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一百零三节 鏖战 虚假的胜利Ⅱ

北宋杨六郎 收藏 3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谷雨联队长还不知道里岛联队的援兵已经全军覆灭的消息,不过他派出去的侦察兵听到了远处麻庄方向传来的枪声,知道援兵已经到达了附近,拼死杀入重围把这一个消息告诉了谷雨,援兵就在附近的消息更加坚定了谷雨坚守待援的决心,他把自己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中队部署在了半山崖,其余的部队和伪军分别守卫三面城池,力保永城不失,由于我的炮兵大部分还远在六十多公里之外,用骡马拉过来的火炮口径不行,炮弹也很少,即便轰开了一片城墙,面对日军密集的火力步兵们也冲不上去,而日伪军威逼城内的居民很快就填堵了倒塌的城墙,为了避免城内的居民伤亡过大,我的炮兵并没有动用火炮轰击城内目标。

夺取半山崖就可以击灭日军的最后希望,让他们彻底绝望,为了顺利的夺取半山崖,我把任务交给了屡次创造奇迹的曹云剑旅。

八路军一部从东面包围住永城,由于他们装备较差,我给他们的任务仅仅是不让日军从这个方向突围,在其它方向部队发起总攻的时候牵制一部分日伪军而已,我也不奢望他们能够炸开永城的城门,突入城内,不过我想不到的是,装备低劣的他们真的做到了,第一个攻进永城的居然是这些半数手持红缨枪和大砍刀的士兵。

日军哨兵警觉地观察着山下的动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通常在这个时间是人类最疲倦的时候,这个日军哨兵努力睁大眼睛观察着山下的一举一动,不过,除了一阵阵的山风掠过的声音,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现在,就在他的脚底下,一百多装备精良,受过严格训练的山地步兵正在小心翼翼的借助山风呼啸的声音掩盖他们向上攀爬的声音。

半年前,马新武不过是个刚入伍的新兵,半年后,他已经成为了主力部队的中尉连长,因为部队作战太频繁,中下级军官伤亡太过频繁,而且,像他这样的兵已经可以算是老兵了。得益于德国教官洛克希德的精心教导,他们已经训练过了三个月的攀爬,要是有更多的时间给他们,洛克希德相信,他们会变得更强,攀爬高山如履平地,不过,就算是现在的他们,攀爬这座半山崖也是轻而易举,而且,这些战士都发过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自己跌落山崖,都不会发出一声,当一名年仅十六岁的小战士笔直的落下去的时候,他唯一作出的动作就是用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直到自己的身体与地面接触的时候,他依然是一声未发,马新武的心在流血,他的泪水在空中飞舞,手上脚上却不闲着,继续向上攀爬,他身后的一百多兄弟也都流着泪水向山顶攀爬,每一个人心中的怒火却在不断的燃升,直到沸点时刻。

那个鬼子哨兵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鬼斧神差之下,他伸头向下去看,不过山崖下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而且山风呼啸的声音令他感到一股无名的恐惧,来中国以后,他听说了很多恐怖的鬼怪故事,在加上他听说过的日本鬼怪故事,对于这种山风的呼啸声赶到十分的害怕,所以他不敢打瞌睡,以免鬼怪出现吃了他,还没等他缩回脖子,山崖下无边的黑暗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突如其来的一只手,卡住了他的脖子,没等他叫出声来,这只手已经卡断了他的气管,令他只能发出咝咝的声音,而后,一群黑衣人从山崖下翻了上来,一把闪烁着月色的短刀把他带进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马新武用鬼子的衣服擦了擦血,低声对身后的士兵说道:“不要用枪,只管用刀,身穿卡其布军服的就是鬼子兵,大伙听好了,今晚绝不能够放掉一个鬼子。”“是”士兵们小声地回答道。

日军驻守在半山崖的这个精锐步兵中队有一个小队住在战壕里,还有两个步兵小队和一个机枪小队住在帐篷里,除了后山崖边的那个哨兵之外,还有四个哨兵和两个游动哨,由于后山崖非常陡峭,一般人攀爬十分困难,深更半夜爬上来被日本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处于保险考虑,他们还是预留了一名哨兵,其余几个哨兵主要警戒着机枪阵地和面对中国军队的一侧阵地,他们对于自己的屁股后面还是非常放心的。

马新武和摸上山的士兵们都口衔短刀,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日军士兵睡觉的帐篷,听到里面传来的日军士兵酣睡声,马新武心中的怒火膨胀到了极点,里面睡觉的都是侵略他的国家,屠杀他的亲人的郐子手,他迫不及待的渴望流血,渴望复仇。

一个日本哨兵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马新武急忙做了个手势,让士兵们隐蔽起来,几秒钟时间,一百多个士兵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日军哨兵慢慢走了过来,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把步枪背在肩上,走向一处帐篷的一角,打算在那里释放一下膀胱里的积水,当他转过帐篷,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群黑衣人,黑衣黑脸,只露出脸上的两只眼睛,哨兵吓得张开了大嘴,要呼喊,但是从背后伸来的几只手一只捂嘴,几只按住这个哨兵的胳膊和腿脚,还有两只手里拿着锋利的短刀刺进了这个哨兵的身体,一下两下,这个哨兵的身体一下子绷得笔直,而后浑身肌肉慢慢的松弛了下来,这几只手小心翼翼的把哨兵的尸体放到了地上,而后大家按照事先拟定好的计划,每个班负责解决一个帐篷内的鬼子兵,动作一定要快,要准,尽量不要开枪,也不要让鬼子开枪。

看到士兵们准备的差不多了,马新武发出了进攻的信号,几个班排长首先撩起帐篷的帘子冲了进去,他们在黑暗之中用手去摸,摸到了身穿卡其布军服的伸手就是一刀,各班士兵紧随班长后面,冲进帐篷内对日军士兵进行偷袭,日军士兵还在呼呼大睡,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直到死伤过半,才察觉到有中国士兵偷袭,不过突然被惊醒,这些鬼子兵还睡眼朦胧,根本找不到自己的枪支放到了什么地方,等他们找到的时候,中国人的刀子也到了。

马新武并没有把全部兵力都投入这次进攻,他还留了两个班在帐篷外以便应付突发事件,果然这两个班派上了用场,日军睡在战壕内的那个小队听到了异常声音后,知道是中国军队偷营,二话不说,抓起机枪对准帐篷内闷不作声互相搏杀的黑影就是一顿乱扫,很多正在肉搏的中日士兵中弹身亡。

这两个班发现了鬼子还在阵地战壕内预留了一部分兵力后立刻绕过了帐篷,跳进了战壕,近距离和鬼子兵展开了肉搏战,由于是近距离肉搏,使用兵器讲究的是一分短,一分强,而日军手里没有合适的兵器,堑壕肉搏非常的吃亏,短短几分钟这个日军步兵小队就被杀死了二十多人,其他十几个士兵正在苦苦支撑。

日军中队长非常的警觉,当中国士兵一短刀刺向他的脖颈时居然反手夺过了短刀,刺死了这个中国士兵,他刚要夺路而逃,发现一个浑身鲜血的中国士兵挡住了他的去路,马新武甩了甩手里短刀上的鲜血,轻蔑的向日军中队长笑了笑,日军中队长呀的喊了一声,一刀刺向马新武的右肋,指望他向左躲闪,自己好乘机逃走,他知道即便这一刀刺中眼前的中国人,自己也输掉了,听周围的声音,使用日语边打边骂的只有很少几个了,中国人占了绝对上风,他只希望可以逃回城内,他还年轻,还不想死。谁知道眼前这个中国人根本不多不闪,他的短刀居然刺进了这个中国士兵的软肋,日军中队长不禁一愣,说时迟那时快,马新武已经一把抓住了日军中队长拿刀的手腕,自己手里的短刀也闪着寒光刺了过来,日军中队长想躲,可是一只手被人家抓住了,根本躲不开,没等他想出办法,他就觉得一个东西一下子从他的肋骨里钻进了他的身体,他浑身的力气突然间没有了,他就像一个被倒空的面袋子一样空空如也,马新武松开了他的手,看也不看这个鬼子中队长,慢慢的抽出了那把短刀,来到了那名牺牲的中国士兵旁边,小心翼翼的把短刀放到了这个士兵手里,合上了他死不瞑目的眼睛。

一颗红色信号弹从半山崖升上天空,站在半山崖下看着这颗红色信号弹,眼眶中泪水不停的转动,这胜利来之不易,是二十多名中国士兵用性命换来的,山下的曹云剑看到这颗信号弹则异常的兴奋,因为这意味着阻挡他的部队前进的最后一块绊脚石被清除了,天亮以后,后羿师将对日本军队占据的永城发动总攻,解放这座受尽苦难的城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