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国内初期几大会战战役!

对岸那个 收藏 15 4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战略防御阶段:从1937年7月至1938年10月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揭开了全国抗战的序幕。在全国抗战初期,国民党表现了一定的抗日积极性,先后进行了平津会战、淞沪会战、忻口会战、徐州会战、太原会战、武汉会战等重要战役,并取得了台儿庄战役的胜利,阻滞了日军的推进,粉碎了日军3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企图...


战略相持阶段:从1938年10月至1943年12月


随着战局的扩大,战线的延长和长期战争的消耗,日军的财力、物力、兵力严重不足,已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战略进攻。至1943年12月,日军在兵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被迫收缩战线,华北方面军停止向抗日根据地的进攻...


战略反攻阶段:从1944年1月至1945年8月


1944年,共产党领导的敌后军民在华北、华中、华南地区,对日伪军普遍发起局部反攻。1945年9月9日,在南京陆军总部举行的中国战区受降仪式上,日本驻中国侵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并交出他的随身佩刀,以表示侵华日军正式向中国缴械投降。至此,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http://mil.news.sina.com.cn/nz/trzdj/index.shtml


http://www.zhangzizhong.com/ 最后一战


抗战伊始平、津、绥战事


http://www.fightersalon.com/dispbbs.asp?boardID=24&ID=725


淞沪会战


http://www.fightersalon.com/dispbbs.asp?boardID=24&ID=745


太原会战


时间:

1937.9.12-11.12


背景:

77事变后日军基本控制华北地区,若要沿平汉线南下,必须控制山西,这样才能保证右侧翼和背侧翼不受中国军队的干扰。国军正相反,如有力控制山西,则可以北出绥、察打击日寇后方,西出娘子关则可以进攻石家庄迂回敌人之侧翼,更能为将来的反攻支撑点。


会战经过:

太原会战历时两月,大大小小的战斗近千次,下面仅介绍几起比较关键的战役:

一. 雁门关内长城一带的抵抗

9月上旬日军第5师团(板垣征四郎部)沿平绥线向山西推进,11日已至蔚县附近。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命令19军(王靖国部)、34军(杨澄源部)、61军(陈长捷部)、、退守桑干河南岸雁门关内长城一带布防,前敌总指挥汤恩伯则指挥17军(高桂滋部)和73师(刘奉滨部)在广灵一带作战。汤将21师(李仙洲部)置于广灵西北之南村、73师在伊家店至马山、84师(高桂滋部)于马山至火烧岭一带占领阵地。

9月12日,日军21旅团(?)向火烧岭进攻,遭国军84师部队顽强抵抗击退。13日该旅团以主力向刘家沟迂回但遭国军21师抵抗并逆袭,日军攻势稍挫。是日下午4时,17军军长高桂滋率预备队到小关村拟向南下之敌攻击,但右侧翼广灵正面洗马庄73师防守部队被日第9旅团突破,右侧翼暴露。晚10时战区令各部守军后撤,84师退至贺家窑附近,21师退至鳌峪、上白羊及石人山一带设防,73师则向长城梁至郭卯尖之线撤退。14日从火烧岭南下的日军在进攻贺家窑、上下林关、鳌峪等处时被国军击退。

14日和15日,日军第9旅团向国军侧翼广灵多次猛攻,多处阵地反复易手,73师师长刘奉滨亲自率领由各团抽调出的4个步兵连向敌人逆袭,终恢复松树山阵地,日军用炮火向侧翼猛烈轰击并拟包围,刘身负重伤,其他官兵亦伤亡重大,战区鉴于该师损失甚重即令该师向向义泉岭一带转移,此间国军独立第3旅(旅长章振宇,原隶属33军孙楚部)击退敌人多次进攻。由于中日连日激战,双方均损失严重,16至18日战况暂趋平静。18日夜,日军再度向独旅3的阵地猛攻,该旅不支逐渐退守至灵邱以南山地,17军和73师亦退到南涸沟、龙泉寺至鹿角村防线固守并掩护独旅3后撤,至20日双方再度形成相持态势

第7集团军(傅作义部)原拟在大同附近与日军决战,但战区考虑地形对国军不利,且后继援军未到,即令该集团军退守雁门关以西内长城之线,大同于9月14日被日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占领,国军主力旋即向五台山山区及崞县一带退守

二. 平型关附近的战斗

9月21日,日军攻陷广灵、灵丘后第5师团之21旅团向大营方向进击。广灵、灵丘方面的国军向西后撤,73师在马跑泉、平型关、小西沟一带建立阵地;17师于东跑池至西河口一带设防;15军(刘茂恩部,辖64和65师)在17军左翼从村堂沟至北楼口占领阵地(见下图)。22日拂晓,日21旅团三个大队主力由灵丘向平型关攻击,被73师之197旅击退。23日拂晓日军再向平型关84师阵地攻击,战斗异常激烈,当日中午日军约2000余人攻占东跑池西北高地,国军守军独8旅的两个连全部战死,前敌总指挥孙楚(因汤恩伯于9月15日奉令赴河南整理所部,孙楚接替指挥)即令73师一部和84师之两个团分别由南北两向夹攻日军,但激战至夜双方均无进展。同日阎锡山令傅作义帅预备军(72师段树华部,原属19军王靖国辖)支援右地区(见下图),傅作义和该地区总司令杨爱源同时指挥作战,并令18集团军115师(林彪部)由国军纺线右翼向北攻击日军后侧翼。

24日9时,傅作义和杨爱源与115师联络参谋(?请熟知者补充姓名)商定于25日拂晓以71师配合115师攻击团城口之敌,115师侧击蔡家峪的日军,当日杨爱源发布的命令如下:

一. 正面以第七十一师附新编第二师为主攻部队,第八十四师仍固守原阵地。

二. 第七十一师四个步兵团按次纪要领部署攻击:

1. 以一个团由团城口至2141.96高地间,沿山麓向东攻击,再向南旋迥,以蔡家峪、小寨为攻击目标。

2. 以两个团由2141.96高地至西河口之间向东攻击,并掩护团城口正面攻击部队之侧背,截断向浑源撤退之道路,以王庄堡为攻击目标。

3. 以一个团为预备队,由团城口附近前进。

三. 独立第八旅以一部协同第七十一师之攻击,以辛庄为攻击目标。

四. 第一一五师担任敌后攻击,以东河南、蔡家峪为攻击目标。

9月24日拂晓,日军向平型关、团城口一带攻击,激战至夜未能突破国军阵地,是日子夜115师布置主力于关沟至东河南镇一带埋伏。

25日拂晓84师于团城口附近阵地遭日、伪军攻击,守军不支被迫后撤,71师(郭宗汾部)即于迷迥村一带阻敌前进,激战至午将战局稳定;该日拂晓至黄昏,115师经过激战在小寨村至蔡家峪一带将敌后备部队一个大队(约千余人)全部歼灭,并毁敌汽车80余辆(此即八路军在抗战中最为辉煌的平型关大捷,细节见附图),并将灵丘至平型关的日军交通截断;71师于该日18时左右在国军空军的支持下克复团城口和鹞子涧附近高地。

26日临晨2时日第5师团长坂垣征四郎得知平型关战况后集结于蔚县的42联队主力向平型关增援,于该日拂晓占领蔡家峪、小寨村,并会合团城口附近日军集中兵力向迷迥村猛攻,但被国军击退。27日日军集结重炮和航空兵支持再度猛攻,国军官兵奋力勇战,并以72师预备队逆袭,国军空军亦出击支援,日军终被击退;是日日军十川支队从浑源北下迂回师福沟,试图从国军15军和17军防守结合部突破,但亦被守军阻止。28、29两日,中日双方继续于鹞子涧、团城口及2142.96高地一带激战,日军未能有所进展。

由于第5师团战况不利,日军攻占大同的混成第15旅团和混成第2旅团(共约万余人)27日始向茹越口和雁门关迂回进攻国军防线,虽经国军奋力抵抗,但因实力悬殊,29日铁角岭阵地失守,30日日军攻陷繁峙。鉴于国军态势不佳,战区决定缩短战线,令晋北各部队向五台山地区退守。


三. 忻口之战

9月30日国军放弃平型关后撤,日第5师团主力随后追击,于繁峙与15旅团会师后继续西进,10月1日攻陷代县,威胁国军主力之左侧翼,并准备进攻太原。 鉴于第2战区的态势险恶,军委会急令第1战区的14集团军(卫立煌部,约4个半师)由石家庄经正太铁路向太原星夜驰援。

第2战区当时的作战方针是以攻势防御为目的,扼守五台山、崞县、平原、灵山、南怀化、卫家庄至阳方口区域,以灵武山和五台山作为两翼依托,从而缩短防线,集中兵力对入侵之敌歼灭之。国军的防线主体分为右集团军(朱德)、中央集团军(卫立煌)、左集团军(杨爱源)和预备集团军(傅作义);各部配置参见本论坛资料汇总部分之抗战时期各战区指挥系统之沿革的第6楼有关部分;防御布置参见下面相关附图。

10月3日拂晓,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由朔县南进,向国军左集团军阳方口阵地进攻未逞,再以其后继部队向守军独立7旅左侧迂回,独7旅旅长亲率队堵截但未能阻止,国军退守段家岭、轩岗一线。5日14集团军先头部队第9军(郝梦麟部)抵忻口,于三家庄至南怀化一带建立阵地。10月2至5日,日军多次向崞县国军阵地进攻均未得逞。7日日军先以空中轰炸和重炮轰击国军崞县东桥及县城内国军工事,再以装甲车和烟雾弹掩护向国军猛攻;下午东桥阵地失守,夜22时日军由城墙缺口涌入,双方激战至8日凌晨2时,国军守军19军(王靖国部)伤亡惨重不支,崞县失守。

10月4日起日军独立混成第15旅团绕过崞县,向原平国军196旅阵地连日猛烈进攻,但均被国军击退,196旅(旅长姜玉贞)的任务是固守原平以迟滞日军南下,掩护14集团军于忻口附近集中和设防,但因崞县失守,日军蜂拥而下,原平受重敌所困,战区令14集团军解围,但为顽敌所阻,原平守军坚守9日,至10月12日17时姜玉贞及所部全部壮烈牺牲,原平方落敌手。

10月12日,日军继续向国军中央集团军兰村、卫家庄、1482高地等防线攻击,但均被国军击退。13日拂晓,日军第5师团于原平集结完毕后,先以少量兵力(数百人加战车20余辆,重炮20余门)向下王庄一带发动攻击,但被守军以近战突击将之击退。上午8时,日军复以步兵5000余人、战车60余辆、重炮60余门、飞机30余架联合攻击国军南怀化及阎庄一线阵地,国军渐不支,10时左右,日军突破南怀化守军阵地并渡过滹沱河支流云中河攻占了1200高地。防区中央兵团(兵团长郝梦麟,辖54师刘家骐部,21师李仙洲部及跑28团和少量战车)以21师之两个团堵击逆袭,将突出之敌压迫至河岸消灭,并毁敌战车15辆。但左翼集团军阎庄阵地被重敌突破。12、13两日,左右集团军的部队和骑兵向敌后交通线袭击,均有斩获,右集团军一度收复平型关。鉴于日军连续两日猛攻受挫,后方交通线受扰,卫立煌计划乘机向敌反攻,战区同意其计划并将左翼集团军的68师(原独立第8旅,师长孟宪吉)和71师(郭宗汾部)并入中央集团军加强兵力。14日2时国军一举歼灭麇集于南怀化附近之敌;预备军之218旅(董其武部,隶属35军)向弓家庄攻击时,日军千余人向国军第9集团军前进阵地守军54师之161旅(孔凡瀛部)突袭击,董其武一面抽调所部436团增援161旅,一面仍督率420团进攻,于晨7时拿下弓家庄。日军连续反扑4次,董其武身负重伤,但仍趁敌攻击受挫时猛烈反击,将敌完全击溃。

15日,防区右翼兵团(15军刘茂恩部)将正面之敌压迫至滹沱河左岸及灵山脚下,双方均增援激战形成对峙。防区左翼兵团(14军李默庵部加85师)猛攻卫家庄1482高地线之敌,至17时日军不支向南庄头后撤,83(刘戡部)和85师(陈铁部)追击至南庄头激战并形成对峙。

中央集团军司令鉴于南怀化为防线重心,令21师、独立第5旅(郑廷珍部)协同独立第2旅(方克献部,隶属预备集团军61师陈长捷辖)增援新4旅(于镇河部,亦隶61师)由南向北攻击南怀化;68师由秦家庄、旧练庄向旧城头夹击南怀化之敌,并定于16日0时开始攻击。

10月16日晨防区中央兵团开始攻击,218旅由弓家庄向南怀化日军侧背进击,7时攻占旧河北,9时占领南怀化北端河岸,日军虽多次在航空兵掩护下反击但均被击退。兵团长郝梦麟亲率部队向南怀化以南高地敌人仰攻,初时态势甚为良好,歼敌众多,但日军不断增援顽抗,国军亦加强进攻,各部统领军官几乎全都亲督所部激战,日军渐有不支之态,但在战斗关键时刻,郝梦麟、刘家骐、郑廷珍等重要指挥将军均先后阵亡,国军指挥顿时中断,攻势功亏一篑。虽经卫立煌随即指定代理指挥,但国军伤亡近半,只得停止进攻与敌相持。鉴于战区战况危急,军委会当日急令22集团军(川军邓锡候部)兼程驰援,战区亦将作战方针改为相持防守。

16日反攻期间,国军空军亦积极出动支援并颇有斩获,但整个战场态势并无改观。

10月17至21日期间,日军虽反复向灵山、南怀化东北高地、官村、大白水一线国军阵地反攻,但均被守军奋力肉搏所击退。左右集团军均派部队向敌后游击,并于18日袭击阳明堡机场,摧毁日战机二十余架。

10月19日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寺内寿一鉴于太原久攻不下,由津浦及北平抽调近2个师团兵力从平绥线赴晋增援。第2战区亦因守军苦战月余,伤亡甚重[注],决定将防线逐渐向太原方向收缩。

[注]:卫立煌在1


四.娘子关战役

鉴于晋北态势险恶,10月6日军委会令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率第一军团(26路军)全部入晋增援。日华北方面军第一军(香月清部)遣第20师团(川岸文三郎部)由正太铁路向西侵晋,战略迂回太原方面国军右翼,9日20师团主力已攻占滹沱河左岸地区。战区令27路军(14军团,冯钦哉部)于井径一线设防,第3军(曾万钟部)和17师(赵寿山部)守九龙关至井径一线,并令新到任的副司令长官黄绍竑负责娘子关作战的指挥。鉴于娘子关正面较阔,黄绍竑又要求战区将26路军调过来作为机动。12日拂晓日军开始向刘家沟国军17师阵地攻击,17时突破守军阵地,19时攻陷井径,17师退守娘子关雪花山一线。

13日晨日军进至桃园,并向雪花山猛攻但未得逞,17师师长赵寿山曾率部夜间向井径逆袭,但22时雪花山阵地突然被敌突破,赵只得增调部队阻击,激战至拂晓,17师伤亡逾千,但阵地仍未恢复。17师回撤井径以西,并查究雪花山阵地丢失系守军团营长疏忽所致,旋即将其就地正法。黄绍竑鉴于旧关雪花山战况危急,令第3军主力向北转移策应17师。晚23时孙连仲到前沿视察,决定次日向旧关反攻。

14日旧关日军先向甘桃驿进犯,被第3军35旅反击,压敌于旧关东南高地,此时27师(冯安邦部)的出击部队一度攻占核桃园及大小龙窝,旧关日军向地都攻击之敌千五余,即受到国军夹击,日军试图向地都东南方向突围,但被国军79旅(隶27师)堵截,经2小时战斗,该部日军基被全歼。15时旧关日军曾企图利用炮火掩护解救地都日军,但被国军阻击退回。

日军鉴于旧关方面的窘境,20师团和第1军于14日又从石家庄先后派出3个步兵大队和两个炮兵大队向井径方向支持。15日战区将娘子关区域的作战交由孙连仲负责,并要求总司令和军长均应亲自严行督战。15日夜,国军12师(唐淮源部,隶属第3军)34旅(马昆部)、35旅(朱淮部)分别攻占核桃园和旧关以东高地,27师亦将支援关沟之敌逐回旧关;战斗中国军于旧关附近击毙日军20师团77联队队长鲤登行一大佐及其属下五百余名日军。

16日拂晓国军再度向旧关、井径附近日军反攻,日军利用原国军构筑之国防工事和优势的炮兵火力支持,故国军除了27师将关沟残敌肃清外,其他方面进展不大。 17日至19日,国军发动第3次反攻,虽予敌重大杀伤,但国军亦伤亡甚巨,未能收到预期战果。

17日援助日军不断从石家庄方向开来,20日开始向娘子关地区国军阵地全线进攻,国军亦全线顽强抵抗,接连几日激战,日军虽然进展缓慢,但国军亦因缺乏后继部队,伤亡无法补充,只得逐次抵抗,阵地被迫慢慢向后转移,26日日军攻克娘子关;28日孙连仲手下的兵力已不足6千,沿正太铁路两侧将防区分为3层抵抗区,但各部正面仍有2-4公里宽度。29日日军继续加紧强攻,国军牺牲虽重,但仍在马山村一带对日军逆袭,伤敌众多。激战至31日,26路军残存兵力:27师约1200员,30师约600员,31师约700员,45旅约700员;27路军与17师加起来不足两团;其他如22集团军也损失惨重孙连仲总司令只得命令部队向正太铁路收缩集中。11月2日日军经激烈战斗攻陷寿阳,经九龙关西进的日军也越过昔阳,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只得命令各部向太原附近逐次转移。

10月6日以后,晋东和晋北的日军开始合力向太原进攻。晋北南进的日第5师团加伪满洲军在重炮和航空掩护下以百余辆战车为先导,该日占领太原北郊,7日晨,有娘子关方向西进的日军于狄村附近与南下的日军会合,并迅速占领太原城西沿汾河河上各桥梁,从而将太原四面围住。8日日军在重炮猛轰,城垣多处被轰塌之后向城内猛攻,守军约2000余员奋力抵抗,于16时将入城敌军击退,再度堵塞各坍塌口,但部分日军于19时空降城中大校场后四面出击,城外日军亦再度加强进攻,21时守军总司令傅作义只得令各部由南大门突围,冲过汾河桥向石交镇撤退,是日太原沦陷,太原会战基本结束,但国军仍在山西广泛地区对日作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