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祸起萧墙 第十三节 合纵连横

天目飞龙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丁念祖立即领命而去,到了淡水港之后连夜进行了突审,不过这帮倭人的口风很紧,先是不肯张嘴,即使被揍成了猪头三也不开口,直到丁念祖亲手枪毙了两个,总算有倭人开始编鬼话了,他们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普通商人,此行是下西洋做买卖的,而且经过检查船上所载的也的确是普通货物。 不过李二旦又立了一功,利用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丁念祖立即领命而去,到了淡水港之后连夜进行了突审,不过这帮倭人的口风很紧,先是不肯张嘴,即使被揍成了猪头三也不开口,直到丁念祖亲手枪毙了两个,总算有倭人开始编鬼话了,他们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普通商人,此行是下西洋做买卖的,而且经过检查船上所载的也的确是普通货物。


不过李二旦又立了一功,利用同胞之便,李二旦从朝鲜水手那里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艘船的确是属于朝鲜王国的,不过却是由倭人租借使用的,对于此行的目的这些朝鲜水手们不甚明了,但他们都肯定这些倭人不是去做生意的,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中南半岛,下船之后他们就分头行事,行踪遍及暹罗(泰国)、占城(越南南部)、真蜡(柬埔寨)等藩属国和交趾(越南)布政司、缅甸宣慰司、老挝宣慰司等隶属于明朝版图的地区,行事非常诡密,虽然同在一条船上,但双方的交流非常少,倭人根本不相信他们,只隐隐听见其中一人提到了“陈季扩”这个名字。


“他们去那里干什么?”,听完丁念祖的汇报之后,龙天陷入了沉思之中。


到目前为止有一点龙天可以肯定,那就是朝倭两国已经出现了联盟的势头,这两个世代的仇敌突然间联合在了一起,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说是因为存在着某种共同的利益,而这种利益高到了足以使朝倭两国放下世仇,转而联合起来共同追逐这个不明利益。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龙天想了整整一夜。


如果不是倭人自作聪明的话,龙天可能一时间还找不到答案,可惜的是倭人自己暴露了马脚,最终让龙天踩住了它们的狐狸尾巴。


第二天郑彬的电话又来了,汇报了一个更惊人的消息,“首长,那些倭人在昨天晚上全都服毒自杀了,对不起首长,是我的失职”。


“什么?”,龙天惊讶得跳了起来。


龙天并没有怪罪郑彬,毕竟他不是张继宗,作为公安局长,张继宗是得到龙天真传的,刑警才是龙天的老本行,所以对于公安工作他是很有发言权的,张继宗也干得的确很出色,破案率一直很高,随着和谐社会建设的深入,台湾重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旷世盛景。


但郑彬不一样,他是军人,打仗才是他份内的事,在俘虏了倭人之后,他命人收缴了倭人的兵器然后就关进了牢里,没想到这帮倭人不但嘴硬骨头也很硬,只一夜工夫就死得一干二净,当郑彬走入牢房时,面对满地七窍流血的尸体,他的嘴角在微微地抽搐着。


“利益、联合、出访、自杀。。。。。。”,龙天慢慢地进行着一个刑警的逻辑推理。


猛然间龙天脸色一沉,连忙命人找来了丁念祖和姜海,三人关上门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秘密协商。


“首长,你觉得倭国到底想干什么呢?”,听完龙天的情况介绍之后,姜海还是没想出答案来。


丁念祖沉默不语,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龙天的脸,半天都不愿开腔。


“这件事如果独立出来看,的确看不出什么问题来,不过丁念祖曾经告诉过我,几个海上的小藩国突然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就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了,为什么都是明朝的藩属国呢?它们是不是也和朝鲜一样与倭国达成了某种妥协呢?”,龙天眯着眼睛看着丁念祖,等待他的答案。


丁念祖突然间两眼一瞪嘴巴一张,惊愕地站了起来,缓缓地说出了四个字:“合纵连横”。


“对”,龙天赞赏地点了点头,“和我想的一样,今天找你们两个来,就是想说这四个字,现在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倭国的一个惊天大阴谋,包括今年我们遇到的台海冲突,我敢肯定这件事也是倭国一手策划和挑拨的,为了除掉我们,倭国可谓是煞费苦心啊,不但挑起两岸的战火,还在我们内部制造动乱,现在看来我们都掉进倭国的陷阱里去了,能设计出这个周密计划的人,一定是个高手,而且非常熟悉中国的兵法和三十六计”。


姜海和丁念祖互相看了看,赞同地点了点头,三个人的脸色都非常严肃。


“首长,按你的意思,倭国是不是因为他们的毒计没有得逞,所以就联合这些小国来共同对付我们呢?不过我们好象和那些个小藩国没有过节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姜海疑惑地问道。


龙天的神情变得非常严肃,他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是又不是,他们想除掉的不只是我们,他们应该还有更大的目标,因为只有除掉这个目标,他们才能得到更大的利益,我敢肯定这也就是他们能够联合起来的原因所在”。


“首长,你是说。。。。。。朝庭?”,丁念祖又一次惊诧地站了起来。


龙天没有回答,只是会意地点点头,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丁念祖和姜海面面相觑,不过从两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还是不敢完全相信龙天的推断。


姜海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首长,我觉得您是不是多虑了?虽然天下初定不久,但以那些个小国的实力,即使全都联合起来,能与大明朝庭相抗衡吗?毕竟朝庭有二百万常备军,战舰几千艘,想一口吃掉中国,它们有那么好的胃口吗?”。


丁念祖也点了点头,对姜海的话表示赞同。


龙天抿着嘴巴,微叹了一口气,“姜海的话也不无道理,不过也别太小看了它们的实力和野心,大明朝庭虽然强大,不过疆域太广,二百万部队又分散在全国各地,如果发生战争,一时间很难集结起来,再加上朝庭一惯来太过自大,总是以央央大国自居,信奉什么‘以德服人’,国与国之间哪来的德可言?手中的枪炮才是硬道理,朝庭如果照这样麻痹大意下去,后果堪忧啊”。


作为现代人,龙天很清楚地知道那段屈辱的近代历史,老人家所说的“落后就要挨打”,这话绝对是至理名言,虽然明朝在这个时候还是世界第一强国,但是自古以来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关系,在地球实现统一之前,丛林法则仍旧是通用的国际法则,优胜劣汰贯穿了整个人类社会的进程,在国际丛林里,如果不吃掉别人,就只有等着被别人吃掉,要么做狼,要么做羊,以目前的态势来看,明朝已经有从狼变羊的趋势了,这一点让龙天非常担心。


“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反正眼前这事得尽快通知朝庭,让他们有所准备,否则的话,后面的问题就大了,一旦发生战争,那可就是世界大战啊”,龙天的眼前仿佛又再现了一场阿修罗地狱般的惨状,朝倭战场上那尸横遍野的情景现在回忆起来还是感觉有些后怕。


龙天站了起来,右手习惯性地摸着下巴,焦躁在地板上走来走去,丁念祖和姜海互相使了个眼色,两人准备离开,他们可不想在龙天沉思的时候打断他的思路,跟着龙天两年多了,龙天的这个习惯在军营里人尽皆知。


“先别走,丁参谋长,回去之后立即给我拟定一份作战方案出来,嗯,作战背景是现有的四十个藩属国集体出兵中国,我们该如何策应朝庭作战,一个月之后交给我,姜海,你从旁协助一下,如果战争真的来临,我们必须要做好出兵的准备,行吗?”,龙天叫住了二人。


丁念祖张大了嘴巴,两眼瞪得跟铜铃一样,惊愕地说道:“我的乖乖,首长,这你也能假设出来?按照您的意思,这场战争看来是不可避免的了,而且还是一场旷世未有的大混战?”。


“当然,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提前量,准备得越充分越好,把困难想象得越复杂越好,真正做到有备无患,万一战争明天爆发,我们今天就要作好所有的战争准备”,龙天紧握着拳头,指关节压得啪啪作响。


下了楼之后,丁念祖拉了一把正大步流星的姜海,两人并排边走边聊,“哎我说老姜,你发现没有,首长变了很多啊”。


姜海点头表示同意:“是啊,特别是‘五。二九事件’之后,首长的性格变化很大,为了王长胜这件事,首长自责了很长时间,大会小会上不停地自我检讨,还有小梅这件事,其实我们都知道首长也是出于大义,不过毕竟这事是首长亲自动手的,我能理解他心里的压力,老丁,如果换作你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们能做到大义灭亲吗?我是不能,你呢?”。


丁念祖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也不能,不过能走出这一步,说明首长已经具备了一个统帅所应有的涵养,有这样一个统帅是你我的荣幸啊,妈的,王长胜这小子,真他妈的混蛋,为了两个倭国娘们,竟敢对首长下手,当时我要是在的话,老子非活剐了他不可”。


一提起王长胜,姜海先是怒气冲天,不过慢慢地又镇定了下来,“老丁,你知不知道啊,王长胜死后,首长痛心疾首,不但没有为难他的家人,而且还亲自为他抬棺下葬,这一点恐怕你我都做不到吧?嘿嘿,所以说,赶紧把作战方案做好吧,我们要绝对相信首长,他说的肯定没错,再说了你我都是一类人,要是没了战争咱们都活不自在,对吧?”。


丁念祖笑而不语,两人说罢各自回到办公室开始准备方案去了。


----------------------------------------------------------------------------


“哟------西”,足利义持满意地点了点头,“斯波君辛苦了,看来我们已经胜利在望,现在就差中南半岛那边的消息了”。


斯波义将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将军阁下,就中南半岛而言,其中唯有安南的实力最为强劲,虽然已经被纳入了中国版图,但是大大小小的反抗和起义从来就没有间断过,据老臣所知,他们已经拥立了陈季扩为帝,几股反明势力汇集在了一起,正与明朝的英国公张辅打得难解难分,所以将军阁下不必为安南那边担心,即使我们不动手,那边的战争也一直会持续下去,张辅是明朝最骁勇善战的猛将,把他拖在安南对我们有大大的好处,老臣担心的还是那个杀人王,不过我也得感谢他,如果没有他,朝鲜的李忠贤也不会这么快就投靠了我们,用中国的俗话说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中国还有句俗话叫‘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依我看斯波君可敌百万雄兵啊”,足利义持顺势接了下去。


“嘿嘿嘿。。。。。。”,屋内又响起了一阵奸笑声。


这一招“合纵连横”也是斯波义将从中国学来的,战国时期苏秦曾经联合“天下之士合纵相聚于赵而欲攻秦”,他游说六国诸侯,希望六国能联合起来西向抗秦,当时秦国在西方,六国的土地因为南北相连,所以称之为“合纵”。


而与合纵政策针锋相对的就是连横,秦国的张仪曾经游说六国,希望六国能服从秦国的领导,秦在西方,而六国在东方,东西相连,所以称之为“连横”,合纵连横本就是战争的产物,其实质是各大国为拉拢别国而进行的外交和军事上的斗争。


合纵的目的在于联合许多弱国抵抗一个强国,以防止强国的兼并,而连横的目的在于臣服一个强国,以强国为靠山去进攻另外一些弱国,以达到兼并和扩展土地的目的,合纵连横的斗争适应了战国时期的形势发展需要,对各国政治产生了很大影响,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实际上即使到了几千年后的现代社会,国际关系中处处都可以见到“合纵连横”的身影。


斯波义将很清楚,以现有诸国的实力,如果想与中国为敌,那无疑是自掘坟墓,不过如果将这些国家联合起来就可以起到更好的效果,就目前来说,斯波义将的计划更倾向于“合纵”,他频频地派出使节游说各个藩属国,希望它们能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明朝,斯波义将相信,一旦此计成功,那么明朝即使实力再强,也难以应付如此大规模的进攻。


合纵之后就是择机向明朝开战,一旦打下中国领土,那么接下来就该是连横了,诸多小国共同事奉倭国,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通过战争提高倭国的国际地位,以取代中国成为头号强国,想着倭国的“大国梦”即将在自己的手上实现,无论是斯波义将还是足利义持一时间都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斯波君,我现在担心的反而是秘密泄露,万一那些个小国家怕得罪中国,而向明朝泄露消息的话,那会对我们极端不利的,不知道斯波君有无考虑过?”,足利义持的脑子还是非常清醒的,这么庞大的计划,要联络这么多的国家,如何防止泄密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斯波义将捋捋花白的长须,胸有成竹地说道:“这一点请将军阁下尽管放心,你一定要相信那个人的影响力,我现在倒是越来越佩服将军阁下了,即位之初就扣留了此人,只要有他在,我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那些个小国家成不了什么气候,都是些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它们臣服于中国,只是仅仅想找一座靠山而已,一旦中国不再强大,它们会立即见风使舵,去投靠另一个强国,所以作为他们来说,两边不得罪才是最佳的选择,作为小国弱国来说,他们也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了”。


“嗯,斯波君言之有理,看来我们应该加快战争准备事宜了”,足利义持赞赏地点点头。


做大事向来不拘小节,为了实现霸占中国的狼子野心,足利义持暂时收起了爪牙,一改往日对明朝的强硬态度,重新派出使节前往应天府,一来向朱棣请罪,详细说明即位时没有请旨的理由,当然通篇都是谎言,二来重新向明朝纳贡,以示藩属关系并未改变,接着又从高阁之上请出了结满灰尘的《勘合贸易要约》,中倭两国间的官方贸易往来又得以重新恢复。


从表面上来看,倭国真的已经痛改前非,连朝鲜这个宿敌都成了朋友,明朝的海外诸藩国均出现了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明成祖朱棣龙颜大悦,丝毫没有察觉到在倭国彬彬有礼的背后,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已经悄悄地掏了出来,只待时机一到,这把尖刀将毫不留情地捅进他的心脏。


已经临近新年,这段时间龙天显得异常忙碌且神秘,许多中高级军官都在他的办公室里进进出出,神色都非常严肃,不但如此办公室的门关的时候多,开的时候少,但龙天却一直呆在里面,从他严肃的神情和锐利的双眼来看,一定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而他则在精心地准备着。


趁着新年临近,龙天和马雯婷派出了朝贡团前往京城,由参谋长丁念祖率领,名为岁末朝贡,实际上是向朝庭透露战争可能即将来临的风声,不过遗憾的是没有人相信,丁念祖级别太低,连朱棣的面都没见到,这不免让他有些遗憾,在礼部的使节馆里,丁念祖意外地遇到了倭国使节,顿感事有蹊跷,便匆匆结束了京城之行,风风火火地赶回了台湾。


“妈的,笑里藏刀啊,也难怪没人会相信了”,听罢丁念祖的汇报之后,龙天又想起了三十六计中的第十计。


丁念祖赞同龙天的意见,“不过首长,从这趟京城之行来看,朝庭确实一直都在防着我们,所以倭国的鬼话有人信,我们的良言没人听啊,妈的,这是什么世道啊?”,丁念祖不禁开始为龙天鸣冤叫屈了。


“唉,只可惜郑和与姚广孝一同下了西洋,朝中没有人替我们传话了,如果他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在京城的话,我相信至少也会引起朱棣重视的,我想等不到他们回国,这场战争就要爆发了”,龙天无奈地说道。


永乐七年九月,郑和奉命第三次出使西洋,姚广孝同船前往,朱棣的左膀右臂一下子全都跑到海上去了,这对于龙天来说这不失为一个遗憾,正所谓“囊中无钱难进城,朝中无人莫做官”,郑和与姚广孝这一走,他这挂名的“台湾侯”说话也不顶用了。


按照郑和临行前所说的行程,这次西洋之行又得出访两年,龙天估计等郑和与姚广孝回国时,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满目疮痍的中国,一个千疮百孔的大明江山。


“首长,那我们怎么办啊?”,丁念祖也开始担忧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得加快战争准备,告诉战士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虽然我们只有一万多人,但是只要祖国需要,我们一定要打出军威打出国威来,不战则已,战则要让对手胆寒一辈子”,龙天猛拍了一下桌子。


丁念祖刚刚离开,语蝶此时又走了进来,她已经摆脱了因小梅去世而造成的伤感,笑容显得明媚了许多。


“龙大哥,全顺姬那边有消息了”,语蝶递了一张纸过来。


“哦?嗯,好,好,看来她的工作很出色啊,你一定要提醒她注意安全,李忠贤已经和我们翻脸了,他是认识野蛮女友的,所以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工作,安全是第一位的”,龙天看完之后对全顺姬大加赞赏。


“嗯,龙大哥,还有什么指示吗?”,在边上没人的情况下,语蝶还是喜欢用“龙大哥”来称呼龙天。


龙天沉吟了一会儿之后,走到了语蝶身边,“指示倒是没有,该交待的都已经交待过了,不过,对你,我还真的有个指示”,龙天的笑容浮了上来。


两人并排坐在了椅子上,龙天开始回忆起与语蝶的第一次见面时的事情,把语蝶羞得满脸通红。


“语蝶,淑妃哦不,小薇现在还好吗?”,龙天把上官云薇安排在了女兵排,现在已经升格为警通中队了,语蝶是中队长,负责全军的通讯工作。


“还好”,语蝶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神情显得有些失望。


“那就好,她受了不少苦,你跟着她这么多年,现在又是她的领导,平时有空的话多关心一下她,我是怕她一下子不能适应角色上的巨大转变,毕竟以前你是侍候她的宫女,现在她却成了你的部下,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很快就适应的”,龙天想起上官云薇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种感觉来自于她长得象钱艳薇。


语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首长,如果没有其他指示的话,我得走了,中队里还有事呢”。说完朝着龙天敬礼快步跑出了办公室。


“首长?怎么称呼又变了呢?”,望着语蝶的背影,龙天又疑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