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不是历史:台海战记!

威武之师师长 收藏 2 304

2008年3月22日 凌晨3:00 台湾阿扁官邸

夜,黑得出奇,静得诡异,杀机四伏。

阿扁表情平静如水,但起伏不定的呼吸,却暴露了他的焦躁与不安。他看看表,接通部长李天羽的电话,压低嗓音:“好了吗?”

“正在预热。”

“怎么这么慢呀?快点!”

“是!”

电话挂断了,阿扁一屁股陷在了沙发中。

明天是入联公投的日子,这对台湾是一次生命的赌博,一场生死之劫… …反正家人都移居M国了,一旦发生战事,我早就远走高飞了……

正想着,女秘书进来了。

悄悄附在耳边轻轻道:“飞机可以起飞了”。

阿扁精神一振,倏地站了起来。


飞机滑出了跑道,一头钻进了深深的夜幕中。

这是台湾著名的“空军一号”,斥巨资从波音公司购入的波音737-800飞机。机上设有精密的电子通讯设备, 不但有先进的雷达报警系统,并且可随时与战情系统通联,下达命令,统帅“三军” 作战。机上的空姐也非等闲之辈,都是清一色的女兵,不仅个个天生丽质,其他功夫也是一流。

阿扁知道公投之日,就是开战之日,他计划在空军一号上,指挥三军做战。如能战胜,继续回岛主政。即使战败,直接飞到M国,做个流亡政府,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姜果然是老的辣,收放有度,进退有路,张弛有法,往来自如。

阿扁躺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自我安慰地打着如意算盘。女秘书娇臀一挪,倚在他的怀里,一脸的春意,嗲声嗲气地说:“阿扁,累了吗,让我给你放松放松。”

秘书名叫阿娇,本是空军一号上的空姐,非但姿色罕有,生性妖媚,而且泰式按摩功底颇深。每次阿扁上飞机,都要点名要她。

阿娇一双软手,开始在长官的身体上游动。

阿扁惬意地闭上了眼睛,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进入了梦境。

突然,只觉得手脚冰凉,惊醒过来。骇然发现四肢被牢牢铐住,动弹不得,阿娇却站在床边,一脸怪笑。

“你这个民族的败类,丧尽天良的畜生,你的末日到了!”阿娇脸色突变,厉声呵斥着,圆睁的双目射出骇人的仇恨,阿扁不由打了个冷战。

但他不愧是出道多年的老江湖,很快恢复常态,居高临下地说:“你是谁,要做什么,不要命了!”

“哈哈哈哈哈哈,死到临头,你还嘴硬。”阿娇一阵狂笑,“20年前你为了前途,欺骗了阿妈,恨心抛弃了她,偷偷娶了有权有势的吴家女人,青云直上。可是,你想过阿妈的遭遇吗!”

“她… …她怎么了?”阿扁一惊,似乎从阿娇的脸上,勾起了当年的回忆。

“哼,你还有脸问!”阿娇一脸的悲愤,“阿妈被抛弃后不久,有了妊娠反应,阿公阿婆发现后,逼她去医院,可她死活不肯。村里面开始风言风语,议论纷纷。但阿妈舍不得未出世的小生命,这是她情感的寄托,爱情的结晶,”阿娇说不下去了,泪水如泉水般涌出,“阿妈生下我后,不堪忍受村民的非议,刚满月就把我托给了阿婆,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独自一人跳入日月潭,含恨而去… …”

“啊,你你你是……”

“还我阿妈命来!”阿娇发疯般掐住阿扁的脖子,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渗出了血珠,一滴一滴地落在雪白的床单上,绽放成美丽的梅花。

“啊……啊啊……李…天…羽…”阿扁发出有气无力的呼救着,撕哑而绝望。

门一下撞开了,李部长冲了进来,一把拉开阿娇,把阿扁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来人!”阿扁现出了豺狼原形,恶狠狠地命令道,“把这个贱人给我扔下去!”

话音未落,十几个空姐鱼贯而入,军装笔挺,荷枪实弹。

她们竟然全部穿着解放军07式新装。

“你们,你们要造反呀”,阿扁扭头看着李天羽,似乎在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是造反!”李部长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是起义!”

李部长把话筒放到阿扁跟前,“快,给所有的部队下命令,让他们停止抵抗!

“办不到!”阿扁瞪着一双死鱼眼,发出竭嘶底里地吼叫。

十几枝枪刷地端起,一齐对准了阿扁。

“姑娘们,你们可千万别走火了,”李天羽调侃的语气中充满了威胁,“不然长官就要变成蚂蜂窝了。”

“好,好,我下命令,马上就下命令。”


2008年3月22日 凌晨4:00 台湾以东200里海面

海浪汹涌,暗流涌动。暗夜衬得深蓝的海水更深了,整个海洋就象一个巨大的怪物,随时都有把军舰吞下去的可能。

在作战指挥室里,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兼做战部长拉夫黑德里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不停地走动着。

副官送来快报:“我军已经做好战斗预备,可是未发现友军踪迹。“

拉夫黑德迅速拿起了电话。


Y国国防部长官邸的电话通了——

“你的部队怎么还不到位?”拉夫黑德责问道。

Y国部长:“我部海军遭到不明潜艇阻击,损失过半,无法按时到达目的地。”

“混蛋!”拉夫黑德气愤地挂掉了电话。

至死他也未想明白,其实,Y国的部队根本就没有出发。

Y国在伊战中跟着M国趟够了浑水,何况此次面对是强大的Z国。


R国防卫省长官官邸的电话通了——

“你的部队怎么还没有到!”拉夫黑德厉声责问道。

“我海军刚出港不到50海里,就遭到不明目标攻击,全军覆没了啊!”久间章生苦丧着脸说。

“笨蛋!”气愤地摔掉了话筒。


看来,只能孤军奋战了。

还好,此次决心死战,准备充分,从国内派来了最强海军阵容,以 “里根”号、“小鹰”号、“肯尼迪”号、“企业”号、“华盛顿”号、“斯坦尼斯”号、“杜鲁门”号七个航母为中心,以及驱逐舰、核潜艇,组成七支战斗编队,准备对台湾形成合围队形。虽是孤军奋战,仍然胜券在握。

一想到蒋介石退守台湾时,运至台湾的数以万计的稀世珍宝及黄金,拉夫黑德心里暗暗发出一阵阴冷的狞笑。

多一个帮手,就是多一个敌人。来不了也好,一份比三份之一多三倍呀。想到此,拉夫黑德又在心里暗暗发出一阵阴冷的狞笑。


2008年3月22日 凌晨5:00 台海

东方渐渐地露出了鱼肚白。

拉夫黑德的舰队驶近了台湾西海岸。

在微起波澜的海面上,只有一只只的海鸟往来穿梭。

平静得让人害怕。

是不是Z国畏于战争,放弃了对台湾的努力。想到此,拉夫黑德轻蔑而得意地翘起了金黄色的八字胡,命令:“登岸!”

他终于可以籍保护为由,武力占领台湾了。

话音未落,只听水面下呼拉拉地响,上百艘巨大的潜艇自深海中一齐浮出,迅即又沉了下去。

“哗拉拉”两岸突然竖起无数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接着是震天动地警告:“台湾已和平解放,你已侵入我国领海,滚回去!”

这声音来自天空,来自大地,来自海洋,来自四面八方。

这声音惊天动地,空前绝后。

M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和阵势吓呆了,

是什么魔力,使得Z国一夜之间和平统一,简直匪夷所思。

仓皇逃窜中,由于指挥失措,两艘潜艇自相撞击,相继沉没。


M军后撤50海里,忽然停住了。

拉夫黑德觉得如此回去,颜面扫地,无法向阿布总统和国民交待。


十分钟后,“小鹰号”驶向了台湾海峡。

拉夫黑德计划让“小鹰号”横穿台湾海峡,重演2007年11月23日的一幕。当时在只有一个航母的情况下,都安然无恙。此次更是声势浩大,量Z国不敢怎样。

如此,还可为自己挽回些许颜面。


可是他忘记了一点,Z国是一个能屈能伸的民族。

巨龙看似沉睡,一旦爆发,河山将为之变色!

这正是她可怕和伟大之处。


小鹰号驶进了台湾海峡,摆出了“作战姿态”——将舰载机升空警戒。

Z国东海舰队航空部队紧急出动六架“歼14”战机沿台海中线飞行对“小鹰”号航母战斗群进行逼迫,并不断警告这是中国领海。

“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对“歼14”战机编队摆出了作战姿势,并不间断地进行电磁干扰,还派12架“大黄蜂”逼近“歼14”战机编队,进行攻击姿势。Z方“歼14”战机编队也不是吃素的,在M方强大的电磁干扰下,Z方导弹雷达竟仍能锁定“小鹰”号航母,还不断发出警告信号。


东海舰队李司令向总指挥报告:“小鹰号”以战斗姿态进入海峡,请求战斗!” 语气中充满了激动和斗志,以致于手中拿着的利剑,也随着微微颤抖。

总指挥:“放行!”

李司令愣了一下,但是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M军看到Z军没有动静,不由得意起来,在甲板上极尽丑态,以表示对Z军的侮辱。

10分钟后,在望远镜里看着美军耀武扬威的丑态,李司令忍不住接过话筒:“敌舰驶入台海纵深50海里,请请求战斗!!

总指挥:“放行!”

美军更加嚣张了,大声对着两岸喊着:“东亚病夫,不如豆腐,东亚病夫,不如豆腐… …”

一声声,一句句,刺得Z国士兵耳根发烫,血脉贲张。

20分钟后,李司令第三次请示:“敌舰已闯入我领海纵深100海里,请求战斗!!!”

总指挥:“击沉!”

李司令长剑一挥——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

世界在这一刻凝固了。

霎时间,潜艇、驱逐舰、陆基、飞机火力齐发……

一阵浓烟过后,海平面上的一切都消失了,恢复了淑女般的平静,就好象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两岸,上万个闪光灯频频闪亮,咔咔的快门声中夹杂着欢呼声、惊呼声。 来自全球的记者队伍,使尽浑身解数,全方位、多角度抓拍着弥足珍贵的历史性画面。

其中,半岛电视台的记者兴奋得忘乎所以,差点晕倒过去。只有一个NHK的记者,发出不满的诅咒。忙乱中,也不知道是谁,一把把他推进了大海里,他浮在海面上,象征性地向天空挥挥手,就沉了下去。


拉夫黑德从卫星画面上看到了这悲惨的一幕,不禁心如刀绞,差点就背过气去。

“出动战机!”拉夫黑德狠狠地发出命令。

M国的海军航空兵就是强,几百架飞机依次起飞,快如闪电,一时间,铺天盖地向两岸袭来。

突然,几千条光束自陆地射向天空。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飞机就拖着长长的尾巴,发出凄厉的呻吟,投入大海母亲的怀抱,场面蔚为壮观。

海而要飘荡着成千上万条海鱼的尸体,它们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见证了台海战役的无情与残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光二号”激光武器?


见此情景,拉夫黑德向后一歪,几乎晕死过去。

他睁大了血红的双眼,就象是一个输光家底的赌徒,发疯般地命令部下发射核导弹。

副官似乎没听明白,问道:“你说什么?”

拉夫黑德:“发射核导弹,执行命令!”

“NO,没有总统的手谕,谁也不能这么做。”副官拒不执行命令。

拉夫黑德诅咒道:“你这个叛徒!”一枪结果了跟随多年的部下,亲自按下了核弹发射按钮。

10,9,8,7,6,5……


突然,总统来电:“在我国西海岸发现大量潜艇战斗群,疑是E国部队,速援!”

M国的舰队迅速后退,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走了。


随后,Z国的舰队向东北方向驶去……

一个小时过后,钓鱼岛的身影已依稀可辨了……



2008年3月22日 8:00 京城菜市口

虽然是清晨,菜市口已是万人空巷,人山人海,规模空前。

押解阿扁的囚车停在了刑场上。

“阿扁!”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顷刻间,鸡蛋、西红柿、菜叶万箭齐发,铺天盖地向阿扁袭来。


Z国人民有着善良而勤俭的优良传统,即使面对十恶不赧的罪人,在表达愤怒时,也只会使用轻微和廉价的形式来表达。

由于来势迅猛,阿扁迅速被五颜六色的汁叶给活埋了,红、白、黄、绿,五花八门,堆成了一座小山。

大功率挖掘机及时赶来,迅速把他从山体中挖了出来。

法医用先进仪器,对其生命特征进行深入探究,惊讶地发现身体的主人还活着,不由感叹生命力之强悍。


此时的阿扁,已是奄奄已息。

由于即将受刑,双腿发软,只好由行刑官挟持到受刑台,反绑在刑柱上。


阿扁费力的睁开双眼,环顾四周,留恋地望着这个世界。

受刑台上,自东至西站成长长一排,有百人之多。

呀,身边这两位怎么面熟呀,介不是李洪志和赖昌星嘛。呀,后面还有李登辉、吕秀莲,再往后的不认识,估计是些贪官污吏。

他们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愁云惨淡。

一头一脸的菜叶子,全身充斥着果汁和鸡蛋破碎后产生的液体。不由让人联想起西班牙西红柿节上举行的番茄大战。


还好,有这么多人陪我一块死,嘿嘿嘿……阿扁心里暗暗发出一阵凄惨的狞笑。

弱者都有从众心理,并且在赴死之时,这种心理有助于安慰死囚绝望的心灵,这也许可以做为成批处决死囚的依据吧。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和煦的阳光,照耀着初春的大地。

这一切,唤起了阿扁万般留恋,想起远在他乡的家人,不禁潸然泪下。

早知今日凄惨,何必当初作恶!


已是午时一刻,“安静!”行刑官庄严地喊道,“上菜!”

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他命令炊事班备好酒菜,好送死囚们上路。

可是观众误以为这道命令是下给大家的,于是,齐心协力,万众一心,只见鸡蛋、白菜、西红柿、萝卜——大量人民群众无偿捐献的食物,从四面八方,如狂风暴雨般向受刑台袭来。死囚们深深地垂下头,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顽强精神,无条件地接受着来自人民大众的盛情款待。这场盛宴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直到所有的捐献者慷慨地送出最后一件礼物为止。

劳动人民,就以这样一种淳朴的方式,给予每一位受捐者的心灵以痛快淋漓的洗礼。


“午时三刻到,预备——”行刑官拔出了长剑,有人认出那是李司令的佩剑。

子弹上膛的声音,枪栓滑动的声音。

100多枝枪,接二连三地举了起来。

据内部消息,此次执行任务的武警,都是刚入伍的新兵,有的甚至是第一次拿枪。

这将是他们丰富工作经验的绝佳机会。


刑场突然静了下来,静得连呼吸的声音也听不到。

大家都屏住气息,有的吓得捂住了双眼,有的却圆睁着双眼。

一阵孱孱的流水声,打破了刑场的安静。

一股腥骚气味弥漫开来,众人纷纷掩鼻。

“啊——啊——”死囚们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这也许是他们最后的呐喊了。

死囚脚下一滩滩浅黄色的液体,在初春的阳光下散着热气。

晕,还没有开枪,就吓成这样了。

行刑官的剑高高地举了起来……


突然,天色突变,乌云夺日,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人们纷纷掩目。天空攸地亮起几道闪电,一阵炸雷响过,青烟袅袅,空气中弥漫着肉体的焦味。

大家一阵惊呼,只见受刑台已被夷为平地,百余条罪恶之躯,瞬间被雷电击成黑泥。

由于分不清彼此,只好合葬于京郊,立“万恶碑”,以警后人。

可是墓穴刚刚封土,就被雷电劈开,如此再三。

可见罪大恶极之身,人神共愤,难逃天谴,死无葬身之地啊。

自此,世风日正,作恶之人渐少,清廉之气盛行。


2008年3月22日 12:00 M国白宫

M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接通了Z国国防部的电话。

部长:“喂,是部长大人吗?”

连长:“我不是部长,我是连长。”

部长:“请你们部长接听,我有要事汇报。”

连长:“不必了,我部开始执行新规定,接听贵国部长级以上的通话,全权由我处理,部长级以下的,由接线员处理。”

部长:“晕,好吧,我向你汇报吧。这次把我们打惨了,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兼做战部长拉夫黑德畏罪自杀,这下可怎么向国民交待呢。总统府被示威者包围,情况万分紧急,请火速派部队增援,求求你们了。”

连长:“好,1分钟内到达。”

部长:“晕,晕死了,贵军离这万里之遥,能在1分钟内到达吗?不要再忽悠了,我们又不是范伟二世,不吃赵本山那一套。”

连长:“部长先生,诚实是我们的传统美德,没有骗你,在贵国总统府地宫,有我十万精兵,力保总统和您的安全!

“啊,什么!”部长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唉,别提了,我们的总统内外交困,突发急病,正在最后抢救中,呜呜呜——”


2008年3月23日 8:00 京城李宅

李司令兴冲冲地从外面走进来,把一沓报纸,向书桌上一扔,冲着坐在书桌旁的老头说:“老爷子,看我给你带回什么了。”

老李翻开了报纸,一条一条地读了起来。

光明日报《晴空霹雳击毙百恶,极度震憾贪官污吏》。

纽约时报《白宫暗伏精兵,M国和平演变》。

华盛顿邮报《M国政权一分为四,四理事国轮流执政》。

华尔街日报《全球开始销毁核武,地球走向和平明天》。

洛杉矶时报《R国向Z国悔过,承认侵华事实》。

太阳报《靖国神社拆除工程已于昨日启动》。

今日美国报《R国向Z国支付巨额战争赔款》。

波士顿环球报《台海转折点——阿扁事件解密》。

卫报《阿扁死于其女之手》。

泰晤士报《中国已成第一大国,承诺永不称霸》。

法新社《钓鱼岛一夜之间插满红旗》。

日本读卖新闻社《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

月亮报《联合国不承认麦克马洪线》。

真理报《Z国大国地位确立,南海诸岛重现和平》

老李最注意的是有一篇路透社的一篇文章,走进了老李的视线,题目是《京城食品创造涨价神话》;

今日,Z国京城鸡蛋价格大涨,蔬菜价格也是一涨再涨,与上年同比增涨了几十倍,经济学家也难以解释这起涨价风波,只是以百年不遇来形容。经营副食品业务的商家趁机进货,大赚一批,收益颇丰。

据报道,在阿扁及相关人员被押到菜市口的过程中,京城发生大规模骚乱。许多商家被洗劫一空。但令人不解的是,遭到抢劫的只是副食品店,其他商家安然无恙。被抢物品以蔬菜、鸡蛋为主。

据分析,此次骚乱大量消耗了京城地区库存的蔬菜及鸡蛋,是导致食品价格急剧上涨的直接原因,后续事件正在调查中。

“哈哈哈… …”小园里充满了李云龙豪爽的笑声。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