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2001年拿到大专文凭后就到一个旅游轮船公司工作,一直做到了2006年。2006年年初的时候,我就离开那家公司了,不是有了更好的去处,的确是没有办法再待下去了。

2002年,三峡旅游迎来了辉煌的一年,但当2002年年底三峡大坝截流之后,却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其中,有三峡大坝截流后景点吸引力下降的原因,有2002年过度透支客源的原因,还有2003年初爆发的非典的影响。到了2005年,就已经处于非常窘迫的境地的了。再加上不断有大型的豪华游船下水,而我们公司所拥有的游船在船体大小、硬件设施等方面的不足,已经处于一个半停运的状态。

说实话,我这个人是属于那种比较恋旧的,不想轻易地另换工作。再加上作为在船上担任的特殊职务,我不是靠那每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过日子的人,我曾经和很多人说过,只要船在开,要不要工资都无所谓,就那点钱,我一趟航行的时间就能挣到。所以就算游船是在停航的状态下,我也继续在坚持,期待会有转机,没有立刻离开。

到2006年,公司已经决定全年停航,那我就没有办法,只能另谋出路了。可在2005年那段艰难的时期里,公司有时发80%的工资,有时发50%的工资,甚至有时候根本就不发工资,前前后后就差了我6000多的工资!其实我不是没有机会拿到这个钱,在2005年年底的时候我们船航行了一次,我到公司领到的公款接近20000,如果我想拿全自己的工资的话,我完全可以在我应该得的工资从那里面抠出来,至于最后用于公用的钱够不够,那我就不管了。我说这些不是在标榜自己,因为就是在那一趟的航行里,船上的财务就是这么拿全了自己的工资,致使我们要在航行里用钱出现了问题(这儿就不多说了)。和我一样被公司拖欠工资的还有很多人,从公司办公室人员到船上的船员,都多多少少有一点。我在拿到公司给我打的白条后只是问了一句什么时候能拿到钱,在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后也没说什么,6000多块钱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有当然好,没有也死不了人。不过我是光棍一个,家里也没什么负担,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其他人可不是都这样,他们很多人是家里的顶梁柱,怎么都要想办法把这钱要回来的。

一条漫漫的讨薪之路开始了。在数次与公司磋商没有任何结果后,2006年8月,以以前船上的一位老大副为首,以当时还在船上工作的船员为主体(船在停航期间也是需要人守护的,只是一条船只需要几个人而已),联络我们这些已经离开公司了的人,决定到法院去起诉,要求公司支付拖欠我们的工资。我当然也得到了消息,当时我父亲正因为身患癌症在医院治疗,我在医院照顾他,没有太多的精力。但人多力量大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再说我虽然不在乎那几千块钱,但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劳动所得,还是想要回来的。在8月中旬的一天,大家集合好以后,统一到当地的海事法院起诉公司。事情都闹到法院去了,公司当然再没有办法逃避了,只能要求和解。在法院的调节下,公司与起诉的所有人都签了一份和解书,答应在10月1日前将拖欠大家的工资全部付清,而且还要支付30%的补偿金。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就行了,哪里知道远没有那么简单,公司并没有按调节书要求的10月1日前将我们的工资补发。在又与公司接触没有效果后,大家只能走最后一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拍卖游船发放员工工资。可强制执行不是你说法院就给你办的,要去办手续,先要交准备材料要求强制执行,而且要按照一定的比例交纳强制执行的费用。又是一阵忙碌,好歹把这些手续都办好了,说是年底之前给我们结果!

2006年的11月份,我就离开家到广东工作了,他们怎么去与公司协商的我不知道,只是知道时间进入了2007年我还是没有看见钱的影子。打电话回去问以前的同事,说是公司也去找了法院,谈了很多具体的情况,答应在2007年的7月1日之前将钱补发,还会支付延后的这段时间的利息,就不要拍卖船了。我由于离得远了,本来就不太在意这个事情,也就没有再主动去问,想如果要补发,自然有人会通知我的。但很不幸,直到现在,2007年都要过去了,我还是没见到一分钱,还不知道好拖到什么时候呢!

又一年要结束了,那些老板们,想想打工的人的不容易吧。中国有句古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在我们国家法制不断完善后,想赖是赖不过去的,把该给员工的钱都付了,大家都高高兴兴地过个年不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