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台湾军情回顾:欲打造不对称武器吓阻大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台湾794海龙级潜艇与反潜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汉光23号军演中台军F-16战机群发射导弹诱导弹

2007年,是陈水扁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年。从年初开始,陈水扁就加紧推动“入联公投”,做出一副力推到底的架势,意图用极端的激进路线来绑架民进党参选人,企图以此站在“台独”的制高点上,抓住“台独”这个“金钟罩”,用“台独基本教义派”的能量来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并维持其政治影响力,进而继续控制岛内政局。在军事上则大肆军演、加大武器装备采购力度,为其激进的“台独”政治路线铺路、为自己撑腰打气。

陈水扁最后一“演”28万台军“总动员”

台军在新年过后,各部队均已投入“汉光23”号演习的各项准备工作。作为在任内的最后一次军演,陈水扁对此次演习格外看重。与以往“汉光”演习不同,今年的“汉光23”号演习堪称全岛皆战、全民皆兵、遍地烽火。演习采取“全台湾”、“全装备”、“全实弹”等实战方式演练,全台分区、同时进行操演,演练范围涵盖金门、马祖、东引、澎湖,演习科目包括反登陆、反渗透等岛屿作战。

兵棋推演背景设定2012。今年“汉光23号”演习的兵棋推演,是模拟2012年解放军对台湾突击,台湾在解放军导弹、海空饱和攻击后的反击。台军首度模拟台军以“反制武器”对中国大陆的重要城市反击,“双方均受损严重,最后由国际出面调停”。这次兵棋推演,是在台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联合作战演训中心,以及各战略执行单位的战术指挥所,以24小时连续五天四夜的方式进行,前太平洋美军司令布莱尔带美方人员在场观看。兵推由当时担任台“国防部长”的李杰担任统裁官,“参谋总长”霍守业全程指挥作战,参演人员分别进驻大直“联合作战指挥中心”(防卫军─蓝军─衡山指挥所)、“联合作战演训中心”(攻击军─红军─模式仿真中心)及各战略执行单位“战术指挥所”。台军这次首度模拟台军以巡航导弹、短程弹道导弹等“反制武器”对大陆沿海军事据点、重要城市反击,模拟结果呈现“双方战损严重,除两岸经济重创”外,也各引起“国际经贸重创及恐慌”,“最后由美国等西方国家联合出面调停善后”,两岸两败俱伤。

28万台军全部投入。“汉光23”号实兵演习几乎动员了台全岛各种兵力,不仅13万陆军全部上阵,海、空军各5万兵力,导弹指挥部6000兵力,加之宪兵、联勤及后备部队共28万之众全部“总动员”,规模之大“史无前例”,几乎所有台军部队全部投入。台“国防部”要求,演习之前,所有进修的军人以及在外调其他非军方部门的人员都必须按时返回原部队参加演习,“一个也不能少”。同时为了宣扬“全民国防”理念,台“国防部”还责成操演单位分别在澎湖、花莲、宜兰苏澳、新竹湖口、台中港区、彰化花坛、屏东加禄堂等地区操演场地附近,规划数个参观点,开放民众自由参观,以形成“全民观战”。而且台湾民众不光要看,还被要求参与配合同时举行的“万安”30号防空演习。该演练项目为“防空疏散”,时间大约30分钟,人、车一律接受“宪警”指挥就地疏散避难。铁路局各班次列车正常行驶,下车旅客立即接受“宪警”、民防人员引导疏散避难。高速公路交流道实施管制,行驶于高速公路车辆不予管制,下交流道车辆立即疏散避难。各公民营工厂、公司照常营运作业,但须关闭门窗及实施人员与灯火管制。

三型战机高速公路起降拉开帷幕。5月15日早晨6点,由台湾空军三款二代战机在彰化花坛战备道演练高速公路紧急起降正式揭开序幕。台空军这次出动F-16、幻影-2000和IDF战机各两架双座机,演练紧急挂弹起降。其中幻影战机曾在3年前于台南仁德战备道顺利起降,F-16和IDF战机则是首度进行这项科目操演。演习中,台军按照F-16、幻影、IDF战机的顺序,分三批、前后六架,演练战时紧急降落,随后还进行了战力恢复的“潜力挂载”,包括由地勤人员进行紧急加油、紧急挂弹等科目。按台空军任务要求,F-16战机必须在29分钟内、幻影战机18分钟内、“经国号”战机18分钟内完成“潜力挂载”,再按相同顺序紧急升空。令人瞩目的是,F-16战斗机首度加挂美制中程导弹亮相,被台军吹嘘为“稳定台海”的撒手锏。台湾空军为这次战备道起降演练,动员超过一千人,其中在战机降落前,道路清洁车必须先清理路面,并由上百名兵力拿着扫帚沿路扫除剩余的小碎石,以避免碎石被战机引擎吸入发生危安状况。同时还派出S-70C直升机进行地面监控,甚至进行驱鸟动作。

演练科目遍及全岛。自1984年举行“汉光”1号演习以来,每年的演习区域都是在台湾本岛的5个战区或战区接合部按年度轮流进行。而“汉光23”号演习,其规模将大大胜过以往,演习区域也突破常规,在5个战区同时展开,北部、中部、南部、东部以及外岛各自演练不同的科目,可谓“全岛皆练”。“汉光23”号演习包括的课目之多也创了“汉光”演习之最:包括“三军联合截击作战”“三军联合反舟波射击”“战备跑道起降”“反特攻作战”“反空降作战”与“基地整体防卫作战”。其中“三军联合截击作战”,主要是海、陆、空三军协同,对假想的解放军攻台兵力实施拦截,致使登陆部队及装备大量消耗,无法继续执行登陆任务,须返港整补后再出发;“三军联合反舟波射击”,则利用对海火炮,假想对解放军舟波攻势进行射击压制,无法让解放军登陆舰艇顺利抢滩登陆;“基地整体防卫作战”是假想台军事基地在遭到解放军攻击的情况下,实施战力保存,以及反制反击;“反特攻作战”则是指假想反制解放军特种部队和特工人员对台实施特种侦察、特种破袭、暗杀、心理战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台军在研制石墨炸弹威胁大陆电网。图为美军BLU-114型石墨炸弹

强化“不对等”作战能力意在“以小搏大”有效吓阻

今年10月8日,台“国防部长”李天羽到“立法院”做“国防部业务报告”时声称,面对解放军持续增长的军力,台军必须确保在“质”的方面获得提升。因此,台“国防部”规划在今、明两年积极发展“不对称作战能力”,以便建立起有效的吓阻战力。

软硬两手双管齐下,提高“吓阻”能力。台军认为,台湾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其作战纵深浅、预警时间短。而且与解放军相比,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作战持久力上,台军均处于劣势。因此只有致力于“强化和提升联合作战整体战力”,采取“不对称”的作战方式,才有可能在台海战事之间占得上风。李天羽在“报告”中表示,台军在2008年将首先从指挥战、网络战、电子战、心理战、情报战等“不对称作战”的“软杀伤”方面着手加强能力建设。除了软的一手外,台军还将加大对所谓“下一代高精准武器”的投入力度,图谋打造“不对称作战的硬杀伤武器”。据台媒体报道,台“国防部”2008年度用于高新武器装备研发和引进的预算达1267亿元新台币,较2007年增加了399亿元,其采购重点集中在能提升“不对称”战力的武器装备,主要包括美国的“铺路爪”远端预警雷达、“爱国者3”导弹、P-3C反潜机等。

全面整合指挥控制系统,台“博胜”案取得阶段性进展。2007年2月26日,美国ViaSat公司获得美国空间和海战系统司令部授予的价值1200万美元的合同,为台湾提供70套“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的终端及备件。至此,台“博胜计划”取得阶段性进展。“博胜案”是2002年8月经过美、台专家四次协调之后,正式确定的台“三军联合作战C3I系统”建设计划。其主要内容是为台湾军方建立Link─16电子数据通讯管道及终端机,使地面、空中和海面的平台和指挥控制中心能做信息的实时通联,以利通讯、指挥、管制、计算机、情报、监控及侦察(C4ISR)战力的提升。“博胜”案从计划到落实共分三期,完成的时间为2011会计年度,最高金额高达21.5亿美元。它的建成将改善并整合台湾军方的信息流通,并整合显示战术飞机、水面舰只以及陆地单位的信息。

此次美国提供的70套“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终端作为Link-16战术无线电系统的一部分,它可以从多个资源搜集数据,并利用安全、大容量、抗干扰的数字数据与话音手段显示战场的电子图像。目前,该系统已经在美国陆海空三军的平台以及其他国家军事平台上使用。“博胜”计划确定由美国主导,并排除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参与。2003年9月,洛克希德?马丁战术系统公司领导的团队,以成本效益优点,打败以整体技术领先为诉求的诺斯罗普?格鲁曼团队获得系统整合合约,负责建构台军指挥管制通讯情报监测侦察网络。同时纳入了台湾企业“神通”机构作为伙伴,洛·马公司负责系统设计发展、硬体采购、测评、安装、寿期支持,以整合目前台军不同军种、不同作战平台和阵地之间各自为政的指管通情网络;“神通”在此合约中分担部分研发工作和在台的整体后勤支持。

第一阶段(即“博胜一号”)至少需要460余亿新台币,原计划包括台空军的60架F-16战斗机、20架“幻影”2000战斗机、6架E-2T预警机、作战控制中心及3个地区战管中心的“强网”自动化指挥系统,但台湾自制的IDF战斗机不列入加装计划;后因法国拒绝提供幻影战机任务系统的“原始码”,计划因而更改为幻影战机不装,由20架IDF取代。

海军作战中心及作为特遣部队旗舰的2艘成功级导弹护卫舰、3艘康定级护卫舰及4艘基德级导弹驱逐舰(并与海军“达成”自动化指挥系统整合),但“雄风”系列反舰导弹不纳入“博胜一号”。“博胜二号”旨在整合“强网”、“大成”及“陆资”三大自动化指挥系统内台军方吹嘘,“博胜案”完成后部队下达作战命令至基层连队的时间,能从以前的4小时缩短到“只要0.12秒”。

研制非传统武器石墨炸弹,意图攻击大陆城市电力系统。台湾“国防部”军备局长日前承认台军正在研制石墨炸弹,这种被称为“电力杀手”的武器能够瘫痪目标的电力系统,预计于2012年研制成功,届时搭载于“雄风-2E”巡航导弹上。台湾“中科院”研制用于攻击敌方电力系统武器的计划代号“玄宇计划”,研制经费为4-5亿新台币。石墨炸弹因对电力系统的强大破坏力而被称为“电力杀手”。该炸弹是由特殊碳丝制成,这些碳丝直径极小,传导性能好,能在高空中长时间漂浮并附在一切物体表面。石墨炸弹一旦在变电站上空引爆,就会释放出无数颗罐头大小的子炸弹,这些子炸弹爆炸后形成一团直径几百米由碳丝组成的“网状大幕”,散落在目标地区。碳丝可直接进入电子设备内部、冷却管道和控制系统,引起变压器和输电系统短路,从而导致停电。同时,它对敌防空、通信、指挥管制和发电等设备中的许多重要硬件都有破坏作用。石墨炸弹成本低、对电力和电子设备破坏大,对人不构成直接伤害,属“软炸弹”,不仅可以攻击军事设备,也能瘫痪民用设施,加上目前没有有效反制该炸弹的方法,因而成为台军的理想武器。未来可能由“雄风-2E”型巡航导弹发射。尽管台湾“国防部”反复强调,研制石墨炸弹是“为评估台湾城市遭到攻击时的损害程度”,但难掩瘫痪大陆城市电力系统的图谋。但台军“雄风-2E”导弹目前遭遇技术瓶颈,一时间很难突破。而且“雄风-2E”导弹量产案“戟隼计划”中的38亿余元新台币预算已被删除和冻结各1/3,所以,该导弹难以在明年量产,何时列装更是未知数。

频繁演练不对称战法,强化“以武拒统”能力。在美国刺激和鼓励下,台湾当局制订了大规模的军事变革方案,企图强化“以武拒统”能力,其中强化所谓“资讯战”的电子战、信息战,即其重点内容。2003年1月,台湾军方制定了“军事事务革新”方案,从2004年1月起,正式推动“军事事务革新案”,企图在2011年前将台军全面转型为“联合部队”编组形态,达成先制大陆的能力。通过军事革新,台军原为“制空、制海、地面防卫”战略指导,将调整为“资电先导、遏制超限、联合制空、制海、地面防卫”,宣称将致力于科技、指挥控制、通信战力的提高,企图打信息战与电子战,以及不对称战。在指挥战方面,台军将加快台军武器装备平台之间及其与作战指挥中心的互联互通,同时强化台军各级联合作战指挥机制的效能,减少指挥环节,实现“指挥层级扁平化”。在网络战与电子站方面,一方面利用岛内民间的电子科技优势,研发新型计算机病毒、电子干扰或电子攻击武器等,强化网络战与电子战攻击能力,弥补台在新武器发展方面的不足,同时加强对自身系统的安全防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台军自研CM32云豹轮式步兵战车

大量采购美制装备全面强化台军战力

强化空中作战能力,453枚导弹落户台湾。3月1日,美国国防部公开宣称,美国同意出售给台湾218枚“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以及235枚“小牛空对地导弹”,军售方案同时还包含相关后勤与附属零件、人员训练等,总金额达4.21亿美元。其中AIM-120C“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部分,除了218枚导弹外,还有训练弹以及48座发射器。而AGM-65G2小牛导弹,除了235枚导弹外,还有训练弹、整合设备等。这两款导弹将配置在台湾军方的F-16战机上。目前台空军F-16战机配备的小牛导弹为AGM-65B型,采用的是电视制导方式。而美国同意出售给台湾的AGM-65G型导弹则是采用红外线导引,也就是弹头前方有一具红外线热源感应器,当感应器感受到热源时就会自动锁定热源目标,所以攻击能力不受能见度影响,可以在日间与能见度不佳的夜间使用。而AIM-120销往台湾则是该型导弹第一次销往东南亚地区。

以直升机坠机事件为借口,花2300亿购买120架新型直升机。今年4月3日,台湾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一架UH-1H直升机失事酿成8人死亡的惨剧,其中包括台陆军空骑旅正、副旅长、攻击营营长等多名台军指挥主官均在事故中丧生。该事件为台军直升机采购案提供了加快军购的借口,让争夺多年的台陆军“天鹰案”(攻击)和“天鸢案”(通用)两项直升机采购案同时纳入2008年军购项目。其中攻击直升机部分,台军高层确定采购30架、价格924亿元(新台币)的波音AH-64DⅡ型直升机;通用直升机预计采购90架,评估预算约1400亿,选择了塞考斯基的UH-60新型黑鹰直升机。这两项数量合计120架直升机的军购案,总预算加起来预计超过2300亿元,金额超过台空军F-16C/D的1600亿元的预算,和“爱国者三”型导弹的1400亿,并直逼台海军潜艇军购案的3000亿预算,在台当局“国防部”核准建案后,已突然窜升成为未来十年台军建军计划采购案中的第二大军购案。

强化对海攻击能力,60枚“鱼叉”及升级装备再度放行。8月8日,美国防部宣布,已知会美国国会将出售60枚改良型“鱼叉”2型导弹反舰导弹给台湾,这笔军售案金额估计1亿2500万美元。美国提出的军售内容包括60枚AGM-84L鱼叉反舰巡航导弹,30组空射架,以及50套升级组件以让AGM-84G导弹升级为AGM-84L。美国国防部安全合作署声称,“这笔交易将有助于改善买方的安全情势”。台湾驻美相关人员鼓吹,这是台湾当年向美购买F-16战机的后续补给采购案,这项武力主要用于“吓阻船舰强渡台海”。台军设想,如果台湾空军的F-16战斗机携带这种导弹从花莲机场起飞后,向大陆沿海发射导弹,就能将浙江、福建以及广东的大部分沿海港口纳入打击范围。鱼叉导弹可携带500磅高爆弹头,对于许多地上目标可发挥致命摧毁力,能从战斗机、船舰或潜舰等空中或海上发射,打击陆地或者海上目标。制造商波音公司指出,这款导弹以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导航,能分辨岛屿或者大陆,也能穿越拥挤的海上航线击中目标。

严批之后马上军售,12架P-3C采购案获得通过。9月13日,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署宣布,将向台湾出售12架P-3C反潜机以及144枚“标准二”型导弹,两项军售总价共达22亿3000万美元(约新台币735亿元)。台军对“神鸥专案”志在必得,早在岛内还在为“军购案”争吵不休之际,台湾海军航空兵就派出王牌飞行员到美国受训,以缩短P-3C反潜机服役后的战斗力生成时间。这12架美国已封存一段时间的反潜机,在双方都同意后将启封整修,并配置新的T-56涡轮引擎,电脑终端设备以及行动操作指挥中心,并协助台湾整合情报监控系统。而就在此项军售案宣布的前一天,美国刚刚“义正辞言”地重度砰击了陈水扁的“入联公投”,其用语之尖锐、态度之激烈超出以往,可就在人们还没有对此番“重量级”讲话完全解读清楚的当口,美国人一转脸就把同样一笔堪称“重量级”的军售案推了出来,此举不得不让人们再次见识了美国“胡萝卜+大棒”的策略。即在形式上是双管齐下,在精神上是软硬兼施。

9.39亿美元售台“爱国者2”升级系统,引发台海不稳定因素。11月13日美国国防部通知国会,将向台湾出售价值9.39亿美元的“爱国者2”导弹升级系统。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称,台湾要求对其现有的3套PAC-2“爱国者”导弹系统进行升级和翻新。这次军售包括远程和短程无线电系统、雷达加强设备、遥控发射通信和电力设备,以及供实弹演习用的4套遥测传感器。这次军售将帮助台湾继续其军事现代化目标,并增强台湾防卫实力,这将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舆论认为,此次美国国防部计划向台湾出售导弹升级系统,很可能导致两岸局势再次紧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台军自研天弓-3型防空导弹

强化美日台三方实质性关系军事合作由秘密转向公开

美台开通24小时军事热线,各指挥所为美军预留指挥席位。2007年7月,由于整合三军指管通情系统的“博胜案”工程已具初步成效,美方借此计划顺势完成与台24小时军事热线的建立,美台军事热线正式开通。目前台军衡山指挥所与美军太平洋总部的战情系统,已可全天候24小时电话联系,预计到2009年,所有台海和台军的战场图像,甚至可以完全呈现在太平洋总部的战情屏幕上,以同步因应台海可能的突发事件。

美台军事热线是一条卫星电话加密专线。依台美双方的秘密协议内容,设立军事热线电话,旨在因应“台海发生迫切军事危机、台湾遭受突发性攻击”等重大状况时,台北可突破“外交”限制,实时与美国政府及美国军方直接对话。依此项秘密协议内容,军事热线对口部门均为双方最高防卫部门,台湾获授权使用热线电话的最低层级官员是“国防部”副部长。美台军事热线电话硬件由美方提供,设置时美方曾派专人抵台协助,硬件掩护强度可抗空中打击,采美军卫星通讯技术,且有最高级加密防护。军事热线电话的两端,华盛顿部分设于五角大厦内部,台湾部分位置至今没有透露。估计应该在台军衡山指挥中心的地下。

美国答应与台湾建立军事热线的原因有三:首先是借热线了解台军动向。陈水扁上台后,顽固推行决战境外策略,扬言对大陆先发制人,美方担心这会挑起台海冲突,因而必须随时掌握台当局动作。其次,防止台湾当局过激行为。据分析,台湾当局有可能发展一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比如远程导弹、核武器等。第三,美方还可以利用台湾当局了解的信息和自己了解的大陆信息相互补充,从而尽可能地全面了解台海两岸的军事动向,随时掌握局势,以利于美国主动应对。然而对于台湾当局来说,建立军事热线,可以造成一种假象,就是美台之间已形成一种军事联盟关系,双方已经从过去纯粹的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发展成战略对话和协商。

虽然美方一直强调,美台军事热线仅限于军事层面沟通,而不是台湾当局所期望的政治热线。然而,一旦未来台海有重大事件发生,台湾当局很可能会和美方利用这条热线随时互通信息,这样军事热线就演变成了政治热线。

同时,美台除了开通军事热线外,台军还在各作战区指挥所规划了美军的位置,而美军相关人员也清楚自己在台的战斗位置。种种迹象表明,美军介入台海的因应计划已初具轮廓。台军包括衡山指挥所、位于台湾南北的海空军作战中心、陆军台澎各作战区指挥所内,全数都已预留美军作战席位,美军太平洋总部相关人员,已陆续藉来台观摩汉光演习机会,熟悉在台战斗位置,台湾方面为美军预留的这些席位是固定的,并非因应汉光演习美军来台才临时性增设,目的在让美军人员需要时以最快速度进驻台军所有作战区。

日、台军事合作由秘密转向公开,重点突出情报搜集。今年7月,日本防卫省以“其他国家都派现退役武官驻台,只有日本没有”为由,研究决定派现役自卫队官员驻台湾。此举表明,日台军事合作开始由后台走到前台、由秘密转向公开。日台双方的军事情报合作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对日本来说,台海有事,其赖以生存的海上交通线将会受到严重威胁。因此,日本极其关心台海局势;对台湾当局而,日本是除美国之外,另外一个可以直接依赖的帮助其抗衡大陆的靠山,所以台湾当局专门制订“明德”计划,为驻美、日的间谍提供费用,用于拉拢美日政客、搜集重要情报。现实看,日台情报合作主要以美日台三方情报合作为大背景,而未来随着日本、台湾相继引进美制“爱国者”导弹拦截系统,在共享情报和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日常维护方面,美日台将形成事实上的安全网络和准军事同盟关系。目前,台军参谋本部与日军参联会建立了秘密联络热线,遇到重大突发情况可即时联络;另外,台军参谋本部情报机构与日本外务省、防卫省情报部门之间也建有定期交流机制。交流的内容既包括国际形势等战略情报,也包括双方军事行动互通,以及大陆异常军事活动的查证比对等,标准是使来自中国方面的紧急情报信息由“定期交流”转变为“实时提供”。同时,台军目前的兵棋推演系统——“联合战区阶层模拟系统”(JTLS),也是2003年从美国引进的,与美国、日本和其它十几个北约国家现在使用的系统一样,可模拟最多十几个阵营的联合作战行动,模拟各种战争状况,效果相当接近实战演练。该套兵棋推演系统能够与美军太平洋总部联机,并通过该总部与日本、韩国及各地美军通联,构架起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为主机,下与日本、韩国及美国太平洋地区驻军和其他各地驻军等分机相连接的、网络化的演练体系,使美太平洋总部远在千里之外就能够掌握全局。JTIDS不仅是美军及其北约主要盟国的现役装备,也装备了日本自卫队。因此“博胜”计划完成后,台军不仅将实现自己内部指控机制的整合,还将建立起与美军、北约和日本自卫队的战术信息交流界面。未来台海一旦有事,美、日的飞机、舰艇和侦察监视设施都能为台军方的耳目,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宣称两岸军事日益失衡,台欲参与美日反导计划。今年6月,“台湾驻美代表”吴钊燮在接受日本共同社专访时声称,鉴于大陆日益扩充军备,台海两岸的军事平衡逐渐向大陆倾斜,台湾方面希望将来能参与美国和日本正在联合研发和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计划。吴钊燮称,虽然台湾了解到,要参加美日这一导弹防御计划在现实上仍有困难,但盼望未来有朝一日能够参加。吴钊燮是于今年4月中旬被派驻美国的,他是第一位有“台独”色彩的执政党民进党背景的“驻美代表”,与陈水扁相当亲近。因此,可以断定此言绝不是空穴来风。

模仿美军“红旗演习”,谋夺台海制空权。台湾空军于11月21至27日进行了年度“战术训练总验收”,这项总验收以制空、制海任务结合实战场景为主轴。这项演练堪称台湾版的“红旗演习”,参加演练的全部是台湾最先进的战机,以及空军精英部队。台军力图通过强化空军制空能力,来弥补台湾海军制海能力不足。本次演练地点位于花莲佳山基地,参加的机种包括E-2K空中预警机、幻影-2000、F-16、IDF和F-5E等战机,演习内容包括夜间防空拦截、防御作战、空对地攻击和空对舰攻击等,演习的一个重点是,模拟战时F-16战机使用反辐射导弹摧毁大陆雷达。台湾军方宣称,此次“战术训练总验收”是历次规模最大、实战性最强的年度联合空战演习,演练标准仿照美军及北约各国的类似演练,按照“从严、从难、求实、求精”的原则,“通过真正的对抗演练强化战备”。台湾当局“国防部长”李天羽表示,希望此次演习能提升台空军对抗的能力,以达到“为战而训、战训合一”的目标。

不愿为“台独”而战 台“问题军人”频出 自杀率世界第四

近来,台军“问题军人”即逃亡和自杀事件频出,台当局“国防部长”李天羽也坦承:如果台海发生战争,台军没有美国驰援必定会失败,解放军会胜。应该说,此话如实反映了台军的虚弱本质,以及陈水扁当局与台军高层做贼心虚的心态。

台军自杀死亡率世界第四。台军自杀死亡率排名世界军队第四,而且逐年增加,特别是近些年来,自杀者更是频繁发生。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搞“台独”越来越猖狂,台湾政局动荡,军心不稳,士气低落,台军深深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自杀多”、“逃兵多”的情况越演越烈,影响恶劣,后果严重。据台军方统计,台军官兵从1990年到1994年,自杀人数仅有245人,而陈水扁上台后,台军每年自杀人数都在50人以上,明显增加,自杀死亡率保持在平均每10万人10人以上,自杀者有士兵,也有服役多年的军官。

据台军方统计,1997年台军各部队出逃的官兵共有1300多人,以台军当年总员额45万人计算,约占总人数的0.29%。到2004年,剧增到2800多人,以台军当年总员额38.5万人计算,占总人数的0.7%,增幅一倍以上。台军每年都有不少士兵逃亡,形成了“逃兵文化”。尽管台军方采取不少措施防范逃亡,但逃亡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出现集体逃亡事件,如,曾出现过陆军第八军团13名士兵集体逃亡的严重问题。岛内舆论讥讽称,渐渐在台军中形成了一种一言难尽的“逃兵文化”。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官兵携械逃亡,导致枪械大量流入社会,甚至有的人逃亡后与黑社会组织勾结、盗卖军火,大赚“外块”。

年青人普遍不愿当兵,为逃兵役不惜装疯卖傻。由于台军形象不佳,对青年人没有吸引力,青年人普遍不愿当兵,为了逃避兵役,有的人当兵后选择出逃;有的装疯卖傻,假装得了精神分裂症;有的不惜自残;有的在征兵体检时,故意造成两眼较大视差;有的服用药物,让肾功能产生问题;有的用石膏把自己的腿裹得严严实实,煞有介事地拄着拐杖走路;有的将户口迁来迁去,一年换好几个地方,让征兵部门找不到;有的干脆出境,以就学、旅游为由离开台湾,迟迟不归,躲避兵役。可以说,台湾青年人逃避兵役方法五花八门,极尽能事,以致台军已连续5年没有招满义务兵。


台军军纪案件层出不穷,李天羽为自己叫屈。2007年11月28日,针对今年以来台军层出不穷的军纪案件,台“国防部长”李天羽在台“立法院”忍不住发牢骚表示,这些案件都是经年累月的,不能都算在他头上。为了补充兵源,台“国防部”日前决定,计划以修改体位区分标准方式,征召原本因扁平足、近视和身高体重未达标准而服替代役的役男,在明年开始改服常备兵役,预估明年将以此方式补充5000名兵员。此外,台军已决定,降低训练标准和难度,气温超过32度不出操,胆小怕事的不用打靶,俯卧撑基数由80个降为30个等,台军方企求以此安定军心,减少逃亡事件,但依然不见明显效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