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惜月杯〕南帝段皇爷之敢打就会赢(华山论剑专集3)

鹰的重生 收藏 111 6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题记。(北宋,无名氏,《九张机》19首之一。)


“智兴一灯,南帝南僧,只虛名尔,何须执著?虽有因果,亦隔世之人也!”面前的老僧一脸慈悲法相,和蔼可亲。陆小凤不由的顿起童心:


“大师,晚辈可不可以问一些限制级的问题?”


“善哉,善哉!‘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六祖坛经》)。 施主但说无妨!”


“如此,晚辈斗胆了。如果大师不方便的地方可以引用佛教经典语录之‘不可说’一笑而过!”陆小凤对原“南帝”段皇爷的采访在平等友好的氛围中开始了:


1、大师爱瑛姑吗?“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作为‘南帝’的段智兴是爱,但却不会爱;作为‘南僧’的一灯是怜,却是悟的晚。拘于一己的段智兴的爱限于情爱嗔欲,大彻大悟的一灯的怜是对世人的慈悲怜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南帝爱瑛姑的只是她面容姣好的外相,而不是瑛姑的人。作为男人他以为给瑛姑尊贵的地位和无尽的财富就可以了----他不懂女人最盼的是“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的恩爱,最想的是有一个真实可靠的人陪她慢慢变老的感觉。婚姻出了问题他只简单地将一切罪责强加于瑛姑,故南帝不配对瑛姑说爱,对她因本能而出墙之举更不应该着悲忿交集之相。‘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金刚经》全文的精要在此一句。当年六祖惠能听到此句即出家。),‘一切皆是虚幻’(《 金刚经》全文讲空却不显示任何一个空字,此句当为通篇之总结也。)。”


2 、‘南帝’是个好丈夫吗?“‘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苦’。关于‘南帝’段智兴与周伯通和瑛姑两位施主的感情纠葛,根源在段智兴自身----他热衷名誉地位,痴迷于武学,整日与王重阳道友等人切磋武艺,完全忽略了妻子的感受和作为丈夫的责任和义务,致使一步错,步步错酿成情仇。‘南帝’是个沒肩膀的男人----比完顏洪烈对包惜弱尚不如;一个学佛修道之人,对武功、虚名、恩怨和情仇念念不忘,亦不能效法印度皇帝阿育王这位佛教法王一样振兴国家。 ‘南帝’不是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皇帝!罪过,罪过!”


3、‘南帝’为什么不肯救治瑛姑的儿子?“‘佛言,人有二十难:贫穷布施难。豪贵学道难。弃命必死难。得睹佛经难。生值佛世难。忍色忍欲难。见好不求难。被辱不镇难。有劫不临难。触事无心难。广学博究难。除灭我慢难。不轻未学难。心行平等难。不说是非难。会善知识难。见性学道难。随化度人难。睹境不动难。善解方便难。’(《佛说四十二章经》)--段智兴虽贵为一国之君,却只是一个佛性潜藏的平凡人----高高在上的地位使他不能忍受他的妃子与人私通并生子的奇耻大辱,所以他想逃避;夺取“天下武功第一”的妄念使他有贪恋的弱点,所以面对敌人裘千仞设下的毒计他会胆怯;他无法战胜自己人性妒恨的自私心和卑劣面,所以他不肯为情敌的孩子做出牺牲----他的‘一阳指’的功力会耗损,影响他争霸武林……他的情况决定了他不可能象完颜洪烈关爱杨康一样始终如一,未曾开发的佛性和争霸的雄心决定了他对一个无辜婴孩见死不救的残忍。山河大地已属微尘, 而況尘中之尘;血肉之躯且归泡影 而况影外之影。非上上智,无了了心!‘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卷五十三)。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


4、一灯大师为什么要瑛姑刺还一刀?“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因果循环也。‘我心肠刚硬,不肯救那孩子性命,此后十来年中,日日夜夜教我不得安息,总盼多救世人,赎此大罪。他们却不知我的苦衷,总是时加阻拦。唉,其实,就算救活千人万人,那孩子总是死了,除非我把自己性命还了他,这罪孽又那能消除得了?’ (《射雕英雄传》第三十一回《鸳鸯锦帕》 )。虽然是瑛姑亲手杀死了孩子,但终究是因为我的不作为引起。刘瑛姑施主为报她丧子之仇已等了很久,而这一天一灯也为‘南帝’等了很久----‘南僧’需要这一刀替‘南帝’赎罪,瑛姑需要这一刀寻求解脱!当年空见大师可以选择让谢逊打死救更多人而造福苍生,今日一灯又何惜受此一刀以消瑛姑之恨。选择出家之后,一灯已经原谅了自己,也超越了‘南帝’。他有义务和责任帮助瑛姑早日摆脱报复心之吞噬再获自由新生----期盼她一刀了断能够打开十多年的心锁!‘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5、大师怎么看待‘南帝’蜕变为‘南僧’?“有人说段智兴出家是为情所困,‘南帝’的出家使大理国缺少了中流砥柱,武林中少了擎天一柱----遭遇异常变故的震撼力和为自己罪孽仟悔使他选择了逃避现实的归宿。其实做出这个决定‘南帝’考虑了三天三夜----我们大理皇帝本来就有晚年天龙寺出家的传统,而那时候‘南帝’已经看出自己的大儿子比自己更适合皇帝的位子。如不能成为一世英主,何尝不能成为一代高僧,造福苍生也不一定要君临天下。一灯虽然是出家人,但并没有走向‘厌倦熙熙攘攘红尘俗事、冷落来来往往凡间故人’的迂腐田地。诵经念佛,参禅打坐,使他无嗔无欲、内心澄明,更具备了无穷慈悲和普度众生的牺牲精神:自耗功力救了黄蓉和慈恩;苦渡仇家裘千仞向佛,玉成周伯通与瑛姑的人间奇缘……作为一国之君的‘南帝’没有做到的,一个感化世人的‘南僧’却做到了----一灯不但宽恕了别人,也宽恕了自己;他化解了个人仇恨,也化解了别人的仇恨。成为‘南僧’的‘南帝’没有逃避现实,也没有让‘南帝’的过错成为‘南僧’救世人的阻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南无阿弥陀佛!”


6、大师如何看待生活和信仰?“‘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真正的信仰是承受苦难和超越苦难,而不仅仅是解释苦难和逃避苦难。‘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自然智、无师智,皆得显现。’----人的一生和佛的一世都是一样的,要敢于不断地内求于己,更要勇于不断地超越和完善自我,也就是你这次采访的所谓主题----‘敢打才会赢’吧!勇敢地面对和审视真实的自我,时时常拂拭,莫使落尘埃。人和佛最大的敌人都是自己,只有能战胜自己的才是真正的赢家!‘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


…………


后记:本篇在释昌圣法师(曾经的《青藏高原》,曾经的李娜)的佛乐《南无阿弥陀佛》中凑成。李娜曾与友人谈过人的四种境界:“一是衣食住行,那是人的原始阶段;二是职业、仕途、名誉、地位;三是文化、艺术、哲学;四是宗教。只有进入第四种境界,人生才闪出亮点。”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不大可能理解更多、更高的境界----据讲在金大侠的《射雕》中最后出场的“南帝”段皇爷或者说“南僧”一灯大师的道德层次也是五大高手中境界最高的。所以这篇大河社团 陆小凤同志也不知道怎么采访了。呵呵,在铁血曾经留下几个未完的序列,希望能够在百忙中糊弄完这个,也是自己学习、提升的一个机会和过程。欲知后事如何,如有机缘继续下期访谈《华山论剑专集4》----《北丐洪七公之敢打就会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