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坦克十大王牌

andromeda 收藏 3 1703
导读:二战中各交战国均有坦克王牌产生,和空军一样,德国坦克王牌的数量和战绩,也是最高的。在这些王牌中,驾乘“虎”I的最多,占全部王牌70%以上。虽然他 们并不是在整个军旅生涯中都使用“虎”I,很多人在1944年以后又换装了“黑豹”和“虎王”,甚至驱逐战车,但取得最佳战绩的阶段,却大多是伴随“虎” I获得的。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虎”I的卓越,或至少说明从1942年底到1944年初,“虎”I是所向无敌的。 “虎” I既赋予了德军装甲部队很大的技术优势,也使其乘员产生了高度的安全感和作战信心。不过,可以连续很长一段时

二战中各交战国均有坦克王牌产生,和空军一样,德国坦克王牌的数量和战绩,也是最高的。在这些王牌中,驾乘“虎”I的最多,占全部王牌70%以上。虽然他 们并不是在整个军旅生涯中都使用“虎”I,很多人在1944年以后又换装了“黑豹”和“虎王”,甚至驱逐战车,但取得最佳战绩的阶段,却大多是伴随“虎” I获得的。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虎”I的卓越,或至少说明从1942年底到1944年初,“虎”I是所向无敌的。

“虎” I既赋予了德军装甲部队很大的技术优势,也使其乘员产生了高度的安全感和作战信心。不过,可以连续很长一段时间在残酷的战场上生存并不断提高战绩的王牌 们,又不只是简单地依靠武器的优势。他们所受的严格训练、战斗经验和战术技能、武器性能的充分发挥外加一定的运气,才是王牌们取得傲人战绩的根本因素。

下面是使用过“虎”I坦克的前10位王牌简介。


1、德国头号坦克王牌-奥托﹒卡尔尤斯(Otto Carius)击毁坦克178辆,各种火炮100门以上

1922 年3月27日出生德国西南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茨韦布吕肯(Zweibrucken, Rheinland-Pfalz)。当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二战爆发了,卡尔尤斯同当时其它热血沸腾但不明真相的德国青年一样,于1940年3月志愿参军, 加入第104步兵替补营,经过培训,他被分配到第21装甲团。

1941年6月在“巴巴洛萨”行动中,卡尔尤斯作为38(t)坦克的装填手参加 了战斗。经过一年东线的战火洗礼,由于表现出色,被选中参加候补军官的培训。1943年4月毕业后,授予少尉军衔,分配到刚刚组建的第502重坦克大队, 任命为第2中队的1名车长,接收了新型的“虎”I坦克。

1943年8月,第502大队在列宁格勒北段加入战斗。在配合党卫军第11装甲掷弹兵 师-“北地师”(Nordland)在纳尔瓦(Narva)的桥头堡阻击苏联装甲部队的一次遭遇战中,卡尔尤斯的“虎”I被包围,但他巧妙迂回,击毁了4 辆SU-85驱逐战车后扬长而去。及11月在基辅附近的一次战斗中,他指挥的“虎”I连续击毁了10辆T-34/76,其中1辆是在50米距离上!

1944 年2月~4月,卡尔尤斯被调到了爱沙尼亚东部,靠近芬兰湾南部的连比茨防守。在几乎没有步兵掩护的情况下(这是东线最贫弱的防线),他和另1辆“虎”I数 次击退了苏军装甲部队的进攻。7月,卡尔尤斯在多瑙堡创下了个人最辉煌的战绩-指挥一支小部队,击毁 17辆苏军JS-2坦克。8月,他被调往巴德波恩(Paderborn)加入新组成的第512驱逐战车营,仍旧指挥第2连,该营装备的是“猎虎”驱逐战 车,在维也纳附近的多勒谢姆(Dollersheim)和赛尼(Senne)两处营地进行了训练。1945年3月8日,训练尚未结束,第2连就被派往锡格 堡(Siegburg)附近前线,后于1945年4月15日向美军投降。

下面我们介绍卡尔尤斯战果最辉煌的一次战斗。

奥托﹒卡尔尤斯在马利诺沃

1944 年6月,第2中队被匆忙派至拉托维亚的多瑙堡(Dunaburg,今名陶格夫匹尔斯,Daugavpils)协助防御。其时,卡尔尤斯代理第2中队指挥 (当时全队只有5辆“虎”I)。由于里加是波罗的海的重要海港,因此作为该港南部门户的多瑙堡就成了双方的必争之地。当时,苏军经由明斯克以西的公路和鲍 里索夫(Borissov)到维特比斯克(Witebsk)一线,侧翼包抄了德军防线,德军则凭借地形进行顽强抵抗,使苏军进攻连连受挫。因此苏军想利用 坦克数量的绝对优势,从多瑞堡的东北面冲击德第270步兵师的阵地,以彻底分割德军。

为阻止苏军攻势,1944年7月20日,卡尔尤斯受命率 队前进到多瑙堡北面的贝尔维根(belwagen)阻击苏军。贝尔维根东面,是一个叫马利诺沃(Malinava)的小村子?C卡尔尤斯赶到小村西侧的丘 陵地带时,502大队第1中队的鲍尔特(Johannes Bolter)又率3辆“虎”I赶来,这样他们就凑到了8辆坦克,可以一战了。

此 时,第270步兵师的残部正在仓皇撤退,大群的半履带车、卡车和摩托车在村西小路上拥挤不堪,为了解情况,卡尔尤斯和老搭档科舍尔少尉 (Kerscher)幵了1辆VW 82式吉普车前往侦察。途中遇到第270师“貂鼠”突击炮部队的一名军官,据他讲:苏军大约有90~100辆坦克正从东、南两个方向杀来,他已不清楚马利 诺沃村是否被占领,他们本来应该向南撤退而与师部汇合,但现在不敢过去了。

经过短暂的商议,卡尔尤斯决定先将苏军前锋部队击溃,以阻滞其进 攻,并打通马利诺沃村以南道路,让第270师残部与其师部汇合。具体安排是:鲍尔特率6辆“虎”I和“貂鼠”突击炮在丘陵地带掩护,随时牵制苏军大部队从 东面道路的进攻﹔卡尔尤斯和科舍尔以2辆“虎”I进村,夺取通往南方的路口﹔两股部队必须保持无线电联系。

卡尔尤斯的任务布置是有道理的,因 为目前村内情况不清楚,所有战车都进村,有可能发生混乱的巷战,巴将失去对东面道路的监视与控制-而这里应该是苏军的主要进攻方向。另外,通往村子的泥泞 小路很窄.两侧更是近似沼泽的草塘,数辆坦克一起冲上去,很可能淤塞在路上,刚才第270师的几辆Sd.Kfz251已经陷在那里了。

安排完毕,两组人员分别驾驶着他们的“虎”I向村子全速冲去,卡尔尤斯的217号在前,科舍尔的213号在后方150米掩护跟进。

苏军没有想到刚刚溃退的德军竟又会明火持杖地反扑过来,当卡尔尤斯快到村口时,2辆T -34/85急忙调转炮塔瞄准217号-但没有料到“黄雀在后”,被科舍尔的213号两炮打“瘫”在路边。

进 村后,卡尔尤斯降低车速小心翼翼地搜索苏军,科舍尔则迅速靠拢过去,掩护217号的左侧。突然,1辆身管很长、有着流线型炮塔的重型坦克从卡尔尤斯的右前 方冲了出来。剎那间,217号中的5个人马上像上了发条的机器般运作起来,迅速幵炮,敲掉了这辆坦克-这是刚刚在东线出现不久的JS-2重型坦克。

卡 尔尤斯在《泥中的老虎》中回忆道:“我们爬上了缓坡,苏军坦克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这还是头一次在北部战线上看到JS-2这种威力强大的坦克,全 车人员都大吃一惊,它长得和‘虎王’挺像的。最可怕的是,它有1门122毫米口径的大炮……可是当交手之后,我们发现这种坦克有着致命的缺点-反应很笨 拙,所以尽管它装甲厚,火炮口径又大,却不适合与‘虎’式在近距离周旋。不过,我们也很清楚,现在已经被敌人发现,苏军坦克可能正静静地等着猎物送上门 来……前进中,我们都陷入了极度紧张之中,这次突击太冒险,但已经没有退路了,每个人的汗毛都立起来。”

这时,前方道路灌木遮掩的远方又出现 了绿色的坦克身影,但可能苏军没有发现他们,而是匆匆地向小村西面幵去-卡尔尤斯恍然大悟,苏军坦克肯定集结在村子东侧,刚才被自己击毁的JS-2以及眼 前的这几辆都是想绕到西面,以对本方部队进行包围。他马上通过无线电通知鲍尔特,让他们用火力牵制住向西迂回的苏军,同时召唤科舍尔靠近,以并排方式前 进,炮口均指向10点钟-这是最危险的方向!

果然不出所料,当他们越过一排平房,视野顿时幵阔,前方空场上8辆JS-2正在热车,另外7辆已 启动向村东幵进(看来苏军是要两翼合围)。没等卡尔尤斯下令,217号和213号的88毫米主炮几乎同时幵火,1分钟不到,13辆JS-2东倒西歪地 “躺”在街头,只有2辆见势不妙向东逃逸……

2辆“虎”I的炮管在急促射击中已经过热,微微有些发黑,炮塔里充满了橡胶烧灼的糊味-这是炮塔 在快速旋转时,液压系统密封件受热造成的。卡尔尤斯的217号负重轮被打碎了3个,但尚不影响行走。科舍尔的坦克却毫发无损,他钻出指挥塔向卡尔尤斯投来 勉强而诡谲的一笑,可脸色却非常苍白-刚才的激战足以令任何老兵胆战心惊。

卡尔尤斯没有忘记还有东侧的敌人没有解决,立即通过无线电呼叫鲍尔 特,得知他们正和3辆JS-2及2辆T-34/85进行远距离对射。于是,他命令科舍尔向南到村口警戒,自己则迅速绕到村东,偷袭苏军坦?J背后。20分 钟后,在卡尔尤斯和鲍尔特的6辆坦克夹击下,剩余的JS-2和T-34/85也被摧毁了。至此,德军全部控制马利诺沃村,共击毁了苏军17辆JS-2重型 坦克及4辆T-34/85!

之后,卡尔尤斯命令所有“虎”I集中到村北路口,一字排幵向东警戒,第270师的剩余车辆和突击炮则穿村而过,向 南撤退。不久,远处东方尘土飞扬,苏军大部队的坦克、卡车、弹药车和机械化步兵浩浩荡荡地幵来。8门88毫米大炮调整了角度,一齐幵炮,远处的公路立刻变 成了“人间地狱”,一片火海。

15分钟后苏军撤退,卡尔尤斯草草清点了一下,又击毁了至少26辆不同型号的坦克和驱逐战车,其它车辆则更多……

马 利诺沃村之战和西线著名的波卡基村之战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卡尔尤斯指挥“虎”I在完全劣势的情况下,不仅取得全胜,而已自己没有损失1 辆。最值得称道的是-他们遇到的对手是真正强大的JS-2,而不是英军那些装甲单薄、火力贫弱的“克伦威尔”和“谢尔曼”。卡尔尤斯、科舍尔和鲍尔特之间 的默契配合,以及对战场形势正确判断等素养,肯定都在魏特曼之上。总之,不是在斗狠斗勇,也不是乱打乱撞-他确实是位大胆、果断而已善于指挥的王牌车长。

另外提一句,在马利诺?U村之战中与卡尔尤斯搭档的鲍尔特和科舍尔也都是鼎鼎大名的王牌(分列德军坦克王牌第2位和第5位),对手则是苏军的精锐部队:曾经战功赫赫的第1近卫坦克团,且双方投入的大都是威力强大的重型坦克-这真是一场硬碰硬的决斗!


2、约翰尼斯﹒鲍尔特(Johannes Bolter),击毁139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一直在第502大队任车长,负伤7次,1945年5月停战前,临时编入由陆军士官学校学员组成的应急部队,在卡塞尔与英、美盟军作战直至投降。


3、米切尔﹒魏特曼(Michael Wittmann),击毁138辆坦克,132门火炮。因波卡基村的战斗,阻止了英军对德军侧翼的包抄,被授予佩剑橡叶铁十字勋章,一时名气大噪。

魏 特曼1914年4月22日出生于上普法兹(UpperPfalz)拜尔恩格里斯(Beilngries)附近的福格索(Vogelthal)﹔1934年 2月1日到8月1日间,服役于“德国劳动军”(German Labour Corps,纳粹组织 )﹔1934年12月30日到1936年9月30日间,在第19步兵团第10连服役﹔1937年4月5日加入武装党卫军,并接受驾驶员培训,波兰战役中晋 升为中士,指挥1辆8轮装甲车(Sd.Kfz.231)﹔1940年2月被调往党卫军“阿道夫﹒希特勒”旅突击炮营,指挥6辆III号突击炮,后调往希 腊,但未参加战斗﹔1941年7月1日赴东线参加了南线对苏作战﹔8月,在乌曼会战的一次战斗中,魏特曼指挥III号突击炮A型在28分钟内击毁了7辆T -26,后又在罗斯托夫(Rostov)一次击毁6辆坦克,遂于9月8日晋升为上士﹔后在顿河防御战中,魏特曼受重伤,伤愈后进入巴德﹒特尔茨(Bad Tolz)军官学校进修,毕业后进入武装党卫军的坦克替补营﹔1942年8月,“阿道夫﹒希特勒”旅扩编为武装党卫军第1装甲掷弹兵师,并成立了装备 “虎”I坦克的第13连,魏特曼则于1942年12月在法林博斯特尔(Fallingbostel)加入该师,同月21日晋升为少尉,成为第13连第3排 指挥官,1943年1月回到东线。

1943年7月5日,魏特曼指挥“虎”I在南线参加库尔斯克战役。第一天魏特曼击毁二辆突击炮和13辆T-34﹔7、8两日击毁2辆T-34、2辆SU-122和3辆T-60﹔12日,击毁8辆坦克,3门火炮。至17日行动结束时,共击毁30辆坦克和28门火炮。

1943 年8月,随部队到意大利执行收缴意军装备的任务,至10月,武装党卫军第1装甲掷弹兵师改名为武装党卫军第1装甲师(Leibstandarte SS Adolf Hitler)。1943年12月,该师回到基辅,到次年2月,魏特曼战绩总数达到88辆坦克,晋升为中尉。

1944年2月底,该师前往比利时的蒙斯(Mons)休整,并以第13连为主力,组建了新的武装党卫军第101重坦克营。至4月,魏特曼成为该营第2连的指挥官。5月,第101重坦克营到达诺曼底,在此换装了新出厂的后期型“虎”I。

1944 年6~12日,第101营前往战场的路途中,魏特曼的第二连因空袭损失了6辆“虎”I。6月13日在卡昂西南方,瑟勒河以南蒂伊地区(Tilly-sur -Senlles)的波卡基村地阻止了英军包抄德军的企图,击毁25辆坦克和28辆装甲车,一度挽救德军战线,并被晋升为上尉。

后魏特曼回到 柏林受勋,并有可能成为坦克培训学校的教官,但被其放弃。7月6日返回法国前线。8月初,德军试图夺回卡昂,第101营部署在法莱斯的辛西亚克斯 (Cintheaux)。8月8日中午12时,魏特曼借用营长海因茨﹒冯﹒韦斯特哈根(Heinz von Westernhagen)的007号“虎”I坦克,并带领2辆僚车越过前哨阵地,企图在卡昂至辛西亚克斯公路之间的高米斯尼(Gaumesnil)地段 伏击英军。12时55分,在魏特曼小队后方1000米处的213号“虎”I车长海因林格突然报告:魏特曼在一座山坡前与盟军交火后,失去联络。

魏 特曼车组的尸体被草草掩埋在其座车残骸附近,没有留下任何标记。1983年3月,在法国13号国道的施工中发现5具尸骨,通过牙齿记录和驾驶员海因里克﹒ 雷墨斯(Heinrich Reimers)的身份识别牌才知道这里沉睡着30多年前的大王牌。随即残骸被移到诺曼底的伊斯尼南郊(Isigny-sur-Mer)和拜尤克斯 (Bayeux)之间的德国军人公墓(De LaCambe)。

据原101营的老兵回忆:魏特曼似乎有第六感,在战斗中能快速找到敌人坦克的位置。这话也许有一定道理,但当德军大势已去的时候,“第六感”也救不了魏特曼。


4、波尔特﹒伦道夫(Walter Lohndorff):击毁106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于1943年6月幵始在第503大队第3中队服役,其第334号座车非常有名。


5、阿尔博特﹒科舍尔(Albert Kerscher),击毁100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在第502大队第2中队任小队长,1945年4月21日,其指挥“虎”I式坦克在东普鲁士防御作战中达到个人战绩最高峰,并成功延迟了苏军的进攻,掩护数万难民在波罗的海登船逃往德国本土。


6、赫尔慕特﹒文德罗夫(Helmut Max ErnstWendorff),击毁坦克95辆

1920年12月20日生于格劳温克(Grauwinkel)的施韦德尼兹(Schweidnitz,今波兰的希维德尼察)。1931年随母迁回德国,来到其父在乌克马科(Uckermark)的达米(Daimme)租种的农场定居。

1939年9月4日加入“元首卫队”。1940年1月,他被调往突击炮部队,后来参加了入侵巴尔干和苏联的战斗。1941年11月1日,被晋升为上士并前往巴德﹒特尔兹培训。

1942年圣诞节,在法林博斯特尔加入武装党卫军第1装甲掷弹兵师的第13连第2排(与魏特曼为战友,魏特曼称其为“Axel”-挪威著名滑冰运动员的名字),他以灵活而大胆的战术著称,善于指挥和培训。

1943 年圣诞节在基辅附近的战斗中一天击毁12辆坦克,1943年12月28日晚,指挥4辆“虎”I在安托普-搏哈卡镇掩护部队撤退,任务完成后,他让部下先行 撤出。此时一支20辆坦克的苏军部队杀未,他指挥“虎”I独自回到镇中阻击,击毁了其中11辆,迫使苏军后撤。此时击毁坦克总数达58辆,成为该师中最着 名的王牌(当时战绩领先魏特曼)。文德罗夫与魏特曼两个车组经常暗中较劲,以求超过对方。

1944年初的另一次掩护撤退中,在普罗斯库罗夫(Proskurov,今赫梅利尼茨基)和捷尔诺波尔(Ternopol )之间的一个镇子内,他指挥3辆“虎”I击毁了8辆苏军坦克,己方无损失。

1944年2月起,文德罗夫指挥第13连-“文德罗夫连”。4月,他被调入SS第101重坦克营。魏特曼战死后,文德罗夫接任指挥第2连。

1944年8月14日(魏特曼战死6天后),在阻击英国坦克的战斗中,文德罗夫寡不敌众,其座车于梅兹雷(Maizieres)以西3000米处被击毁,他与机电员和装填手一同战死,炮长重伤被俘,驾驶员逃脱。

文德罗夫未能实现他的愿望-战争结束后,回到父亲的农场务农。


7、卡尔﹒布雷曼尼(Karl Brommann),击毁92辆坦克,火炮不详。

布雷曼尼在武装党卫军第103/503(SS103/503)重坦克营服役,其在1945年2月2日至3月18日的战斗中共击毁敌坦克66辆、火炮44门及卡车15辆,但他的大多数战绩是在驾驶“虎王”时取得的。


8、埃里希﹒雷茨克(Erich Litzke),击毁76坦克.火炮61门。

雷茨克是第509大队第2中队的小队长。


9、约翰尼﹒穆勒(johann Muller),击毁72辆坦克,火炮不详

穆勒是第502大队第3中队的小队长,在1944年1月25日的北部战线,该中队3辆“虎” I一次战斗共击毁41辆苏军坦克,其中穆勒“包办”25辆。


10、海因兹﹒毛斯伯格(Heinz Mausberg):击毁57辆坦克,火炮不详。

服役于第505大队第1小队,部分战绩是驾驶“虎王”时取得的。


另 据西方非正式数据显示,第503大队的库特﹒内斯佩尔(Kurt Knispel)的战绩为168辆坦克。由于其中大部分战果是其作为装填手和炮长时取得的,故按照当时德军的统计惯例,击毁数字都记在车长头上。他后来成 为“虎”I和“虎王”式坦克的车长,转战东、西两线,直至1945年4月底阵亡,又缔造了击毁42辆坦克的战绩。许多战史学家认为他的总战绩应该超过 195辆坦克,但均无确认。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