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评论:“慰安妇”议案不是一纸空文

ivwjeai00 收藏 2 65

11月28日,加拿大联邦议会众议院通过议案,要求日本政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征亚洲一些国家女性充当日军“慰安妇”的事实道歉。



议案通过的时候,我在议会大厅的二楼旁听,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十分感动。四位来自中国、韩国、菲律宾和荷兰的“慰安妇”哭着要求这些议员为她们伸冤,要求他们让日本政府向她们道歉。她们说,她们已经等太久了。当议案最终全票通过后,所有的议员都起来为她们鼓掌。


日本游说变本加厉但苍白无力


真的很难得。虽然我们一直努力地协调,但是进议会大厅前一刻,仍听说可能有人反对,只要有一个议员反对,议案就可能被搁置。这主要源于日本的游说,有一些议员告诉我,28日早上还有日本人敲他们门或打电话,叫他们不要赞成这个议案。


日本在最后时刻不仅仅是游说议员,还做了一个异常的举动,那就是在11月23日左右,把所谓的背景材料发放给了不同的国际通讯社,企图对他们进行游说。他们在材料中声称,日本已经从法律和政治层面对“慰安妇”做了该做的事情,也就是所谓的河野洋平谈话,以及亚洲妇女基金,但是避而不谈道德层面的问题。


运用这种老套手法进行游说的还有福田康夫。11月16日,这位日本新首相亲自从日本打越洋电话给加拿大总理哈珀,企图说服哈珀不要通过议案,要他相信日本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可惜,议案的通过显得他们的游说是多么得苍白无力。加拿大总理以及议员们没有听从日本的胡言乱语,而是站在在了真理和正义一边。有一个加拿大议员就说得很好,“有些事情有两面,但这个事情只有一面:公义的一面,为‘慰安妇’平反的一面。谁听了她们的故事,都不可能say no。”


日本害怕什么?


继美国国会众议院和荷兰议会下院之后,加拿大联邦众议院成为第三个通过“慰安妇”议案的西方国家立法机构。这可能让日本的许多政客无法接受,他们害怕的事情将一步步变成现实。


日本国民并不愚蠢,如果再有更多国家通过类似议案的话,他们就会问自己的政府:到底日本政府以前做了什么事情?现在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每个国家都就这个事情针对我们?到时候,日本政府将无法在国民面前继续隐瞒历史的真相。


不光日本政府害怕,曾经强迫中国劳工赴日工作的日本企业也很害怕。11月30日,一个一直帮助中国受害人索赔的日本律师给我发来电子邮件。他在信中说,过去,这些公司完全不理他们,包括最强硬的鹿岛,现在也主动跟他们联系,要求对话,商讨怎么样来和解这个事情。尽管谈判的路依然漫长,但至少前进了一小步,这些企业心里明白,不可以再抵赖下去了。


最后解决还得依靠日本国内


有人说,虽然“慰安妇”议案通过了好几个,但是日本政府并没有道歉。“慰安妇”议案似乎只是一纸空文。这次日本政府同样不知悔改,议案通过后不久,日本政府马上发表声明表示所谓的遗憾。但我觉得,“慰安妇”议案决不是一纸空文,我们应该长远地看待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所做的努力实际上是在制造国际压力,影响日本国民的态度,让他们在国内发出声音,从而迫使日本国会立法解决。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前,有些日本议员曾经在国会提出过解决“慰安妇”问题的立法,只是没有通过而已。如果这些声音在日本国会一点都没有的话,我们就根本没有希望。


“慰安妇”议案通过的意义就在于,可以给这些有良心的日本政治家一点筹码和强心针,希望他们可以继续推动。


另外,国际压力本身对日本政府来说也是不小的压力。经过全球媒体的报道,许多不了解这段历史的国家都在追问:美国、加拿大作为日本最亲密的盟友为什么都这么做?这肯定说明日本还没有尽到它应尽的责任。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通过类似议案,就越显得日本是一个不知悔改的国家。


需要声明的是,我们这么努力地推动这样的议案并不是出于反日,也不是要把日本妖魔化。日本有它好的一面,比如日本人认真的态度就值得我们中国人学习。但日本在二战历史问题上没有处理好,也是事实。所以,我们这么做是在帮助日本政府处理战后遗留问题,跟它的邻国建立一个真正互信的关系,方式就是日本要承担起自己应该负的责任。


假如我们可以在“慰安妇”问题上找到突破口的话,其他比如二战劳工、细菌战的受害者索赔的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


继续推动其他国家通过议案


但这并不容易,正如我刚刚所说的,只有更多的国家一起来提出类似的议案才能达到最后的目的。


现在,我们也在做这样的努力。起码我知道欧盟和菲律宾都有希望通过这样的议案。国际特赦组织正在做劝服欧盟的工作,进展不错。作为议案通过的前奏,这次到加拿大作证的韩国籍、菲律宾籍、荷兰籍三位“慰安妇”幸存者来加拿大之前,就已经在欧洲不同的国家进行了听证。而菲律宾的一位国会议员也已经提交了类似的议案,因为菲律宾也是受害国之一,所以通过应该没有问题。我在这里也想呼吁,其他“慰安妇”受害国政府也可以提出类似的议案。


无论如何,日本不应该再“遗憾”下去了,留给日本道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慰安妇”幸存者都已年逾古稀,日本只有向这些受害者道歉才是最有意义的。如果不尽快做,日本将会永远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