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七、

“红军”空降二团三营分散隐蔽在391高地一侧的望家岭地区,这里山势平缓山林稀疏。退,无险可守,进,攻击路线过于曲折,对于身处敌后习惯打运动战、闪击战的空降兵来说,这种地形最要命。可程大道偏偏下令,就地隐蔽。搞的几名连队干部凑到一起直嘀咕:这个老后(勤)行吗?

程大道可不管这些,他带着部队一口气狂奔四十公里,累坏了。此刻,正背靠大树睡得很香。一名参谋推醒他报告说:“程副团长,右翼八公里发现蓝军巡逻部队。”

“没事,没事!通知部队严格执行潜伏纪律,警戒分队注意监视,蓝军前进至三公里时再通知我!”程大道拉下帽子遮住阳光继续睡。

电台里不断传来节奏分明的叩击声,参谋心急如焚地推醒程大道:“副团长,六公里了!”

“知道了!”程大道哼一声,继续睡。刚过几分钟,参谋又推他:“副团长,五公里了!”

“你怎么回事,我说了三公里通知我,你没听见?”三番五次被打扰睡眠,程大道火了。参谋撇撇嘴说:“这种地形无法防守,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潜伏?”

“你是哪个参谋学院毕业的?”程大道不高兴地反问:“这里是敌后方,便于防守的地形蓝军早就预设工事派驻警戒兵力,能轮得到我们?我们的任务是潜伏不是抢占,我的同志!”

参谋吭哧了一通低声说:“敌军正在逼近,我们总应该做点准备吧?”

“这种地形蓝军不会过来。”程大道摆摆手说:“通知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射击。”

“是!”参谋连忙示意身后的通讯员去口头传达命令。

电台里的叩击声变成四声一组,时间不长又变成三声一组,程大道猛地睁开眼睛说:“通知各连,蛇咬上鼻子也不准动。听我命令发起攻击后,按序列梯次掩护,向凤鸣山方向撤退。”

“明白!”参谋一挥手,他身后的四名通讯员立刻弯腰跑出指挥所,向各连长去传达命令。


“蓝军”一个装甲侦察分队,在距离望家岭不足一公里的位置停止前进。一名少尉军官站在步战车上举着望远镜观察,镜头中,满山坡上都是整齐摇动的乱草。少尉缩回进车内,三辆步战车,吐出一股黑烟擦着山脚开走了。

“走了?”

“走了!”参谋担心地向“蓝军”离去方向看了一眼。

程大道耳机中突然滴滴的连续蜂鸣,他猛坐起来打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两个惊叹号。

“连以上干部集合!”睡猫似的程大道瞬间精神抖擞,双眼精光四射。

连队干部们迅速聚拢过来,程大道命令说:“尖刀二号已经顺利打掉蓝军油、弹补给点。机械化行军寻找我部主力的蓝军各部,失去油弹补给,肯定陷入混乱之中。现在轮到我们出手了,九连拉大行军序列频繁使用无线电通话冒充团部,沿望家岭一线向进攻391高地的蓝军装甲团侧后移动,寻机支援一营,吸引敌军机动兵力。八连使用二营代号向二号空降场侧后青锋山穿插,做出切断驻守312高地防守2号空降场蓝军部队与后方联系的态势。我带七连、迫击炮分队使用一营代号袭击位于1、2号空降场之间的防空导弹阵地。记住,我们的作战目的是像海绵一样吸干敌军的机动兵力,掩护团长那边达到作战目的。但要做好假戏真做的准备,随时准备抢占1、2号空降场附近的各要点,掩护师主力空降。各连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

“执行!用我必胜!”

“用我必胜!”连长们立正大吼。

五分钟后,二营的三个连队分别向三个方向插去。


“蓝军”后方油、弹补给基地莫名其妙地被搞掉,机动作战的装步二团被判停止前进三小时,指挥部刚把一个防空营调上去,防止“红军”强击机部队打击,消失数个小时的空降兵主力突然出现在防区纵深,兵锋直指1、2号空降场。“蓝军”已没有机动兵力,总前指内一阵大乱,无奈只好调整部署,从丰河一线抽调兵力迅速增援1、2号空降场的反空降部队,并从总预备队中抽调一个营驰援1、2号空降场。

沉默许久的“蓝军”总前指忙碌起来,一道道命令通过电台化作电波发送出去。一架架无人机腾空而起,飞向1、2号空降场、丰河机场等战役要点进行侦察。

数十公里之外,恒达制衣厂的仓库内鸦雀无声,数十条汉子屏住呼吸正襟危坐,他们面前十几架刚刚组装好的动力三角翼一字排开。肖路面色苍白冷汗淋淋,按原定计划团长已经带队发起攻击,可他的打击目标还没有找到。汤技术员的脸色同样苍白,汗水成串地顺着下巴滴落下来,连续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感觉头晕眼花。

突然,负责监听搜寻东、南两方向无线电波的三台电脑同时滴滴鸣叫。汤技术员精神一振,扑上去十指翻飞地敲击键盘锁定目标,接着惊喜地大喊起来:“抓住了!”

“呼!”数十条汉子猛地站起来。肖路一摆手示意安静,凑过去询问:“确定吗?是不是中继台,或者是假信号?”

“不是,绝对不是!信号不同,频率不同,多频道发射!”汤技术员指着面前的电脑说:“你看,敌军正在根据命令调动部队,我已经成功破译了他们的密语,锁定了他们的频率,只要师电子干扰分队一到,马上就可以屏蔽他们!”

“千万不要,等我们打掉目标再说!”肖路扭头对着兵们吼:“一班沿丰山一线支援尖刀二号夺取丰河大桥,突袭机场火箭炮阵地,记住千万不要经过老爷山地区,那里的GPS已经被干扰了。二班、三班随我突击“蓝军”总前指,出发!杀啊!”

“杀啊!”

仓库门大开,士兵们两人推着一架动力三角翼,呐喊着冲出仓库启动发动机。厂区内轰鸣声大作,一架架三角翼在平整笔直的水泥大道上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汤技术员手忙脚乱地关闭电脑,张爱国开着他的“沙漠王子”越野车冲进仓库打开后备箱,抱起器材一股脑的往里扔。

“慢点,慢点,你干什么呀!”汤技术员急了。

张爱国边扔边吼:“干什么,从厂子里一口气飞出去十五架三角翼,你以为蓝军都是瞎子啊,我们可是紧靠他们的防区!”

汤技术员不想当俘虏,慌了,合上笔记本电脑咣咣地丢进后备箱。张爱国一愣,他连忙解释:“军用的不怕摔!”

“快走吧!”张爱国跳上车,汤技术员抱着最后一个主机钻进后座。“沙漠王子”窜出厂区,刚冲入一条胡同。两辆满载“蓝军”士兵的吉普车,风驰电掣地冲进服装厂。


肖路带领全队飞出小镇降至30米低空,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发动机怒吼起来,动力三角翼剧烈抖动,飞行速度达到每小时300公里,已经超过了三角翼的极限。

脚下的树木、田园、“蓝军”阵地一掠而过,远处的山包转眼及至。一名“蓝军”军官看着奔马般掠过三角翼群,大惊失色,急慌慌地跑进指挥所,抓起送话器拼命大喊:“泰山,泰山,我是黄山,听到回话!”

“我是泰山……”

军官急不可待地打断总前指的话,大喊:“泰山,红军特种兵正驾驶动力三角翼向你扑去!重复!红军特种兵正驾驶动力三角翼向你扑去!”

“明白!明白!”一名军官放下送话器扭头对着“蓝军”总指挥喊:“报告,黄山发现敌特种兵一部驾驶动力三角翼向我扑来。”

“什么?命令警卫营……”

“轰轰……”

“哒哒……”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密集的枪声,打断“蓝军”总指挥的话。气浪撞开帐篷的门帘,帐篷外,数架动力三角翼正在反复俯冲,扔下一串串伞兵手雷,地面上,十几名威风凛凛的空降兵从动力三角翼上跳下来,直扑指挥所。

“敌袭,掩护总指挥撤退!”参谋一声大喊,军官们“哗”地抄枪在手打开保险瞄准帐篷入口。十几枚哧哧冒烟的伞兵手雷,从窗口、门口飞进来落地即炸,轰轰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气浪吹得文件漫天飞舞。

五名空降兵翻滚着冲入帐篷,对怒目而视头上红烟滚滚的高级首长们视而不见,开枪“打倒”残存的“蓝军”。肖路一把推开机要员,抢走密码本呼号表,其他士兵动作敏捷地把作战计划、地图等资料一扫而光急速退出帐篷。肖路把一枚代表燃烧弹的白色发烟罐丢下,转身跑了出去。

马达轰鸣声大作,动力三角翼腾空而起,全速飞离转眼间消失的无踪无影。匆匆赶来的“蓝军”警卫营营长瞠目结舌地望着从白烟翻滚的帐篷中走出来总指挥。

“58秒!从听见第一声爆炸到他们撤退,整个行动只用了58秒!警卫营长,我们全部阵亡了,你知道该怎么办吗?”

“报告总指挥,通知猛虎师师指接替你的指挥权!”

“蓝军”总指挥点点头,叹了口气,拉出代表阵亡的白牌,向他的坐车走去。


“红军”动力三角翼群开足马力奔逃五分钟,降落在一片丛林中,马上升起中继台。肖路把密语本、呼号表交给一名士官说:“现在你是蓝军总指挥,马上调动蓝军部队!”

“怎么调?”

“让舟桥团进山,装步团进丛林,随便你,只要调乱就算完成任务!”

“明白!”士官眉开眼笑地蹲在电台前扮演“蓝军”总指挥。其他士兵分工合作把缴获来的作战计划一分为十,准备好数字化战场电视。肖路把笔记本电脑接入微波电台,直接向“红军”总前指发送一条文字信息:“我需要一条大道!”

电脑屏幕上瞬间传回总前指的回复:清障车已经开出随时保障。

“传输!”随着肖路的喊声,一名士兵拉下头上的摄像头近距离拍摄“蓝军”的作战计划。“红军”方面一切与总前指联系的通讯全部暂停,为图像传输留足带宽亢余。不到二分钟的时间,电脑屏幕上出现总前指的文字命令:二分钟后关闭高速公路。

“通知团长,二分钟后关闭高速公路!”肖路转身对忙得不亦乐乎的士官说:“命令蓝军油料补给车队向丰河大桥方向运动,令直升机大队向357高地丛林内空投油囊。”

“哎呀!”士官大叫:“我刚把直升机大队调到357反方向去了。”

“不要紧,再调回来,他们趴了好久该起来遛遛腿了!”肖路笑吟吟地说:“准备出发,二班随我去接收油料,迎接大部队的到来。三班突袭1、2号空降场之间的防空导弹阵地,完成任务后,按敌军兵力部署图,逐一突袭其团以上指挥所。明白?”

“明白!”

肖路低头看手表,十四时正,耳机与微波电台中同时滴声长鸣,“红军”电子战分队开始对“蓝军”通讯进行全频道电子干扰。

“出发!”

伴着肖路的喊声,战士们转身扑向动力三角翼。


“蓝军”后方完全乱套了。舟桥团强行军,一路上摔坏了两台车,按时赶到指定地点才发现面前竟是一片乱石滩。团长心疼坏了,拍着腿骂:“扯淡!乱弹琴!崽卖爷田不心疼,我的两台车啊!”

两个机步营东西对进,在一座荒凉的小山包上碰了头。两名营长望着山下正在耕作的农民,愣愣地问:“前指超越指挥说情况紧急,但我们来这里干吗?”

一个连的部队丢弃车辆,拼死爬上巍峨的大王山,却没有发现“红军”侦察分队的影子,又联系不上营部,只好留在山头上待命。

八台油料车组成的补给部队,沿丰河一线轰隆隆开到指定地点,冷不丁冒出一群“红军”把他们包围了。一名“红军”列兵拉开车门对着驾车的士官吼:“班长,缴枪不杀!”

“老子没枪,缴个屁!”士官恼怒地给了方向盘一拳。

一架新型无人机飞到老爷山附近,立刻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起来。数十公里外的指挥车上,两名军官手忙脚乱无论怎么调整,无人机就是乱转,只好放弃对丰河一线的侦察,使用无线指令遥控招回。

一个连的“蓝军”奉命从掩护440高地侧后的“土门”山阵地撤下来支援312高地,摩托化行军至东王楼附近,突然接到支援胡寨的命令。连长纳闷地拿出地图研究了一通说:“指导员,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去胡寨明显绕远,机步二营就在胡寨附近活动,直接调他们过去不好吗?”

“不清楚!大概机步二营另有任务!”指导员看着地图说:“但是我们过去干什么,那里没有发现红军活动啊?”

“我问一下!”连长招手叫过通讯员,发现通讯频道已经被干扰,耳机内一片吱哇乱叫的噪声,与营团指挥所也联系不上了。

“被干扰了!”连长气哼哼地丢下送话器。指导员若有所思:“调我们去胡寨的命令,会不会是红军发布的?”

连长语气坚定地说:“干扰通讯频道肯定是他们干的,但命令不可能。他们那来的密语本,再说命令是由营部下达的!”

“我总觉得这样的调动有些蹊跷。”

“既然我们已经接到命令,那我们只能边向胡寨运动边联系营部询问。”

指导员沉吟一下:“只能这样了。”

“目标胡寨,出发!”连长扯着嗓子对部队喊。

“蓝军”的行军序列刚刚离去,肖路的动力三角翼群就到了。他们沿着山谷一路在树梢高度低飞,到达312高地才猛然拔高,在山头树林中找到旋转的雷达,立刻俯冲下去。

四架动力三角翼成菱形编队,后座上的空降兵人手一支35毫米转轮式榴弹发射器,瞄准指挥车与雷达车,就是一通猛轰。“蓝军”防空导弹阵地上爆炸声大作,雷达车、指挥车腾腾冒起代表被击毁的白烟。动力三角翼拉起冲入高空,接着又俯冲下来,装填完毕的榴弹射手瞄准导弹车又是一轮轰击。

“蓝军”阵地上大乱,一名少校军官失去理智,对着遁入云层的动力三角翼群破口大骂。被空袭前,他们已经发现“红军”从六个机场分别起飞的运输机群,正向1、2号空降场直扑过来。

一个排的“蓝军”跑步前进至丰河大桥桥头,被哨兵拦住了。肩扛中尉军衔的大瓢气喘吁吁地对哨兵吼:“干什么?红军空降兵突袭机场,我们要去增援!”

“增援?就一个排?”一名“蓝军”中尉从工事中走出来问。

“大部队在后面!”大瓢向身后指了指就想闯过去,中尉伸手把他拦住:“你慌什么,口令?”

“空降兵!”

“蓝军”中尉一愣,被大瓢一个过肩摔撂倒,侦察兵们呼啦一下涌上去,一枪未发就控制住了两个班的“蓝军”占领桥头堡。对面,桥头堡中突然涌出大批“蓝军”,在两辆步战车的支援下猛扑过来。

“打!”大瓢一声大吼,侦察兵们利用“蓝军”修建的桥头工事对“蓝军”的冲击队形猛烈扫射。“蓝军”步战车不急不慌缓慢推进,73毫米滑膛炮一炮敲掉一个火力点,掩护伴随步兵精确射击。枪声密的听不出点,大瓢身边的士兵连连“阵亡”,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五架动力三角翼呼啸着从空中俯冲下来,沿大桥投下一路伞兵手雷后降落在“蓝军”后方,五名空降兵抱着35毫米转轮式榴弹发射器,对着“蓝军”的侧后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轰。

梁伟军带领的行军纵队出现了,两名汗流浃背肩扛PF120毫米火箭筒的“红军”士兵,冲至桥头,张大嘴巴使劲喘息一通,瞄准步战车扣动扳机。

“轰!轰!”两声巨响,步战车白烟翻滚。

“冲啊!”梁伟军振臂高呼。数百双大脚踏上铁桥的声音如同万马奔腾,瞬间冲垮“蓝军”防线,洪水一样向机场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