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16.龙腾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南华共和国试图谋取澳大利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在世界上众多有远见的政治家眼里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而英国政府在南华共和国对岸的达尔文港只象征性地布置了一艘炮艇和一个连队就说明英国军队根本有没有任何刺激南华共和国的打算,当然在这一区域就算英国人有打算除非他们能花钱将达尔文变成一座军事要塞并且长期驻守数万军队并配属强大的航空部队和舰队在这里,否则根本就是向南华共和国嘴边送菜,尽管英国驻南华共和国大使劳伦斯.莫宁向南华共和国提出了抗议,但是他看着帝汶岛东侧军事区逐渐庞大的舰队就知道这根本是徒劳。南华共和国已经任命高翔为东征舰队总司令,运输船已经从开始南华共和国各个岛屿运输战备物资,之后运兵船也开向各个岛屿,南华共和国的战争机器已经完全启动起来,令人生畏的南华共和国装甲部队在帝汶岛东南的专署军事区进行了多次抢滩演习,在这片为了将神秘的莫阿岛和首都经济圈隔离开的区域中南华共和国的演习根本就没有回避各国情报机关、记者甚至民众的意思,南华共和国对澳大利亚的剑拔弩张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傲慢,这让同样身为澳大利亚三军总司令军人出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因军功被伊丽沙白女王策封为爵士的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十分愤怒。当然愤怒是愤怒,他也知道自己至少在3个月内没有援军对于南华共和国来说他的3万用以维持秩序的士兵如何才能抵挡南华共和国的虎贯之师?

军事上有句话叫做事有反常必妖?南华共和国的远征舰队大搞演习,让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的部队将各处海滩变成阵地,将部队部署到各个关键的交通咽喉和铁路桥梁,只要稍微有军事常识的人都会怀疑,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也知道不打南华共和国的真正意图出不来,但是打不打的主动权并不在他。

当然这一个星期南华共和国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南华共和国的部队已经完全占领了帝汶岛对岸的澳洲大陆沿海。

而在南华共和国几天前占领达尔文岛的时候英国国内陷入了混乱,英国自由党和保守党已经有议员在议会一再提议对南华共和国宣战,但是首相张伯伦却迟迟没有答复。历史上张伯伦一直被当作是一个软弱的首相,但是实际上也许并不是那样,在二战全面开始之前英国还有能力于美国展开全球竞争,但是如果英国和德国全面开展那么他必然退出这种竞争,所以英国对纳粹在欧洲的扩张会一再地退让容忍实际上却是一种基于本国利益的考虑,这种想法和历史上委员长知道倭人偷袭珍珠港的心情很是类似。

但是南华共和国的举动却上英国根本没有退让的余地,实际上澳大利亚现在还是英国名义上的国土,南华共和国直接派遣军队占领英国国土英国除了宣战根本没有别的出路。只不过张伯伦还是不希望和南华打起来,因为一旦和南华共和国展开全面战争,那么无论是澳大利亚、中南半岛、新加坡还是印度的殖民地都将受到威胁,而且谁也知道一旦和南华共和国开战不说英国远征军耗费巨大,就是倾举国之力也未必取胜。

不过国家除了权衡利弊对于国内民众来说还有尊严这种东西,经过几天的犹豫英国还是决定向南华共和国宣战。

当向念恩拿着劳伦斯.莫宁的宣战书的时候他似乎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这样一份国书的真正含义也许并不是南华共和国和英国要在战场上打生打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英国和南华共和国宣战最大的交换就是两国的海外贸易利益。于英国宣战就意味着南华共和国在欧洲的贸易和欧洲大陆的联系被切断,而英国与南华共和国宣战直接意味着新加坡将被南华占领,并且英国通向中国的航线也将被切断,甚至香港也将成为攻击目标,而同时由于两国忙于战争他们在对因为战争而引起的海外利益真空将失去争夺的能力。

看着宣战书向念恩陷入沉默,他并不愿意看到这样,同样劳伦斯.莫宁也不愿意看到,作为清醒的政治家谁都知道这对两国没有好处,特别是对英国没有好处。

“执政官先生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在向念恩的办公室转悠了很长时间的劳伦斯.莫宁一边恼怒自己为什么不是很有气节地丢下宣战书转身就走,一边十分期盼地看着向念恩。如果南华共和国和英国全面开战那么英国不断要丢掉殖民地土地还要丢掉远东经济利益而南华共和国也要失去欧洲甚至整个印度洋以西的贸易,他希望向念恩在这个时候能冷静。

对于向念恩来说尽管他一直以为英国政府会以澳大利亚政府的名义宣战进行一场局部战争,今天的事情对他很突然,但是向念恩的脸色变得沉重的同时也知道事到如今已经无可挽回,他不可能让南华在英国人刚刚宣战就开始妥协,更何况南华共和国已经箭在弦上了。

向念恩终背对着劳伦斯.莫宁感慨和思考了很长时间终于转过咬着牙说了句:“恕不远送!”

战争关系一旦确定两个国家都开始了紧张的准备,英国宣布皇家哈罗得.亚历山大的第一步兵师和有地中海舰队司令安德鲁.坎宁安担任司令官的新编太平洋特混舰队,将从英国本土绕过阿根廷南端支援向澳大利亚,尽管英国参谋本部认为这根本无法解决问题,但是当时的海军大臣丘吉尔无奈地说:“我们除了给澳大利亚的士兵希望之外还能给什么?”

并不是丘吉尔的情绪悲观,英国虽然在海外也有相对强大的部队,但是印度的部队维持当前秩序就已经难能可贵,新加坡和香港驻军那只是用来吓唬吓唬没有现代机械文明的国家,而以两艘航母为主的远征特混舰队尽管船上有英国精锐的皇家第一步兵师3万4千多人,但是这样的势力对于南华共和国来说根本不直一提。现在英国人现役步兵为19万5千人,正在澳大利亚的和派往澳大利亚的就有6万多人,英国已经动员不出更多的军队了,尽管南华共和国在上海事件所表现的实力仅仅是冰山一角,但是这已经足以让傲慢的撒克迅人失去信心了,所以增援部队除了给澳大利亚守军希望外实际上没有太多的用处。

一个军人如果碰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大多数时候他会原则不去想,阿奇博尔德·珀西瓦尔·韦维尔就是这样一个人,作为英国南部军区司令官的他是实际上辅佐总督艾萨克·阿特弗雷德·爱萨斯进行澳大利亚战术指挥的人。阿奇博尔德·珀西瓦尔·韦维尔中将和总督对于南华共和国几乎完全透明的远征部队调集动作都看在眼里,尽管他们在很多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但是他们却都认为澳大利亚东南沿海主要经济区的战争策略应该是坚壁清野,他们都打算在这里修建无数的工事和堡垒等待本土军队的支援,只要大英帝国强大的海军击败了南华共和国的舰队那么英国人就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于是英国人一面严密关注着南华共和国的远征军,一面拼命地构筑去防御来,修建了很多坚固的永久性工事,并且第一时间从美国来了足够的弹药和武器。

南华共和国对澳大利亚的功略美国虽然持支持态度,但是送上门的钱不要那才是傻瓜了,而南华共和国对此依旧视而不见,因为有一只手已经伸向了澳大利亚。

时间要推前到1个月前,张志云正在伊里安观看一次军事实验,南华共和国一架重型运输机从天空中飞过,从上面飘下了一朵小小的白花。

张志云的脸色很冷以为实验已经失败了很多次了,为了实验南华共和国已经损失了数辆主战坦克,为了解决空降作战中主战坦克空投作战的问题今天的真人实验之前已经损失了60多只实验用的猴子了。坦克空降作战有很多可惜需要解决,首先就是坦克如何在满载燃料和弹药的情况下如何和战斗人员一起安全降落,其次就是如何对在敌人纵深之后的装甲部队进行空投补给,当然还有类似如何对部队进行指挥这样的问题。

今天张志云希望自己等待的是最后一次实验结果,理论上空投方案在获得连续10次成功之后才进行真人实验,最后才是作战演习,记得上个星期在解决的燃料和弹药可能会爆炸和战斗员安全着陆问题之后大家才发现巨大的降落伞经常会整个地盖在坦克上根本无法战斗,而后不得不采用类似滑翔伞的空降模式让坦克能避开随后掉落的降落伞。

当从空中落下的坦克和降落伞激起小小的烟尘依旧向前行使的时候张志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随着降落伞被抛弃炮塔开始转动并停止下来准备射击,张志云的心里露出了欣喜,而后“碰”的一声坦克炮打出的穿甲弹准确集中300米外的靶子。

南华共和国的军事领导层从建军开始就有针对性地组建高质量、高机动性的部队,空降作战部队就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南华共和国的空降作战由于条件的限制开始论证要现在还不到两年,尽管拥有未来的先进方法可以将训练部队和理论论证完善一起进行但是南华共和国依旧不是世界上最早组建空降兵的国家。

世界上最早的空降作战是英国在一战的时候空降特工暗杀德国军官,而真正率先组建空降部队的是苏联人,他们在1927年就组建了8个空降连。

尽管南华共和国现在只有一个空降团,而切从今天实验结束才算完成空降装甲部队的理论论证,但是南华共和国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这支部队投入到实战当中去了。

这也是在两个月后南华共和国远征舰队雷声大、雨点小反常状态的真正原因,南华共和国打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来瞒天过海了。

说到这个计划的实行自然是要说张志云,在这个年代雷达还没有被真正运用于战争当中,所以南华共和国的飞机在地广人稀的澳大利亚大陆上不容易被发现,由于螺旋桨飞机对跑道要求低,只要相对平坦的地形就可以成为临时飞机场,

这两人条件在澳大利亚都能得到满足,而张志云也在一次会议中提出了从空中穿过澳大利亚中部荒芜人烟的沙漠和山脉地区的意见。

“我们的运输机可以从达尔文直接飞上金伯利高原以之作为第一个中转站,然后继续南下到阿玛迪鄂斯湖的吉布森沙漠和迈克唐奈山脉交界处平坦的隔壁并以之作为第二个中转站,派遣空降部队飞过迈克唐奈山脉到达澳大利亚大盆地建立桥头堡,从英国面向东南海洋的防线背后摧毁他们。”张志云的策略可以说是爆炸性的,当时整个作战会议室的30多个军官都开始忽视纪律而交头接耳,张志云意图将南华共和国军队犹如蛟龙腾空一样拉上天,然后居高临下从英国人的背后发起攻击,谁都知道任何部队在布防的时候不可能将堡垒背后面向自己方向开射击口,相反南华共和国部队从背后占领了这些工事去可以借助其展开对敌人的打击。这个计划被命名为“龙腾”,龙腾计划早在英国人对南华共和国宣战之前南华共和国占领达尔文的时候就开始了有针对性的部署。

先选择人烟稀少的航线将先头工程部队空投到预定的地点,然后清理出简易的飞机跑道再让大型运输机将部队和物资运过来,并以此为基地向澳大利亚内陆延伸,这种作战模式酷似二战中太平洋战场上美国人使用的“跳岛”战术,只不过美国人要越过的是海洋,南华的部队要越过的是山脉、沙漠和高原。

而6月24日南华共和国已经数万军队和物资通过运输机投放到了迈克唐奈山脉以西的戈壁上,幸好据点是在湖泊的周围,否则强烈的风沙会让南华共和国的坦克和飞机遇见大麻烦,而从24日傍晚开始,隔壁滩又开始了没完没了的风暴,谁也不知道这会持续多长时间,南华共和国的士兵在风沙中蛰伏等待给予英国人致命的打击,可怜的英国人眼睛盯着刚刚从南华港口驶出的舰队却不知道蛟龙已经张开爪牙蛰伏在了自己身后。

担任攻击任务的是南华共和国第一重装装甲集团军的第一师、海军陆战队第一师和第一山地师,以及第一空降团,实际上南华共和国的装甲部队想不派王铁汉的第一师都不行,因为只有这个师全部装备和人员都到位,并且士兵完成了全部科目的训练。

王铁汉的脾气实际上还是一个急性子,只不过每次暗奈不住想要使性子的时候看到张志云那种特种兵杀人机器出身特有的淡漠眼神之后他就能冷静下来,在他和大多数的南华非“临川”系军官看来这个长官是也随时都会夺取一个人生命的冷血怪物。

风暴已经断断续续地吹了几天,并不是没有放晴的时候,只不过那种间隔根本无法实行作战计划,南华共和国高翔率领的远征舰队已经逐渐靠近了澳大利亚东北部的珊瑚海,深知南华共和国空军厉害的英国人并不打算将军舰丢在港口里做靶子,只不过他们也没有鸡蛋碰石头地去找南华共和国舰队的麻烦,这些军舰从悉尼沿澳大利亚东岸向南驶向了墨尔本暂时避免和南华共和国军队交战,而英国陆军第3混成旅作为二线机动部队就放在澳大利亚的交通枢纽墨尔本,从军事上说英国人完全是中规中矩的排兵布阵,只不过他们很不幸地成为南华共和国“龙腾”计划的实验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