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 中篇 第十七章

阿尔法 收藏 5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三千万元资金不能立即划给县财政局,用来改善县委四大家的办公条件,在全县创一个让所有当权者注目的奇迹;不能让县委书记李林仲和县长刘永玉马上坐上他买的奥迪轿车,化解矛盾缓和他们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急于升迁的姚存胜,能叫他周川安稳地睡觉吗?

由周川当生产技术副矿长,姚存胜绝对放心煤矿的生产和安全工作,坐上那辆崭新的吉普车,一连往县城跑了七天。河庄煤矿原来像一个普通的不被人注目的半老徐娘,姚存胜一连往县里跑了七天之后,煤矿由半老徐娘一下子变成了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她猛然变得招风引蝶光彩夺目,丰湖县的头头脑脑,被她的风姿和美丽迷惑得纷纷聚拢过来。

丰湖县分管工业的副书记和副县长,刚刚来这里视察经济工作不几天,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紧接着又来检查安全生产,煤矿一时变成了繁忙的招待所和接待站。

周川主持煤矿工作期间,无论市里还是县里来了头头脑脑,工作再忙他总是要抽身坐陪的。姚存胜走马上任之后,周川仅是副矿长作为配角,只有把全部精力扑在井下生产和井下安全上。无论哪一级领导来视察,只要姚存胜不派人专程通知,他视而不见一概装糊涂。

县长县委书记来煤矿视察工作,周川装糊涂不出来坐陪,他们也许会理解的。因为他不再是主持工作的副矿长而是名副其实的副矿长,唯恐出面过多,喧宾夺主会影响一把手的情绪。

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来煤矿检查工作时,周川再装糊涂不出面坐陪,两个退居二线的老头子不仅心里生气,简直不能容忍他这一过失。他们提名要周川来坐陪,并当场汇报井下的安全生产情况和采掘的进度。

人大主任姓郝,政协主任姓郗,在丰湖县所有在任的县级领导当中,他们俩是最后一批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干部。

周川见主任主席一道来煤矿视察工作,马上明白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在杨家岩当县委书记时,他们一个是副书记,一个是常委副县长。哪里有难关,哪里有钉子,哪里有难缠头无法开展工作,杨家岩总是让他们一道去攻关。他们是老资格的县级干部,大家都会给他面子,不给他们面子他们就会沉下脸来发脾气,所到之处势如破竹,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周川按照工作条理和井下的程序所汇报的生产情况,别看主任主席他们大睁着眼睛聚精会神,根本没听进去一句话,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迎头”什么是“采面”。

人大主任没再询问煤矿的生产情况,猛然扭转了周川汇报的话题:小周,哪年生人?

周川毕恭毕敬地回答:我是一九五六年生人。

郝主任点点头咂巴咂巴嘴唇,那样子想品出一种什么特殊的滋味,然后满足地笑了笑:一九四六年我才十六岁。后来跟着部队打蒋家王朝的南京老窝,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嘛,当然不知道那时候的艰苦喽。那时候我们的纪律严明,连长一挥胳膊喊一声冲啊,谁还顾得上生死,简直是把脑袋割下来掖在裤腰带上,端着枪闭着眼睛往上冲啊!一切行动要听指挥嘛。小姚在县里当了几年局长,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上这里当一把手,只不过是来接受组织的考验。你是配角,当配角就应该明白配角的位置,配合好他的工作。

尽管周川性格粗暴,是全县出了名的怪脖子二杆子,在县人大主任面前,他是绝对不能耍二杆子脾气的。无论对方说的对与不对,只有不住地点头:是,是,我应该配合好姚矿长的工作……我们的意见不一致,那是工作上……

政协郗主席马上打断了周川的解释,他们从来是一言九鼎,下命令时要绝对服从,根本不让部下解释:你不要再解释,我们早调查清楚了,你的做法纯粹是本位主义思想在作怪!小周啊!年轻毛嫩着哪!要不是家岩同志推荐你,你还在微山湖当你的湖猫子呢。你又没功劳没大学文凭出来两眼麻麻黑,会干什么工作?还不是家岩同志知恩图报,暗暗地教了你两手!当个副矿长就管好你副矿长的工作,别呲毛撅腚乱咬群。我们当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打败美国野心狼,并不是为了今个享清福。人大政协的住房也该建设得漂漂亮亮的。你说搞建设错啦?那搞建设要是错啦,毛主席还修天安门干吗?国家花那么多钱盖人民大会堂干什么吃的?

郝主任接过话头继续训斥周川:家岩同志还是知人善任的,你一个湖猫子,放在党政机关你能干嘛?因为你不能干党政机关,才叫你到煤矿上锻炼锻炼的。干煤矿有什么难的?国家给你钱,朝地底下钻个窟窿往地面挖煤炭,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当个副矿长整天挺着个怪脖子,对上级不理不睬,对矿工们黑黑唬唬耍二杆子脾气。我们要为人民服务,当官做老爷那可不行啊!我们党的原则是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你吱吱歪歪还想另搞一套是不是?

周川满肚子气愤满肚子委屈,浑身是嘴又不好向他们两个老头子作任何的说明和解释。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领导水平,当干部凭得是抱过几年枪秆子的资历,那种资历能让所有下级把他们当作自家的老子那般尊重。就是当初杨家岩担任县委书记李林仲担任县长时,也对他们惧怕三分敬而远之。眼下,他们听信了姚存胜的谗言,周川再解释也不会起什么作用的。若按照官场上的惯例,每一个领导,只要不是很特殊的关系,都会表示支持一把手工作的。

再说,钱是一个好东西,从县委书记到县长,哪一个不盼望河庄煤矿尽快把三千万元转给县财政,给他们改善一下工作环境生活环境呢?只有他这个现任的副矿长,看到的是矿工们今天和明天的艰难,想到的是老百姓现实的和长远的利益。

周川又耍开了二杆子脾气,但他不敢朝着两个老头子粗暴发火,采取的是蔑视态度和不正眼看你。他把那条病脖子挺了挺,仰脸望着房顶目不斜视,一声不吭一句话不听,任郝主任郗主席在那里喋喋不休……

主任和主席讲得口干舌躁,周川木头疙瘩样一字不理一句话不驳。他们见对方像块石头再训斥下去也没有多少意思,只好让他回去好好反思反思。

姚存胜走过来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你们两个老头子亲眼看见了吧?他对你们老头子的指示都敢抵制,还能把我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

人大郝主任为姚存胜撑腰打气:小姚你按你的路子干,我给李书记说说,县里会支持你的。

政协郗主席讥讽地笑笑,意味深长地朝姚存胜说:我工作多年还没见过这种怪物,他周川早晚会在脖子上出问题。这个杨家岩呀,千好万好!就是不该把这么一个二杆子拉进干部队伍里来的。

丰湖县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四大家的干部旗帜鲜明地支持姚存胜的工作。姚存胜心里感到腰杆硬了,说话口气壮了,大张旗鼓招兵买马拉拢势力,开始实行他的第一个计划。

当年筹建河庄煤矿那时候,丰湖县委在人事安排上已经有明确的分工,你周川挺着一条怪脖子动不动就耍二杆子脾气,还不就是一个出大力流臭汗用来卖命的生产技术副矿长吗?妙哉!就让你的全部权力限于井下的生产技术,人事权经济权销售权所有的一切权力,统统被矿长兼党委书记姚存胜收回。

杨丽芳那女人文化不高脾性不好鬼点子多手腕毒辣,她联络关系拉拢势力却称得上女中豪杰。她不仅仅代表丈夫行使丈夫的权力在矿工们中间封官许愿,还专程在家里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再三纠缠终于请来了掘进,采煤-运搬-机电的几个队长。为了以壮声势炫耀他们夫妻在丰湖县的势力,打一个电话把在检察院工作的弟弟杨宏图召唤来,端菜站场劝酒助威。

杨丽芳人长得漂亮酒量像人一样漂亮,按当地酒场上的规矩她陪着全场所有的人吱吱同饮了三杯,接着又分别和秃子刘二麻脸张太挨个饮了三杯。半斤白酒下肚她反而变得亲切可爱了,声音温柔话语甜蜜,一说话小嘴里喷出一股淡淡的酒气和醉人的香气:姚存胜他在你们那里当个一把手,你们不支持他他就是个空架子。我醉死也给你们喝到底,他今天全靠你们几个支持你们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俗话说水涨船高,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只要他姚存胜干好了上去了有了出头之日,你们几个就是他的兄弟到时候都跟着荣耀。

杨宏图身着一套国家发放的制服,身材魁伟脸庞周正看上去人五人六,却远远不如姐姐杨丽芳装得那么文雅大方。他手舞足蹈做事粗野一听说话胸无点墨,那形象十足的流氓痞子,居高临下那口气好像在和犯人说话:哪个单位的大权不在一把手手里?有了权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用权把人治死拍拍手还不是玩的。社会上咱还有一帮子小兄弟,俺姐俺姐夫有了事到时打个招呼就是,咱还不把他从丰湖县里赶出去!

长嘴巴王贵和罗子吃着人家的东西嘴短,不得不随着杨宏图说几句露水话。

姚存胜善于把握官场上的规矩和做事的火侯,处处知道注重自身的形象和身份,直到杨丽芳陪长嘴巴王贵他们喝到中途估计接近尾声的时候,故意装作不知道家里有人作客,慢条斯理地回家来。他走进酒气烟气缭绕的家里,摆出一副惊愕的样子,然后埋怨杨丽芳:我不知道你在家里办场,要是先给我打个招呼,我到大酒店安排一桌就是。老刘老张他们几个可是建矿的大功臣,还都有酒量。丽芳,你姐弟俩合起来,也喝不过他们一个人。

长嘴巴王贵一向尊重巴结顶头上司,勤快地搬一个座位让姚存胜坐好,马上倒一杯酒递上来。

杨丽芳面孔红润,话里已带有五分酒意:姚存胜我给你提个意见,像这几个建矿的大功臣,今后不管是入党还是提干,不管是工资还是住房,你都多关心着点。

姚存胜知道妻子已经过量喝酒多了,也知道她肚子里那点可怜的水平,唯恐她酒后失态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扯得太远,那样在部下面前会有损自己的形象。他赶忙端起酒杯,把大家的注意力由杨丽芳身上吸引到自己身上来:来来来,我陪你们几个干几杯,以表示我回来晚的歉意。

姚存胜三杯酒下肚之后,话语虽然说的含蓄,却让人们明显地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只要大家配合我干好工作,提干长工资今后什么事都好说。看一个领导干部有没有水平,咱不能光咋咋呼呼要部下出苦力,关键看他为不为下级解决实际问题。大家跟你当官的干什么?图个实惠,光唱高调有什么用。矿党委已经决定完啦,你们队长每人每月多拿三百元职务补贴费!

杨宏图当然不会忘记姐姐赋予给他的神圣使命,姐夫在那里用钱用好处腐蚀拉拢,他必须用威胁的口吻向他们敲一下警钟:俺大叔马上就要从副书记提升市委书记!是亲就三分向,在运河市范围内想和俺爷们斗?那是他不想过好日子了。我上中专那时候是学体育的,我打着俺大叔的旗号找了人事局长,他们乖乖地把我调到检察院来了。社会上有什么真事,谁有权就是真事,有了权想治谁还不容易……

姚存胜马上为杨宏图打遮掩:这熊家伙喝多了,说话不走溜,咱喝酒别理他。

秃子刘二和麻脸张太嘴里不说话心里明白,杨丽芳今天宴请他们的目的,主要是想拉拢势力排挤周川。在日常工作中,在井下的生产安全上,周川一声令下,他们拼死累活冲锋陷阵。在官场上你争我夺的生死搏斗中,他们浑身有力却束手无策,不知道怎样该帮助周川打败姚存胜。在姚存胜面前,他们不会表示什么态度,他们有把微山湖水喝光的酒量,无论姚存胜一家哪个人举杯劝酒,他们马上积极响应。

面对杨宏图咬牙切齿的仇恨,刘二张太他们心里暗暗为周川的命运捏着一把冷汗。

长嘴巴王贵像狗一样没有骨气,低三下四一副巴结讨好的样子:姚矿长,你是党政一把手,你指向哪里,我们兄弟们跟你冲到哪里。无论走到天南地北,应该和党保持一致嘛。我们心里明白你这个一把手有多大的权力,不跟你干跟谁干,小胳膊还能拧过你这个大腿去。再说,你对我们这么关心,我们还能忘了你。

酒壮英雄胆,杨宏图真的喝多了,咬牙切齿发酒疯:姐夫,姐,你说!谁敢跟咱爷们过不去,我叫他们流血叫他们进监狱,那是现成的事。

姚存胜始终掌握着火候见好就收,沉下脸训斥杨丽芳:这家伙醉啦,你拉他叫他一边子歇着去。我这个兄弟真不争气,工作上吊儿浪当,干着公家的差事,还和黑社会称兄道弟。不过,你们谁要遇到难处受了欺负,到时候打个架揍个人,还起一点小作用的。

杨宏图在姐姐的搀扶下打了个趔趄,冲着刘二张太吹胡子瞪眼:只要有人敢得罪俺姐夫,哪一天叫我得了手,我敢拿刀子剥他小子的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