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51、末日

天上人間A 收藏 9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151、末日 黑木被副官扶到帐篷被还没被完全救醒,又听到四处传来密集的枪炮声,在龙岗山就吃过亏的副官赶忙和卫兵一起把黑木从帐篷内抬出来,放到一处隐蔽的地沟里面,然后守在周围。很快到了凌晨,周围还不断传来零零星星的枪声,黑木也被冷冰冰的露水惊醒,连惊带吓加上伤心,黑木的老骨头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51、末日

黑木被副官扶到帐篷被还没被完全救醒,又听到四处传来密集的枪炮声,在龙岗山就吃过亏的副官赶忙和卫兵一起把黑木从帐篷内抬出来,放到一处隐蔽的地沟里面,然后守在周围。很快到了凌晨,周围还不断传来零零星星的枪声,黑木也被冷冰冰的露水惊醒,连惊带吓加上伤心,黑木的老骨头已经不怎么结实了,昨天晚上一夜的折腾,加上在野外受冻,黑木感觉自己非常的虚弱,身体一会热一会冷。

看着天色渐渐的发亮,黑木虚弱的问副官:“昨天晚上支那军队偷袭我们了吗?打退他们没有?部队伤亡如何?”

“司令,你别急,看情况我们抵住了支那人的袭击,具体情况现在不清楚,您等下,我去问问。”

等天色大亮后,惊魂未定的日军从各自的隐蔽处慢慢的站出来,看着一片狼藉的营地,仔细寻找半天后,除发现许多中国军人的弹壳之外,什么都没有。而遍地的日军尸体和伤员,则实实在在的告诉日本人,昨天确实和中国人发生了一场激战,只不过那些神出鬼没的中国人像鬼魅一样出现,然后像鬼魅一样消失。经过检查,日本人沮丧的发现,昨晚一夜的混战,死伤近2000,大半都是自己人造成的,大部分的日军都是被金钩步枪击中。

听到报告的黑木五内俱焚,大叫一声:“天亡我也!”喷出一口黑血,仰天倒地。

经过军医的紧急抢救,黑木悠悠醒转,扭头对身边的松原中将道:“松原阁下,看来我是回不了日本了,这些将士们,你要把他们带到辽东半岛去和奥保巩二军会合。我们轻视了支那人的新军,这个错误以后不能再犯!告诉总司令官大山岩阁下,这个关东新军将会是我们日本走向大陆国家的最大敌人,一定要找机会…尽早的…消…灭……”

松原连忙道:“司令阁下,你会好起来的,你不必心急,我们马上出发,尽快的绕过本溪到辽东半岛去。”

黑木半咪着眼睛,非常清楚松原是安慰自己,自欺欺人罢了,看来自己这把老骨头是要彻底的断送到这里,对松原道:“拜托松原君了,赶紧带着部队走吧。”

松原也不再继续啰唆,掉头回去指挥部队出发。被昨晚楚天放弄的筋疲力尽的日军都瞪着一对熊猫眼,带着几百伤员,向本溪方向启程跑去。现在的日军经过昨晚的打击,物资损失的更多,现在每名日军都只有一个基数的子弹,粮食也只够三天的,大部分都带了几个冷饭团子。

楚天放却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这队落水狗一样的日军,2个中队的突击队战士分成二批,一左一右的随着日军一起前进。出发后不到1小时,潜伏到距离日军队形不到700米距离的狙击手就首开记录,将几个骑马挂着望远镜的日军军官一枪撂倒。被袭击的日军惊惶失措的四处开枪,大部分日军经过昨晚的袭击,听到枪声就条件反射般的趴在地上。等回过神来的日军搜索完毕两侧的山包和沟壑后,时间都过去了半小时,确认安全的日军这才继续前进。可没过多久,骑马的军官再次被一枪击毙几个,日军这下才彻底的弄明白,中国人有神枪手专打军官!骑马的和带指挥刀望远镜的都是高危人群。明白过来的日军再不骑马了,把伤兵扶到马上,军官都把望远镜和指挥刀藏起来,和步兵一起走路。

等日军大部队经过一处20来米高的悬崖下的时候,日军的伺候在上面寻找半天,确认安全后,队伍开始通过。等日军约过了一小半,侦察的日军认为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就下山跟随部队前进。等日军最后约一个联队的经过悬崖下的时候,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小队的中国战士,瞬间十几颗手榴弹飞到日军的队伍之中,将几十个日军炸成血人。随后就是密集而精确的子弹,趴在地上的日军也难以幸免,在悬崖上的突击队战士全部采用3发点射的方式,挨个给趴地上的日军点名。

已经通过的日军前队立即将残余的几门山炮展开,准备轰击山头上的袭击者,被压制的日军也回过神来,展开火力“乒乒乓乓”的和悬崖上的袭击者对射。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悬崖上的火力突然沉寂下来,疑惑的日军等了十几分钟,才由几十个人爬到悬崖上,除一地的弹壳外,毛都没捞到一根。不服气的日军像沿着痕迹去追,却一脚踩到个跳雷,“嘣”的一声巨响和大团的硝烟过后,几个日军全身是洞的倒地,汩汩冒出的鲜血沁湿了山顶的大片泥土。

放弃追赶的日军继续赶路,却一路被楚天放的狙击手接二连三的撂倒,想去找又找不到,找到痕迹去追吧,多半会连追击的人都葬送掉。到后来,日军也麻木了,反正人多,你一个一个的杀,也杀不了多少,看到有人被精准的枪法打到在地,附近的日军最多看看死没,然后自顾自赶路。

从龙岗山出来,跟着日军尾巴追击的1师距离日军不到60里的路程,可所有的重武器却才从龙岗山出来,要想追上黑木,必须依靠胡明的2师在阵地前死死的拦住日军二天以上。

肖强看着地图,计算着日军的速度,楚天放不间断的骚扰打击给日军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至少日军确实已经疲惫不堪,从龙岗山伏击开始,连续3天,很多日军都没有休息过,走路都东倒西歪,速度明显的慢了很多。

黄西城在边上详细的分析着日军的情况,最后问道:“师长,你说日军会通过本溪逃跑吗?”

“黑木不是傻瓜,以现在的半残部队去攻击工事完备的本溪,肯定会绕道走,我看最有可能的是本溪左边!从右边要经过太子河,插过去后处在辽阳和奉天之间,他们肯定会被俄国人歼灭!”

黄西城道:“那么,日军毫无疑问的会选择本溪左边通过,和奥保巩的第二军会合。在金州侦察的情报员报告,日军已经攻克金州,大连不出5天就会成为日本人的囊中之物,日本人就有了稳固的补给码头,所以黑木到那里可以补充装备和人员。我们的应对措施应该是部队不必跟着日军的尾巴,而是直接插向本溪左边的地区!”

“呵呵,那就这样办,叫部队斜插过去,1旅继续跟在日军屁股后面给日军增加些压力,2、3旅插过去。顺便通知下胡明,他也能猜到日军的动向。”

拼命逃跑的日军实在疲惫不堪,到晚上的时候选择了营地,开始休息。经过昨晚的惊魂,日军聪明了些,大量的派出巡逻队,将营地周围几公里范围都纳入警戒范围,所有的部队都设置了不同的口令,这还不算,在口令之外,还要询问下部队的情况,比如是那个部队、长官是谁等。由于日军的军官被狙击手大量的击毙,现在日军严重缺乏指挥官,许多低级军官被火速提拔。松原还传达了一个命令,部队分成三拔,轮流休息,不管发生什么事,休息的只管休息。这松原也弄明白了,袭击他们的是一些非常精干的小部队,没有能力大规模进攻他们,只能是骚扰,像昨天晚上被袭击者打死和打伤的才400多点,自己混战的伤亡却是三倍还多。

松原守在奄奄一息的黑木帐篷边上,苦恼的看着地图,前出的日军已经到了小间师团的营地,现在可以确定,小间师团确实全军覆没了,现在为难的事在于,部队该走那条路?后面是在龙岗山伏击自己的中国新军,转头回去那崎岖和复杂的龙岗山就会是全体日军的坟墓。根据报告,紧追不舍的中国军人距离自己不到半天的路程,那些中国人可能在等什么,没有加快前进速度,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松原相信,中国人就像蜘蛛一样,在编织一张大网,等着自己这群飞蛾自投罗网,那么,那里才是中国人的网最薄弱的地方呢?渡过太子河?即使能顺利的过去,前面是抚顺和奉天,不管是抚顺的中国人还是俄国人都会落井下石,看来最有利的通道就是绕过本溪,直插千山山脉,和奥保巩第二军会师。

参谋进来报告道:“中将阁下,我们的弹药和粮食都非常的短缺了,粮食只能支持二天,弹药只有一个基数了。”

松原郁闷的说道:“为什么不去抢支那人的?这里难到没有支那农民吗?”

参谋也疑惑的说道:“我也奇怪,这里水源便利,土地比较平坦,怎么就没有支那农民呢?很多侦察的士兵都报告,这附近的村庄全是空的,没有人,连水井都被填上了。”

松原考虑下道:“八格!可恶的支那人,居然把所有的人都迁移走了,让我们不能获得补给。通知军队,天亮之后绕过本溪向辽东半岛进发,我们没有时间了!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阻击,都必须不顾一切的打过去,要不就会饿死在这里!前进才有唯一的一线生机。”

楚天放的突击队虽然没有机会像昨晚一样深入日军的内部折腾,不过对那些巡逻的日军却毫不手软,摸到一个灭一个。在夜色中潜行在灌木和杂草中的突击队战士,就像死神一样,手里面捏着锋利的多功能匕首,待日军的巡逻队经过时,从黑暗中鬼魅般的闪出,左手捂嘴,右手一匕首就捅到日军的心脏上。这样灭了十来只巡逻队后,来到日军营地的边缘,被放哨的日军发现,问了口令后,那日军再问道:“渡边少佐的妹妹漂亮吗?”

被发现的突击队战士愣一下,随口答道:“漂亮。”

放哨的日军一听,一枪就打过来,负责保卫的日军也不追赶,就趴在原地“噼噼啪啪”的和突击队战士对射,休息的日军累了几天,对枪声充耳不闻。突击队战士见无法引起日军的混乱,打一阵后撤退,这日军也不追赶,只好离开。走到外面遇到一个日军巡逻队,留下一个活口询问,这才弄明白,这渡边少佐是今晚负责这个方向警戒的日军指挥官,根本就没有什么妹妹。楚天放听了报告后,瘪嘴笑道:“倭寇也学会长心眼了,有进步。”

天亮之后的日军沿着小间师团派人侦察过的道路,左转进入丘陵地带,准备绕过本溪逃命。先期出发的日军侦察兵骑马探路,走到中午的时候,发现在丘陵地带的中间几个制高点上,四处都是新挖掘的战壕,通过望远镜发现前进道路上设置了大量的障碍物。正当这些日军想掉头回去报告的当口,响起几声清脆的枪声,几个日军一头从马背栽倒,残余的日军掉头就跑。

藏在一块岩石下的狙击手从瞄准镜里面看到两个日军跑出射程之外,缓缓的收回枪口。

跑回去的日军骑兵很快报告了松原前面的情况,松原呆立半晌,参谋慌张的问道:“松原将军,我们是不是绕道过去?换个方向?”

松原狠狠的说道:“敌人既然在我们前面设伏,宽度一定足够,大部队已经到这里,还怎么绕道?后面还有虎狼一般追赶的支那军队!我们要是再耽误些时间,就真的冲不出去了。他们设防是线型的,我们突击是集中攻击一点,还是很有希望的。命令清和联队攻击支那防线的右翼,长谷川联队攻击左翼,一定要狠狠的攻击,让中国人摸不清我们的主攻方向。中间由剩余的部队全力突击,务必要在明天中午前突破中国人的防线!不管怎么样,至少要把黑木阁下送出去。”

接到命令的日军快速的行动起来,清和联队从行军队列中直插防线的左翼,在2师防线的正面占了3个山头作为后方支援点,开展进攻前的准备工作。在夜色即将降临的时候,日本人用仅余的9门山炮向2师的战壕开火,进行突击前的火力准备。

黑木已经晕了几次,在帐篷中被大炮的声音惊醒,问身边的副官发生什么事了,当知道前路被中国新军死死堵住,部队无法前进的时候,悲凉的吼道:“难得我黑木第一军就要全部葬送在支那人手里吗?……后面的追兵应该不远了吧?……只要我们在这里耽搁到明天中午,就会被支那军队前后夹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