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修改版之二.学习中奋斗. 8.哲学,多少要懂点啊!

7821144 收藏 18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8. 流氓也该懂点哲学啊! "小阿哥,见过贵妃娘娘.‘嗬,看慧妃那严肃劲儿,很有太后派头儿吗.没关系,有的是机会练,您继续!   “慧妃妹妹,不要吓着小阿哥,姐姐今儿来是为了与妹妹聚聚,顺便儿说说两个阿哥的玩儿闹,可不是为到妹妹这儿告状.”看看,看看,看人家,历史上那么嚣张个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8. 流氓也该懂点哲学啊!

"小阿哥,见过贵妃娘娘.‘嗬,看慧妃那严肃劲儿,很有太后派头儿吗.没关系,有的是机会练,您继续!

“慧妃妹妹,不要吓着小阿哥,姐姐今儿来是为了与妹妹聚聚,顺便儿说说两个阿哥的玩儿闹,可不是为到妹妹这儿告状.”看看,看看,看人家,历史上那么嚣张个人物儿,那话多好听!可惜,载镔与慈禧水火难容,否则不妨拜个师傅学阴毒.


‘姐姐说什么呢,笑话妹妹么!小阿哥顽劣,不像大阿哥那样淳厚.这要是不管,还不得无法无天.还不快见过贵妃娘娘.‘嘿,看来光说环境锻炼人不完全,还要说形势比人强.这不,沉默许久的慧妃敢于针锋相对了.


眼含赞许的看看慧妃才面向懿贵妃:‘载镔见过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金安.‘这些好话是从二十一世纪乱七八糟古装电视片里学来,心里自然脏话骂尽,等老子无需肚子里过瘾,看怎么治你.


咯咯......懿贵妃先是一阵笑:‘免了免了,小阿哥的聪明能干,上回就看到啦.我这做额娘的心里虽说舍不得,可大阿哥被你欺负,倒是不冤枉.小阿哥,能不能请你日后让着点大阿哥啊?‘

懿贵妃嘴里刚冒出个[免]字,[了]还没出嘴,载镔稍稍弯下的腰就伸直了,只为那话发了下楞.载镔肯定懿贵妃内心远没有嘴上那么大度.


随口而出?


不会,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不会没事儿说废话.


威胁吗?


倒有可能,但她会那么瞧得起个三岁阿哥吗?载镔希望她瞧自己不起最好.


示弱?想法刚一冒出,载镔心里啐了自己一口,太自鸣得意了吧!


蒋飞转生前,载镔已中了慢性毒药,否则不至于三岁即亡.结果当然是让蒋飞查不到载镔一点有效资料,只有[三岁夭折]四字轻轻带过.哎,想想也是,慧妃生载镔时还没发育完全,咸丰总有二十五六,虽说咸丰的精子质量肯定不好,但只有俩儿子了,御医还不天天招呼着,怎么也该混个十岁八岁不是,原来竟是不得好死.


那是谁下药儿?估计九成与懿贵妃有关.要让亲生儿子顺顺当当登上皇位而独掌后宫,必需干掉唯一竞争对手才有绝对把握.那时的懿贵妃可能还仅想母仪天下,要让其知道后世她一人独大,还不得抡刀砍载镔这拦路虎.


再怎么不服气,新生载镔也就是个亲手行动派,论手辣,一人一把刀比砍人,慈禧不是个儿.但要说心狠,十个载镔这样的流氓也不是慈禧对手.这女人,抛开祸国殃民不谈,实在令人佩服,咸丰让她哄的团团转,同治让她指着团团转,光绪被她吓的团团转.实事求是的掂量下自己,也就一样儿比她强,慈禧一生光丢地盘儿,载镔却最会抢地盘儿,杀的大小帮派望风而逃,飞哥之名传遍全......市.


当然,这些是在夜深人静时想象.现在的懿贵妃话落,载镔回话那叫快:‘哪儿啊!是我好动,可能碰了大阿哥哪儿,谁哪敢欺负他啊?不说他是阿哥,就凭贵妃娘娘我也不敢啊.‘


‘吆,小阿哥比我想的更聪明百倍,这话是夸我还是骂我哪?你会怕我么?‘懿贵妃又咯咯笑起来,但只有皮笑.


‘不是夸更不是骂,贵妃娘娘的确是载镔最佩服之人,您可不能听信大阿哥一面之词,我怎会欺负他?‘

懿贵妃哪能不明白载镔在撒慌,可这小子照样摆出满脸委曲.听说政客都是这样,要时时向政治家靠拢.只可惜,怎么也挤不出几滴猫尿.蒋飞在十四岁母亲去世时流过最后一次泪,后来只流血了.听说女人比男人寿命长有两个已知原因,一是女人每月失血一次,其实增强了抵抗力,二就是女人爱哭,眼泪将体内毒素带走.呵呵,为了长寿,也要练成刘备的绝招儿.所谓厚黑学,曹操那几下儿,载镔不学也得其神髓了,只是程度还要再加深.而另一半儿的学问就在眼泪上,不可等闲视之.可惜载镔终生没练好,反倒真心哭过几回.


‘好好好,你说没欺负就没欺负,我还能与小阿哥较真儿不成.‘懿贵妃笑的像朵花儿,看不出丁点儿生气.


‘我是没欺负大阿哥吗!额娘,我真没欺负大阿哥.‘先是懿贵妃,再向慧妃,哭脸儿瘪嘴,即时开练厚脸皮.


‘妹妹,你我都没亲眼看到那神乎其神的金光,真真儿太可惜了,姐姐是真信啦!你看,小阿哥说话办事比个大人也不差一点儿呢!‘


‘姐姐,不要心里气闷,只要您高兴,就替妹妹教训教训小阿哥,我可治不了他.‘这皇宫里的女人果然少有吃素的.瞧这话把人顶的,皇子是贵妃随便教训的吗!


‘妹妹,瞧你说地,姐姐哪儿敢哪!‘懿贵妃还是不显出一点儿不高兴,厉害.


‘请贵妃娘娘责罚.‘载镔打蛇随棍儿上.


‘哎吆,你们娘儿俩是在挤兑我,怕了你们,我走还不成.‘懿贵妃笑吟吟站起身.


‘姐姐再坐会儿吧!您看,这茶才刚倒上.‘


‘不了不了,有空儿再来,这会儿皇上该找我了.‘


‘那就不留姐姐了.‘慧妃看着懿贵妃嘴角牵出那一丝得意,笑容很勉强.百姓羡慕皇家生活,却哪知深宫多怨妇.慧妃这个下风很难板回来,她被临幸虽晚于懿贵妃,可谁让她聪明风骚难及呢!


怎么说载镔也管慧妃叫额娘,为了亲生儿子,慧妃多少能提供点帮助,不能让她信心丧失在争风吃醋上.于是,载镔趁着懿贵妃刚起身,贼兮兮搭上话:‘贵妃娘娘,我知道您心里总是在生气,又不好教训我,这要气坏了您身子怎么好.既然您去见皇阿玛,就说一声儿,请皇阿玛给大阿哥再找个师傅,叫他离我远点儿可好?‘


话音尚未落,懿贵妃脸上笑容先一僵,随即恢复正常:‘小阿哥又瞎说,皇上既为两个阿哥选定师傅,岂能说换就换,我怎敢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小阿哥,你这是想让我被皇上训斥呢吧?小小年纪,如此阴险,呵呵.‘


‘哪里哪里,我是真心的.‘


‘不跟你胡说,走啦走啦!‘说着往外而去,还扬声传来一句话:‘其实今儿挺让人高兴.‘那[爽朗]的笑声使载镔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令人佩服…...

此后较为平静,转眼间载镔已当了几个月皇子,每天早晨和他在殿门口锻炼的太监侍卫已固定在二十多个,因为值守时间的轮换,每天人员并不固定,要不就有四十了.天天一起迎着晨曦跑跑跳跳,虽无人敢喧哗,却也热闹.

重文殿读书也有两月有余,翁师傅要照顾载淳的进度,还在教三字经百家姓,载镔始终懒得学这些,翁师傅见识了小阿哥的所谓神异,知道载镔所识之字够自写文章了,是而除每日见面与分别的礼数,或在载淳受欺负时点醒几句,平时既不管也不大与载镔搭话,也许是深入观察,要从行动中认识小阿哥.比如,翁同龢任随载镔翻阅其它书籍,载镔拿起哪本书,他都要事后看看,可.....可载镔满脑子在估计那些古籍能卖多少钱,嗨!


再是捏着毛笔描红给载淳比了下去.载镔哪有心情玩儿软绵绵的毛笔,但载淳要认真的多,拥有二十年心理年龄优势的载镔于此没压倒载淳.流氓脑袋终究有点儿简单,坚持认为只要会在奏折上打勾画叉就行.日后的载镔被人偷笑几回后,也很少现那个丑,毛笔于其手中,占绝对时间是在打勾画叉.


每日七八个小时闷在重文殿内那个烦哪,不找点乐子受不了.可载淳非不朽之快乐源泉,两个月的潜心教导,载淳在载镔面前,就像......见过黑社会小弟在老大面前嘛样儿没有?


就在咸丰那次似责骂似叮嘱后第二天,载镔又站在载淳面前.身子只有桌子那么高,还非把手臂搭在了桌上,抽风似的颠着腿,撇着嘴斜着眼瞪着大阿哥,一下下勾着下巴示意他让位.从载镔一出现,载淳的眼睛就没法儿聚焦手中书上,眼珠子惊慌失措中晃来晃去,余光却又知道载镔在干什么.载镔刚一伸手,载淳双肩一缩,牙齿咬住嘴唇,目光只敢看着脚面.啪啪----手里书被弹了两下,载淳吓的一阵哆嗦,终于抗不住,低头站起身来跑到另一张书桌边,直到载镔坐下他才坐下.


那以后,载淳再不愿早进重文殿,载镔要是故意晚来,他怎么也不先坐下,非等载镔屁股落椅才行,但是能放过他吗?

载镔又没法儿给咸丰吹枕边风,慈禧天生多了性别优势,载镔的优势是年龄,这优势有机会让载淳当了皇帝也听他话.代替倒霉载镔生活在凶险深宫,刚转生时的激动失措和自傲削减了很多,无法肯定自己一定是下任皇帝,所以要但防患于未然,毕竟曾是黑帮现实一把手,那可不能全靠西瓜刀砍出来.


所以,载镔再接再厉,不时威压载淳干这干那,由简至繁,先是为小阿哥拿书递笔,再是磨墨,一个多月后,发展到替兄弟揉肩捶腿.载镔使尽手段,消灭了载淳的心理抵触.可不能全靠恐吓,先要给点笑脸令其心慌加灿烂,拉载淳做点小游戏什么的.翁同龢常借故走开,流氓就教载淳划拳掷色子,还用硬纸画了副扑克牌,打打耳人争上游,只是赢率百分百太没劲.要不就是打拳翻跟头拿大顶,后来是代老师教载淳认字儿,时而冒充先生小考几次.不是吹牛,载镔虽是流氓,但二十一世纪的教学方式先进多少何需多说.为了将来也要有耐心.后世小学老师在这肯定骂载镔误人子弟,但偷偷观望的翁同龢却叹为观止.所谓实践出真知,翁同龢起初还感到小阿哥是误人子弟,却越看越觉得那教学方式生动高效.

要是早生两千年,咱就是孔夫子啊,门生达者绝不止七十二个.载镔如此沾沾自喜.


就这样,渐渐使载淳于怕中又产生了某种崇拜,受指使也简单多了.载镔在治服载淳的过程中不但享受到乐趣,更明白一个真理:拳头很重要,仅靠拳头是莽夫.

那段时间从载淳身上认识到纯以力服人的不可取.还深入认识到[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正确性.咦,这是不是哲学?


一直想与翁同龢进行深入交流,但人家还没打算给小阿哥机会.理解,作为臣子,同时教导两个阿哥,不能也不敢分出亲疏.两个月太短,翁同龢还不会把宝押下去.所以,这位杰出人物要慢慢争取,目前最重要学习对象是懿贵妃.


原来,载镔心中还戏言要拜慈禧为师,但渐渐越来越肯定,这女人作他师傅绰绰有余.自那次”其实今儿挺让人高兴”后,懿贵妃经常在傍晚大驾光临,平均五天两次.头几回还说与慧妃聚聚,后来干脆说喜欢小阿哥聪明伶俐,三天没看就怪想的.每次来都带不少好吃好玩之物逗载镔开心.那副雍容华贵,和蔼可亲啊,连眼中的阴气都隐藏不见.乖乖隆的咚,拌猪吃老虎,后来的慈安太后不就这么死在她手上吗!一般人儿百分之百给她骗死.真瞧得起小阿哥,竟使出了绝招儿.智商起码底四五十点的慧妃给懿贵妃哄的合不拢嘴,老老实实一人儿,渐渐生出骄气.


但载镔不可能被骗啊!喜欢小阿哥?谁敢信这个.与其说她会喜欢载镔,不如说载镔会喜欢她更令人可信.三天不见就想的慌?在想老子快点死吧.


载镔用屁股想也知道懿贵妃是什么目的.正常情况下,皇宫大内敢用刀杀人的只有皇帝.懿贵妃还不是慈禧,想让个皇子死,只能出阴招儿,不能让咸丰怀疑.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看到慈禧不但宫廷经验远胜,智力也在己之上的载镔衷心承认,这妖婆子生在百年后,成就照样非一般人可比.只是没人知道在这时代载镔更怕普通人,因为越是大人物,他越知道怎么与其过招儿.就如慈禧,太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了,学了点宫廷斗争手段的载镔先给自己和慈禧定了位:她是老虎,小阿哥充其量是头半大野猪.


知己知彼,载镔跟懿贵妃斗智斗勇.有目的挑逗,随后谦虚的将自身放在弱势地位,一点点儿从懿贵妃那儿学习怎么喜怒不形于色,怎么心里怒极而脸上却笑容可掬,怎么收买人心,怎么哄人高兴,怎么逗人吓人治人.载镔像块海绵,从慈禧身上学来招术现学现卖,用在载淳身上试验.安全,再没比载淳更安全的人选了,试验过了火儿也能哄回来.


载镔敢打包票,只要在皇宫里学习俩仨月,再回二十一世纪,立马儿拉队伍扩张地盘儿,定然斗的大小对手找不着北.


慈禧老师,不管怎么说,一定要谢谢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