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信任


2007-12-21 作者:晨起妆慵懒



接触梦幻越久,越觉得它像是现实社会的一个缩影。其中会碰上形形色色的人,遭遇各种幸或不幸的事件。朋友借钱,算是其中一件。从开始的爽快给钱,到现在要仔细询问借钱的目的,还钱的时间,数目大时还要将过程一一截图,留作证据。甚至从心底讲,我不愿意借钱给他人,除非关系特别好的朋友。这样的转变,不过是在他人屡次借钱未还后吸取教训的结果。


总是能遇上这样一些人,借钱的时候承诺得天花乱坠,将自己的处境形容的凄惨无比。当你将钱借出后,便换了一副嘴脸。不是突然消失不见,就是找各种理由拒绝还钱。但同样是人,譬如我游戏中的结拜姐妹,每次找我借钱,第二天即使卖卡也会及时还上。像她这般的人也不少,他们说,欠人钱的感觉不好。


我愿意将钱借给后者,而前者,正是促成我不会轻易借钱的原因。


我要讲的,是亲身经历的一件事。起因不过是有人借了300w,结果却是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从那人手上将钱全数要回。在我自己都对此事不抱希望的时候,它迎来了一个理应如此的结局。


初识此人,我不过60级,为私人的原因离开了老区,在新区重头开始。那时正值过年活动,级数差不多,时时能凑在一队,便加了好友。偶尔说上两句话,并无其他。


一天,他说他很难过,不想玩了。我问他原因。他说活动得了几个宝石,他认的姐姐要,他没给,那人一怒之下删了他的好友。


梦幻里因为些许利益翻脸的人不在少数,他许是第一次遇上,才这样伤心。我从来都不算好人,但言语上安慰他几句只是举手之劳。日行一善,总是好的。


之后就熟识起来。他也叫我做姐姐。我不喜喊别人哥哥姐姐,也不喜别人这么叫我。他执意如此,我也没有勉强。


他第一次找我借钱,要了30w,说没钱师门。也不是什么大数目,随手给了他。其后陆陆续续又藉着各种理由共借走了300w。我想我最大的错误是太不警惕,他第一次未还,便不该再借给他。


那时级数不高,需要花钱的地方少,300w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想着他总是会还钱我的,只提过几次,他也总是信誓旦旦,叫我放心。年后,他上线的次数变的极少,甚至来不及提,他就下了。曾经我也和许多人一样,想着对方好歹是朋友,应该信任,常将钱字挂在嘴边不太好。


到了五月,他却跑来说,他准备转区,来和我道别。他转区,不就意味着那300w不准备还了,顾不得面子什么的,直接让他还钱。他却生气,说难道我不信他?最后又说,他不转区了,会将钱还我。他说六月,六月他发工资就有钱了。


我相信了他,等到六月。那时他却向我哭诉,老板扣着工资不发,他两天没有吃饭。这么无良的老板他也能碰上,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还钱,他又向我保证,只要老板发工资,他就还钱。


这样拖到七月,他工资是发了,却没兑现承诺,反倒是在世界收起80比武的武器来。见他如此,我也失去了耐性,言语也不客气起来。他问自己欠了我多少钱,我告诉他,他却大为惊奇,不是200w么,什么时候变成300w了?我不由冷笑,是啊,再拖上些时候,你就要说从来没找我借过钱了。大概第一次见我生气,去卖了一张150的点卡,然后还了70w,剩下的钱,他又借口做师门没钱,没有给我。


他第一次还钱,距离借的时候已过去了差不多五个月。有70w总比没好,嘱咐他剩下的钱尽早归还,也没再催他。


第二次则是还了我30w。鉴于他之前的种种,他上线我便让他还钱。一日,他来问我,点抗有没有效果。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很高兴的说他点了几级法抗。既然有钱消耗在修炼上,我那区区200多w该是能还我了。经不住我一直的催促,他才又拿了30w,还要强调这是他身上最后的钱,给了我他就不能师门了。若是我和他在现实中面对面的说这些话,倒怀疑他会不会挤出几滴眼泪来以示可怜。


后来又给了30w,是他升了95J,在世界上收极品律法。有钱收律法,却不先思量着还债,这人还真是有趣。我讽刺了他许久,他面子终是挂不住了,才还了一些。自是同样的说辞,他如何穷困云云,可是穷困的人又怎有钱上网,有钱玩游戏,哦,还有钱收极品的宝宝。


再还的70w,又磨蹭了好些时日。


其间他常常在世界收些伤害符。与他提起,他便回没钱。


是在我无数次的重复这同一话题后的某日,他说昨天他上线还钱,我却没理他。这才是天大的笑话。我与他耗如此久,为的不就是这个,怎么可能,又怎么会不理他?他自然是撒谎,再问起钱,他却说自己用了。债还未清,凭什么用?他却理直气壮的答道,有钱不用,留着干嘛?这次我便不依,非让他还钱不可。要么找别人借,要么卖卡,他一定要还。


说急了,他强硬起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我的目的,不过讨回本属于我的财产,他的命我要来有何用?他以为这样无赖的话,我便会退却。可他越是如此,越坚定我的决心。我明确的告诉他,你的命在我看来,并不比你欠我的钱价值要高。即使如此伤人的话,也不能刺激他半分。


百般不情愿下,承诺一星期后还。到了时间,又说我记错了,是明天。未曾料到我截了当时的对话,指给他看。他无从抵赖,卖卡又还了少许。


而他这样明摆的耍无赖,也不是第一次。之前还说过卖血之类的。若说刚开始,我还有些许的同情心,过了这么久,早就消磨殆尽。他既然说卖血,我便让他去卖。事实上,他肯定不照做。


在这场消耗战中,我了解到,被他欠钱不还的,并非只有我一个。其中有两个我认识。一个,他给人充了张点卡,算是还债。另一个,在现实中认识他,打了他一顿,游戏里又杀了一次,才将钱还了。那些我所不知道的,他所欠的人,不知还有多少。


我的许多朋友,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他们中的大多在努力无效后,也放弃了。自我安慰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可是真被狗咬了,人还可以杀狗泄愤。这些欠债不还的人,我们可以杀了他们泄愤吗?游戏中杀了,这些人损失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经验。而我们的损失又有谁来偿还?


到最后,对那剩下的100w,我已经是不指望了。而催他还钱,可能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或者这样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看着这样一个人,时常上线,在游戏里收这收那,级别不断的在上升。我实在不能用,他也许真的没钱,就当被骗了,这些话来自欺欺人。我自有我的坚持,哪怕他不还钱,我也要时时提醒他这么一个事实:你是欠债者,你如此没有诚信。


就在昨天,所有的债务两清。其实是我意料之外的。


周年庆活动,他也组了队去做,系统不时刷他得的一些奖励。便又去要钱。他先是不理。我讽刺了他两句,他才慢吞吞的回他没钱。那些得的东西莫非是我眼花?他才又说,东西还没卖。催他去将东西卖掉,他来句,这些我不卖的。那时,我也在做活动,队中两人恰好是他曾经的债主。他们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能安慰我不要生气。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告诉我,他又得了一张3J家具图。


他总是强调他不是不还,只是没钱。还屡次保证只要他有钱,就自觉还我。而哪一次不是在我将他斥责的体无完肤之后,才补上少许。


我便问他,你是不是一星期没有吃饭?若你说是,我就信你,这最后的钱,我也不要了。


他却数落我说话不该这么伤人。


也许我真的伤到了他那所谓的自尊吧。但是近一年来,我所说的,冷嘲热讽的话语,多的我自己也记不清,比这要残酷的肯定是有,又怎没见到他有半分的醒悟。


不知他出于何种心理,说要拿东西抵债。到了天台,见他变了个幽灵而来。心里明白,他定是得了张幽灵卡。满次数的幽灵卡值多少钱,自不必多言。


他还了几个强化石和几个环,我们也算是两清了。


其后,队中的两人却向我诉苦。原来他们二人被他骂了,他还说是他们逼着他离开这区。他这最后的还债,果然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而这整件事,与其说,是我如何催债,他如何抵赖的过程,不如说,是我怎么样慢慢的耗掉了耐心,磨去了好脾气,刻薄以对的过程。从未拿任何肮脏的字眼骂过他,也未曾动过游戏里杀他的念头,只是在言辞上日益尖锐,无所不用其极。


为了这笔不大不小的钱财,我费了如此大的气力,要回的,也不过是本属于我的东西。那人被我精神摧残如此久,也不过是还他理应要还的债罢了。


若他及时自觉的还钱,以上那些是是非非都不会生出来。若我真得了什么好处,我可不可以说,我损人的修养日益精进,气度无限扩容?


从小,被教导着,要助人为乐。在我可承受的范围内,尽可能的帮助他人。而换来的呢?



古人都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为什么总有一些人,贪慕着这些许的便宜?那些情谊,远没有钱财重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真的就抵不过一纸金钱?


即使是骗子,他骗人钱财,也是明目张胆。而我们所谓的朋友,他们的行径和骗子又有何异?只是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在骗罢了。


而这件事,还算是幸运的要回了钱财。至于那些,借了钱便销声匿迹的,还在找诸多借口逃债的我的“朋友”们,是你们,无疑是你们,让我在梦幻里,这个游戏里,不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这也是一种成长,不得不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