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年少轻狂时犯的错误---是该有报应的!

专打老女人 收藏 11 3183
导读:应该是1998年的春节时候吧,距离现在已经快10年了。但是哪个时候犯的错误,它带来的惩罚,还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我也许会说,像小说,又俗又老套。可是很真实的,它确实发生在我身上。 正月的灯会,同学邀请晚上去他家玩。我们哪个地方的灯会从正月十五到二月二,天天换地方,一天一个。哪天正好是同学他们家那块地方的。晚上7点多的时候去了同学家,已经有好几个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玩了。差不多都是同龄,而灯会的高潮时间在午夜2点以后。漫长的等待中,就是喝酒和打扑克麻将。我加入到扑克的行列中,玩拖拉机。几把以后

应该是1998年的春节时候吧,距离现在已经快10年了。但是哪个时候犯的错误,它带来的惩罚,还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我也许会说,像小说,又俗又老套。可是很真实的,它确实发生在我身上。

正月的灯会,同学邀请晚上去他家玩。我们哪个地方的灯会从正月十五到二月二,天天换地方,一天一个。哪天正好是同学他们家那块地方的。晚上7点多的时候去了同学家,已经有好几个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玩了。差不多都是同龄,而灯会的高潮时间在午夜2点以后。漫长的等待中,就是喝酒和打扑克麻将。我加入到扑克的行列中,玩拖拉机。几把以后,在场的6-7个人都开始结伙,一般2-3人一伙,这样玩法的好处在于一家看牌好的时候,和你合作的下家就不看牌,蒙牌,而其他看牌的人要想跟牌就得付出比蒙牌的人多一倍的代价,通常来说,赢面比单打独斗要大的多。等其他人都结伙完毕的时候,就剩下我和旁边的一个女孩,由于不熟悉,没好意思张口说合在一起。但是在输了几把以后,就合在一起了。后面,手气出奇的好。5毛的底,跟牌没上限,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居然赢了100多元。

关键就是在赢的这个过程,我和她之间很默契,长时间处于高考压力之下,突然出现这种久违的默契,也有了久违的那种特殊感觉,很奇怪。凌晨2点的灯会高潮结束,都要回家,街上的人好多。我和她还有一个自称她妹妹的女孩在一起走。到一家麻辣汤店的时候,我邀请她们吃夜宵。了解到一个很吃惊的事情,她比我小一岁,但是已经结婚了,跟前的女孩子是她老公的妹妹,算是她的小姑?跟我弟弟在一个中学一个年级。我的好心情被破坏的干干净净,前面的种种想象都消失。吃完夜宵,就各自回家,原本想要她电话的。

回家以后跟弟弟问起她的小姑,弟弟说那小姑娘名声很大,是号称“*百万”的女儿。

在煎熬中度过几天后,再也忍不住了,哪个时候我根本没有一点“破坏别人家庭是一种大罪”的想法。胆子也很大,用非常委婉的语气写了一封信,主要目的是告诉我家的电话。然后让我弟弟带给她小姑,让她小姑把号码告诉她。一般来说,这是在找死,可是真的,晚上她就打电话来了。谢谢她小姑,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高三那一段紧张的日子,她给我带来很多快乐,我们会一起看电影,一起逛公园,一起去河边,还有,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的同学家。我丝毫不能体会到她每次出来担负的压力和风险。年轻的时候,总是光顾着要自己的快乐。

同学家在郊区,他的巷子里有很多猪,乱跑,乱吃,同学家里也有猪。有一天我们见面的时候,同学的爸爸摔伤住院,同学的一家都去医院了,就我和她,特意把院子的大门从里面锁住。在同学妹妹的房间里,第一次吻她,很愉悦的感觉,可惜被猪破坏了。我听到大门被推动的声音,好紧张的和她分开跑出去开门,开门才发现是一只猪,可能是闻到同学家院子里晾的猪食来拱门。

高考前夕,约她不出来,等来她的一封信,很缭乱的写着她离婚了,准备去兰州,稳定以后给我打电话。

我考到兰州商学院,却还等不到她的电话。第一学期结束回家,妈妈说有人打电话找我,留了传呼号。是她的。她说她在兰州的轴承厂上班。哪个厂离我们学校不到50米的距离。快开学的时候,给她打传呼,她说她辞职了,在别处找了工作。

回到学校,迫不及待的约她出来,却发现她的言谈举止已经不是原来的哪个她了,很风尘,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这一方面特别敏感,而且感觉一向超级准确,这次感觉很坏很坏,坏到我不愿意去想她现在在做什么。她说离婚是因为我,我说你现在开始就是我老婆。

球队的朋友想见我老婆,想让我老婆也介绍一个女朋友给他。

晚上她来了,带了一个女的,比她还风尘还夸张。球队的朋友被吓跑了。

哪天晚上我跟她们回去,她住的地方还有一个女人,我们到了一会,哪个女人回了个传呼就匆匆走了,当时是凌晨2点多。

另一个女的去自己的房间睡觉,她在卫生间洗澡,传呼响了,响了好几次,我从她包里拿传呼的时候,看到很几个小包包,没经验,光看外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用手捏了一下,喔~~~~是套套。

那天晚上我说我喝的太多了,累,要睡觉,没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那是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

回到学校,我跟宿舍的说有女的打电话找一律说我不在。再过了一阵,我搬出宿舍,在外面租了房子。

她的家庭到底是不是我破坏的,我不知道。她16岁就结婚,她的公公有能力,16岁就让她拿结婚证,按她自己的话说,她的婚姻是钱色交易来的。假如没有我,也不知道她的家庭现在还在不在。

走上社会的这几年,慢慢的变成熟,回想起以前,突然发现大学时代的有些遭遇完全是一种惩罚,拿了你不该拿的,总是要还回去的。

我很不安,我不知道自己还完了没有,是不是年少的时候透支太多?

对不起,请原谅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