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F-15J可能不敌歼-10

防卫省刚刚挂牌成立,日本就与美国加紧策划一系列联合军事演习,其中以2月下旬将在日本西南岛屿举行的演习最为敏感,它假想“某强国突然占领孤立的日本西南列岛”,并派出“新型战机予以支援”,导致美日军事力量联合介入。外界分析称,从已披露的情节看,这场演习事实上将中国列为“头号假想敌”。

演习设定:F-15J可能抵抗不了“新型战机”

关于这场演习最初报道源自日本官房长官盐崎恭久1月5日的一次谈话,他透露美日正在策划一系列联合军演,盐崎恭久说:“美日军方将很快举行模拟演习,操演日本遭武装袭击时,如何保卫日本的最好方式。”随后在1月7日,日本媒体又援引一些自卫队官员的话说,美日策划的第一场军演将于今年2月下旬在日本西南冲绳地区举行,演习会以“全新面孔”出现,除了启用新的演习代号外,演习的概念、投入的军力、协同作战的模式、主要假想敌的状况都是全新的,特别是设定假想敌投入力量时会加入“东北亚地区最新出现的战机、军舰和新式导弹”。

日本媒体还透露,这场演习假想“某强国突然占领日本西南列岛某岛”,并派出“新型战机、新型导弹驱逐舰和新型潜艇实施掩护”,封锁日本西南沿海,而该国的远程导弹也随时对日本发动“饱和攻击”。在这种情况下,日本自卫队的“西南离岛特攻队”、驻扎嘉手纳基地的航空自卫队F-15J战斗机群和美日联合导弹防御系统悉数启动,与“某强国”在东海展开对决。

最引人关注的是,此次演习预案中,日本与假想敌争夺制空权的内容占了主导地位,日本特别希望借此考察本国已服役20多年的F-15J战斗机是否能抗衡“某强国”刚刚推出的“新型战机”。外界认为自卫队很可能最终设定F-15J在对抗中落败,这样的结果也好让自卫队拿回去吓唬日本政客们,以便获取更多的防务拨款。香港《星岛日报》认为,这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全新演习说到底就是针对中国的,至于“某强国的新型战机”显然是指中国新公布的歼-10战斗机。在日本不久前出版的《自卫队对中国军》一书中,歼-10被列为解放军空军的未来主力机种。☆

西南方向军力越来越强

据日本媒体透露,防卫省新成立后,将新设一些重要机构:“企划评价课”负责制定防卫政策;“日美防卫合作课”负责与美方协商导弹防御等合作事宜;“战略企划室”负责对朝鲜半岛、中国和美国形势进行中长期研究。日本防卫厅于2002年3月悄然成立了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军步兵联队。该联队在外界看来是个“怪胎”,编制只有600人,完全不同于日本陆上自卫队常规步兵联队1000人的编制,其成员主要由反恐特种作战部队“特种作战群”、陆上自卫队直属的专业防化部队和以担负城市巷战反游击为主要任务的第1师部分部队官兵组成。不过,可不能小看这支部队,该部绝大多数成员是军官和士官,官兵比例远远超过目前自卫队的官兵比例,成员的素质和职业化水平在日本武装力量中属于第一,为需要的时候迅速将其扩充为一个整编师或者更大规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为重要的是,该部目前由防卫省直接指挥,负责九州岛和冲绳2522个岛屿的巡逻防卫,属于战略机动部队。

值得注意的是,从2004年开始,日美演习的重点逐步从原来单一注重海上联合作战开始向兼顾“离岛争夺作战”方面转变,并多次刻意强调是在“西南岛屿”方向。日本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中,在西南方向有同中国的钓鱼岛之争。《读卖新闻》的解读是“离岛演习”意在压制近年来的中国军事增长,美联社的解读是“日本和中国就东海天然气田、钓鱼岛等问题存在,日本试图通过军演显示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除日本增加西南方向的军事实力外,美联社9日报道,美国决定下月在日本冲绳岛部署12架最先进的第四代战斗机――F-22隐形战机。☆

美日军事同盟三大趋向

从战略层面看,钓鱼岛地处西太平洋“第一岛链”,许多日本战略家都将此地归属同中日海上安全关系、中日东海专属经济区及大陆划分乃至台海问题联系起来。更关键的是,钓鱼岛附近海域蕴含丰富的油气资源,日本对此觊觎已久。2月即将举行的演习显示一个信号是,美国可能会以实质行动插手中日争端问题。专家指出,自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身陷中东地区,迫切需要日本在亚太地区的战略支持。而日本也希望美国能够插手,借助美日同盟关系使中日角力的天平向日本倾斜。未来,美日军事同盟关系将出现以下几种走向:

第一,完成由“防御”型向“进攻”型的转变。过去,美日军事同盟关系的职能是“保卫日本”。而这一关系经过调整后,其职能已转变为应付“周边事态”。今后,日本只要认为周边发生的事态对它的安全有影响,就可以进行军事干预。美日未来将采取一切手段,加速这一转变。

第二,联合干预他国事务的趋势越发明显。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是以军事对抗为目标的,如果今后发生所谓“周边事态”,美日很有可能联手燃起战火。11日,美军F-117A隐形战斗机编队及约300名军人抵达韩国群山空军基地,美国空军称,该编队计划在韩国驻扎4个月,属于例行训练部署。这使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实力进一步提升。

第三,美国陆军军事学院学者威廉·拉普指出,美日军事同盟的发展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他们的同盟关系可能会最终演变成军事上的相互利用关系。经过战后60年的发展,日本国民的安全观已不再是仅仅依靠美国保护获取本国安全,在此基调下,日本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更多体现为利用“美国因素”为日本谋取利益最大化。同样对美国来讲,日本是控制东亚、遏制亚洲大国崛起以及维系全球霸权过程中的一颗重要棋子,如何有效的利用日本、控制日本也是美国长远考虑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