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分析解放军“主动防御”战略

dongm777 收藏 0 34
导读:长期以来,中国政府曾多次阐明使用核武器三原则(不以核武器相威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今年8月27日,中央军委委员、第二炮兵司令员靖志远上将在第二炮兵司令部会见了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艾克·斯凯尔顿一行时再次强调了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是一贯的、坚定的、不会改变的。然而,在沃泽尔的这篇报告中,却处处能看到中国即将采取“先发制人”策略的论调。   该报告透露,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目前的主要任务有三个:威慑、利用弹道导弹支援常规作战、核反击。其中,核反击是目前解放军第二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曾多次阐明使用核武器三原则(不以核武器相威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今年8月27日,中央军委委员、第二炮兵司令员靖志远上将在第二炮兵司令部会见了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艾克·斯凯尔顿一行时再次强调了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是一贯的、坚定的、不会改变的。然而,在沃泽尔的这篇报告中,却处处能看到中国即将采取“先发制人”策略的论调。


该报告透露,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目前的主要任务有三个:威慑、利用弹道导弹支援常规作战、核反击。其中,核反击是目前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三个主要任务中最核心的使命。核反击将以第二炮兵的导弹部队为主干,海军和空军部队作为补充,形成核反击联合力量。通过打击敌人的城市,让其遭到到无法承受的破坏,并对其产生震慑作用。在谈到中国如何对其战略系统在遭受常规打击或核打击时做出反应时,沃泽尔声称,按照“解放军作战理论”,当觉察到敌人可能会采用任意等级的核武器发动攻击时,第二炮兵部队在预先接到警报的情形下,有可能会打破先前公开承诺的种种约束。沃泽尔还表示,由于解放军“主动防御”战略的提出,使得战争已经成为一个“全盘的整体”,进攻与防御之间的界限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战争中的“突然性”与在敌方境内展开“自卫中的反击”一样都是“主动防御”作战学说的一部分。


他甚至更加武断地认为,根据解放军的军事学说,“主动防御”概念的提出本身就已经暗示了中国军队将采取“先发制人”的攻击行动。


为了进一步突出解放军的“进攻性姿态”,沃泽尔随后又将笔锋一转,扯到了前一段时期炒得沸沸扬扬的反卫星试验,并将其作为中国可能破坏自己“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承诺的证据。沃泽尔认为,北京方面已经认定“抢占太空”是战胜美国的关键所在。解放军也.已经在近年的太空试验中证明了其反卫星能力,目前正在努力寻找美国在太空技术方面所暴露出的弱点。出于对核力量安全的考虑,解放军需具备“反卫星”技术,这样才能阻止敌人利用卫星监视第二炮兵部队的一举一动。


◎常规导弹将集中使用


在分析完中国的核力量后,沃泽尔又对解放军常规导弹的应用侃侃而谈起来。他表示,解放军最新的军事学说已经对常规导弹的使用给出了明确的指导。解放军的战略家们和高级将领们在仔细分析了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军队的表现后得出结论,在那次战争中,由于未能收集到敌方的情报,并且未能将导弹集中使用,伊拉克军队遭受了惨重的失败。解放军专家指出,导弹是非常具有威慑力的武器,但必须采取集中火力突然袭击的方式打击敌军的集合处、重要基地和设施以及其他的指挥和控制中枢。如果进攻的火力能够有效地集中起来,那么就可以在“不需要交战”的情况下赢得一场战争。而当年伊拉克所发射的81枚1毛毛腿导弹既没有给美军带来严重的人员伤亡,也未能对对手的心理造成影响。如果伊拉克能够集中自己的导弹,在美军及联军离开其训练和集结地之前对其实施打击,那么在这些部队在进入攻击位置之前,就可能已经遭到致命打击了。


在西方媒体的解读中,北京方面的许多举动都与“台海战争”扯上了关系。《中国核力量》一文认为,解放军这种采用常规弹道导弹集中使用的作战方式将是针对台湾的。因为在台湾海峡附近,解放军部署的短程弹道导弹的数量已经接近800枚。此外,解放军已经发展出的新型对陆攻击巡航导弹可能也会用来打击台湾地区的目标。


◎弹道导弹打航母


“中国弹道导弹打航母”是近些年新出现中国威胁论调。今年7月,美国著名右翼学者理查德·菲舍尔在其发表的分析文章中就已经对中国刚列装的几种“新型反航母弹道导弹”进行过一番分析,沃策尔对如此热门的话题当然不会遗漏。他在文章中表示,中国发展利用弹道导弹袭击航母战斗群的目标似乎已接近实现。虽然,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直认为解放军尚不具备这种能力,但中国在这个领域的飞速发展已经让美国人多多少少有了些“危机感”。


沃策尔认为,在海军航空兵活动范围较小,空中加油能力有限,空中作战平台比较老旧的情形下,采用弹道导弹攻击航母对于解放军而言无疑是具有一定意义的。据沃策尔透露,两位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学院的专家已经开始研究如何修正重返大气层的弹头的机动弹道。这些专家推断,只要提供末段制导,就能允许弹头在末段攻击时做出最大100公里的机动。由于一个航母战斗群可以向2500公里以外进行火力投放,因此解放军必须降低其弹道导弹的圆概率误差,以达到具备在航空母舰攻击范围之外打击海上机动目标的能力。这些专家相信,一旦这种技术成熟,航空母舰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将很难有效逃脱打击。不过,沃策尔也表示,至今为止他还不清楚当解放军在对美国航母战斗群发起导弹攻击时究竞采用何种弹头。也不能确定解放军是否将直接以美国航母战斗群为靶心还是让导弹在一定高度的空爆。前者可以在瞬间彻底摧毁美国航母战斗群,而后者只是破坏美军的指挥、控制和传感系统,为常规打击扫清道路。


美国首都华盛顿智库的中国军事问题研究员泰德·卡蓬特也在一定程度上附和了沃策尔的看法。他表示,如果中国正在以打击美国航空母舰为目标开发导弹传感技术的话,也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和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总体目标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中国不惜以各种手段增加美国为其在西太平洋地区,尤其是台海地区,进行军事干预所付出的代价。中国希望这种代价能够对任何希望向该地区派遣航母作战群的美国总统起到威摄作用。

其实,沃泽尔出台这样一份漏洞百出、充满臆测和妄想的报告,无非还是在煽动所谓的“中国核武威胁论”。对于沃策尔在报告中的说法,中国学者和防务专家纷纷予以了驳斥。众所周知,从拥有核武器的第一天起,中国就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而且声明仅保持最低的威慑力。此外,与美国的核武库相比,中国的核武器在数量上和性能上都处于绝对劣势,这一点就连美国专家都不得不承认。


去年11月底,美国科学家与工程师协会的三位专家——汉斯·克里斯滕森、罗伯特·诺里斯和马修-迈金兹就曾共同撰写了一份长达249页的题为《中国核力量与美国核战争计划》的报告。报告的结论就是:中美核关系明显不成比例地偏向美国。中国的核武库大约有200枚弹头,而美国差不多拥有1万枚。到2015年,在中国部署了新一代的弹道导弹后,中国可能拥有220枚核弹头,但美国即使完成了计划中的核武器削减任务,依然拥有5000枚。由此可见,中国核武器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比他们的美国对手要差得多。此外,该报告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我们对美国政府公开以及解密的文件进行研究时,我们惊讶于几十年来美国对中国核武力量的评估的夸大程度。而这种做法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为美国发展新一代核武器和常规武器寻找理由,而这与冷战时代对待苏联的做法是一样的”。


华盛顿智库的中国问题研究员泰德·卡蓬特认为,沃策尔的结论部分建立在中国重新评估或者改变其一贯坚持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之上,这一点与华盛顿的传统看法大相径庭。即使中国军方把弹道导弹作为其局部战争的制胜关键,中国也未必会轻易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他认为,沃策尔关于美中两国由于误判而引发核冲突的风险评估有些夸大其词。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针对美国的军事战略仍然是以防御和威摄为主,中国不论是发展制导导弹还是其它任何外空武器系统都必将为这个战略目标服务,主动挑衅美国或者诱使美国做出误判都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沃泽尔的这份报告在担心中国可能会采取“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同时,却忘了美国也正在实施类似的“迅速全球打击”计划。该计划曾遭到主张军控人士的一致批评,认为它可能触发一场核战争。如果“迅速全球打击”计划得以成功,俄罗斯和中国的预警雷达将无法分辨来袭的美国导弹,到底是核导弹还是常规导弹,如此一来,美国发动首次核攻击的成功几率将大大提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