽子,其中一只居然不畏惧我,径直向我走来,感觉有缘,将其买下,这只大型犬很适合我的口味,肌肉发达,体形俊美。因为营养好,长地特别快。老家早几年可谓夜不闭户,近几年虽然说治安大不如前,但一条大型犬拴在街上也没当个什么事。谁曾想,前些日子,这条狗居然丢了,狗脖子的皮套上有很明显的刀痕。为什么这样一条大型犬被偷走都没怎么叫呢,有人说是被下药了,有人说是鱼钩拴住肉,狗咬住就不能叫,而且拉着就走。

我感觉很伤心,这算什么?前几天朋友喊我去一家狗肉馆吃狗肉,我也知道那里的狗肉味道很纯,很地道的草狗,可是突然感觉没了胃口。或许我才是真正杀死他的凶手?

我想,除非老年孤单,否则,我是不会再养狗了,伤不起那个心啊。

本文内容于 2007-12-24 12:17:08 被清风掠翼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