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国际特种兵的真实经历——《终极猎人》

舟过留音 收藏 17 2399
导读:一个中国国际特种兵的真实经历——《终极猎人》

“终极猎人“是国际上对特种兵的最高称谓。


他从属于一支神秘的部队,他参加过北约精锐部队组织的世界海军特种兵考核且一举夺冠。

他经过2年地狱般的训练后,以惊人的战斗精神荣获国际特种兵荣誉勋章;

他的头像被永远镌刻在厄瓜多尔海军特种旅的荣誉墙上,成为第一个头像刻在那里的中国军人。

他和他的队友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密电表彰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通报表彰……

厄瓜多尔总统卫队司令和该国国防部院校司令为他颁奖受勋时,都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称赞他“了不起!中国军人的骄傲!”

别人叫他“猎人”。由于身份特殊,他的真名并不为人所知,但他却因自己的功绩威名远扬,勋章挂满胸前……




终极猎人

引 言

两个黑点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地在空中荡漾着飞速下降。

左边的是常青,刚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成团的白云彩便象巨大的棉花堆一样一闪而过,向着头顶上风驰电掣般地抛去。

右边的皮特距离常青并不远,常青听得到他大声地喊叫,常青知道这名跳伞专家出身的生死对手是在挑衅。

三千米……

两千米……

一千米……

两个人仍然象空中抛下的两块石头一样,剧速下落。

八百米……

五百米……

他们仍旧互相盯着对方,等待着对方先打开翼伞自救,但常青已经什么都不再多想了,他必须赢得胜利,即便就这样撞向地面!

地面上。

巨大的螺旋桨飞速转动,地面上的枯草在劲风中瑟瑟战栗,扇起的草叶灰尘迷漫着整个登机地点,一名黑瘦的长着刀疤脸的少校指挥官果断下达了直升机升空命令。

地面调度员挥动蓝色指挥旗,几架迷彩战斗机同时拉闭舱门,载着剩余的作战队员缓缓离开地面,在五百米高度后,突然加速,向着四千米高空呼啸而去。

厄瓜多尔海军特种旅训练营国际特种兵班空降地域。

国际特种兵班的“终极猎杀”陆空合成行动演练正在进行。

这次行动除了从空降中取出优胜,还要在地面战斗中选取参加“终极猎杀”的“终极猎人”。

中国的另一名作战队员赵重天正全副武装地坐在刚刚起飞的几架飞机中。

四千五百米,舱门打开,强大的风流直灌进来,赵重天觉得自己打了一个冷战,他脚上的伞兵靴下意识地蹬紧了舱门处的边厢,靴子上粘着被碾断的新鲜茎蔓,上面还带着带着清新的露珠。

直升机开始盘旋,根据风向寻找合适的投放点。

各个直升机上的作战队员都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以保持气脉运畅。

赵重天牙关紧咬,神情专注地看着对面队员的膝盖,向前凝视某一点是他的习惯,现在他更担心的是常青,因为他面对的是美军王牌跳伞专家,如果失败,将使他们失去最终的参战机会,出国前的使命将无法完成。

机上跳伞值班员最后一次用伸出的大拇指询问每名队员的综合状况。

“1号!”跳伞值班员把拇指伸到1号跳伞员面前。

“1号心情状态良好,可以起跳!”1号同样的动作伸出大拇指向着值班员晃了一下。

“2号!”

“2号心情状态良好,可以起跳!”

“3号!”

“3号心情状态良好,可以起跳!”

……

直升机开始向一个方位直飞了。

突然,舱内红灯闪烁!

“准备!”值班员下达了行动命令。

十个队员分两路分别列在机舱门口的左右两边。

赵重天和同为美国队员的弗兰克处于第三批,每五秒钟投放一批。

“跳!”

赵重天看到第一批两名很快便消失在白云深处。

第二批也跳下去了。

这种情形下,弗兰克仍不忘向赵重天做了个鬼脸。

“跳!”

赵重天觉得脑后生风,纵身而出。

弗兰克也象从楼顶上仍下去的石头一样,被风吹的荡漾了几下就垂直往下直栽下去。

三百米……

再不开伞就超出理论上的安全开伞范围了,即使打开伞也有死亡的可能。

“OPEN!”皮特着急地冲常青大叫。

常青根本不搭理他,也没有任何准备开伞的迹象,全当自己的生命已经交付出去了。

常青看到地面来回奔跑的人群和战车,脑海里象闪电一样闪过爷爷的影子,闪过他的营长,闪过赵重天,闪过白发苍苍的将军,闪过迎风飘扬的国旗……

“呼啦!”皮特打开了自己的伞。

常青敏锐间看到皮特的伞在飓风中呼啸而开,他不假思索地向胸间摸去,时间已不再允许有丝毫的怠慢,零点一秒钟的差别都将可能把自己送进地面之下的黄泉。

常青迅猛地拉开。

一股巨大的张力将飞旋下降的他猛地往回一个拉伸。

常青觉得象捕俘训练中被从后面拦腰抱起。

“蓬!”雪花四溅而飞。

常青一头栽进了雪堆里。但他迅即站了起来,因为队员们都在争取最后的机会。

常青抓起枪警惕地瞅着,突然斜着冲过来一个身影。

是紧随他落下来的卜正浩,疯了一般往这边死命地跑:“掩护我,掩护我!……”

常青看都没看,他的判断一向准确,抬手照着卜正浩身后就是一枪。

“咚!”随着枪响,常青听到一个沉闷的声音,枪手中弾倒地了。

“没子弹了?”常青问。

卜正浩气急败坏:“妈的,被阴了,给我的是空炮弾。”

常青也吓的不轻:“谁这么大意?”

卜正浩:“什么大意?是故意,他妈的,想整死我啊!”

空中一阵轰鸣,迷彩直升机盘旋而去。

1000米高空处,赵重天飘摇落下。

紧接着是第二名。

赵重天稳稳地落在山顶上的一片空地上,空地中央是特种旅的雷达场站。

赵重天稍一等待,另一名同小组的特站队员林代已站在身边。

“保持靠背队形前进!”赵重天占据前头位置。

“哒哒哒哒”看守士兵的冲锋枪喷出烈焰。

赵重天手起枪响,几个士兵应声栽倒。

林代转身冲出……

几乎同时,常青和卜正浩从枯草丛里飞身跃出,枪声响成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青烟,发出淡淡的火药味。

赵重天边打边跑向丛林深处,后面的林代也紧跟其后进入密林。

常青还在往雷达场站冲去,他一定要炸翻这座场站。

士兵疯狂还击。

常青穿越子弹将一束手榴弹投出。

“轰!”集束手榴弹爆发了强大的威力,炸翻了远在50米的雷达场站,也将常青自己掀翻进了密林。

赵重天狂跑过来抱起常青:“疯子!疯子!你他妈的就是疯子!有种!痛快!”

常青看到赵重天的眼睛湿润了。

“我可以不要命……你也可以的,”常青躺在地上穿着粗气使劲地说,“完成最后的猎杀行动……是你我的责任……”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