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征程 第四章 外交风云 第七十一节 风波始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3/


人生的起起落落,似乎都有着定律可言。共和国的成长并不是我们眼中想像的那么的一帆风顺,面对着内部的矛盾,面对着外部敌人的窥视,面对着质疑的声音。共和国的领导者们在时刻准备着,他们要对得起渴望共和国屹立在世界之颠的人们,他们要对得起自己肩头的责任。

************************

王汉三离开胡长林的别墅以后,在市政府静坐的遇难矿工家属就在一些人的煽动下开始冲击市政府的大门,在市政府门前负责警戒的警察开始顶不住他们的冲击了。“啪!啪!”两声枪响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大叫。“啊!”人群立即向两边散开,在中间出现了一片空旷地带。在那片空地上赫然躺着一个男人,从那个人的服饰上来看是个普通的老百姓,他平静的躺在地上,在他的胸口汩汩的留着血。“哇!”在人群中有人已经开始了呕吐,有人带头其他的人也忍不住纷纷吐了出来。维持秩序的警察看到有老百姓死了,一个警官模样的人也吓的不清:刚才肯定不是自己警察开的枪,这回是说不清了,因为现在只有警察才有配枪,看来自己是要被关禁闭,写检查了。

现场在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使得所有的人都保持了一段时间的安静。“警察杀人了!”在这个安静的当口,这个喊声可谓是惊爆当场。那个警官听到这个叫声可以说肺都气炸了,明明没有开枪结果被人说成是自己开的枪,看来一定要找到那个行凶者,不过首先要解决这个先前这个问题。“警察杀人了!政府不给我们钱啊!那帮官员贪污公款啊!人民党不为我们做主啊!”这一下子人群就炸开了窝,议论什么的都有。“反了!我们反了!”说实话,虽然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国民教育,但是仍然有大部分人保持原来的思想,看来工作还是没有做开,或者说是政策的不当所导致。这些矿工的家属尽管平常也经常受地方官员的气,但“反”还是不敢的,因为现在过的也还不错。

中国人有一个特点,就爱凑热闹,只要有人带头的话,也愿意一起搀和。有人说“反”,刚说完就有人拿着砖头向警察拍去,一看有人动手了,趋众心理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再在人群中一些人的挑唆下,开始攻击维持秩序的警察了!那个警官名叫周昆,刚刚听到有人喊“反”,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看到真的有人攻击警察了,也害怕了起来,不过想到警察条例中有一项,在危急时刻可以使用武力,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掏出手枪就鸣枪示警,其他的警察也纷纷掏出了随身配发的手枪,赶紧与爆怒的人群脱离,严阵以待准备随时开枪。

王汉三带着这个消息回到了胡长林的别墅里,胡长林此时正在研究茶艺。

“大人,警察和那些矿工家属对上了,我们的人夹在里面,我看这把火烧的差不多了。”王汉三躬着身站在胡长林的前面小心翼翼的说。

“差不多?哼!还差的远呢!告诉他们,继续把火烧旺点!我要见血,死一个不够,要闹的更大,只有那样才对我们有利。知道吗?”胡长林道。

“知道了,大人。”王汉三不敢反驳什么。

此时周昆不用担惊受怕了,他刚刚接到命令,只要人群再往前到达过了10米的警戒线,自己就可以开枪了。“啪!啪!”周昆再次向天空鸣枪。“不要再往前走了,如果再往前走我就要开枪了!”这句话说出的时候,周昆的声音是颤抖的。可是此时的人群是愤怒的,怎么可能听从一个小小的警察这个时候所说出的话语呢?最后,在市政府门前警戒的周昆还是开枪了,他要履行他的职责,他要保护好市政府领导的安全。救护车来了,在地上惨叫连连的几十个伤者被拉上了救护车。周昆不敢出人命,只好下令向他们的腿部开枪,结果就是这样一个状况了。枪声响起,本来还在围攻市政府的人群作鸟兽散去。

在别墅里的胡长林很快就从自己的手下那里知道这样一个情况。“很好,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胡长林满意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汉三,随手递给他一沓人民币。“多谢大人栽培。”王汉三恭维的说。

************************

“情况就是这么多。由于事态紧急,未能向总部汇报,请主席批评。”在第七军军部,我认真的听完了王富的报告。“很好,你做的非常正确,紧急情况特殊处理,使用临机专断之权。在发生血案时,冷静处理,对市区进行军管,严防事态的扩展,我为什么要批评你?我还要表扬你。”

“那些人已经监控起来了吗?后面的主使露面了吗?”我询问。

“所有人都已经都被监控起来了,那些人根本没有什么技术水平。后面的主使就是胡长林,在城郊的别墅里。那所别墅根据我们的调查至少花费了50万之巨,一个副市长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多的钱。另外,在市政府门前发生的警察开枪事件,周昆的交代说是上峰指示,他并不知情。根据我们的秘密调查,大同公安局局长王汉三经常出入别墅。还是那个被说成是老百姓死掉的人,最后也被证实是胡长林的手下。”

“周昆就不要处理了,执行命令也是正确,不过要先关他几天,否则我们的计划就会暴露。胡长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草菅人命。我势必不会放过他。你说一下胡长林的情况。”

“是!几年前在东北的刺杀事件就是他指使的。”王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示意他继续。“在当时,胡长林就是东北人民政府中的公务员,隐蔽很深。他是受北洋军阀头子袁世凯的指示潜入东北肆机刺杀我党内高官。当时我是其内部组织的一个小头目。夏羽所发现的那个蒙面黑衣男子就是胡长林。我也一直在找他,直到最近我才发现他在大同做了个副市长。”

“在那个刺杀事件中,胡长林给我们提供信息,情报以及枪支。枪支从哪里而来,经过查实是从警察内部一个负责管理枪支的警官那里得到,最后那个警官被判刑。”

“原来的特工组织,在我们的打击下,已经覆灭了很多。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落网。现在我们发现的那些人,基本上是新招募的人,还有从台湾来的一些人。另外有日本人……”

“还有日本人?日本也搀和进来了?麻烦,头大。平常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看来后面的东西还很复杂啊。你们准备好了吗?”

“主席,现在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您下命令了。可以随时采取行动,对他们进行抓捕。”

“好吧!我命令。”王富很严肃的站直了身子。“我命令对所有涉案人员收网!”“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