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五十七章 巅峰对决之巨星陨落(三)

haoren5100 收藏 12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只要你能帮我逃离这地方,我就告诉你。” “我怎么能肯定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故意问。想都不用想,我能肯定,对方现在最少有上百名狙击手把枪口都对准了我这儿,只要花面忍者一冒头,立即就可以被打成马蜂窝。 “我自然能有办法证明的。”他肯定的看着我严肃的说。 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这次师傅依旧是先把那最后一颗子弹含在了嘴里,面对着我,非快的支解完冲锋手枪后又开始组装起枪械零件来。其实我们都知道,象他们这样的人决斗根本就不需要裁判或公证人什么地,他们完全自觉的遵守着规定,绝对不会让对方在不公平的条件下倒在自己的枪口下。

可这次师傅占了便宜,因为要从弹匣中撤下子弹后再装上,那就等于是两道工序了,也就是说师傅要少了一道工序,不,是少了两道,还有一道是把弹匣插如入弹口,时间自然比桥本木野快了很多。果然当师傅把上面的都组装好后,却没有去碰那弹匣,而是对准A就把枪面斜起端直了枪,猛地用气把子弹对准枪膛口处一吹,趁子弹射入枪膛时,再把右手顺着枪身向前推去,子弹也就完全被推入了枪膛中,然后右手拉着枪栓往回拉,一放,就扣动了扳机。

“嘣!”

桥本木野是绝对想不到,师傅刚才比他还慢了半秒,这会儿为什么会突然比他还快了整整一秒钟,这种巨大的打击让他一愣,身体坐直,可他也了得,立即就顺着向后倒去,我只是看见子弹打中了他的左胸,但是打没打到他的心脏我不敢保证,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为了免受误伤,我们都是趴在望仙台边缘,身体向山下,只留了个脑袋观看。

当桥本木野倒地后,却猛地从地下伸出一柄武士刀,毫无阻挡的从桥本木野的脖子正中心穿过,远远平行望去,就像是桥本木野的脖子上猛地长出一把长长地刀锋,在刚升起的太阳光芒照射下闪闪发光,也清楚的可以看见一条鲜红的血液顺着刀身中的刀槽流下来,而桥本木野也动都没动弹的就直接见阎王去了。

整个场面都十分的寂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连师傅也一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我和阿超就更别提了,眼睛都快要从眼眶中突出来了,可是事情并没有完,那柄武士刀顺着桥本木野的脖子一转,同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地下跃起,还没落地,就向身边扔了几颗忍者特用的烟雾弹,在连续几次爆炸声中,我清楚的看见,这名忍者虽然把整个脑袋都包的只剩下双眼睛,可我还是凭感觉立即就肯定了他的身份,他就是船越文夫家的首席忍者——花面具忍者。他看都没看左右,右手拿着刀,左手一下子就抓起已经被割掉的桥本木野地脑袋,飞快的就向我所在的地方跑来。

我立即就清醒过来,见阿超急忙从腰间抽出冲锋手枪就要打花面具忍者,我马上阻止了阿超,然后看着这个忍者最后一个‘老鹰扑食’就躲到了我的身边,我清楚的听见他兴奋的用中文自言自语:“报仇了,报仇了,我终于找到最大的幕后凶手了,我终于给主公报仇了……”

“是啊!你是报仇了,你的栽赃嫁祸也很成功啊,可以安心的死了吧!嘿!嘿!”我阴笑的望着他,用手扯掉了他蒙在自己面具上的黑布,果然是这小子。花面具忍者看了我一眼,丝毫都没介意我的冲锋枪正顶在他脑袋上,而他的双手始终紧抓着桥本木野的人头。我把枪往他脑袋上顶了顶,然后严肃的说:“你说我现在敢不敢杀你?”

“不敢,因为你还要我去为你师傅证明我不是你派去的。”他倒是很不在意的随口说。

“娘地,你是早就设计好了的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鬼子那儿得到我师傅和桥本木野会在这儿决斗的消息,但是我还没无耻到要向小鬼子去解释的地步,反正今后见面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现在你说我敢杀你吗?”我有些得意的帮他分析,不过说实在的,我还真的在杀他和不杀他之间徘徊,杀了吧,我以后的人身安全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保障,没有必要天天堤防着这高手,只看他能在师傅和桥本木野决斗间能藏的住身,而不被发现,我就敢肯定这家伙的能力不比我师傅低多少,可要是杀了,像这样护主的好汉子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不杀吧,那我师傅就背定了一个决斗中作弊的坏名声,而且我这心里堵的慌,真是为难。不过话说回来,还真的感谢他结束了这场没有胜者的决斗,我想,他能杀了桥本木野,那就是准备好要和桥本木野的弟子斗到底了,这样,也能让鬼子内部先斗斗,免得他们无所顾忌的对付我们,也算是间接的为抗战胜利创造点有利因素。

双方的枪声猛地大作起来,但很明显的,我方处于下风。但我对特勤团很有信心,也就没往心里去,只想着到底该不该杀了眼前这家伙。

就在我心里的天平开始偏向杀了他的时候,他也许是感觉到我的杀气,突然说:“很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还要让人把桥本木野的头颅运回日本,而且我还得继续为我家小主公效力,直到我家小主公长大成人,所以我用一个情报和你交换,你绝对会对这个情报感兴趣的。”

“说说,什么情报,要是我感兴趣,我就放你走。”我看了望仙台一眼,见师傅正往我这边走,对方好像没有对师傅开枪,看来还是很讲原则的,我心里轻松了不少,倒是被他这话给引出好奇心来了。

“我不是从皇军中知道了今天桥本木野会在这和你师傅决斗的,而是想去刺杀你时,无意中从你们那得到的,而且我认得她还是名日本人,现在就在你们特勤团中,你想知道这名被安插在你们内部的日本人是谁吗?”

“谁?”这消息可真是晴天霹雳,让我一下子就认真起来了。向他这样的忠心的高手还没无耻到欺骗我的地步,说出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现在正直特勤团最危难时期,我绝对不希望有什么日本人的间谍存在于其中,就算是让师傅背上十次不义的恶名声,也要知道那人是谁,我想师傅也会同意我的想法。

“只要你能帮我逃离这地方,我就告诉你。”

“我怎么能肯定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故意问。想都不用想,我能肯定,对方现在最少有上百名狙击手把枪口都对准了我这儿,只要花面忍者一冒头,立即就可以被打成马蜂窝。

“我自然能有办法证明的。”他肯定的看着我严肃的说。

就在我要答应时,突然,两声枪响,阿超发出了震天般的吼声:“不~!师傅!师傅!”

我立即就收回枪,转身望向望仙台,一看,我的血压立即达到了最高处。

只见师傅右耳朵被打没了,估计是感觉到了有人要打他的头,所以头向左一偏正好打掉了右耳朵,可最致命的地方却是他的左胸口处。师傅原本离我们就只有五六米远了,可被鬼子从后面一枪穿胸,立即就借着子弹击中肉体所带起的推力向我们这猛地一扑,现在离我们就只有三米左右了。师傅痛苦的趴在地上,摸了下胸口,然后看了看手上的鲜血,再无奈的对我和阿超笑了下,就低头不动了。

阿超立即向师傅爬去,然后几下子就拖着师傅的身体回到了我身边,而我,也同时对山上的特勤团兄弟大吼:“开枪!开枪!快开枪!”

整个过程也就三四秒的时间,当我转身向帮忙把师傅拖回来时,阿超已经拖回了师傅。见师傅已经晕过去了,我马上抱起师傅的头,大拇指用力的掐着师傅的人中穴,师傅慢慢地醒了过来,先是大大地吐了口血,然后用遗憾和惋惜还有后悔的眼神看着我说:“师傅不能再照顾你们了,自己要小心,好好照顾你师——师——娘!”

看着师傅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把头一偏——没了!这是我不能接受的,从小师傅就在我的心目中是不可战胜的大英雄,师傅虽然经常抽我,可是我知道师傅每次抽我后,总会在夜里趁我睡着后悄悄地来看我的伤势,师傅从来不管事情,可是为了我,师傅却出山了,没想到,十年没出山的师傅,一出来却这样了,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就这样冤枉的被鬼子狙击手打没了,这让我怎么能够接受啊!

我和阿超同时痛苦的对天大吼:“不~!”

然后我和阿超同是向望仙台跃起,愤怒的大火已经在我心里熊熊燃烧着,非要用鬼子的鲜血才能平息,可就在我凌空拉毛八枪枪栓时,我看见了自己右手背上被师傅用雪茄烫起的疤痕,我想起了师傅的话:“越危险就越要保持冷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