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四章 山雨欲来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姚远第一次见到赵云是在十日后的樊城大街上。当时他正在堂中与魏延、侯一凡二人商议事情,就听兵士们窃窃私语:“知道吗,赵将军进城了,去看看吧。” 姚远一挥手道:“大家都去看看吧。”于是随同众人来到了大街上。 只见街道两边挤满了市民,住户家的窗户前、栏杆边也都有人探出身子来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姚远第一次见到赵云是在十日后的樊城大街上。当时他正在堂中与魏延、侯一凡二人商议事情,就听兵士们窃窃私语:“知道吗,赵将军进城了,去看看吧。”

姚远一挥手道:“大家都去看看吧。”于是随同众人来到了大街上。

只见街道两边挤满了市民,住户家的窗户前、栏杆边也都有人探出身子来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崇敬的神情,但像约好了似的,一点也不喧哗。

姚远看到,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一队队士兵正步伐整齐、表情肃穆地列队前行。最前面是一队身着铁制甲胄的重装骑兵,由于甲胄黑色,所以那时也称之为“玄甲铁骑”,是骑兵中的主力,刘备当时只有三百骑这样的骑兵,全由赵云带领。兵士的甲胄是全身覆盖,脸也遮得很严实,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和一张嘴。马甲只是护住了头部、前胸和两胁这样的重点部位,不像后世的马甲连马腿都护住了。

士兵们都手持长戟,戟尖冲天,笔直地置于身侧,排成整齐的四列前进,目不斜视。

天寒地冻,士兵们的甲胄和武器上都结了冰,在阳光下,亮的耀眼。战马不时地喷鼻喷出的雾气与士兵们呼出的寒气融为一体,笼罩了整个街道。

队伍最前面的是一位极其雄壮的将军,由他身后军士展开的一面绣着“赵”字的战旗可知这就是赵云。

只见他身着连环金锁甲,身高大概180厘米左右。护头的兜鍪呈褐红色,似是鲜血染成,兜鍪顶是一束迎风高扬的血红缨络。剑眉入鬓,双目有神,鼻梁高挺,嘴角微收。全身透着一股杀气和坚毅。马鞍下,挂着一杆雪亮的铁枪。

赵云在人群中看见姚远,微微颔一下首,又冲魏延示一下意。蹄声“铿铿”,人马过去了。

姚远忽然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一想到这么雄壮威武的军队,将在不久后的当阳之战中全军覆灭,他心中就有止不住的悲痛。看着兵士们年轻的脸庞,矫健的身影,久经战阵的沉着,训练有素的军姿,视死如归的气势,他只觉得心里就像刀绞一般。


赵云安顿下部队后,就去刘备府中交接兵符。

时诸葛亮、徐庶、关羽、张飞、糜竺、孙乾等人正在府中议事,刘备道:“子龙刚从新野回来,可说说前线情形。”

赵云道:“新野一线兵力倒也充足,只是据云看来,荆州兵兵戈不利,器械不整,士气低落,将无战心,恐难挡曹操大军。”

刘备颔首道:“如曹操攻破新野一线,定会挥师直指樊城。”

徐庶于案上展开一幅荆州地理图,道:“主公请看,如曹军攻破新野,有两路可至樊城,东路虽近,然有唐、白二河阻挡,不利陆战,且铁骑无法展开,庶料曹军必自西边平地来袭。孤城难守,还当遣一军至城南繁岭处立寨,以为照应。”

刘备道:“翼德速率马步军两千人至繁岭处立寨。汝可多多派出斥侯、探马,远远哨探,愈早知曹军动向愈好。”

张飞道一声:“遵命。”退在一旁。

诸葛亮道:“亮以为水军应至汉水渡口处布防,一者可防曹军偷袭我后路,二者可守住渡口,以渡逃难百姓。万一与战不利,我军亦有退路。”

关羽道:“尚未开战,先生先言不利,羽以为于军心士气多有不妥。”

关羽声音虽不大,这话的分量却让众人大吃一惊。因为古代作战最重军心士气,将士临战有影响士气的举动是大罪,是要军法处置的。杨修也就是因“鸡胁”而被曹操以“扰乱军心”的罪名斩首。关羽说完此话,就若无其事地闭上了双眼。大家一起朝刘备看去。

刘备正色道:“不然。‘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乃兵法精要。孔明此言极为有理。烦请云长部领水军至渡口处布防,多派走舸溯白、唐而上,哨至新野附近,不可耽误。”

众人见刘备如此说,均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诸葛亮面色不改,一如往昔。

刘备又拿起一支令箭,对赵云道:“子龙远来疲惫,休息些时日,即率所部于城中布防,将玄甲铁骑分布守护众将家小。务要城墙坚固、甲兵整利、军资充实。”

三将领令正要告退,刘备又道:“近日‘飞奴军’训练已成,各营已派出‘译报’人员及军鸽,今后通报军情用之即可,约定期限不传军情者,以军法处。诸位将军务要恪守机密,不得泄露,违令者斩!”

三将答应一声,起身告退了。

孙乾道:“不知‘飞奴军’是否可靠,乾以为还是快马传令更为稳妥。”

时刘备居荆州期年,荆州士人多有附之者,并得重用,以诸葛亮、徐庶为最。元从之人,武将如关、张等辈,士人如糜竺、孙乾等人,心中或多或少均有些不满,言语之中,不免流露。但也有些人如赵云、简雍等人,则置身事外。这样就形成了极微妙的局面,一方面是目前得到重用的荆州人,一方面是跟从刘备出生入死目前有些受冷落的旧人,一方面是无可无不可的中立者。适才关羽对诸葛亮发难也露出了一些不谐的苗头,此次孙乾质疑“飞奴军”其实也有这点因素在里面,因为毕竟,姚远也算是荆州人,而且还被视为诸葛亮的亲信。孙乾发言质疑而不是糜竺等人,就是因为孙乾此人与关、张二人关系不一般。

刘备对此自然了然于胸,但对于“飞奴军”真实效验究竟如何,心中也是没底。沉呤片刻,开口道:“孤亦虑及此事,已保留了军中的传令兵编制,暂且让二者并存吧。”

徐庶开口欲言又止,被刘备看在眼里,道:“元直有甚话说,言之无仿。”

徐庶道:“‘飞奴军’已组建完毕,方今用人之际,德兴、文长,一文一武,均是人才,庶以为,应调回主公身边,专注军政要事为宜。”

刘备道:“元直此言甚善,且再过些时日,待‘飞奴军’使用精熟后,即调二人府中听用。”转身又对诸葛亮道:“烦请孔明总理城中一切政务,安定民心,抚恤老弱,筹备粮草,以资军用。”

这显然是把内政一以委托给诸葛亮了。刘备此举虽有些无奈,但也不失一招妙棋,一者有孔明料理政事,刘备可以安心御敌,无后顾之忧;二者使诸葛亮与关、张暂时分开,可以避免产生磨擦;三者也正好重用诸葛亮之所长,须知,孔明“明于治国”的才干在三国时代是无与伦比的。史言刘先主“知人”,诚非虚诳!


翌日,堂会已毕,众人散去,关、张二人入府奏事,侍立片刻,关羽进言曰:“主公待孔明毋乃太过?量他年仅三九,名望未为卓著,座谈尚可,若委以军国重责,恐难胜其任矣。”

张飞也道:“想我等随主公东拚西杀时,那诸葛先生还乳渍未干啊。”说完哈哈大笑。

刘备斥之曰:“翼德休得无礼!孤得孔明,犹鱼之有水,勿复多言!”

关、张闻言默然不语。

刘备缓缓而言道:“孤自涿郡起事以来,已历二十余载,若无云长、翼德及诸人相助,几危者数矣,孤岂不知?实欲与卿等共举大义、同扶汉室,使帝星幽而复明,百姓乱而复治。然飘泊半生,地无以立锥,兵无以一战,志无由得伸,才无由得展。卿等皆王佐之才,从孤于危难之时,誓无二心,孤岂能寄寓终身而使诸君随备埋没?前者幸聆司马德操先生教诲,言及招贤纳才之事,豁然开朗。是以三访隆中,请出孔明。孔明乃大贤也,有经天纬地之才,补缀乾坤之力,管、乐尚为小比,姜、萧诚为其宜。夫成大事者,必有大贤为助,如文王之姜尚、高祖之萧何。孤得孔明,乃得姜尚、萧何,大事指日可成。事成则卿等亦可一展洪才,何埋没之有?!”

关、张闻言拜伏于地,泣而谢曰:“非主公开愚拯厄,羽等几误大事,自此但有违厄,甘当死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