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泛绿党总骂我李熬卖台投共,背叛党国,背叛蒋总统遗训。我倒要说说了,说话得凭良心啊,说我卖台,能卖几个钱呢。谁要买呢?中共是没打算买了,还是导弹打下来的实惠。要不福建几百枚导弹都是放在那儿当炮仗的吗?我这么说,泛绿党的人又要说我在长共党威风了,可真要见了共军,他们跑的准比我快!

民进党总嚷嚷着独立,也没个动作阿,说到底还不是怕挨打。不仅共军打,美国大爷看不惯了也会甩几个耳光了...我个人认为台湾和平独立是永无可能的,台湾就好比是大陆的睾丸,现在睾丸还被美国佬牢牢攒着,大陆哪儿都有劲使不出,当然不甘心睾丸被人抓住,到头来怎么做中华大男人呢,可台湾有些人总是自我感觉很好,因为美国大爷很重视台湾,仿佛象是对待自己的睾丸似的,可悲的是在怎么闹腾也还是睾丸而已,阿扁要做美国的睾丸,可惜人家裤裆地下大大的两个,不缺你,只是不希望看到大陆拿回去吧了。真要把大陆逼极了,宁可冒挥刀自宫的危险,也要垛掉美国人的手的话,那老美八成是会把手收回去的,可是民进党那帮人却总弄不明白这个道理,台湾毕竟不是人家的睾丸阿......


那些人整天嚷嚷独立,说不让三通,怕共匪会特种攻击云云,一边台湾每年从大陆挣回两百亿美元,一边从美国大爷哪儿买枪子同大陆叫嚣实力均衡,真***蛋,当台湾人傻x,我是不傻的,天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台湾说白了是一个淘气不听话的孩童,一边天天惹大人生气,一边饿了饭还是要回家吃,在外淘气了,又怕挨打,只能拉个别家大人来说情,说轻归说情,自家大人碍于面子总不好当面责罚的,也就罢了。但真要是从此说要给别人当儿子了,话一出口,肯定是少不了一顿恶揍的。打哭了,跑到别人家,别家大人定也不敢收留的,硬要留下,大人之间打起来伤了和气可就不是小事了。



阿扁整天喊着“为了台湾打拼”,他上台拉,干了啥好事情呢除了和大陆搞些嚼舌的文字游戏,咋呼咋呼的,还能干什么阿。人家现在是没时间里会你,忙着发展呢,有空了放几个导弹,扇你个嘴巴子。不就又躲到总统府里了。阿扁说的话我是不敢信了,这两年我所结识的没有不说日子难过的,收入少了,税额多了,打拼什么啦。经济不好了,阿扁又该出面改善一下形象拉,一会儿出来上街扫地,当清洁工,一会儿又客串卖鱼的欧吉桑,好歹是个总统,玩这种小孩把戏阿。亲民也不用这样吧,人家选你不是让你当清洁工的,是想看你替他们打拼阿,却是这样不争气,要不然也不会整天的有人骂“台湾败家子了”


品去年大陆搞了沙米登陆演习,无数的民船,渔轮载着解放军冲上阵地,我们这边的军爷们倒还乐开了,说是共军战力落后,21世纪了还搞人海战术了,笑死人拉,笑的让我都三天吃不下饭了。也不看看国军自己的家当,人家那边众志成城,排山倒海的气势,令人震撼,谁不知道共军能打,当年韩战,你们的美国大爷都自叹不如,你们这帮猴孙倒是不知天高敌厚,问问你们的大人,有从大陆过来的,怕不怕共军。国防部那帮人还天天叫嚷着要决战境外,不是我故意长大陆威风,至少我是觉得国军同共军谈什么决战境外,就是放个P自己张自己威风而已,我不懂军事,可我知道古人说过,战,势为上!咱们的军爷们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咋看不像是当兵的。演习倒是挺威风,那是放空枪,谁不会阿。真要遇到共军,还威风不威风就不知道咯。台湾整天喊着要用武力拒统,也就是嚷嚷着招共军打了。真要打起来,苦的还是我们这些民众,阿扁在美国的房子是早就买好了的。我在美国没房子,打烂了,我心疼阿扁是不心疼的。


李熬说:“神话有3种,第一种--神话,第二种--台湾独立,第三种--台湾反攻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