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六章

359001664 收藏 58 5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URL] 瞄准镜中的山路上一片寂静,风吹过,枯草摇曳。 天是铅灰色的,正在酝酿今冬的初雪。 没有太阳,不必担心物镜的反光。 夏少校潜伏在一处山脊上,位置比山路略高,直线距离在千米之内,中间隔着一条深深的峡谷,就算日军能发现他也无法靠近,占尽地利。美中不足的是,山脊上光秃秃的,没有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


瞄准镜中的山路上一片寂静,风吹过,枯草摇曳。

天是铅灰色的,正在酝酿今冬的初雪。

没有太阳,不必担心物镜的反光。

夏少校潜伏在一处山脊上,位置比山路略高,直线距离在千米之内,中间隔着一条深深的峡谷,就算日军能发现他也无法靠近,占尽地利。美中不足的是,山脊上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可作掩蔽的物体,岩石也很坚硬,无法挖散兵坑。不过,山脊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处石坑,想必是经过千万年风蚀雨击而留下的岁月之痕。

夏少校找了个最大的石坑作狙击点,先将坑内淤积的碎石和泥土清理干净,然后人躺进去试了试,腿能伸开,宽度稍差点,深度正好能将身体遮住,总体来看还不错。

他没有清除坑边石缝中枯黄的草,那是最好的风向标。

德式野战背包放到旁边的石坑里,取下防风防雨的军用毛毯,折成两层垫在坑内,冷时可以掀起一层把自己裹住御寒,他无法确定潜伏多长时间。夏少校坐在坑内,左手持枪,右手反复拉动枪机,将弹仓内的子弹一一退出,用净布擦亮后再挨个压回去,最后自弹药包内掏出两个上满子弹的桥夹放到顺手处。他架起枪,瞄瞄对面蜿蜒而上的山路,空搂了一下扳机,随后满意地拍拍枪身,自言自语道:“宝贝儿,这十几天憋坏了吧!别急,一会九可以开荤了!”

强忍住想吸烟的念头,摸摸口袋里的金质烟盒,夏少校不禁想起敏那丰满火热的身子。敏不喜欢父亲抽烟,却对夏少校网开一面,甚至还特意给他买了两条他最爱抽的“大前门”,让老桂郁闷的直翻白眼。敏很聪明,并不死缠着夏少校,来去自由,如此反而抓住了他的心。

那夜激情之后,夏少校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老桂家,很少回国军驻地。他反正是闲人一个,回去也无事可做,正好乐不思蜀。国军长官也知道他在羊井镇有个女人,但根本懒得过问,想起来时派个勤务兵过来看看,名义上是送军俸,实际上是确认他是否安全,不然出了事就不好向他那个在军政部的朋友交代了。

过了十几天双宿双栖的日子,夏少校的心又飞向了太行山。他是个天生的战士,手中持枪的感觉比握住敏的乳房更让他兴奋,温柔乡留不住热血男儿,千里太行山才是他纵横驰骋的战场。

国破家亡,枪为谁鸣?

过了40分钟,山路上依旧毫无动静,天空中飘落细小的雪霰……

夏少校是前天进山的,日本华北方面军直属第26独立混成旅团的主力比他早了两天。前方的山路是通往八路军根据地的必经之路,日军是旅团级规模行军,应该不会比他快。

第26旅团进山的消息是勤务兵来羊井镇找他是说的。

他留勤务兵吃了顿饭,有酒有肉,可比国军的伙食强多了,知无不言。

对于日军第26旅团,夏少校并不陌生,上次拂晓突袭干掉的鬼子就是该旅团的。其旅团长犬养一郎(听名字就够可笑的,用中国的俗话讲就是‘狗娘养的’。)原是日军第6师团(攻陷南京、制造大屠杀的主力部队)的一名大佐,因战功卓著被调到华北方面军负责组建第26旅团,专门用于山地作战,并晋升为少将。

别看是直属方面军的部队,第26旅团的战斗力很一般,成员多由日本国内的预备役官兵组成,年龄偏大,不少人都已经成家了,有了妻子儿,作战时自然不肯拼命。不过该旅团祸害起华北的老百姓来,手段却异常的毒辣,尤其是对妇女,不论老幼,一律强奸,完事后还往饱受凌辱的女人阴道里插入刺刀、木棍、石块等物,百般虐待致死。

前些日子发生的、震惊华北的榆树沟村大屠杀就是该旅团的“杰作”!

今天就让你们这群杂种血债血偿!夏少校暗暗咬牙。

他当然不会傻到独自去对抗一个旅团,主要是想通过狙击来迟滞日军的行动,为太行山抗日军民赢得疏散转移的时间。他的第一狙击目标是军官,最好那个狗娘养的一郎少将就在先头部队了,好让自己一枪送他下地狱,来世不管转生成什么牲畜,都要比狗下的强!

作为一名受过严格训练的狙击手,夏少校的耐力是超一流的。他可以一动不动地在狙击点内潜伏24小时,不吃不喝,不用排泄,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能在野外生存七天以上,仍可保持一定的战斗力。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战斗。

当雪霰变成细密的雪花时,远处的山路上终于出现了模糊的人影。夏少校赶忙举起挂在脖子上的德国“蔡司”八倍望远镜,聚精会神地观察起来。

出现在山路山的日军约有一个中队的兵力,赶着二十多匹骡马,背上驮着弹药箱和轻型迫击炮,没有看到大口径山炮一类的重武器,应该是轻装的侦察步兵。日军的行进速度很快,排头兵离狙击点有两千米,不久便可以进入射程。

夏少校放下望远镜,打开枪机保险,推弹入膛,枪托抵肩,右手食指放到扳机护圈外,微曲。野战背包里有一副细羊皮手套,但是他没有带,怕影响手指的灵活性,狙击手只有一次机会。

光学瞄准镜中的鬼子越来越清晰,全部穿着卡其色带兜帽的军大衣,军衔标志不太明显,不过军官一般是不会走在最前面的。

没有合适的目标,继续等待。

长长的队伍在仅容两人并肩的崎岖山路上快步行进,身旁就是陡峭的山谷。夏少校射程内的这段山路比较直,大概有两百米长,没有任何掩蔽物,视野良好。

鬼子军官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身材中等略胖,头带软式战斗帽,上面缀有黄色五角星,身穿高级呢制军大衣,足蹬黑皮长马靴,军刀挂在马鞍旁,大衣上有肩章,是名少佐。山路虽狭窄,但是坡度比较平缓,鬼子少佐没有下马,夹杂在队伍中间向上走。

瞄准镜的十字分划线从鬼子少佐的头部下移至胸口,交叉点定格在心脏处,距离较远,要确保首发命中。夏少校抛却一切杂念,心如止水,身心似乎和枪融为了一体,达到人枪合一的境界。

石坑旁的枯草微微摇晃,说明风速不快,对子弹飞行线路的影响降至最小,机会难得,果断开枪。

扣动扳机,拉机退壳,重新上弹,再次瞄准,不到一秒。

夏少校的动作可以用神奇来形容!

抛飞的弹壳与鬼子少佐的尸体几乎同时坠地。唯一不同的是,黄铜弹壳在山脊上弹了两下后静止不动,而鬼子少佐却直接滚落山谷,死定了!

日军果然训练有素,惊变下队形依然保持不乱,再下级军官的指挥下,跑步前进,准备快速通过这段没有掩护物的山路。鬼子的机枪手开始向山脊方向进行试探性射击,弹头击中岩石,碎石四溅。

夏少校根本不在乎这种盲目的散射,再度握枪寻找新的目标。他这次不准备射人,而是射马,一匹负伤受惊的健马在狭窄的山路上发起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而且还驮着弹药?

不可想像!

马的体形大,横截面宽,走在山路上是绝佳的活靶子,新兵都能打中。夏少校选中一匹体格十分健硕的马,马背上驮着一座60轻型迫击炮和炮弹箱,他当然不会打马的要害,不然怎么折腾小鬼子呢!

瞄准镜对准马臀,枪响,命中。

弹头掀飞了一大块皮肉,惨不忍睹。

健马狂跳而起,悲鸣不绝。两名鬼子兵拼命拉住缰绳,竭力想使健马安静下来。

“啪!”又是一声枪响,两个鬼子兵的脑袋竟被一枪对穿。

健马摆脱了束缚,嘶鸣着在山路上狂奔起来。

在同一地点连续开枪是狙击手的大忌,敌人可以通过枪声准确定位,反狙击火力顷刻便至。可夏少校对此并不担心,日军现在不可能组织火力反击,因为他们首先要对付的是一匹受惊的马。

好戏已上场,静待佳音。

马嘶、人喊、枪响、惨叫,乱作一团,久久不绝,山路上。

仰身躺在石坑内,夏少校点上烟,美滋滋地吸着,莹洁的雪花从天而降,落在脸上,钻入脖中,感觉凉飕飕的。

他开心地笑了。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